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48】成亲,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一)

    苏海可慌了神,惊慌失措的朝着浮空花园底下观望,然后急匆匆的一个闪,便离开了这个犯罪现场,让她安心的是,这个时间,所有人都集中在了大正面,根本没有人闲心的来这浮空花园的底下去看风景,所以江绪暖的尸体应该不会有人在这节骨眼上被人发现。舒殢殩獍

    楚流漓跑上前去,顿时怔了,这条裙子就是她之前看着江绪暖穿出来的,可是现在,这条素白的罗裙上只有那点点红星般的血迹,在这片大地上,江绪暖的子犹如一朵妖妍的红蔷薇一般的绽放在她眼前,她眼神无主的看着自己旁的这朵红艳的花朵,腿一软,瘫倒在地,泣不成声,命运是不是太善待她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她的眼前死去?

    哥哥也好,暖暖也好……

    不,暖暖是苏海可害死的……暖暖是被苏海可推下来的……

    她该怎么办,为暖暖报仇么?可是如果她现在冲过去,苏海可死不认账怎么办?万一……万一把这事推到她的上来,那江绪会怎么看她?害死暖暖的凶手么?

    但是就这样当作没有看到,她对得起暖暖么?对得起好友么?

    再说了,现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她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海可她时人。‘轱辘——’

    楚流漓全一惊,诈尸了?

    楚流漓颤抖着自己黑溜溜的眼珠,惊恐的转悠着,直愣愣的看着江绪暖的尸体,上帝啊,千万不要告诉她,从这相当于三十楼的高空摔下来,江绪暖没死,她是白担心了……

    说实话,她再也不想去看自己边最亲的人的尸体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哥哥那张死后惨白毫无生机的脸……现在她连帮助江绪暖收拾尸体的勇气都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有对苏海可滔天的愤怒,但是她现在很清楚,自己在维斯,一切都要理智,否则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经历过生死的楚流漓已经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了,她懂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中的深刻含义。

    这个时候,江绪暖下爬出了一个人偶,那人偶的眼睛咕噜噜的,深深的注视着的时候,有种空洞的诡异感。

    楚流漓顿时全寒毛倒竖,满面的流水似乎瞬间凝固在了她的脸上,说实话,楚流漓从小就是一个偏向男孩子格的女孩,她最讨厌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人偶,尤其对于那种空心的人偶更是没有什么好感,在她的认知里,人偶都是无心的、没有灵魂的载体,尤其是看着一个人偶久了之后,就会觉得那个人偶越来越像自己,那种深怕人偶有一天会取代自己的这种惊悚想法一旦从认知中形成,那可就真是人吓人吓死人了。

    “流漓姐,我死了,我与岚锦的契约也结束了。不用再受他的控制真好……只是可惜,我再也不能和大家一起了。”在楚流漓吓得不能说话之际,玛娅居然出声了。

    “你……你……暖……”楚流漓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出现幻觉了,或者自己现在已经被吓疯了,所以才看到让她经受不住的这么一幕。

    玛娅似乎并不介意楚流漓的反应,她解释道,“或许你不知道,但是暖暖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如果未来唯伊姐或者哥哥问起的时候,替我告诉他们,暖暖的一切。”

    楚流漓在目瞪口呆、呼吸不畅之中,听着不知道是玛娅还是江绪暖的诉说……

    江绪暖原本是一株枯死了的紫丁香,后来因遇上了江绪从而得救,紧接着江绪在一次意外之中遇上了宁唯伊,他就将这株紫丁香送给了宁唯伊,但是宁唯伊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出现了一场变故,也就是剜心悲剧的那场变故。

    因为那场变故,导致了她遗失在了另外一个世界,并且好运的投胎为江绪的妹妹,不幸的是,她出生才没几年,便发生了车祸,夺走了她青的生命。

    但是她的灵魂却偶然遇上了在那边世界溜达着的岚锦,岚锦答应救助她,便将的子用魔法复原,但是完整的灵魂却进不去二次修复的子,所以岚锦便把她的灵魂一分为二,一缕送进了子里使她和人类一样可以纵着自己的子,一缕封印便在了这个人偶娃娃里。

    而和岚锦定结契约的便是那缕处在那具子里的灵魂,但是现在死,那缕灵魂也再也收不回,跟着子的消亡而灰飞烟灭了,所以她和岚锦之间也再无瓜葛,他虽当年送了她一命,但是他的妹妹却杀了她,一命换一命,扯平了。

    而且如果她当年没有执着的就要复活,那么现在她应该已经在别的世界里重生,说不定过着快乐的子也不一定,但是如今,灵魂不完整,她便再也没有了重生投胎的机会,但是她不后悔,这些年,她过的很开心。12bfj。

    “暖暖,这么说的话,当初你每天抱着人偶,那是因为,你和玛娅本就是一个人,只不过分裂成了两个你?”楚流漓在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总算是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她在脑中不停地解析着江绪暖那‘孜孜不倦’深奥非常的话,她总觉得,现在发生的这一切,简直就可以写成一本探险小说了,当然,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她现在总算是也明白了,那时候在天籁教堂的时候,为什么江绪暖会听那个岚锦的话,来对付宁唯伊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看这个世界了,一半的灵魂无法维持我正常的活动,流漓姐,你将这人偶交到唯伊姐的手中,我预料,我这一半残缺的灵魂,将来一定会发挥作用的。”人偶直起的子突然向后一倒,楚流漓只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眼前便再无什么活生生的人偶了。

    她眼睛朝前一看,玛娅的子空洞洞、死气沉沉的倒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地方,她咽了咽口水,将玛娅的子抱在自己的怀里,“暖暖,你真是冷静,冷静到真的就如同一个已死的人,你看看自己,连临死前,居然还关心着大局,完全不为自己着想,这就是人类与你们花精灵之间的区别么?”15397807

    在江绪暖说明自己的份之后,楚流漓自动的理解成江绪暖就是花精灵,幻做了人形的花精灵……

    楚流漓起,潇洒的抹了一把自己眼角的泪,江绪暖的仇,她一定会报,只是,现在该不该告诉江绪这个消息呢?

    “暖暖不会就这么牺牲了的。”好听善意的声音从楚流漓的后背传来,她转头,嘴巴顿时张大,这个人……是谁?

    -------------·维·斯·大··----------------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维斯大被整簇整簇的火红蔷薇花所装饰着,在光彩夺目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金碧辉煌、华丽奢侈的维斯宫被一片火红所笼罩、优雅的楼角、设计精致的屋檐、一盏盏美丽的华灯随着凉风摇曳着美丽的弧度……

    大内,衣着光鲜的王公大臣已经在一起美酒交盏,好听的音乐响彻在整个维斯一族……极尽繁华,闹之级。

    苏海可不安的蹲坐在梳妆室的檀木椅上,抚平着自己的心,要是被江绪知道了江绪暖已经被自己害死,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杀了自己?

    不对,现在的江绪有那个本事杀了她么?银发一族的人天生不擅长格斗魔法,就算江绪再特殊,攻击力比其它银发一族的人再厉害,也应该强不到哪里去吧。

    苏海可后的内宫女将她的青丝梳成了一个美丽的新娘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粉红珍珠随意点缀在她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的柔亮润泽。

    她依着流程,穿上了火红的纱裙,宽大裙幅逶迤后,显得优雅华贵,眼睛与唇被胭脂水粉所装饰过,使的原本就妖媚的苏海可越发的勾人。

    美眸顾盼之间更显华彩流溢,红唇微扬之间漾着清淡浅笑,这样的苏海可,连正要找苏海可的岚锦站在梳妆室的门口都看的呆了。

    “海锦,你真是美极了,都说新娘子是女人一生之中最美的时候,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岚锦信步走进,看着苏海可微笑道,虽然他有一些心痛这个披着新娘嫁衣的人不是自己,但是很多事,他还是看开了,命运就是这样的捉弄人。

    苏海可一听到岚锦的声音,脸色一变,随即便下了命令,屏退了周边的所有宫女,她心慌意乱道,“怎么办,我害死了江绪暖。她从浮空花园上摔下去了。”

    岚锦眉头一皱,神色一沉,“你说什么?”

    看着岚锦沉下来的脸色,苏海可摇头,“我……我是误杀了……我轻轻一推,她就那样摔下去了……”

    “二公主,吉时已到!”门外喜娘的声音传来。

    “江绪已经在大了,你们先拜堂,其它的事,容后再说,但愿从现在开始,一切都顺利。”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