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43】要相信绝处也能逢生

    “流漓他们和我一起回维斯,生死未必可知。舒殢殩獍”江绪皱眉道。

    他原本希望楚流漓等人和秋英颢一起到目雨一族去,毕竟这样的话,他护着唯伊到维斯去,也好避开那些门卫,掩人耳目,但是现在看秋英颢的口气,似乎是比较希望他们硬闯进去,但是据他最近看秋英颢对楚流漓的表现,他应该是对流漓有些慕之心的,但是为什么即便这样,还要让流漓与他一起往火坑里跳?

    “你带着唯伊去维斯一族,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听说维斯一族的大小姐岚恬锦和二小姐维斯海锦都已经回到了维斯一族,而现在维斯一族的现任女王维斯那丝也已经危在旦夕半死不活了,也就是说,维斯一族的女皇的继承人,恐怕也是这两姐妹之中的一个了,我不知道你当初是用什么办法从那里逃出来并且避开维斯一族严密的勘察的,但是比起这个,更让我奇怪的是,维斯一族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大少爷岚锦的,这可真让人觉得惊讶。”

    江绪如同黑宝石般闪耀的黑眸闪闪发亮,却透着无比冰冷的犀利与冷冽,看样子,他小看这个秋英颢了,他调查到的信息还真不少,连最近七天之内发生的事都无比的清楚。

    秋英颢似乎感受到了来自于江绪冷,他讪讪一笑,“嘿嘿,我原本就是辛录一族的报搜查员,虽然为二少爷,该做的事务也是不少的。”一句话简洁的解释,间接的告诉了江绪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信息的原因。

    江绪眉头微微隆起,古城每一族的王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份能力,就像兰格一族的女皇兰格凌心一般,她天生拥有着掌控着搜索人迹的能力,而这个秋英颢,恐怕擅长的魔法就是揪出深埋与地底之中的报,辛录有着这样的人才,还真是危险。

    他面色一紧,那么安郁然,那个辛录的大少爷,又是拥有着怎样的能力呢?在他之下,还是远远超越了他?

    “目雨一族的地域也不是那么好进的,流漓随我一起到维斯去,佑隐果果就随着你到目雨一族去。”江绪趋于现在的况,理智的分配着任务。12cym。

    楚流漓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反对江绪的意见。

    牧佑隐在江绪耳边轻声的道,“这个秋英颢可信么?万一是辛录一族的谋怎么办?”他想不通,这二少爷为什么要帮他们,而且帮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若是他敢乱来,以你的能力,还阻止不了他么?”就是因为牧佑隐是金发一族的后裔,所以他才敢把这任务分配给一个才认识不到几天的陌生人,无论这个秋英颢是抱有什么目的,只要是不打他们主意的目的,他都无所谓。

    牧佑隐噤声,江绪从来不会隐瞒他关于他的一切计划,自然也就清楚江绪现在很担心江绪暖的心,不久前他听闻了江绪暖的况,当初除了震惊还有的便是对江绪暖的悲伤,这样的一个女孩,居然承担着这样残忍的宿命,想起在英格斯兰每天与她在等江绪的那些碰面时的子,现在觉得一恍惚,时间溜得好快。

    “别唧唧歪歪了,管他维斯还是慕斯呢,总之现在不能救醒唯伊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楚流漓急急道,她早就想大吼了,只是碍于江绪一直处于低气压的状态,让她有点不敢出声,她手指对着秋英颢狠狠的一指,“喂喂,那只火鸡,你听好了,快去把那个什么寸雨什么香什么红雨的东西给本小姐带回来。”

    秋英颢挑眉,“要不你亲我个,我保证给你带回来?”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楚流漓鼻子一阵出气,“死火鸟,死菜鸟,这次没能和你分在一组,算你命大,要不然,我一定在得到那东西之后,把你狠狠的给收拾了。”她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还做的特别的|真,看样子,显然被秋英颢给气的不轻,她心中郁闷无比,怎么和秋英颢一说话,她就上气不接下气呢?

    秋英颢一副我很善良,你不明白我的苦心的表哀怨的看着楚流漓,“我看你最近魔法超量,要是不找几个替死鬼给你出出气,我还怕你被自己的魔法给撑爆了呢。看,我这是为了你的体健康着想。”他看着楚流漓一脸郁闷的表,转念又道,“搞了半天,你是在埋怨没有和我分在同一组啊?”

    “哈——咳咳——”很不幸的,楚流漓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果然,人之自恋,天下无敌啊……这话果然是至理名言……

    楚流漓正想反驳,江绪清淡的声音却突然的响彻在了她的耳畔,“我们走吧。”他微微一顿,看着楚流漓眼内清澈的目光,他提醒,“维斯一族很危险。”

    其实,他并不希望楚流漓随他一起去维斯一族,因为那边比目雨一族可要危险的太多,而且他和维斯一族的仇恨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埋下,更何况,这次回去的目的是为了将江绪暖安全的救回来,他微微一声叹息,要不是因为将唯伊的体托给别人他不放心,要不然的话,他真的也不愿让唯伊的体跟着他一起奔波。

    他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甚至比宁唯伊她自己都要清楚她体的况,想要救好唯伊,如今只能用那个办法试试看——寸雨红香外加纯黑玫瑰花……

    还有一点,秋英颢说的没错,因为楚流湘的逝去,楚流漓的绪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再加上楚流漓又是初次接受魔法,要是将心中的那一股子的煞气不发泄出来的话,那么下一个出事的或许就是楚流漓了,将她带到维斯一族也好,在那里大开杀戮,是不会触犯什么忌的,而且,毁了维斯,或许也是迟早的事

    “我不怕,这也是为了唯伊。”

    楚流漓话刚落,江绪的眼前便出现一个金色的光圈,他紧了紧手中的宁唯伊,然后迈开步伐走了进去……

    楚流漓在进去前,转过头,对着牧佑隐等人竖起了大拇指,“我们能行的。”奇怪,她怎么也开始有了果果精神了?那么的乐观。

    姜果在一旁,回以楚流漓一个大拇指,“记住,一个也不许少。”即使她再笨,也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是有多么的危险。

    楚流漓点头,紧接着金色光圈越变越小,直到再也看不到江绪与楚流漓的任何遗留过的痕迹。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小隐啊……果果我……”姜果按住自己的心,“其实我很害怕的。”楚流湘的死不仅仅给了楚流漓一个严重的打击,也给了在场所有人的一个打击,有人死了,是真的死了,再也回不来的死去了。

    从他们放弃了那边的世界来到古城的这段时间为止,其实他们一直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直到这次,他们所有人的脑袋都清楚了,这边与那边不一样,到处都是谋,时时都有危险,对于他们而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隐的死亡幽谷。

    牧佑隐拍了拍姜果的肩膀,“有我呢,不要担心。”比起危险,恐怕他挚友那边比他们这边更令人感到忧心,他隐隐觉得,在维斯,似乎会发生一件大事。

    姜果用手,一把环住牧佑隐的腰际,她紧紧的抱着他,将头埋入他的膛,“小隐,告诉我,你真的不果果么?即使我再怎么努力,你依旧不愿正眼直视我对你的感么?”她的手紧紧的拽着牧佑隐的衣服,使劲的绞着,“小隐……我从来没有拿对你的这份感开过玩笑,也不是说着玩的,我你啊,你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

    姜果满眼泪花,这些子,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勇敢追求着属于自己的幸福,但是幸福却离她越来越远,她现在已经很清楚的了解到,自己与牧佑隐之间的区别与距离,那是一个水中月与天上星的距离,抬手,似乎触手可得,实际确实天涯海角。

    秋英颢识趣的背过,朝前走了几步,留下一句‘我在前边等你们’便匆匆离开,他虽不是场高手,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电灯泡现在当不得,更何况,他感觉的出,牧佑隐与姜果之间的感似乎很复杂。

    他心中不停的叹气,女孩的心可真的是太过脆弱,死了一个人就把楚流漓和姜果给刺激成这个样子,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那个楚流漓他们的世界里,在那里生命是平等的,但是在这边,这样的一个世界,对于她们来讲,是真的有些勉强。

    牧佑隐看着姜果瘫软在地绝望的神,他的心一阵疼痛,“果果,你别这样。”

    -----------·维·斯·大··-------------15401194漓他毕目道。

    “传话下去,我们的二公主将于三后准备大婚。”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