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年轻人闻声急忙转头冲向门外,手里的南部式手枪同时举起,说话人出现在眼前时,枪口亦对准了说话人!

    俞海南见从屋里冒出一个手里拿枪的家伙,立刻掏出藏在后背的手枪,与那年轻人对峙着。

    这个声音这么耳熟!小二被院子里的声音惊了一下,是他!是那个黑脸汉子!

    与此同时,小二与那瘦男人跟着出了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瘦男人叫道。

    俞海南站稳脚跟,不紧不慢的说:“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不过你这黑店今天是开到头了!我要为民除害,拆了你这店!”

    看着黑脸汉子,年轻人眼前一亮,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等等!”年轻人突然开口:“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俞海南继续举着枪,听了对方的话,才仔细的扫视了对方几眼。

    对方没有说假话!看了一阵子,俞海南忽然想起前几天夜袭军火库救下的那两个人的其中一个,不正是眼前站着的年轻人吗?

    “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宝子,那天夜里下着雨!”宝子一句一句的提醒着,脸上僵硬的表也瞬间化开。

    “真是你啊!”俞海南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天被救下的刘玉宝。

    两个人抱在一起。旁边两个人傻傻的看着这两个人,始终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在这儿?”宝子双手依旧抱着俞海南的肩膀,问道。

    “我的一个兄弟被飞云寨的人抓了,我是来打听飞云寨的下落的,不料,却撞见你了!”俞海南同样抓着刘玉宝的肩膀,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可他们好像是分别多年的兄弟一样,谁也不舍得松手。

    听说他的兄弟被飞云寨的人给抓了,刘玉宝哈哈大笑起来。

    俞海南不知道刘玉宝为什么笑,而且笑得这么开心,便问道:“你笑什么,我的兄弟被抓了!”俞海南重复着刚才的话,还以为刘玉宝没听清楚。

    “你找对人了!我就是飞云寨的!”刘玉宝说。

    俞海南顿时高兴起来,紧锁的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这就好办了,有了刘玉宝,他们自然不会把柱子怎么样,再说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况且我们还救了他的少寨主!

    正高兴的时候,俞海南心里起了疑问,刚认识的时候他不是说他是冀东保安队的吗?怎么现在成了飞云寨的少寨主呢?

    俞海南心里犯着嘀咕,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这一切都被刘玉宝看在眼里:“怎么了俞兄?”

    俞海南没有隐瞒,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不是冀东保安队的吗?怎么这会儿成了少寨主?”

    刘玉宝紧张的神立刻舒展开来:“你问这呀,那飞云寨寨主龙天霸是我师兄!冀东保安队队长张庆余是我的结拜哥哥!我在他那就是混口饭吃,就这么简单。”

    俞海南哦了一声,紧接着刘玉宝将俞海南请到大厅,原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瘦男人和小二听了两人的聊天,也知道个大概,向俞海南道了歉之后,纷纷搬来了椅子,请少寨主的恩人坐下,同时,两杯冒着气的茶水端了上来。

    “俞兄,这间小店是我师兄用来临时落脚和联络报而开的,不仅在这宛平有,丰台,北平,通州,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店,刚才两个伙计不知道你打听我们飞云寨有何用意,他们看你材魁梧,断定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就在你汤里下了点蒙汗药。”刘玉宝陪着笑,请俞海南原谅他们。

    店小二一脸好奇,看俞海南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忙问:“恩人,我实在不知道您是怎么脱的,我这药可是江湖上流传很久,药力威猛的第一**,一般人只要喝下肚里,没两个时辰是醒不来的,怎么你就没事呢?”

    俞海南哈哈一笑,说:“我不是说过我没喝吗?”

    “可是我明明看你端着碗一饮而尽的呀!”

    “你转回去的时候我就把他给倒了!”俞海南看着小二的表,嘿嘿笑着。

    “恩人真是精明啊!小的佩服!”小二伸出大拇哥,对眼前的俞海南一顿的夸赞。

    楼梯上走下两人,左边的正是那稍胖一点的掌柜,双手搀扶着边的年轻人,那年轻人腿上有伤,一瘸一拐的,好像很吃力。

    俞海南顺着声音望去,那个带上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事一人战十几个鬼子的虎子!

    见虎子下楼,刘玉宝起上前:“虎子,你看谁来了!”

    虎子慢慢走到桌前,顿时眼前一亮:“你是那天搭救我们俩的恩人!”

    “说不上什么恩人,我们只是看不过眼,再说,小鬼子横行霸道,人人得以诛之!”俞海南客气着,整个大厅都充满了活跃。

    正在几个人聊得投机的时候,只听见有人敲门。顿时,大厅鸦雀无声。

    “开门,我回来了!”一个男人厚重的声音传来。

    “是师兄回来了!”刘玉宝赶紧吩咐小二将门打开。龙天霸和几个手下走进大厅,后面正是被捆的严严实实的柱子!

    “柱子!”

    “海南?”

    两个人同时认出对方!压抑不住的俞海南飞一样的跑到柱子面前,脸上的笑容从没有过这样的灿烂!

    “你小子还活着那!还以为你见了阎王!”俞海南一拳重重打在柱子的肩膀上。

    见到了俞海南,柱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阎王说不收我,让那个姓俞的来!”

    一句话,又招来俞海南的一拳。

    两个人终于见了面,经过刘玉宝的解释,龙天霸也知道了事的原尾,亲手将柱子上的绳子解开,并且很虔诚的向柱子道了歉。

    “这位小兄弟,我真实有眼不识泰山那,还请你别往心里去!”龙天霸举手抱拳,继续说道:“你们救了我的师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了,大恩不言谢,只要兄弟们张嘴,我龙天霸上高山,下火海,就算搭上命,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说完,龙天霸吩咐管家,大摆宴席,他要招待恩人。

    俞海南没有推辞,只是城外等他的王润南和陈远让他有点坐立不安。龙天霸看出俞海南心里有事,忙问“老弟,你还有什么心事吗?”

    “我的两个兄弟还在城外等我,我怕......”

    “赵武!”龙天霸马上回头,跟后的一个手下说“你去把城外的两位恩人请来!”说完,又对柱子和俞海南说:“你们不要担心,今天我要好好谢谢兄弟们!咱们不醉不休!”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