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50】她要给维斯换个主人

    “暖暖的事?”江绪皱眉有些不解。舒殢殩獍

    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的楚流漓听到了宁唯伊的控告,这时也突然的站了出来,她手指着苏海可愤怒的大吼,“这个女人害死了暖暖,是她将暖暖从那个很高的花园中推了下去。如果不是我意外的路过,暖暖就要死的不明不白了。”

    楚流漓话未落,江绪的手已经扼制住了苏海可的下巴,使劲的捏着,他一双可怕霾的目光赤果果的望进苏海可的眼睛内,“你就那么想死?”近乎的咬牙切齿。

    看着苏海可已经被掐的通红了的俏脸,岚锦狠狠的皱眉,抿了抿唇,适当的提醒道,“纳月七,别忘记了纳月昕欣还在我们的手里。要是海锦出事,纳月昕欣也别想活。”他不能看着苏海可就那么死了,看样子,维斯不妙。

    宁唯伊听言,讽刺的嗤笑一声,“纳月昕欣?呵!岚锦啊岚锦,你到现在还在沉迷与自己的幻想之中么?就凭维斯的那一点锢魔法还想拦住我,看样子,我是太善良了,以至于你们都忘记了我星辰唯伊在古城是什么地位的了,为古城的审判者,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连一个小小的维斯都治不住,我还站的住脚么?”

    宁唯伊的不屑刺红了岚锦的双眼,没错,这就是星辰唯伊,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女王,也就是她,因为她的存在,百年之前与她有着婚约的纳月七不顾一切的拒绝了这门早早就定下的婚事,甚至宁可离开银发一族,也不愿娶她。

    如果他当时没有认识星辰唯伊,会不会命运就不会这样了?他会不会还是当初的那个她?

    宁唯伊说的不错,他不愿承认她现在的能力,更不愿承认,他眼前的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金发公主,可是她那一头耀眼无比的金发刺得他眼睛生疼,心也疼。

    “绪,杀了苏海可,她背叛哥哥,也害死了暖暖,这种人,活不得。”

    楚流漓红着眼睛看着江绪迟迟未动的手,绪比江绪还要复杂,这个女人心狠手辣,留不得,绝对留不得,只要她现在一想起苏海可曾与自己的哥哥楚流湘交往过的事,心里就满是痛苦,不,她的哥哥绝对不会瞎了眼睛和这种女人曾经纠缠过,不,不是这样的……

    楚流漓绪起伏越来越大,看的刚刚与牧佑隐赶过来的秋英颢一阵心疼,他正打算上前抱住脆弱的楚流漓,却见楚流漓一个转,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一把匕首,就那么快、准、恨的刺进了被江绪扼制住下巴的苏海可的腹部,苏海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肃杀的楚流漓,却见楚流漓嘴角蔓延开了一股恐怖的笑意,“暖暖也是在不知名的况下被你害死的,你也该尝尝这种……美妙的……感觉……”

    楚流漓将最后五个字咬的特别清晰有力,然后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苏海可到死也不愿闭上的眼睛,恐怕到苏海可断气为止她都没有预料到,那个曾经在英格斯兰以有与助人为乐著称的楚流漓居然敢杀人。

    江绪嫌弃的将苏海可的子一把甩到了维斯大的柱子上,那一抹火红的影正巧反弹的落在了底下一位官员的旁,苏海可死前瞪大的眼睛吓蒙了那个官员,宁唯伊鄙视的看了一眼显然被吓尿的官员,维斯一族是血腥的,看样子,今一见真是令人嗤之以鼻,可笑至极。

    整个大噤若寒蝉,连呼吸声都听不到,江绪满眼的鹜,心痛的无以复加,暖暖死了,怎么会这样呢?想起暖暖那张不言苟笑的脸,江绪眸内微微闪光,江绪暖,他前世照顾过的一株紫丁香,像这种善良的女孩,命运怎么可以对她那么的残忍?

    宁唯伊抿了抿唇,用手捂住了江绪泛着似乎是泪光的眸子,她柔声道,“你不必出手,这里的一切,就由我来处理,我会为暖暖报仇的。”的事手听着。

    宁唯伊金色的眸子淡淡的睨了一眼苏海可的尸体,接着,她纤手微微伸出,如同地狱的杀神、罗刹一般,五根纤细、修长的如同白骨精爪子一般手指此刻锋利无比,她无形中微微握起拳头,接着口中喃喃自语着类似与符咒的东西,接着,苏海可的尸体一瞬间,消失了,不见了,除了地上的那一摊妖艳的红花……12eng。

    “维斯海锦、苏海可……就这么让你死了,也太便宜你了……”她将她的灵魂扔到了那个只有寂寞与嘲讽的地方,那个没有一丝美好的无间地狱……她要在那里死不成,活不了、永生永世的受尽折磨……

    “唯伊……你……是不是想起一切了?”江绪如同魔音般的话语传进了宁唯伊的耳朵,因为声音并不响亮,所以除了蒙住江绪眼睛的宁唯伊,其他人都没有听到。

    “,你知道么?我设了一个局,骗了自己,也骗了所有人。”

    宁唯伊金色的眸子划过维斯大的所有人,那些刚刚还自认为良好的王孙贵族,此刻绷紧了子,要么是吓得早就晕了过去,要么就是敢怒不敢言,有些甚至害怕宁唯伊危及到旁边的花花草草,直接就是装死,可惜的是,宁唯伊不是笨蛋,要是连这点把戏她都看不穿,她这个公主可就真的当的窝囊了。

    江绪拿下宁唯伊遮住他眼睛的手,“都是因为我,是么?”他虽依旧想不起关于剜心的那段记忆,但是他隐隐觉得,百年前的宁唯伊被剜心的事,和他脱不了关系。

    宁唯伊却是摇头,“就算是因为你,我也心甘愿。”她微微侧目,看向此刻已经呆若木鸡的岚锦,这个人,虽的糊涂自私,但是他却并没有害死那么多人,虽拿纳月昕欣威胁他们,但和苏海可的恶行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15408220

    “唯伊姐姐,这个人不是好人。”纳月昕欣因为之前受了惊恐,所以一直被姜果抱在怀里温柔的安抚着绪,要不是宁唯伊想的周道,一到维斯就洞悉了维斯一族所有发生的事,现在恐怕他们就要被岚锦抓到软肋了。

    而现在已经恢复了理智的纳月昕欣一抬头就看见了岚锦那一副惊恐万状的神,她更是被吓得缩进了姜果的怀抱中,她想,那个坏蛋扭曲着的表,实在太可怕了,可怕到最不喜欢别人在她眼前杀人的她都觉得,岚锦应该受到死的惩罚。

    牧佑隐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算没有他们的存在,就凭宁唯伊一个人,就算在这里只手遮天,毁了维斯一族也不在话下,他拉过姜果的手,轻声道,“我们还是离得远一点吧,万一被唯伊大小姐的怒气波及到,那可就伤的太冤了。”

    姜果很是理解的点头,确实,现在唯伊和绪学弟的绪看起来都不太正常,万一动起手来,他们可就真无辜了。

    姜果对着怀里的纳月昕欣道,“走,等你哥哥为你还有暖暖报完仇了,我们在出现,现在我们不易在这里,这样会妨碍到你哥哥发挥的。”

    纳月昕欣眨巴着自己单纯清澈的眸子,“好。”

    秋英颢看着牧佑隐带着姜果与纳月昕欣默默无闻的离开了维斯大,他微微皱眉,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一抽,三十六计,他也觉得,走为上计,他也不想被涉及到啊。

    “秋英峻已经死了。”江绪看着秋英颢拉着楚流漓就要离开的影,他严肃道。

    “我早就知道了,但是现在苏海可已死,又被公主下惩罚,也算是为小峻报仇了。”他和秋英峻毕竟是双胞胎,虽然子不同,但是毕竟是兄弟连心,一边出事了,他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他感应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秋英峻已经死了。

    他不是安郁然,做不到心怀不乱,更做不到连一丝痛苦都未有,只不过,他早已伤心过,人死不能复生,他比谁都懂。

    怪也怪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没有听他的警告,他当初让他为苏海可找一个地方落住就可以,并没有说让秋英峻毫无条件的去照顾苏海可,但是秋英峻最终没有听他的话,会被这种妖精一般的女人害死,也算是他不幸的命。

    宁唯伊淡淡瞟了秋英颢一眼,“照顾好流漓。”

    秋英颢没有转头便将楚流漓连拉带抱的往外拐,最后他们一个转,便化作一道美丽的丹红色光辉,消失在了这一方土地。

    这时候,江绪与宁唯伊并肩而站,宁唯伊女王气势全开,江绪凝重的气势也淡淡的弥漫在了维斯的大之中,原本没有感到压力的官员此刻突然觉得呼吸难耐。

    原本因为楚流漓他们在场,所以宁唯伊刻意的压制了她周的摄人气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所担心的人都已安全撤离,所以就算她的气息让整个大的所有维斯一族的官员都因她霸道凌厉的气息给猝死,她也毫不在意,“岚锦,维斯从今开始,就要易主。”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