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呤呤!”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在牟田的休息室想起,惊醒了靠在椅背上小憩的牟田联队长。他马上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后立刻站立起来,一个标准的立正,后披着的外顿时滑落到地上。

    “是的将军,我是牟田口兼也!”显然,电话是从司令部香月清司那里打来的。

    “牟田君,命令我已经给你下达到了吉野联队,吉野君也表示全力以赴去协助你攻占宛平城。”香月清司在电话那头说。

    “卑职也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凌晨两点,战斗准时打响!”牟田大声说。

    “对于这次进攻宛平城,你有多大把握?”将军问。

    “回将军,对于夜间作战,我军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可以总结,不过按照您的意思和中国兵书上说,面对白天落荒而逃的支那军队,乘胜追击的策略还是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将支那守军全歼的。”牟田回答说。

    “有一定把握?难道牟田君没有十足的把握全歼守敌吗?要知道你是老将军(指田代皖一郎)的最得力部下,他可是对你抱有很大期望的。”香月清司不理解一向作战威猛的牟田这时候为什么没有十足的底气,便问道。

    “将军阁下,一般的支那军人的话,我并不把他们看在眼里,可是今天白天,我却没有拿下一个小小的宛平城,断定是遭到了支那特战队的顽强抵抗,才让我们的强大攻势没有任何进展。”

    “牟田君,难道支那人所谓的特战队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大吗?别忘了,你曾经是我大本帝国最骁勇善战的关东军指挥官!”香月清司不屑的说。

    “可将军您别忘了,我们已经有好几个军官都死在了他们的手里,并且被他们消灭的我军士兵已高达上千余众!”牟田再次提醒着香月清司,急之下,说话却有点用词不当。

    “牟田君!注意你的措辞!”

    “对不起将军阁下!”牟田点头道歉道。

    “好了,别再说了,别把支那人看的那么神勇,他们只不过惯用一些偷袭的小伎俩而已,别让他们的一时之利消减了大本皇军的实力!去准备指挥战斗吧!”

    看来无论牟田说什么,都不能让清高自大的香月清司转变看法,来采纳他的任何意见了。只好对着电话“哈伊”了一声,挂下电话,穿好了军装,准备驱车到前沿指挥战斗了。

    “太君!太君!”刚刚拿起指挥刀的牟田,就听见门外传来了一个说中文的人在外面嚷嚷,马上走出来,看见两个哨兵将一个敞着外衣,分着中分头型的中国人拦住,后面还跟了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不过那老头看起来却斯文的很,不象他那样摇头晃尾。

    牟田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问道:“你的?什么人?”

    冯二见到手拿军刀的牟田,马上就推算出他就是这里最大的官了,立刻笑脸相迎,点头哈腰的说:“您就是牟田联队长吧?”

    “是我?你有什么事找我吗?”牟田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中国人,看来他已经成了宪兵队的狗腿子,他最看不起吃里爬外的人,尤其象冯二这样的。

    “牟田太君,我是来向您透漏一个消息,就在前几天,我在他家发现了**伤兵!今天我特意把它找来前来对峙,请台军明查!”冯二指着后的李耀说。

    “哦?私藏**伤兵?”牟田下意识的想起白天一个参谋跟他说过一个名叫冯二的人发现有人在家私藏**伤兵的事。

    “你是冯二吧。”

    冯二大喜,眼前这位太君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看来升迁的事指可待!

    “对,是我,太君,您知道我的名字?”冯二又是一顿点头哈腰,随手从兜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根双手呈给了牟田。

    牟田接过冯二递过来的香烟,叼在嘴里,冯二不失时机的给牟田划着了火柴,双手捂着帮牟田点着了烟。

    “那你后面就是那个医生了?”牟田深吸了一口,问冯二。

    “正是,太君曾多次告诫我们,远离**,配合皇军共同缔造大东亚共荣圈,可是这老头却公然违反太君的命令,竟然把**伤兵带到家里治疗,实在是不把皇军的军威看在眼里!”

    牟田听得得意洋洋,虽然看不惯眼前这个跟狗一样的中国人如此鞠躬尽瘁的为皇军办事,不过通过他的表现,牟田开始对冯二有了好感,旋即拔出指挥刀,指着李耀的鼻子说:“你的,难道要挑衅我堂堂皇军的军威吗?”

    李耀被眼前明晃晃的军刀吓得顿时惊起一的白毛汗,立刻学着冯二的样子,说:“太君,我深知皇军军威强大,也深感皇军圣恩,能让我的药铺在皇军的管辖范围顺顺利利的经营,这跟皇军所做出的贡献是分不开的,我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公然挑衅皇军军威,在家里私藏**伤兵呢?”李耀不敢抬头,恐怕被眼前的牟田看出什么破绽,停顿了片刻后说:“太君,您不知道,三年前这冯二还曾是丰台镇的一个混混,有一次他去我的药铺抓药,却不给钱,被我当众羞辱了一番,于是他计较前嫌,故意编出这个理由,想借您的手杀了我,您千万别中了他的计呀!”

    牟田被李耀说得一愣,不知道他们谁说的才是真的了。厉声问道:“确有此事?”

    冯二一听,早就知道他会狡辩,已经做好准备的他不慌不忙的说:“太君,不要听他的一派胡言,是真是假,我们看了便知!”

    牟田看了看表,指针指向一点四十,距离进攻宛平的时间还不到二十分钟,显然这个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在去管那个**伤兵了,还是以将军的命令为重为好。可牟田转念一想,或许冯二所说的**伤兵却是自己要追捕的特战队也不保准,最好不要漏掉这个机会。

    最终,思索良久的牟田把后的哨兵叫了过来,说:“去把宪兵队的清野君请来!”

    哨兵点头应了一声,跑步出了院门。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