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听了一木青直有关于特战队详细的资料以后,牟田诧异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深,深得叫人琢磨不透。很久,牟田都一句话没有说,只是仔细的听着一木清直的报告,手里来回的翻阅着一木呈上的有关特战队的书面报告,嘴里轻声嘀咕着:“刺刀、自动火器……”

    一木将报告口述完,看着牟田难看的脸色,唯恐大佐会用这不大不小的责任怪罪于他,特意将话题一转:“大佐阁下,值得欣慰的是,第七中队已经将卢沟桥占领,至此,我们已经掐断宛平县以及北平的所有要道,整个北平已经沦为死城!”

    口述完之后,用眼睛偷瞄了一眼牟田,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所希望的将脸色转变,而是更加的难看。这时的一木,心里跳的厉害,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位联队长是一个极其认真,从不把战争看作是一件只用武力就能成功的事。于是无奈之下,只能投其所好,再次将话题转别为特战队:“大佐阁下,安腾中队长和清水中队长在现场阵亡士兵的尸体中发现了与众不同的两种弹头。”

    牟田眼前一亮,将目光转向一木,这使一木更加有信心将报继续做着分析,看来自己的话说到了大佐的心坎里。

    一木继续说着“从两种弹头的直径上看,一种是5.8mm,一种是7.62mm,我的一个参谋在军校是专门学习武器专科,据他分析,两种子弹分别是敌人的自动步枪和狙击步枪所发出来的。最叫人捉摸不透的是,这两种子弹的制作工艺和材质,都是我们现在的技术所不能达到的。”

    “你是说,敌人所用的武器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牟田将眼神完全移到一木上。

    “可以这么理解,加上之前的报告,初步断定,他们是一个专业的作战小组!”一木很自信自己的分析,大胆的说出来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二人都把头转向门口,走进来的,是牟田的作战参谋。

    参谋见两人并没有交谈,而是将目光放在自己上,并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来到牟田边:“大佐阁下,司令官发报,再次催促将战报上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催促了,刚才参谋部打来电话询问,说司令官很生气,让您尽快回复,本来司令官的心脏就不好,别到时候把司令官气个好歹。”参谋完完整整的将原话告诉牟田。

    牟田点了一下头,并告诉他立即给浅田中队长发报,严防敌人的小股部队偷袭后,示意他退下。

    等参谋下去之后,牟田再次转过,面对着一木说“一木君,此事非同小可,你可愿与我同到司令官那里,将你掌握的报再次说给司令官。”

    “卑职愿意效劳!”

    夜,幽静如初。已经快到午夜,所有一切都进入睡眠状态。

    经过半小时的颠簸,他二人驱车来到司令部,关好车门之后,径直来到司令部门口。司令部原本为一个当地地主的私宅,自从本人占领丰台之后,这家主人早已经归顺了皇军,为了表示忠诚,特将宅院让给了田代皖一郎当作指挥部,自己则搬进宛平城里享起了清闲。

    走过长长的庭院走廊,转个一个弯之后,就来到了指挥部门前,被哨兵拦住:“大佐阁下,将军已经睡了!”

    “八嘎!”牟田眼神犀利的盯着哨兵,狠狠的骂了一句,又说:“我这里有十万火急的军事报要亲自说给将军听,耽误了大事,你担待得起吗?”

    哨兵想了一下,对面前的大佐敬了个礼,然后弱弱的说:“对不起大佐阁下!您先稍等,我马上通知将军!”

    牟田嗯了一声,还是决定在外面等待,最近将军体不适,倘若打扰了将军的休息而遭到怪罪,是非常不值得的。要不是此事关系到以后的战局,打死他都不会来这里自找没趣。

    10分钟过后,大厅的门终于打开,哨兵见到牟田和一木,先是敬礼,然后低声的说:“将军已经起来,请二位进去!”

    某天嗯了一声,正了正军帽,有紧了紧军装,迈步走进大厅。一木跟在后面。

    田代皖一郎穿白色衬衣从卧室出来,说是卧室,只不过是在指挥所的后厅搭了一张,摆了一张桌而已。

    牟田见一脸的朦胧将军,立刻双脚一并,弯腰鞠躬,然后严肃的敬个军礼。对牟田来说,田代将军既是自己的学长,有是自己的上司,鞠躬是对学长的尊敬,敬礼,才是属下与上司的礼节。

    “牟田君,给你发过几次电报,都没有回复,为何这么晚还来到我这里?”显然将军还没睡醒,半眯着眼给牟田倒了杯茶,递到他手里,并示意他坐下。而一木则没有这个福分,不但没有茶,连个座位都没有。

    牟田并没有坐到位子上,子依然的半弓着腰:“报告将军!请恕在下失礼,没有给将军阁下恢复电报,其中原因是由于我们遇到一件奇怪的事,进攻宛平的两个中队全军覆没,所以在下没有脸面面对将军。”

    “只凭两个中队就能攻占防守森严的宛平城,你是不是太小看那些支那人了?”将军并没有因为损失两个中队而大发雷霆,这让站在一边的一木轻松许多。

    田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轻放下,继续说:“刚才你说遇到一件奇怪的事,说来听听。”

    “是!”

    牟田将一木的话完完整整的叙述了一遍,这样将军顿时如梦初醒,眼睛瞪得比牛眼睛都大,看着将军的表,先是吃惊,然后变成了是惊喜!

    牟田和一木看了将军的表,均都差异的不知道为何。最后,牟田壮着胆子说:“敢问将军为何表露出这种神色?”

    “牟田君,这你就不明白了,你不是说他们的战斗力超乎寻常吗?那么,他们能为我所用......”说着,将军由微笑,变成了狂笑。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