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源冬柚 书名:寻候
    天湖。

    此地位于云端之上。若有若无的云端覆盖了几乎整个地面。天湖之水清如镜,从正上看,却是发出了微微的淡蓝之色,深不见底。湖边的落水口乃是纯银制造,中间的雕塑被雕刻成了狻猊的模样。狻猊,传为上古龙母之子。正所谓龙生九子,各不成龙,狻猊的样子犹如狮子一般,只不过没有那股狮子应有的王者之风,却添加了一抹淡然的神韵,若有灵一般。

    天湖边上静坐着一位样貌俊秀的男子。淡紫色的长直发如瀑般竖直而下,额边的几缕发丝被挑染成了白色。穿着一件样式华丽的衣裳,蓝、紫、白三色相间,甚得妖俊。他仰坐,自然地跷这二郎腿,闭着眸子,嘴角微微上挑,似在思索着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他虽是个男人,可那一副高贵的气度与样貌,让见者都不用起了“美”这个字来形容。

    “主人。”一着黑白相间衣裳的少女轻声恭敬地唤道。那声音清甜脆亮。约是十九岁的样貌,一头齐刘海的长直发垂至膝下,发上还有一黑一白两枚棋子所组成的发饰。一抹笑意,让人不心醉于此。

    男子闻之,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脸倦意地望着旁的女子:“是小弈啊……什么事?”

    “是关于那对人狐兄弟的。”回道。

    “他们?他们怎么样了?”问,却显得那样漫不经心。

    那名为小弈的女子动起唇口,简单地回答了他四个字:“如您所料。”

    见她这般回复,男子只是讥笑了一声,懒散地伸了个懒腰,站起了,轻甩广袖,并未多言。

    “那名为寻的少年,似是很想见您呢。”小弈上前,帮那男子整理起了衣裳。而男子也仅是随意地张开着自己的双臂,任凭她梳理。她还一边说着,“您要见他么?还是说,让小的帮您回绝掉呢?”

    “不必了。”男子也拎了拎领口,淡言,“我现在就去见他。”

    “是。”

    末。男子走向了天湖处,右手手臂轻轻一挥,伴随着他的动作,在他面前一块直径约为三、四米的圆形间的湖水竟微微泛起了蓝紫色的光芒。随之,伴随着一阵轻微的震动与颤抖,从水中竟是竖立起了一扇大门。门的四周皆用各色的琉璃及水晶点缀,却显得无比淡雅,而又无比奢华。男子纤长的手指向着门处指去,那扇画满了华丽花纹的门也顿然开了起来。

    男子头也不回地向着门的对面走去,只是随口留下了一句依旧漫不经心的:“走吧,小弈。”踏着步子,消失在了门的光芒之中。

    闻,小弈也紧跟其上。

    待二人都走过了那扇门,门却是自动一般地重合了上,缓缓沉入水下。末,连那蓝紫色的光也消失不见。天湖又变回了方才的模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候君阁。

    五更时。似圆不圆的银月悬于半空,似是将要落下。那副场景,如同十年前一般。

    黑发黑瞳的十五岁少年静静地坐在屋子门口。他旁的地上躺着一只白狐,不同于普通的狐狸,这白狐通足有一个成人的高度,洁白如雪的皮毛遍布通。地上被人铺了一层绒毛毯子,白狐安静地躺睡在上面,甚得安详。仿佛再也不会醒来。

    而少年就这般望着他,微扬着嘴角,淡笑着。他好久没有这么自在地笑过了。即使为时过晚。

    “小子,我来了。”

    闻声,寻抬起了头,目光顺着声源望去。只见眼前,又是那扇门,和在天湖时一模一样。淡紫色头发的美艳男子从门中走出,那小弈尾随其后。

    “纳兰……冥池。”寻死死地盯着他,从口中,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这个名字。

    那纳兰冥池闻唤,讥嘲似的嗤笑了一声,却是带着一丝不屑于张扬:“哟,小子,还记得我啊?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闭着双眸,笑眯眯地对着寻说道。

    寻站起了子,对于他的那一脸笑靥感到了极不耐烦,“少废话!你和我的赌局已经结束了!快救我哥哥!”

    纳兰冥池听见了这声叫唤,认真了几分,睁开了那双眸子,一蓝一紫的瞳孔,如若两颗璀璨夺目的宝石一般。半眯着双眼,一脸邪魅地看着眼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轻蔑而高傲地言之:“输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我……”寻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突然想起一些事,喉咙如同被东西堵塞住了一般,无从下口。便又没了声。

    寻,曾经在数月前结识了这个名为纳兰冥池的男人。纳兰冥池以告诉寻“候所在的位置”为条件,向寻提出了一场赌局。赌局的内容很简单,“候,会不会亲手杀死寻”。寻的答案是“会”。他认为毕竟是自己的原因,让候在那狭小的木屋中被困了近十年。哥哥,一定是恨着自己的吧。而他也正是为了这个结局而去的。为了完成宿命,将哥哥从结界中解放。而他的这个想法也正中纳兰冥池的下怀。他淡然选择了“候不会对寻下手”这个答案。而事实就如同纳兰冥池所料一样,在最后关头,候,还是没有那个决心。

    赌局结束了,而赌注……

    如果赢的是寻,那么,金钱、名利、地位、……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将归于候所有。如果他希望,就是上天当神也可以。除了自己的弟弟,他能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这是纳兰冥池所要付出的赌注。而这个“美好”的筹码,终是没能成为现实。

    输的是寻。作为代价,寻要履行的赌注则是……

    “将利刃刺入亲生哥哥的体——!”

    为了不让这个代价成为现实,在初来候君阁的时候,寻就不断地提醒着候。告知了自己就是寻这个事实,侧面提醒了他被困十年,甚至在候没有杀死自己的况下,扶起他的手臂,将锋锐的指甲对向自己的腔,示意着候可以杀死自己。然而在这种况下,候还是没能下得了手。所以,寻不得不履行了赌注,忍着心痛,将那把沾染了无数血腥的刃,深深刺入了最的哥哥的体之中。然后,像个孩子一样的,不……他本就是个孩子。作为一个单纯的孩子、一个弟弟,放声地,嚎啕大陆……

    “为什么不恨我呢?”

    “你应该,是恨我的才对。”

    “不……”

    “你要是恨着我,该多好,该多好!……”

    纳兰冥池在天界对于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事了如指掌,对于寻一次次地违反规定去提醒着候这一行为,也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这是因为他的自信。在神界生活了不下万年,阅人无数,对于这种事态的发展,不能说全部,不过能预测到的结果,其正确度,也已经是**不离十了。

    “为什么要这个赌注……?”低掩着头,寻的体仿佛已经在开始颤抖了起来,“让我杀了哥哥,这种事,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啊……”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晚了么?”纳兰冥池只是笑了笑,“然而你还是照着做了。你明明可以选择告诉他一切然后选择自杀,这样的话,你哥哥就可以走出这个结界了。”顿,想起了什么,又言,“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寻听着,没有说话。

    “过于贪婪,可不是一件好事哦,小子。”

    “不……不要扯开话题!”寻言,轻吼了一声,对着纳兰冥池,握紧了拳头,“回答我!为什么,要下这个赌注……”

    闻之,纳兰冥池先是愣了愣,然后垂下眼帘,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随之用着一种好似怜悯一般的眼神,看着眼前这名年仅十五岁的挥发黑瞳的无知少年,轻轻使动着那张薄唇,一字一顿,从口中,淡然地吐出了四个字:

    “因为好玩。”

    那般自然而然。那般理所应当。仿佛让人看不出任何虚假与隐瞒。以至于让那个孩子无法从这个简单而又实际的回答中清醒过来。

    没错,不对他们母子三人下杀手,而是让他们被宿命及对彼此的牵绊所束缚,自相残杀……甚至包括他们娘亲的死,都在纳兰冥池的计算之中。他或许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心可以不顾他人死活,将无辜之人的内心如同玩具一般地戏弄于鼓掌之间。对此,纳兰冥池却是连一丝一毫地愧疚之意也没有。

    而看来,这对可怜的兄弟,则很不慎地成为了他手中的又一个或许微不足道的玩具。

    一旁的小弈望向自己的主人,眼神之中,竟是露出了一抹忧愁的神色。却不分明。

    “你开什么玩笑……!”

    寻咆哮了起来,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那股怨气,取出了先前杀死哥哥的长剑,便冲向了纳兰冥池。纳兰冥池不慌不忙,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而已。旁一直一声为吭的小弈却是很自觉地上前来,挡在了纳兰冥池的前,右手一伸,一道无形的屏障立在前方,将寻的攻击一下子反弹了回去。

    “我本以为你只是比较单纯罢了,没想到,还这么自不量力啊……”纳兰冥池一笑,言语中颇显讥嘲之意,“若是你那狐狸哥哥的话,再修行上数千百年,或许跟我还有的一打。你一个凡夫俗子,也妄想和我一神明相斗么?”

    未语。

    又叹了口气,依旧是那一脸无可奈何的神色:“放心好了,这小狐狸的魂魄,还没有散掉。如果你想,我可以让他,作为一只狐狸活下去。当然,灵魂啊记忆啊什么都是还在的,只是不能说话罢了。”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先前的事,让他在寻的心中,留下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形象呢,“你……一点也不值得我相信。”

    他这么一说,倒是让一旁的小弈不嗤笑了一声,向着纳兰冥池打趣起来:“看样子,您好像被讨厌了呢,主人。”

    “闭嘴……”纳兰冥池仿佛有些尴尬地渺了小弈一眼,眉眼之间,好似正说着“给我留点面子”似的。笑,小弈也不再说什么,淡然地站去了一旁。

    顿了顿心境,将语气重新整顿了下,又郑重其事地和寻说了下去,“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你难道不想让你最的哥哥活下去了么?”

    寻思索了一番。回首,望了一眼那个已经变回原形的哥哥,从口中,绵长而又坚定不移地突出了一个字:

    “想。”

    他想和哥哥在一起,想回到十年前的生活,想……一如既往地依偎在哥哥的旁。寻想着这个画面,想了十年。若不是因为心中还有这么一丝念想,只怕,他也无法坚强的度过这十年的流浪生活。

    纳兰冥池听见他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点了点头。缓缓上前,将脸贴在了寻的旁,悄悄地,说了些什么……

    月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将要升起的太阳。那炽的火球正从群山中腾起,它的光耀将周围的云彩都给染成了橙红。随着第一缕晨阳的破晓而出,也意味着黑暗,已将走至尽头。

    “该起了呢,哥哥。”

    作者是中学生,暑假赶出了这么一堆文字,望大家喜欢。若有不足之处欢迎指出,各种点评吐槽拍砖砸鸡蛋来者不拒!

    另外,开学了,作者是时间也少了,现在在更新下一章节的时候会先停歇一段时间,待码足了字会继续更新的~!更新较慢,大家可以考虑养肥了再看、

重要声明:小说《寻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