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是第二?

    姜果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像饿狼一般的扑向牧佑隐,直接啃上了牧佑隐的唇……

    这让宁唯伊等人当场就笑了出来,江绪则是将一旁看闹的纳月昕欣拉了出来,佯装生气道,“纳月昕欣,你真是好的不学,坏的学的倒是快。”

    纳月昕欣对着江绪做了一个鬼脸,“哥,坏事不需要学,天生就会的。”

    “好你个小兔崽子,现在倒是活泼乱跳了啊。”江绪伸手就要打纳月昕欣的pp。

    纳月昕欣网,立马扑向了宁唯伊的怀里,瘪着嘴委屈道,“大嫂大嫂,哥哥最坏了,以后不许哥哥上你的!”14967626

    “噗——”秋英颢与楚流漓很不道德的笑岔了,真没有想到,当初以为是个小淑女,转眼就又成了一个腹黑小妖精,楚流漓此刻无比的懂得了一个道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哥哥腹黑的无与伦比,妹妹又怎么会逊色呢?

    就这样,银发一族魔法年龄只有九十九岁,模样只有人类世界十三岁的纳月昕欣,在这一刻,被人公认成了宁唯伊第二。

    宁唯伊则是撇着嘴,无比的委屈,“明明就是楚流漓第二好不好,流漓那双手,可比我可怕多了。”

    楚流漓默念:不见得吧,公主下。

    众人:⊙﹏⊙,我啥也不知道。

    白亮的弯月,眨眼的小星,嵌在银青色的天上,就像光润平整的大青玉盘上闪烁着无数的宝石一般。

    夜晚的来临散去了白里的喧嚣,宁唯伊等人出现在了目雨一族的地盘上……今……注定是个不眠夜……

    江绪将纳月昕欣送回了银发一族,纳月昕欣闹着不肯回去,却被江绪一个严肃的眼神,给吓了回去,纳月昕欣又不像他一样体质特殊,可以将以温和体贴著称的治愈魔法使出像格斗魔法一般的破坏力,要是再被人抓了去当俘虏,那可就麻烦了。

    银发一族可就这么一个小公主,可不能出事!

    另外,他让纳月昕欣带去了关于他的消息,让银发一族的人不要担心,他没事。

    ——夜黑风高夜……

    ——处理大事时……

    “放它出来吧。”宁唯伊对着牧佑隐轻声道,看着牧佑隐那被姜果咬破了的唇角,宁唯伊忍不住的侧脸去笑了笑。

    牧佑隐看着宁唯伊那一脸不还好意的笑意,满额头都是黑线,而秋英颢与楚流漓显然是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很是不给面子都笑出了声。

    江绪也是一副忍俊不的模样,更是落井下石的飘了一句,“谁让你不拿好主动权的?”

    牧佑隐太阳一抖,狠狠的一瞪自己的挚友,“办正事!”果姜旁是狼。

    姜果又很适当的冒出了一句,“为什么肿的是小隐的嘴巴而不是我的?”

    “噗——”

    众人华丽丽的被雷了,所谓的外焦里嫩、十里飘香……~\(≧▽≦)/~

    牧佑隐更是一个脚步没站稳,差点就要上吊自杀,果果,您老真是越来越强大了。(>﹏<)

    “咳咳,办正事,办正事啊。”楚流漓好心的为牧佑隐解围,哈哈哈哈!牧佑隐,您老也有这一天,呼呼……

    牧佑隐看了一眼显然幸灾乐祸的楚流漓,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淡淡道,“下次看你被某人吃的一点都不剩。”说着,睨了一眼一旁无所事事的秋英颢。

    秋英颢接收到牧佑隐的眼神,翻了一个白眼,他又一次的躺着也中枪了……

    江绪走过去,用手挑起牧佑隐的下巴,一副调戏的模样,“小妞,给爷笑个,千万别害羞!”

    牧佑隐嘴角一抽,迅速的一个转,逃离了那群今不正常的‘怪人’……

    傻帽,今天这群人都是傻帽……(>﹏<)为什么他是被欺负的对象!

    “好了,大家都拿出干劲来,这一次,把所有的误会都澄清,将古城整理好,我就带着大家回英格斯兰去。”宁唯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严肃道。

    楚流漓等人面面相觑,他们等的就是宁唯伊这句话了,自从宁唯伊恢复记忆以后,他们就觉得,宁唯伊变了,她变得比之前更加的能融入这个集体之中了。

    虽然宁唯伊已不同于他们一样,但是她的金发与金瞳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有些东西,度过了生死之后,便再也不会变质。

    “好,我们加油,为了可以回家,而加油。”姜果伸出手,看了大家一眼,众人心领神会的将手叠在一起,齐声大喊,“加油。”

    是的,只要他们解决好了这最后一场战役,古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收拾完毕,他们会带上楚流湘与江绪暖的那一份,一起努力。

    “有个孩子他不在,他是谁呀请你猜,你要是猜对了……他就……回来……”清清凉凉的音乐声闯入了宁唯伊等人的耳朵里,与之前在天籁圣地内不同的是,此时的宁唯伊并不害怕,而是有成竹。

    “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清清凉凉的声音自牧佑隐周响起,丑陋的兔子型的外形看的姜果直直打颤,这人偶的做工和暖暖手里的人偶玛娅还真没得比,暖暖手里的玛娅做工精细,外观可美观,可眼前的这兔子人偶,先别说那裁剪的粗枝大叶的,就连兔子造型都是七歪八倒的,要不是那耳朵长长的像兔子,她还真看不出这人偶哪里像一只可的兔子了。

    “我知道你这首歌里的答案了。”宁唯伊对着人偶微笑着,金色的瞳仁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这个人偶当初猜的不错,她还会回来找它,只不过,她已不是当初那个只可以逃命的她。

    江绪对于宁唯伊早早的就想到了的方案暗暗的佩服不已,他当初让牧佑隐送宁唯伊来目雨一族借寸雨红香来救助频临死亡的宁唯伊,可宁唯伊一醒来,脑子就清醒的异常,立马就分配下了任务,她自己与牧佑隐等人分头行动,在最快的时间里回到天籁,并且借助了守护天使柠馨的力量,再一次的进入了天籁的圣地,揪出了那个躲在人偶内的冤魂。

    而她自己则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维斯,阻止了那场可笑的婚礼,她当然也很坏心的在事后问过江绪,如果她当时没有赶到,他是不是就真的和苏海可送入洞房了?

    江绪则是很欠扁的笑道,“你的速度也在我的计划之内,你一定可以精确到秒的阻止下来的。我的公主下。”

    宁唯伊无奈的摇头,江绪缜密的心思与看透一切的眼睛,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比拟的,他计划的不错,也计算的不错,牧佑隐行走的速度,以及在目雨一族可能会遇上的事,江绪都计算的分秒不差,试问,这样的头脑,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比拟的么?

    宁唯伊看了一眼这个兔子人偶,眸子内悲喜交加,这个冤魂就是他们得到的一道重要的线索,也是宁唯伊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答案与歉意。10nlk。

    “你知道?”声音这时变得淡淡的,好似在等着一场好戏,它似乎自信的确定,宁唯伊不可能知道这首歌里的答案的。

    宁唯伊红唇一勾,“目雨一族的小下,黎瞬。就是那个突然不见了的小男孩。”

    人偶猛然一颤,紧接着,人偶周忽然泛起了点点荧光,就像许多萤火虫在它的周围飞舞。

    一团淡淡的绿光宛如一个蚕茧般的将那人偶围绕在了里面,众人看的惊讶,而宁唯伊则是面不改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好似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牧佑隐在放出人偶的那一刻,便回到了自己的这一边,而江绪睨了一眼那人偶的方向,只是抿了抿唇,他答应过唯伊,关于这些事,他不能参与。

    等待强烈的荧光褪去,眼前哪里还有什么人偶?

    那是一位娉娉站立的少女……

    一代表着蓝天大海般水蓝色的华丽公主裙,头发被蓬松盘起,上面镶嵌着一个代表着份的公主王冠,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水滴形状的耳环,体形修长,面容柔美,仔细看,她拥有着一张古典的瓜子脸。

    秀的鼻梁,饱满的樱唇,淡雅的笑容使得她看起来极其富有美丽与涵养。

    她的站姿亭亭玉立,右脚向后膝盖弯曲,拉起裙子,对着宁唯伊等人微微鞠躬,然后自我介绍道,“目雨长公主,雨季。”

    她望进宁唯伊那双幽深的眸子内,“感谢公主下替我破解了这该死的诅咒,让我可以重见光明。”

    “谢就不必了,毕竟你的灾难和我脱不了关系。就算不是我直接害的你们目雨一族,也带有间接关系。”宁唯伊双目睨着月光,清清淡淡道。

    雨季微微低头,“这个诅咒害我说不了自己的话,它让我充满了满心的仇恨和嫉妒,让我不停的唱着那首歌,直到有人猜出答案为止。”

    宁唯伊点头,“巫师的诅咒,怎么可能会有善意呢?”她看了雨季一眼,“既然你回来了,自然应该为自己的族人迎来一次久违的雨季了吧。”

    ----------------------------------

    ps:明大结局!大家敬请期待,剜心之谜即将揭开!

    再ps:已经入群的孩子,明晚我们总群见!没有视频的孩子请尽快找到摄像头,咱们明晚群视频见!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