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众人一个个张着嘴看着聂风,真没想到队长也有佩服人的时候!

    柱子也看得如痴如醉,早就像过去帮忙,只是聂风没有许,只能在一边拍手叫好。

    一个好的特种兵坯子,聂风是容不得他得到别人的帮助!他要靠自己的实力去征服所有人。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

    “队长!虎子没子弹了!”王志提醒着聂风。

    “再等等,鬼子没有要杀他们的意思,看一看再说!”

    几个本兵见他们没了动静,一窝蜂的冲过来,将虎子团团围住,那边,五六个鬼子也跑到宝子面前,明晃晃的刺刀对准了宝子。

    虎子甩掉机枪,伸手拽过一个鬼子的三八大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鬼子一下就被虎子的脚踹出去好几米远,趴在地上疼得打滚。

    虎子抢过枪,对准另一个鬼子,扣动手中的扳机,一颗子弹正中那鬼子眉心,一股鲜血冒然喷出,那鬼子仰面倒下了。

    子弹刚刚打出,虎子迅速的退出弹壳,刚想压下第二颗子弹,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把枪的子弹也打光了!

    不等多想,既然没了子弹,那就徒手和你们斗一斗!

    虎子抡圆了枪,刺刀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鬼子见虎子在做最后的挣扎,一个个虎视眈眈,不敢靠近。

    几次你退我让之后,龟田小队长大步走到跟前,挥舞着指挥刀,“八嘎!支那人死啦死啦的!”

    有了队长的命令,鬼子们一个个端起枪,一起刺向站在中间的虎子!一支刺刀刺进了虎子的小腿,呼呼的冒着鲜血!

    “虎子趴下,开火!”聂风断然一声大喝!

    嗖!

    一颗7.8mm的狙击步枪弹在夜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光线,径直向龟田的脑袋!孙宏扬首先扣动扳机,将早已锁定的目标一枪毙命!接着迅速退掉弹壳,第二个,第三个....

    哒哒哒,突突突......

    特战队的战士们早就按捺不住的怒火,一时间喷发出来!特战队员们端着95式突击步枪,一阵点,急速

    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趴下,虎子忍着剧痛,迅速的将子往下一沉,抬头打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几个穿鬼子衣服的中国人冲出鬼子营院,在一片火舌的掩护下向前进攻着!

    鬼子更是被突如其来的叫喊扰乱了阵脚,尤其看见小队长被击毙,不知道是该进攻还是该撤退!

    鬼子军曹这时候站出来,挥舞着指挥刀,命令士兵进行疯狂的抵抗!只片刻的功夫,鬼子就调整到战斗队形,显示出他们极高的战斗素养!

    本人自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他们对武士道有着强大的依赖,他们信奉武士道,本士兵一直都把战死沙场当作最光荣的事,这也是抗战八年来很少能够抓到本俘虏的根本原因。

    所以,他们即使战斗到最后一刻,脑子里也不会有一丝恐惧,仍然会顽强的战斗下去!

    这让聂风想到,假如保卫南京的将士们要是有了鬼子的这种作战精神,那么,还会有30万的同胞惨死在军的屠刀之下吗?还会有那么多妻离子散的悲凉人生吗?

    聂风一声叹息,他感叹那些放弃南京的将士们,感叹那些缴械投降最后还是死在均屠刀之下的**们!

    一股股仇恨涌到聂风心头,此时,化作一颗颗愤怒的子弹,闪着白光,穿透敌人的体。

    敌人一个个的倒下了,上的血被淅沥的雨冲得干干净净。

    夜,又回到了从前的安静。

    “谢兄弟们的救命之恩!”躺在树下的宝子强忍着疼痛,吃力的站了起来。

    “不要谢了,以后出来踩好点!”聂风答着,又转过头对王志说道:“给他们包扎一下!”

    “是!”

    王志和王润南打开急救箱,取出了止血粉。又撕开两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将止血粉洒在他们的伤口,而后又撕了块纱布,轻轻的将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还好,他们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被子弹和刺刀弄穿了肌

    他二人勉强站起来,拱手说道:“谢谢兄弟门的搭救,要不是你们,我们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只是我这些弟兄.....”宝子一边说,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四具尸体,眼泪嗽的一下,夺眶而出。

    聂峰上前拍了拍宝子的肩膀,“他们都是英雄!节哀吧,好好的活下去,养好伤,将来还要为他们报仇呢!”

    “对,我要给他们报仇!”宝子擦干眼泪,斩钉截铁的说。

    “恩人,还不知道你们是哪里人,怎么来到这?刚才的巡逻队是不是你们啊?那军火库也是你们炸的吧!”

    “哈哈,全让你猜对了”聂风哈哈大笑,“要是刚才真的碰上鬼子的巡逻队,他们怎么会轻易放过我们呢?我一猜,就知道是你们了!”

    聂风一阵谈笑之后,收住笑容,想了一会说:“我们是二十九军的,奉命炸毁鬼子的军火库!”

    聂风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实,毕竟,对方是份还没弄清之前,他们是不会说出来的,一旦这件事传到鬼子耳朵里,那么,鬼子就会开始重视这件事。恐怕他们再强的战斗力,也难以应付大量的战斗素养极高的军!

    “原来是二十九军的兄弟呀!实不相瞒,我叫刘玉宝,我们是冀东保安队的。”说完,惭愧的低下了头。

    “冀东保安队?”刚刚走下来的孙宏扬开口说话了,那不是通州伪军的保安队吗?

    “虽然我们是伪军,但是我们从来没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宝子抬起头,眼睛瞪得溜圆,厉声强调着。

    “保安队也好,伪军也罢,只要你们对得起良心,只要你们体里还流着中国人的血,我们不会计较的!”聂风刚毅的说着,

    自从1935年从冀中特种警察大队改编为冀东保安大队后,他们受尽了乡亲们的白眼。此时温暖贴心的话,说得他二人心里无比的温暖。

    站在一边的虎子继续说着:“我们这次出来,只不过是想顺点军火,刚解决村西头的哨兵和巡逻队之后,就碰上你们了,我还以为这么一个小村子就有两个巡逻队把守,肯定有不少的本兵,就打消了偷军火的念头,刚想从东头撤退,就遇到这伙鬼子,被他们发现之后,我们不得不开枪抵抗。”

    宝子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对着聂风说:“还没请教恩人姓名!后必将重谢!”

    “聂风!”

    “聂大哥!大恩不言谢,容后相报”宝子和虎子单膝跪倒,被聂风一一搀扶起来。

    “聂大哥,我们出来已经多时,是时候回去了,有缘他相见,我请大哥喝酒!”

    “保重!”

    聂风目送着这两个汉子,直到他们消失在暮色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