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49】成亲,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二)

    岚锦现在也顾不上追究苏海可犯得错误,因为现在最关键的是,苏海可一定要和江绪拜堂,否则,他的一些计划可就都做不了了。舒殢殩獍

    这个维斯海锦一回来还真是添了不少麻烦,星辰紫絮与秋英峻的死已经很难善后处理了,现在又来个江绪暖,真是令人头疼不已,更加重要的是,原本他手里还握有江绪暖这张王牌,可现在江绪暖很显然已经死去,他又该怎么应付江绪呢?

    他眼珠一转,眼里一道光芒闪过,“来人啊。”

    “少主!”门外突然冲进一个着黑衣的人,恭敬回答到。

    “到后边去,给我牢牢的监看着纳月昕欣!”岚锦沉着脸,冷冷道。

    “是!”

    “哥,你是担心纳月昕欣会跑么?”苏海可嘴角带着一抹讽刺的笑意,那个纳月昕欣不过是一个贵的小公主,想要送他们维斯的暗牢里逃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维斯海锦,下次出手前最好和我商量商量,你知不知道自己害死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善后处理比想象中进行的更加艰难!”

    岚锦这会头脑很是清醒,前段子因为遇上江绪的兴奋使得他一直处于当年的恨意之中,一心想要为自己报仇的他却忘记维斯一族的存亡还压在他上的指责。

    苏海可看着自己的哥哥已经黑了脸,忙不迭的讨好道,“不会啦,不会啦,我的好哥哥,这次江绪暖的事,真的是我不小心而为之的。下次我绝对不会让人死在我眼前的,更加不会自己动手去收拾他们。”

    岚锦可是她在这里唯一的一座靠山,这座靠山可不能倒下,只要她想要得到的,就算是利用了岚锦又如何,再说了,岚锦也不是利用她来报复江绪与宁唯伊么?

    虽然她并不排斥嫁给江绪……

    “好了,别的事后边在处理,现在马上到内去。”

    岚锦一甩自己的衣袍,便匆匆的离了开,去了前等待着自己的妹妹坐着婚轿过来。

    而已经被自己的喜娘扶进轿子内的苏海可的心却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是想起江绪暖的惨死还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惨白的可怕。

    “公主,已经到了。”轿子外边的小宫女轻声的提醒着一直在里面发呆着的苏海可,其实轿子已经在外停了许久,她也叫了好几声,可惜的是,她的公主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哦……我知道了。”苏海可抿了抿唇,搭着宫女的手臂下了轿子。

    一火红新娘罗裙的苏海可面罩一淡红的面纱,那被清风拂起的一张一合的模样看的那些王公贵族的人一阵心神漾,尤其是那种看不见又看得见的感觉撩拔着众人的心魂。

    江绪上随意的了一件红色的衣袍,头发带着些许凌乱,看起来异常的放不羁,那张原本就精雕细琢的脸在红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绝美。

    苏海可羞涩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了江绪的手背上,江绪眉头微蹙,嘴角带起了一阵轻蔑的笑意,他默不作声的完成着一系列的流程,但眼底讽刺的笑意却深深的映入了底下所有宾客的目光之中。

    “这就是银发一族的少主?看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啊。”

    “不就是一个银发一族么?我们维斯十个人就可以让银发一族永远的消失在古城之中。”谁不知道银发一族的人擅长治愈魔法,虽然治愈魔法很好,但是攻击力可不怎么样。

    “哼,别忘记了,银发一族与金发一族的交匪浅,你敢说,你玩的过那位金发公主么?”他可是记得百年前金发公主一只手就解决了古城内部纷争的问题的。

    “你也别忘记了,现在古城哪里来的金发公主?你不知道吧,海锦公主现在可是星辰的代掌公主,指不定在未来的某天星辰和维斯就合并了呢?而且……说不定银发一族也会和我们维斯合并了,到时候,我们可就可以在古城称霸了。”

    底下官员之间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之间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落入了江绪的耳朵里,他挑了挑眉,啧啧啧,这些人居然还想打银发一族的主意,别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连自己都不知道。

    “一拜天地……”

    古朴的婚礼仪式正式开始,江绪昏昏睡的任由着仪式进行,甚至不雅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表示着内这司仪的叫喊声实在太大,震得他耳膜生疼。

    “夫妻对拜……”

    “成亲?我的小,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为银发一族的少主,像成亲这种大事,居然不请本公主来当主婚人,是不是有失礼节啊?”

    宁唯伊着一墨黑古典纱裙,在一片红的天地中显得格外的出彩撩人眼球,裙子上的收腰设计巧妙精致,将她优美的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金色的略带微卷的长发慵懒而骄傲的垂落在她的肩上,漂亮的锁骨上,一颗美丽的墨色水晶珠微微闪光,衬得她皮肤白希如冰雪,那双金色的瞳孔更是迷人至极,透露着尊贵典雅,透露着女王霸气,宁唯伊就是那种与其俱来就带着令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孤傲气质,令人心生忌讳,震撼于她的气场之下的人。

    对于宁唯伊的出现,江绪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他就那么在一旁看着宁唯伊,眼中褪去了讥笑,带上了宠溺且温柔的目光,他就知道,她赶得过来的。

    “欢迎金发公主大驾维斯大。”内的所有人除了一脸青白交错与吃惊的岚锦和满脸沉的苏海可,其他人都是知趣的,纷纷跪了下去,姿势标准,声音宏亮的朝着宁唯伊跪拜。

    金发公主到底是什么时候回的古城?他们怎么一点也没有发现?

    再说了,金发一族不是殒落了么?这金发公主现在活生生且气场冰冷的站在他们的眼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宁唯伊不顾在场的人在做什么,她带上自己独有的笑意,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向江绪,然后将自己白希的藕臂一甩,抱住了一脸带笑的江绪,“我要娶你,你嫁给我如何?”

    江绪挑眉,“哦?这是想让我穿新娘服?”

    宁唯伊眼中笑意更甚,这江绪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么,连她这点小心思都猜得到,“嘿嘿,看你美的像个仙女似得,那你穿那轻飘飘的新娘罗裙一定美的让人男女不分。”她转头,看着高位上已经坐立不安的岚锦,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你说你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这样的令人雌雄难辨,也怪不得连男人都喜欢你。”

    江绪哭笑不得,她这是拐着弯来骂岚锦,但是,拜托公主下,能不伤害边无辜的花花草草么?他很无辜的,这外貌的问题还真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

    宁唯伊这次很聪明的看透了江绪的想法,“,其实你不无辜的,你长得确实美,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你还是别谦虚了,该高调的时候就该高调。”12BKv。

    锦现计斯拜。底下的官员这个时候几乎心里都郁闷的想要吼叫:你们两个都美的人|神|共|愤,都快别争了,他们心里可是小鹿乱撞啊,这次虽有幸见到了金发公主,但是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怎么不对劲啊。

    “宁唯伊,你不要脸,居然敢打搅了我的婚礼。”

    苏海可早就被气的脸色异常扭曲,美丽的妆容也遮挡不住她脸色的黑,她嫉妒宁唯伊的容貌,也嫉妒宁唯伊的份,就在刚刚,维斯所有的官员都因宁唯伊的到来齐齐屈跪拜的时候,那震耳聋的呐喊声,她听的异常的讽刺,她嫉妒宁唯伊的地位嫉妒的发狂。15398103

    “不要脸?”宁唯伊嗤笑一声,将自己的子姿势暧昧的靠在江绪膛前,她轻启红唇,“你们婚的招数用的可是真好啊,居然敢抓了银发一族的小公主威胁来娶苏海可,这样的做法就很有脸了?”她目光轻蔑嘲讽的睨了一眼苏海可被红纱遮住的脸,“哎呦喂,是不是毁容了?这是怕自己嫁不出去所以用了这样的招数娶你?维斯海锦公主,你可真够放|浪的啊。”

    “住口,宁唯伊,你……”岚锦气的站了起来,眼睛猩红的瞪着宁唯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宁唯伊扬起自己一丝不苟的清冷高贵笑意,“我是该叫你岚锦好呢还是岚恬锦?请你不要把自己投胎错了别而犯得这种低级错误去错怪别人,他有叫你为了他去投胎么?有说他很你么?他有说你必须无条件的帮他么?说白了,你的感不过是一场你自导自演的把戏而已,你自认为为了做了很多事,但是你的做了很多的事中,为带来了什么?

    救赎了他还是给了他幸福?”

    宁唯伊一句句平淡且掷地有声的语言,血淋淋的让岚锦又想起了这么一个事实,他一直逃避去想起的事实,没错,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江绪确实从来没有向他求助过,一次都没有。

    宁唯伊这是眼神一沉,“暖暖的事,我和你们维斯没完。”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