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44】他的心思无人能看透

    岚锦一声命下,大上的所有官员甚是不解,他们的大小姐岚恬锦回来,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回来后,大小姐居然变成了大少爷,这个消息已经够让他们刺激的了,现在又宣布刚刚回来的二小姐的婚事,这决定是不是太过催促了一点?

    关键是,二小姐的成婚对象又是谁呢?

    岚锦心无旁骛的坐在高位,完全不在乎底下各大官员的不解与质疑的眼神,只要他想做的,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舒殢殩獍

    这个时候,突然有着一名小厮从旁边跑出,他在岚锦的耳际嘟囔了几句,便立马退了下去。

    岚锦眼神一暗,站起,对着底下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官员沉道,“按照我的命令执行下去,若有不从,手下见真章。”

    据维斯一族的巫师测出,宁唯伊金发公主的气息离他们越来越近,这是怎么回事?她来了,这么快么?按照道理,她不是应该正在处理天籁的事么,难道那么快就解决好了?

    刚刚那个小厮居然禀报,宁唯伊已经到了维斯一族,若是已经到了,那又为什么什么动静都没有?

    岚锦的匆匆离去,只留下了大内的官员眉头紧锁无奈摇头,就算他们不同意下的决定,但是谁又敢去挑战他们的下,就算他们有这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

    江绪带着楚流漓穿过了一段奇妙的隧道之后,便出现在了维斯一族的偏内,江绪机警的凝望着四周,然后道,“记住,将自己想象成一阵风,然后跟上我的步伐。”

    楚流漓凝重点头,她知道,这次她是真的在和当初在电视里演的那些女特工一样,在执行一次玩命的任务,“我知道。”

    看守偏的守卫只觉得自己的耳际旁一阵风刮过,接着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哥哥……”江绪暖站在窗户前,双手相握在前,不停的祈祷着自己的哥哥会没事,其实,她私心的希望唯伊姐可以帮助她的哥哥,让哥哥就那样的逃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暖暖。”江绪一落地,便叫了声,“你还好吧。”他看着房间内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便断定,他离开的这七天这里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江绪暖一把抱住江绪,“哥……你还好么?唯伊姐她就这样放你回来了?”按照她想的,宁唯伊不应该会让江绪回来才对,就算会,宁唯伊也会带着江绪一起回来,然后在这里大干一场,这样才算是宁唯伊的作风,还是典型宁唯伊作风。

    “她……暂时没事……”江绪微顿,嘴角的笑容有些牵强。

    楚流漓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明明她不想哭的,她是真的不想哭的,可是为什么睁着眼睛,眼泪就那么中眼眶中流出来了?

    楚流湘,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臭皮蛋,死了还这么魂不散的折磨着她的心,如果她知道有一天自己的哥哥有一天会这么的离去,她一定在当初对自己的哥哥好一点,最起码她不会反对他和任何一个女孩在一起恋,她嘴角微微勉强的勾起,那时候的她说不定有着恋兄节呢!

    或许她当初根本不是看苏海可不顺眼,而是看着所有陪在自己哥哥周的女人都不顺眼,因为哥哥只能对她一个人好,只能对她一个女人好,可是现在……

    “暂时没事么?那唯伊姐呢?”江绪暖清清凉凉的声音虽不带绪,却透露着担心,她微微侧目,心里一惊,“流漓姐,你怎么在这?”她记得,楚流漓应该是和唯伊在一起的,她怎么和哥哥一起到这里来了?

    江绪暖无神的眸子看着楚流漓梨花带雨的模样,有些不明所以,她走过去,用着自己的手擦去了楚流漓眼角的泪,“怎么了?哭成这样?”

    楚流漓摇头,对着江绪暖笑了笑,“没事呢。暖暖,你好么?”她轻声问道,有些事,她不愿去想起,更不愿去提起。

    江绪暖空洞的眼神在这个时候徒然一亮,她回道,“有哥哥的地方,不管在哪里都是好的。”她的重生,只是为了要见证江绪他的未来。12cym。

    楚流漓因为江绪暖脱口而出的回答,眼泪从眼眶中流出的更快了,她满脑子都是自己与哥哥小时候的记忆,她满脑子都是楚流湘最后那句,‘流漓,生快乐’!她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眉心,最后脆弱的蹲了下来,不,她不要想起来,这些记忆注定将是她这辈子的软肋。

    “暖暖,我带流漓回来,只是因为……”

    江绪花了不少的时间解释了在天籁发生的事,虽然每件事都是几句话轻描淡写的带过,但是江绪暖却懂,这里面的凶险与谋。

    在听到楚流湘已死的消息时,即便是江绪暖也被震惊了一把,那个人居然意外去世了?也怪不得楚流漓会这样了,她能明白楚流漓的那种椎心刺骨的感受,因为如果她是楚流漓,估计不会做的比楚流漓更好,尤其是自己的哥哥就那么的、一个眨眼的瞬间便不见了……

    江绪正说着,楚流漓却突然反应过来,宁唯伊在江绪的怀里不见了,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好像是他们一到维斯一族的境内,宁唯伊就没有在江绪边出现过了,奇怪,宁唯伊的体被藏到哪里去了?

    “绪啊,唯伊的体呢?”楚流漓不解道。

    江绪正巧和江绪暖解释到这个问题,便对着楚流漓神秘兮兮的笑了笑,“流漓,唯伊的体已经被佑隐他们带到了目雨一族去治疗,我想,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内他们一定可以回得来。”

    楚流漓皱眉,不对啊,她明明记得江绪是抱着宁唯伊过来的啊,她现在是不是记忆错乱了?还是江绪记忆错乱了?

    “绪啊,你是不是记错了或者失忆了?是你抱着唯伊回来的啊!”楚流漓满脸疑惑。

    江绪笑的狡黠,他朝着江绪暖与楚流漓挥了挥手,最后三人头碰头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最后楚流漓才顿悟,照江绪这么说的话,当初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牧佑隐以外,其他人都被江绪高超的演技给骗到了。

    原来当时江绪敏感的察觉到他们边有着一双特别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根据江绪的解释,应该是维斯一族的巫师。

    江绪为银发一族的少主,又是银发一族的传人,既然是所有巫师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么江绪自然带着一些防止自己被巫师觊觎的一些手段,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江绪对巫师的巫术最敏感。

    如果按照江绪的猜想,那么现在的维斯一族一定在策划着一场想要谋害他或者谋害金发公主的一场谋,既然是这样的话,他就将计就计,故意演了一场精彩的戏码,让那巫师的巫术察觉到宁唯伊来了维斯一族,这样的话,牧佑隐他们通往目雨一族的道路的阻碍就会少很多,而且目雨一族近乎没有什么危险,只要维斯这边没有察觉到什么的话。15401194锦一了居恬。

    “原来是这样,那么那时候你和佑隐就做了小动作了?”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来了一个狸猫换太子之计,这招真是绝!

    江绪唇角微勾,“小看了佑隐的能力可是要吃大亏的。”能完成这一系列的魔法,其中也幸好有牧佑隐的辅助才能在这样神不知鬼下完美完成。

    “圣令到!”门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一个高昂宏亮的声音萦绕与耳,江绪与江绪暖心一沉,果然最多只能安稳七天,幸好他提早一步回来了,而且,什么圣令?

    门被突然打了开,同时,楚流漓突然宛若一阵清风一般,迅速的躲到了房梁上,她现在可不是应该出现在这个房间内的人,躲着点总是对的。

    “圣令到,两人还不快下跪接旨!”传旨侍从一副高高在上、孤傲的模样道。

    江绪与江绪暖面上一阵嘲讽而过,就算他们愿意下跪,你这个小小侍卫可受得起他们的跪拜!

    一旁的小侍卫朝着传旨侍卫的耳畔轻声道,“高侍卫,下说了,他们不必拜行任何的礼仪,我们只要宣读了这圣令就可以了。据说这人是银发一族的少主,纳月七。”

    传旨侍从微微一惊,银发一族的少主,那个神秘莫测的银发一族的少主?而且还是纳月这个古老姓氏的后裔?天呐,他刚刚居然要他们跪拜,要是他早知道二公主的驸马是银发一族的少主,给他十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那么说啊。

    “咳咳……”他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面带着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自顾自的宣读着手中所谓的圣令,“我族二公主维斯海锦才貌双全、所谓是回顾千万,一笑千金,将下嫁与江绪,将与三后在我族,维斯一族大内完婚。”

    江绪面色一沉,三后与维斯二公主完婚?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