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源冬柚 书名:寻候
    寻一字一句地宣布着这个事实,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去相信的事实。

    静静地听完寻的一言一句,闻娘亲是他所杀的时候,候先是愣了一下,随之他又静了下心,垂末眼帘。

    “都已经过去了。”

    他道。

    “这本就是我们逃不掉的诅咒……”

    “寻……是你赢了……”

    血依旧流淌着,候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抚着口,朱红色已将他那雪白的汉衣染上大片,白狐纹却是要成了血狐纹。

    “结束了。”

    十年来,候所积累下来的怨恨,或许,早在先前寻踏入候君阁的那一霎那,便已经烟消云散了。终究,他对于自己的弟弟,还是多于恨……他听见,寻说那些话的时候,在颤抖着说。越说越缓,越言越轻。低掩着头颅,看不清神色,却是在竭力地隐藏着什么,竟隐隐能够闻见他抽泣的声音。

    “哥哥……哥哥你才是笨蛋呢……”寻哭了。不是演戏,而是真真实实的留下了眼泪。在说话的时候,他虽然在拼命地抑制着自己的绪,无论如何,都想在哥哥的面前露出一副坚强冷酷的样子,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毕竟,只有十五岁而已。不同于那些装可怜的人。寻想演的,是一个无无义之人,他想让哥哥知道,自己的已经不在需要人保护了啊。他可以离开娘亲,离开哥哥,自己一个人,好好活下去。让他放心。可是,他的泪水,终究是出卖了他。

    这些年来,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以听自己诉说的人。为了生存,他骗过人,偷过东西,抢过劫,甚至不惜杀人取利。为了能使自己活下去,使自己变强,不惜一切手段。十年来,他渐渐麻痹了自己。他几乎将自己出卖给了黑暗。不过幸好,他还留了一部分给光明,那便是过往的记忆。

    “真正夺走了娘亲的之人,是哥哥你才对啊。”

    “其实哥哥你,什么都不知道……”

    宿命之说已经结束。现在,他们的关系,只是兄弟。

    候拼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来到了最的弟弟的面前,伸出那带着殷红色液体的手,抚摸着寻的脸颊。那一抹血腥也随之沾染至了寻嫩白的皮肤。候一脸歉意与惋惜,看着自己还年少的弟弟,苍白的唇口竟也被鲜血浸透而被挂上了一丝血迹,动,有气无力:“可惜……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你……还是没能陪你走到尽头……”他轻笑,却连声音都快要发不出来,吱吱唔唔,断断续续,“别哭呀……这是一开始,就注定好的……不是么……候君阁,候君阁。我在这候君阁候了十年了,为的就是这一天……我可不想等了十年……一见面,就……看到你哭……”

    他渐渐困了,抚摸着寻的手就这般滑落了下来,再无说话的力气,头晕晕乎乎地,子一倒,就像这般睡下去,睡下去……

    “哥哥!……”

    寻突地大叫了一声。对些什么事感到了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斩断那错误的牵绊,作为人与妖的代表,将那沾染着鲜血的罪恶之刃毫不犹豫地刺入亲生兄弟的体里,并一生背负着弑亲的骂名活在这个世界之上,知道死去的那一天。”

    “这便是为人妖之子的代价。”

    “同样也是……”

    “他们兄弟二人,毕生的宿命……”

    那个天神的话语又在他的耳边回。久久不散。

    候就这般倒在了满地的血泊之中,沉沉地睡了下去。这一睡,却是不知何时才能苏醒。

    然后,他仿佛听见,寻趴在自己的上嚎啕大哭,那般的撕心裂肺,让人心疼。

    “哥哥你这个家伙。”

    “其实真正输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呀。”

    “我从来,都没有赢过你……”

    候便在这声响中渐渐末了意识。

    雪白的衣裳几乎成了血红,就好似那朵被打碎了花瓶的玉楼点翠,失去了泥土这个根源,无法再绽放出原本的模样。但却被染上了一丝别样的风格,如此耀眼的诡异。

    然后,候做了一个梦。

    或者说,是寻回了一段记忆。以及他最想知道的那一段过去……

    梦中的他就是一个旁观者,有形无,可随意行走,却无法触摸梦中的任何事物。奇怪的是,他上竟然还残存着一丝较为微弱的法力。虽然不过二成而已,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妖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强大了。

    他现在处于林中一地。时候,约是傍晚申时。头渐落,将原本纯白的云朵渲染为红紫之色,形成了绚丽耀眼的晚霞,景色怡人。

    林中的一处小溪处,一对少年正在玩耍嬉戏。哥哥长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眸子呈湖蓝色,总是微笑着。而弟弟却只是个普通人的样子,不过那副嫩白的懒蛋如此可,让见者不对其产生一股恋之意。

    那便是十年前的候与寻。

    “哥哥看!好大一条鱼呀!”

    “哪里哪里?!真的诶!小寻等着,看哥哥我把它抓来当今天的晚餐吃!”言,他二话不说,便撩起了袖子,整装待发。

    “哥哥加油!”

    小候上前猛地一扑,随之涧起了一滩水花。鱼儿闻声而逃,他自然也扑了个空。

    “唔……哥哥这个笨蛋,鱼都逃掉了啦!”

    “对不起嘛……我……”止。

    小候还话音未落,却被小寻的一个嘘声的手势给制止了下来。他也撩起了袖子和裤脚管,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旁另一条鱼儿的方向步去。突的……!

    “哥哥快来哥哥快来!我抓住它啦!”

    “嗯!还是小寻厉害呢!”

    那条银色的鱼儿足有半个小寻的高那么长,鳍也大得很,尾巴不停的摇伐摇伐,将滴滴水珠洒到了他们的上,弄得两人满脸是水。不过,却都笑得很开心呢。

    一旁十年后的候看见,也微微笑了起来。他好像是还记得这条小溪。这条小溪离客栈不过两百米的距离,连互相的说话声都能隐隐听见。但是十年之间,他却无法去往那里,因为他根本无法踏出那客栈周围的结界一步。道路蜿蜒,又处竹林密布之中,所以,他连望一眼都做不到。

    “候儿!寻儿!……快回来了!”着白衣红边曲裾的女子在屋边大声唤了一句。正是他们两兄弟的娘亲,磬玟。

    “嗯!”小候回复道。看了一眼旁的弟弟。小寻面带笑意,一手抱着鱼儿,一手牵着哥哥,两人相视一笑,一蹦一跳地往家中跑。

    路程很短。过一条十字路,绕过一个不规则蛇形的丛林小道便是了。他们高高兴兴地朝向目的地前行着。小寻看见娘亲,连忙撒开牵着哥哥的手,抱起那条鱼儿,向娘亲面前快步奔去。当小寻正想向她“邀功”时,却无意间看见了她面露愁容的样子,低着头,似乎心事重重。

    看见他们来了,磬玟稳了稳绪,转为一笑,站到小候的面前,蹲下,递给了他一串铜钱,言道:“候儿,家中的香料都快用完了,帮娘亲再去买一点回来吧。”

    小候接过铜钱,回了声“好”,转正要走,却被小寻的一叫给拉了回来,“我也去!”

    “你留在家里就好了,天快暗了!”娘亲一声喝令,小寻没有办法,怯下了头颅,向后退了几步,嘟起了嘴,一脸委屈,似是很不高兴。小候转,怜地看着自己年仅五岁的弟弟,轻轻抚摸着他的头顶,半蹲下来,轻声安慰道,“小寻乖,你在这里陪这娘亲,哥哥马上就回来。等我回来了再和你玩,好么?”

    听见哥哥这么说,他缓缓抬起头,袖子一抹,将还未来得及落下的鼻涕眼泪一把拭去,带着哭腔,质问道:“真的么?哥哥不会骗我?”

    “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小寻了?”

    “拉勾勾……”小寻伸出右手,将小指弯成勾状,怯生生地,慢慢将其举至哥哥的面前。

    见此,小候叹了口无奈气,微笑起来,同样也伸出了右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止。磬玟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眼中分明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却不分明。候就这般离了去。绕过竹林,踏过小溪。只留下一个越渐模糊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小寻的视线之中。小寻依旧抱着那条快要窒息的鱼儿,呆呆地站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

    “寻儿,回屋去等吧。”红白衣裳的女子轻轻唤了一声,神色却显得如此黯淡。

    “不要!”小寻极不愿地扭了扭子,嘟着嘴,“我就要在这!在这儿等哥哥回来……”

    “寻儿!”

    她却是有一丝焦急。而小寻给她的回答,是一样的。

    眉头一皱,磬玟狠下了心来,走上前去,对着他,吹出了一口迷烟。小寻没有防备,不慎吸入了几口,脑袋一晕,松开了手,鱼儿也被重重摔掉到了地上,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随之,小寻也倒在了她的怀里,睡了过去。

    十年之后的候在一旁看着,不一惊。

    “铁意,我不能看着这孩子杀了候儿!杀了……我最宝贝的候儿……”

    铁意。

    一旁观看的候将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他爹的名字。那个从小便在他记忆中销声匿迹的男人的名字。

    同时也是娘亲曾经的最之人。

    那一时,宿命的诅咒已经下布。为二人的娘亲,在磬玟的眼中,同凡人无异的寻不过是那个负心男人的余孽罢了,她不能看着寻杀死她最为疼的候儿。她支开了候儿,想要乘此,将宿命解开。是啊,她一直都没有喜欢过寻,只是碍于候的缘故,没有那么明显罢了。而他们万万没想到,她对于候的溺及这一举动,竟让宿命之说,变得更加现实了起来。

    她把小寻抱进了屋子,狠下了心,想把他封印进那个木房之内,让候得以远逃,不会被诅咒所害。谁知,在她布下结界的时间内,小候因为担心弟弟,竟匆匆跑了回来。而那时,封印的结界还未完成。

    “沙啦——”

    各色的香料一下子散落在了地上,小候愣在了那里,由于刚刚跑来的缘故,他还在喘着气。无色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眼前的画面使他不得不停下了原本急促的脚步,“娘亲……娘亲你在做什么?!……”

    作者是中学生,暑假赶出了这么一堆文字,望大家喜欢。若有不足之处欢迎指出,各种点评吐槽拍砖砸鸡蛋来者不拒!

    另外,开学了,作者是时间也少了,现在在更新下一章节的时候会先停歇一段时间,待码足了字会继续更新的~!更新较慢,大家可以考虑养肥了再看、

重要声明:小说《寻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