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140】命运的交响曲开始了

    宁唯伊不解的抬起眼睛,“命运的钥匙?”这个是什么,她可从来没有听说个这个东西。

    柠馨依旧严肃的看着宁唯伊,“这个是百年前,您放在我这里保管的一段关于您自己命运的一段记忆。您曾说过,这是您自愿抛弃的记忆,但是又担心以后会用到,所以并没有去销毁它,却把它封印在了这里面的这个玻璃做的盘子里,您吩咐到,将来如果您又来到这里来,便让我将这个交给您。并提醒到,这是一段绝对不可以想起的命运之忆!”

    柠馨将自己手中的小盒子交给了宁唯伊,告过别,便如同一道彩虹般,在天际飞过,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江绪看着宁唯伊紧紧握在手的小盒子,他温暖的手摸了摸宁唯伊的刘海,“绝对不可以想起的记忆,但是又是一段至关重要的记忆,这个或许是一把揭开百年剜心秘密的一把钥匙。”

    宁唯伊面色绷得紧紧的,拿着小盒子的手颤抖着,“绪,我好害怕,我觉得,这一切发生的有些不可思议。”从她找到江绪的那一刻起,好像很多事发生的都是那样子的理所当然,包括莫名其妙的进入中域,然后到了天籁,再是等到这份曾经被她封|锁的记忆。

    她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早就谱写好的命运之曲,是一个长而离奇的故事。

    “没事,唯伊那么厉害,那么坚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解决的。要相信,人定胜天。”江绪安慰道,其实他也觉得有些奇怪,事好像发生的都太过顺利,总觉得,他们的背后有着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维·斯·一·族·大··-----------------

    “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英格斯兰的学生会主席,安郁然?”苏海可穿着一裁剪精致的红裙,称得她的形玲珑有致。

    “我也没有想到,曾经在我眼中的一个区区人类,如今却是星辰一族的代掌公主。更没有想到的是,你既然是维斯一族的三小姐,维斯海锦。”安郁然依旧是一黑色西装,一头代表着黑夜的长发,如同黑夜般的深邃,那双犀利的琥珀色眸子,犀利而又冷漠。

    “我能恢复记忆回到岚锦哥哥的边,这可多亏了你们辛录一族的三少爷了,没有他的精心照顾,我又怎么能那么快的想起这一切呢?”苏海可纤细的手指勾着自己的一撮黑发,子妖媚无比,她柔的如蜜汁道,“岚锦哥哥,你可要替妹妹我好好谢谢秋英峻啊,要不是他,我就死定了。”

    岚锦摸了摸苏海可的手,眼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你都把人家整死了,还怎么谢?”这话虽然是对着苏海可说的,但是意图很明显,真正的目的他是在说给安郁然听的。

    安郁然琥珀色的眸子危险一眯,“你把秋英峻杀了?”他和底下的这些弟弟向来没有多大的感,死不死都无法影响到他的绪,只不过,他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尤其是对方还那么好心的设了那么一个明显的陷阱。

    “你似乎无所谓啊。”苏海可看着安郁然依旧一副表无表的样子,她红唇一勾,“你现在可是辛录一族的大少爷,如今秋英峻要是回不来了,那么大少爷应当负起责任,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亲人,那么你就会永远的失去继承辛录一族族长的位置。”

    她很清楚,辛录一族有着一个不成文的严格族规,那就是嫡子继承族长,但是前提是,在他继位之前,绝对不可以发生任何的血光之灾,否则,将会被视为天理不同意他继承族长的位置,从而降下了血光之灾这样的一个说法。并且她可以肯定,现在的安郁然想要那个族长的位置。

    安郁然眼皮微抬,“我再问一遍,你把秋英峻杀了?”苏海可最不该的就是把主意打到他的上。

    “不,我没有杀了他。”苏海可笑的狰狞,让人有些毛骨悚然,“我只不过将他活生生的吃了而已,包括星辰一族的长公主,星辰紫絮。”

    安郁然与岚锦听言,顿时神形俱变,安郁然无意间睨了一眼岚锦,才发现岚锦听完苏海可的话后,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

    安郁然一声嗤笑,“看样子,你的好妹妹做的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啊。”

    岚锦没有理会安郁然的话,“海锦,你疯了么?你怎么可以……”他以为自己的妹妹只不过是囚了秋英峻或者把人直接杀了,却没有想到,既然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海锦啊海锦,你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哥哥都要瞒,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消失的人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而是辛录一族的三少主,星辰一族的长公主啊。

    苏海可一声狂笑,“疯了,是啊,我是疯了!可是哥哥,你不用担心,现在星辰一族的大权已经完全被我掌控在手里,就算现在星辰唯伊回来,怕是也来不及了。维斯和星辰若是能够尽快合并,就算我们现在去吞并兰格,也不是青天白梦了。”要怪就怪辛录的三少主与那星辰一族的长公主实在太笨,被她握在手心里,耍得团团转还不知道。

    安郁然紧皱眉头,“苏海可,不,应该尊称你为维斯海锦,你这么做,迟早都会付出代价的。”总的来说,秋英颢与他的联系比较多,而那个秋英峻几乎没有和他见过几次面,但是从秋英颢的口中他大概也知道秋英峻的一些脾气,比如,好美色就是其中的一项。

    如今被这苏海可害了,也算是那个人咎由自取,但是这星辰一族的长公主都被谋害了,这苏海可,倒是有点本事,做事心狠手辣,满心城府,这样的人要是混的好,说不定古城真的可以玩弄在她的手掌之中。

    苏海可一顿,接着又狂笑不止起来,“代价?哈哈哈,比起你做的好事,我和哥哥做的,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她嘴角高傲的一斜,眼内精光闪过,“我们维斯一族的大门之所以毫无戒备的敢放你进来,我们自然已经留了一手。你是厉害,魔法强大,在整个古城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但是,我和哥哥却知道你所做的所有的好事。”

    “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事也供出来。维斯岚锦,你纳月七,但是他一旦知道你设计他,只要他活着,就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安郁然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滔天怒火,尽量使自己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淡然。

    岚锦突然也笑了,笑的和苏海可一样的癫狂,“原谅?哈哈哈……恐怕是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原谅我。”他猛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在那双眼睛中,满是血丝,“他毁了我,永远的毁了我,这辈子,若是他不选择我,我就毁了他。毁了他想到的所有的一切。但是,现在我却想囚他,让他和宠物一般,永远的留在我边。”

    “真够癫狂的,但是……”安郁然一顿,“看样子,我们之间,可以来场交易。各取所需,如何?”

    “哦?”岚锦挑眉。

    “你想得到纳月七,而我想得到星辰唯伊。你看,我们不是各取所需么?你囚你的人,我囚我的人。互不干涉不是么?”安郁然嘴角蔓延起了冷的笑意,看起来是那样的诡异。

    “我凭什么相信你?”岚锦淡淡道。

    “你相不相信与我何干,我只要得到自己的目的就好。”没错,江绪现在已经恢复记忆,这一点,他早在之前就已经猜测到,唯伊和那个男人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但是他不甘心,与其看着他们幸福,倒不如看着他们痛苦。

    他当年将宁唯伊的尸体保护起来,并且让她安然苏醒,目的可不是让她再一次的和纳月七在一起再续前缘的,既然她最后不能选择他,那么他就毁了她所有的幸福,安逸的子,他们谁也别想过,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是他救了她,那么她的命就是他的。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们果然是一类人——都是拥有着一半灵魂,却是满心仇恨与嫉恨的人。”岚锦扯开唇,放肆的大笑。VExN。

    苏海可扭着自己纤细的腰肢,一个转,坐在了安郁然的腿上,她用手勾起安郁然苍白的脸,媚眼如丝的望进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原本我着江绪,哦,不对,应该是纳月七,但是我却做着各种努力,都得不到他的一瞥一笑,如今岚锦哥哥喜欢他,我也不好夺人之美。安郁然,我们既然都是这样的人,都是这样得不到自己所的人,那你为何不试着接受我呢,我可比那星辰唯伊更懂得人事故,更懂得如何伺候……男人……”

    安郁然眉头一皱,厌恶的突然站起,看着苏海可突然狼狈的摔倒了地上,安郁然冷冷道,“就算你美的如同花仙,但是你的份比得过星辰唯伊金发公主的份么?就算你能力超群,你比的过星辰唯伊的审判之力么?就算你是场高手,不依旧没有勾引到江绪的青睐么?维斯海锦,你若是怕自己没人要,也请不要将自己推给我,我安郁然,只宠我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是谁都不会是你。”

    苏海可恼羞成怒,子一个轻跃便坐到了一旁的茶几上,她勾着自己白希修长的腿,嘲讽道,“我告诉你,整个古城除了我维斯海锦敢和你在一起,其他人,恐怕连正眼看你都不会有那个胆子,当然,星辰唯伊她敢,但是她的人不叫安郁然,她曾经的人是纳月七,现在的人是江绪。”

    她苏海可从来都不是吃素的,从她活生生的将护她的秋英峻的灵魂硬生生的从体内抽出吞下的那一刻开始,从她设计将星辰一族的长公主一步一步近绝路开始,她便放弃了人类这个丑陋的份,她是神,她才是古城的女神,星辰唯伊算哪根葱?她连个都不是。愿您严关。

    “不敢接近我?”安郁然淡淡的重复着一遍苏海可说的话,说的速度极慢,好像在品尝着一道美食一般。

    “安郁然,你不会忘记了自己的份了吧,你是辛录一族的大少爷,同时也是辛录一族天命的巫师,你天生带有暗之气,正常人,都不喜靠近你,外加上,你又是这个傲气的子,谁敢接近你,这不是找死么?”苏海可阐述着一个事实,似乎将安郁然的一切打听的十分清楚。

    安郁然眉峰微动,“维斯海锦,玩笑开的也是时候制止了,开大了,对我们任何人都不会有好处。”

    苏海可对着岚锦一挑眉,岚锦接口道,“那么安大少主,就按照你所说的做,我们各取所需。”和安郁然合作,对他而言,虽有着一定的风险,但是却没有多大的坏处。

    安郁然起,“那么打扰了。”他突然话语一转,“但是,你可要看好已经在你内的两兄妹啊,可把让人跑了自己都不知道。”

    岚锦与苏海可皆是一怔,眼睁睁的看着安郁然来无影去无踪的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岚锦面色一紧,“看样子,想要做到瞒过安郁然的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连江绪与江绪暖已经被他囚在维斯内的消息,他都已经知道了。

    苏海可水眸内一道狠戾一闪而过,“岚锦哥,接下来该怎么办?让江绪真的嫁给你?”

    岚锦转头,摸了摸苏海可的头,他嘴边挂着令人头皮发麻的笑意,“当然不是,我要让江绪娶的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他,从前就,当初选择让你为我到那个世界去找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早就对他慕已久,要不然,让你放弃在古城的一切,重新投胎一次,变成和凡人一样躯,你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答应。”有些事他不说,不代表着他不知道,当初他与江绪玩在一起的时候,偷偷躲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那个常常在角落里的人是谁,他不是不知道的。

    “恬锦姐,如果当年你不那么做,或许,现在的这一切都不会变得那么的不可收拾,你也不会……”苏海可抿着唇,言又止。

    岚锦则是惨白的一笑,“不会像现在这样,已经重生为了一个男人?你给我记住了,岚恬锦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岚锦,维斯岚锦,是你的哥哥。”他看向苏海可,“我告诉你,就算当年我不嫉恨星辰唯伊,不去设计他们,安郁然也不会束手待毙的。当年,他可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毁了目雨一族的长公主,那位掌控着水源的公主,导致了目雨一族百年以来,滴雨未下。目雨一族现在都可以改名,直接唤作干旱一族了。”

    “这么说的话,果然如同我查到的一样,他当年逃婚,所以才致使了星辰唯伊和纳月七的相遇。如果当他乖乖的进,或许星辰唯伊就不会……”

    苏海可未说完,岚锦便打断她的话,“其实,星辰唯伊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纳月七,既然你和星辰一族的长公主有过长时间的交集,那么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当年有消息传言,星辰唯伊因魔法未控制得当,让妒忌她才华的星辰紫絮钻了空子,结果被囚在了城堡塔顶,整整十年之久。后来她逃出来后,就与纳月七相遇了。这个还是当初他曾说给我听的,他说,在外面,他遇到了一个如同火焰一般耀眼的女孩。”

    岚锦转头,握住苏海可的手,“海锦,你当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对不对?或许我们姐妹都一样,太容易吃醋,才会犯了同一个错误,那就是,我得不到的,别人休想得到。我得到的,别人一辈人都无法觊觎的到。”

    苏海可对着岚锦摇了摇头,她妖媚的一笑,“这样的想法没什么不好。”她眼内溢满了狠辣,“恬锦姐,江绪对我们无,我们就没有必要有义,想要改变这一切,还有一个办法不是么?

    江绪在我们手里,也就代表着星辰唯伊的那颗命运之心握在我们的手里。”

    岚锦却是不同意的怒斥道,“不行,这样怎么能行。我虽恨自己变成这幅模样,但是我却是真的着他的。很矛盾是不是?既想毁了他,又想好好的着他。不过,比起让他和星辰唯伊在一起,我更愿意让自己的妹妹与他在一起,这样子的话,他们不会幸福,我们又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这样不是很好么?所以,海锦,明天,我们就举行婚礼,将你的婚事布告天下,如今星辰又掌握在你手里,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得住我们的计划。安郁然与目雨的仇恨可不是一两天就解得开的,再说了,星辰唯伊给他带走,没有什么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