第七十章

    张砚田说完,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张庆余的茶杯,喝了起来。

    “啥事这么重要啊?看你说得这么正经。”张庆余掏出香烟,递给张砚田一根。

    张砚田把烟叼在嘴里,让张庆余点着之后说:“我今天从城里回来的时候,看见宪兵队长何田一大早就去了本特务机关处,估计是去找细木繁了。”

    张庆余不以为然:“他们俩不是经常在一起吗?这有什么奇怪的?”

    起初张砚田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那两个原本就是朋友的关系,经常到一起聊天叙旧。但他回过头来一想,虽说经常看到何田去找那个细木繁,可是一大清早就看见何田往那跑,还是头一次。

    张砚田就说:“我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可是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何田大清早就去找细木繁,会不会是因为今天凌晨我们放走二十九军的人,被何田那老小子知道了?当初围剿二十九军的时候,他也在场。”

    张庆余仔细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不排除这种这种可能。何田这老小子一向和我们保安队有过节,倘若这事真要让他知道,他肯定会跟细木繁说的。”

    “那我们怎么办?”张砚田听张庆余这么一分析,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平里,张庆余和张砚田,还有教导队的沈维干三个人关系不错,由于张庆余比两个人的年龄稍大一些,做事稳妥的他成了两个人的主心骨,沈维干是那种有事就做,从来不计后果的人,而张砚田则是顾虑太多,干什么事都谨慎得过了头。正好张庆余中和了两个人的特点,所以他们两个有什么事,都找张庆余商量,让他拿主意。

    “这件事只不过是你我的推断,暂时还不能下定论,我们还是看看他们的变化再做定夺,你看怎么样?”张庆余说。

    张砚田想了想,看来他说的话有道理,于是说:“行,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啊,我担心小鬼子找你麻烦。”

    “没事,怎么说我也是保安队的队长,手下几百弟兄,他们就是真要找我什么事,也不敢轻举妄动,你就放心吧!”说着站起来,准备送一下正要走的张砚田,忽然想起来,赶忙说:“差点忘了,这件事你就不要跟老沈说了,他那人子急,我怕会出什么乱子。”

    “我知道,你就别出来了,忙活一大早上,睡一会吧!我走了啊。”张砚田说着,人已经出了门。

    张庆余也没有出门,转回到了上。此时的他已经睡意全无,辗转反侧了半天,一下子坐了起来。与其躺在上睡不着,还不如出去溜达溜达。

    宛平城东。

    由于昨刚刚下过雨,道路难免有些泥泞,再加上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草上的露珠还没有万全散净。

    聂风和李大山绕过大路,走在乡间的野地里,从膝盖到脚都被露水打湿,沾满泥的鞋子踩在地上很难拔出。

    逃了半个晚上的李大龙拖着沉重的子尾随在聂风后面,疲惫的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发起了牢说:“老弟,咱啥时候能歇会啊?你不累啊?”

    “李大哥,在坚持一会,还有几里地,我们就到宛平了。”聂风停下,转过头对李大山说。

    “我不走了,要走你先走吧,鬼子又没追上来,那么着急干嘛!”说完,李大山找了一块干净一点的地方,一股坐了下去,把鞋脱下来,甩掉鞋上的泥巴。

    聂风正要上前去拉李大山的时候,从他们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

    “救命啊!救命啊!”

    两人全都把脸侧过去,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位。

    “是女人在喊救命!”李大山一股做起来,对聂风说。

    “我知道是女人在喊,走,我们去看看。”由于此处是一片庄稼,难免视线不佳,聂风半蹲着,仔细辨别了一会,起说道。

    距离聂风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在一片高粱地的旁边,一个本士兵手里端着三八步枪,左右张望着,一边看,一边对旁边趴在地上正准备对一个年轻姑娘发泄**的本兵说:“山上,你快点啊,完事以后帮我看着,也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中国女人的味道。”放哨的本兵一脸笑,时不时的将眼睛瞄向躺在地上那位姑娘突起的上

    “别急啊,等我享受完,马上轮到你。”地上的本兵一边拔着姑娘的上衣,一边喘着粗气说。

    “小鬼子,你们是畜生!”那姑娘用尽全力气,一边双手执拗的挣扎,一边左右翻滚着子,企图躲开那本兵紧凑过来的、带着臭味的嘴。

    本兵抽出一只被姑娘死死攥住的手,一把抓住姑娘的领子,用力的向下一拉,布料的上衣一下子被撕掉,两只雪白的尤物顿时露了出来,随着姑娘的挣扎,在那里来回的摇晃着。

    本兵眼前一亮,看见眼前颤颤巍巍的两座山峰,仿佛想起小时候在母亲怀里看到他妈那两个东西一样,顿时嘴角流出口水,“悠嘻!中国女人大大的!”

    旁边放哨的本兵随即跑了过来,眼睛瞪圆了放出两道光一样,仔细的看着,枪也扔在地上,只顾两只手合在一起,来回的搓着,嘴里也喃喃的说:“悠嘻!”

    那姑娘只急得顾不上流泪,拼了命的挣扎,只要还有一线生机,说什么也不能被小鬼子糟蹋了。急之下,只见她嘴一张,一口叼住上那个鬼子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那鬼子抽出被姑娘咬住的手,被咬掉一块的手指颤抖着,鲜血染红了姑娘的子。

    “八嘎!”本兵一个掌劈,狠狠的打在姑娘的颈部,姑娘就觉得眼前一黑,不再挣扎了。

    这个时候,趁两人不备,聂风已经冲到近前,只见聂风飞起一脚,踹到那个放哨的本兵的头上,那本兵连续翻了两个跟头之后,趴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