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源冬柚 书名:寻候
    午时。

    白狐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却已是正午,照当头。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不能如原来那般活动自如了,原本修长的四肢变成了爪子,想说话,但也只能想普通狐狸一样的嗷嗷直叫。

    回想起一些事,明白了一些什么,又不明白了些什么。

    还认得出自己在候君阁。这困了自己十年的地方,还真不是说忘就能忘得了的。突然闻见从炊房传来一阵锅碗瓢盆被摔碎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觉得不妙,候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拖着那还不习惯的狐狸体,便向炊房跑去。

    “啊啊……你别跑啊!快给我站住……!”

    刚到那门口,便有一人的声音从中传出。是个很陌生的声音,但又很熟悉。候就这般爬坐在了炊房门口的地上,等着那里面的人出来。果然,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年约十五的少年,黑发黑瞳,一头长直发垂直肩处,着银、黑色相间的短打。不过,却是被那油盐酱醋给弄的脏兮兮的。随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只灰兔子。个头不大,却灵活的很,上蹿下跳地。变成狐狸的候呆呆地望着这一人一兔,默不作声。不,是他根本无法说话。只得在心中为被“砸店”的候君阁默哀……

    正追着兔子的寻蓦地看见一旁“面目全非”的哥哥,又望着一狼狈不堪的自己,还有那如同遭受了一群劫匪般的炊房,连忙手忙脚乱地解释了起来:“啊……那个。我不是有意要砸店的……我只是、只是知道哥哥喜欢吃兔子,想趁你醒来之前帮你做一碗汤的……可是,没想到它居然跑了。对不起啦……店里这些东西,我都会赔给你的……啊,而且会好好物归原样的……虽然知道哥哥可能用不上了……啊……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总之是……啊……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寻越说越乱,就和十年前的他一样,不善言辞。说了老半天,他发现自己越说越黑,于是干脆停了下来,垂头叹了口气,蓦地露出了一股欣喜而又愁怜的表,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为了简短的一句话:

    “欢迎回来,哥哥。”

    候听见这么一句话,先是怔了怔,他似乎还没有来得及明白及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无法解释,无法明白。随后,在确认这一次不是做梦之后,终是垂下了头颅。虽不再像原先一样有着人类那样丰富的表,不过,猜得出,现在的他,一定,是非常开心的。

    是啊,我回来了……

    从奈何桥那边,回来了……

    “啪啦!——”

    又是一阵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两“人”一愣,视线皆向炊房转去。又是那只灰兔子!寻刚想上前把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兔子给拿下,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一旁那个雪白的影便已一跃而上。只见候仅仅是轻轻跃上,看准了,嘴巴一叼,那只灰兔子便已被宣告不幸亡。

    “不愧是哥哥呢,即使没有这一人类的躯,手却依旧这么了得。”寻先是呆了一下,随之,微微笑着,对着自己的哥哥,赞扬道。和初来候君阁时不同,他现在的笑,发自内心,不带有任何虚假。他已经找回了能让他笑起来的事物。调侃起,“比起十年前抓鱼的时候,手要好得多了呢。”

    候高傲地扬起了头,一甩,将那只可怜的灰兔子一下丢至了寻的怀中,后的尾巴摇伐摇伐的,昂头,一股子得意洋洋的神,充满着不屑与骄傲,踏着轻巧而柔缓的步子,就这么样地,头也不回的……走了……

    寻见此,无语了起来。然后看看怀里的兔子,有望了望远去的哥哥,无奈地笑了一笑,叹,自语之:“十年了,哥哥,也还是没有变啊。”

    “还是和原来一样傲。”

    天湖。

    纳兰冥池永远是那样的悠闲。看见这对人狐兄弟的大团圆结局,不讥笑了一声。

    忆起半前,与寻所言之对话……

    “如果你愿意支付与此相对等的代价,那么,我便能完成你的愿望,让你的哥哥活下去。”

    “只是作为一只狐狸?”

    “不不不不……我说了,灵魂是不会变的。幸而你那是看准了时机,没有刺中他的要害,毁了的仅仅是‘人类’这个躯壳罢了。以他的资质,修为个一段时间,再次化得人形还是有可能的。”

    “一段时间是指……要多久?!”

    “多则数十上百年,少则五年八年。对于狐妖来说,是很短的时间了。不过……我怀疑,你是没那个命见到了。最多也就偶尔变回来个几个时辰。”

    “没关系,没关系的……只要知道了哥哥还能回到从前,就已经足够了。”

    “他的生命中没有了你,你觉得,还会再有意义么?”

    “我只希望哥哥为了他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我。”

    “倘若他办不到呢?”

    “那么……”

    纳兰冥池忆至此处,不再往下想。笑,喝了口清茶,闭目养神。

    “主人似乎是十分在意这对小兄弟呢。”一阵柔美的声音响起,却是小弈,“果然,是为了‘那个人’的么?”

    白了她一眼,纳兰冥池不屑地回道,面无神色:“说什么胡话。”

    小弈一笑,微微眯起双眼,语:“那个梦境,是您制的吧?不,应该说,是那个时空之术。将白狐最后一点残存的魂魄拖去十年前,让他助十年前的自己一臂之力,然后将他‘存在过的痕迹’保留在十年之前,又让其通过他弟弟的生命来到十年之后的现在,并收取了他弟弟的‘未来’及‘过去’为代价,将那白狐给救了回来。”

    纳兰冥池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似是困倦地闭上了眸子:“我只是觉得那小狐狸死了的话怪可惜的。”

    “您还真是不诚实。”

    嗤笑了一下:“不过有一点儿,你说错了。”

    “哦?”小弈半信半疑地看了眼纳兰冥池,追问了起来,“您倒是说说看。”

    “救他哥哥,只需要他的‘未来’就足够了。拿走他的‘过去’,并非我的本意。”

    “那……?”她却是不解,“难道说……”

    “是他自己哦。”纳兰冥池回忆道,那与寻的对话,“取走他存在过的痕迹,让他这个人,彻彻底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是他自己的意愿……”

    “他的生命中没有了你,你觉得,还会再有意义么?”

    “我只希望哥哥为了他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我。”

    “倘若他办不到呢?”

    “那么……”

    那么,我请你,把我存在过的痕迹从他的脑海中抹去,让‘寻’这个人从此消失。让哥哥他,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下去。

    “你的话,应该能办到的吧?”

    纳兰冥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他。或许,只是一种施舍吧。他希望在寻最后的时里,能尽可能过得自在。所以,他同意了。同意将寻的存在抹去。

    “真是俩个麻烦的小家伙。”纳兰冥池叹了一口长气,“算了,再让你们,先再快活一段子吧……”

    候君阁。

    在耗费了一堆锅碗瓢盆之后,一碗极不正宗的“月色芳茫”终是新鲜出锅了。候一口一口地食着,虽远不及人类时的自己做的美味,不过,却有一股很温暖的味道呢。甜甜的,暖暖的,一滴一滴,缓缓涌入他的心间。

    现在的候,已经可以走出这间木屋了。踩着垫,踏着轻巧的步子,再次走向了曾经和弟弟所呆过的各个角落,然后,陪在弟弟的旁。

    他们一起抓鱼、浇花、看月亮。

    如今,候君阁的一切由寻来打点着。寻整理好了房间,将那朵玉楼点翠又重新植入了新的花盆之中。那朵曾经被染红的白牡丹儿不知怎么滴,如同又倒转了时空一般,变回了白色。层层叠叠的复式花瓣中夹杂着一抹翠绿色的芯儿,艳而不媚。

    一同坐在门前的木板之上,这对人狐兄弟便这般,观摩月色,等待出。

    寻没有告诉候,在他昏迷的这段期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自然,对于纳兰冥池和赌注的事,更是只字未提。候对此似是毫不在意,因为,只要现在能陪在最的弟弟的边,就已经足够了。哪怕现在突然间被告知,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境,他也已经无所谓。至少,他曾经拥有过。只要知道了这一点,就足够了。

    一丝晨光打破了原本寂静的夜,金黄色的光满洒在了大地之上。

    候君阁外的花草树木开的正艳。特别是形形色色的牡丹花,将偌大的屋子打扮的像个花园一般。尽管,它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他们耗费了十年的时间,候终于是候到了他所候的物,寻终是寻到了他所寻的事。这下子,他们总算是可以停止下十年的空虚与奔波,然后,与期待已久的人,安安稳稳地生活在一起。

    往昔。

    抉择命运的那一

    杀死他们娘亲的是寻没错,但是,却并非完全如他所说的一样。

    在磬玟将利刃挥下的那一霎那,她所刺的目标,并不是寻,而是旁随手削断了一根竹子。是斜切,刃的一头如刀面一般锐利。

    “救你哥哥出来……”她哽咽着,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一滴,滴在了小寻上。将竹木递给了那个被自己讨厌了四年的小儿子,颤抖着,那声音,如同哀求一般,“求你了,把你的哥哥,就出来……!”

    虽然害怕,可是为了救出哥哥,他从娘亲的手里接过了那根竹木。后面的记忆很模糊,隐约记得,确实是自己将刺刃,插入了母亲的体,然后,亲眼看到娘亲,倒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则是自己那没没夜的嚎啕大哭。经过了鲜血地洗礼,她的衣裳,看上去越发的红,越发的耀眼。

    待寻醒来时,已经不在那片竹林了。估计是被路人救走。而这十年,他一直在寻找着候君阁,而候君阁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寻遇见了纳兰冥池。

    而他和他的娘亲哪里知道,候的自由,早已被化为结界,交付给了十年后的自己。为了就小寻出来。即使施术者已死,在宿命结束之前,候也无法离开结界了。

    不过没关系,对于现在的寻候兄弟二人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都已寻得、候得了自己当初所寻、所候之事物:

    那便是最的兄弟的与相守。如同往昔。

    “这一世,只要有你,便足够了。”

    当初。

    为了等待将要到来的寻,白狐店主将店名取为“候君阁”。

    今昔。

    他所等之人已至。店面也已转交给了弟弟。然而,那店名,却依旧未变。

    “这一次,换我来等你。”

    “等到……你变回原样的那一刻。”

    “即使我也许,等不到那一天了,我也会用我剩下的光,去守护。即使目不能见,口不能言;而不能闻,足不能行……”

    “直至连躯体的存在过的痕迹,都也随着岁月,一起消失不见……”

    “在此之前,不离,不弃……”

    炽的火球悬空挂起,照的人们心中暖暖的。它的升起,意味着又是一个夜晚的结束,亦是一个新的十二时辰,已经到来。如此,复一,年复一年。不会因为任何人或事物而改变。

    候君阁还是候君阁。

    只不过是所候的事物变了罢了……

    作者是中学生,暑假赶出了这么一堆文字,望大家喜欢。若有不足之处欢迎指出,各种点评吐槽拍砖砸鸡蛋来者不拒!

    另外,开学了,作者是时间也少了,现在在更新下一章节的时候会先停歇一段时间,待码足了字会继续更新的~!更新较慢,大家可以考虑养肥了再看、

重要声明:小说《寻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