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你的妹妹迟早都是要走的

    宁唯伊这话说的酸溜溜的,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人一定会以为江绪是个始乱终弃的人。

    “FOO外部基地基本被毁。”楚流漓的信息突然传来,姜果高高举起自己手中的通讯仪,另外一边也传来了消息,“沐司蓝莓有些小伤,其它无碍。FOO内部基本被毁。”

    江绪谢天谢地,他们这消息传来的可真够及时的,宁唯伊甩出的这个问题,他还不想多做回答,他敢保证,最后有理说不清的一定是他。

    “原本以为会引出那高层的人,现在却把这女人整死了,不就什么消息都不到了?”宁唯伊想了想,突然答道。

    江绪无奈摇头,他就知道会这样,“我已经知道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宁唯伊吃惊了。

    “就在不久前。”

    宁唯伊突然用手指着江绪,“不是吧,你真出卖色相了?从那怪物的口中问到的消息?”

    江绪眉头狠狠一挑,“直接潜入对方记忆盗取自己所需的材料不就好了,需要那么麻烦么?”

    宁唯伊一怔,她怎么忘记了这个办法,看样子最近用脑过度,脑细胞死的差不多了。

    江绪将姜果手中的通讯仪拿到自己的手上,对着楚流漓那边道,“你们曾遇上棘手的人?”

    楚流漓那边一阵沉默过后,秋英颢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是天籁远古的三大长老之一,非常棘手,所以我们就逃了。”

    “逃了就好,那些个人之后再说。”江绪利索道,只要自己人不出事,其他人他不放在心上。

    “那我们迟点在预定地方集合。”秋英颢道。

    “你们小心一点。”

    刚与楚流漓这边通完话,江绪又朝着牧佑隐那边道,“事要是解决好了,尽快到指定地方集合。”

    牧佑隐的声音从仪器中传出,“好。”

    “等等,让沐司蓝莓和沐司柠馨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即将面对的敌人或许是他们最不想作为对手的人。”说完,江绪速度的切断了消息。

    “看样子,这次的事,天籁内部在起内讧啊。”宁唯伊摇头道。

    仪漓基举。姜果突然冒出一句,“这就是共|产主义和国|民|主义之间的战争啊。”

    江绪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果果学姐,这是谁告诉你的?”

    姜果咬着自己的手指想了想,“大概是小隐吧。”VExN。

    江绪抚额,挚友,你教的都是什么啊。(牧佑隐:我发誓,这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时间过的真是越来越快了,只剩两天不到的时间了。”这边的事一拖沓,七天之期已经五天过去。

    “什么时间?”宁唯伊看着江绪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忙问道。

    “没事。好了,接下来我们也该到集合地点集中了。”江绪嘴角挂上的依旧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表

    宁唯伊疑惑的皱了皱鼻子,“劳苦命啊!”

    姜果更是怨气冲天,“真正的劳苦命是果果我啊。”

    夏的正午,烈炎炎,一群人头顶着一团火,集中在了一个狭小的小道内。

    沐司蓝莓看见江绪与宁唯伊的到来,便急匆匆的走了过去,“什么心理准备?”

    江绪看了一眼众人,然后拉着宁唯伊沉声道,“你们那所谓的远古长老,和FOO脱不了关系。”

    “这怎么可能呢?”沐司蓝莓不敢相信,但是这话从江绪的口中说出来,那么就一定是真的了。

    开始的时候他也很惊奇,江绪是怎么从一个三岁的孩子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但是之后听了牧佑隐的解释,他也清楚了江绪份,所以,这样的人,你不信他说的话都觉得难。

    “倚老卖老的老家伙,我早就觉得,这不是一群好东西。”沐司柠馨啐了一口,显然早就怀疑了。

    “是三大长老都有份么?”沐司蓝莓又问道。

    “目前为止,只看见了二长老。”秋英颢答道。

    “现在FOO他们这边被我们突然而来的袭击乱了分寸,现在是不是要趁打铁,直接缴了他们的巢?”楚流漓分析道。

    “当然,为什么不呢?”宁唯伊笑道,“若是留给他们养伤的机会,我们之前做的岂不是要功亏一篑了。”

    “你们给我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让众人一阵愣神,宁唯伊呆愣过后,媚眼内皆是笑意,“哎呦喂,似乎我们不需要去找他们了,这些人自己出来送死了。”

    “那现在我们要不要出去?”姜果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沐司柠馨,沐司蓝莓你们两个随我出去,其余人的留在这里,绪,你见机行事。看样子,他们既然寻到了我们的足迹,一定是有备而来。”宁唯伊迅速的吩咐道。

    “好,这些事是该好好的解决了。”江绪点头。

    “你,你居然还活着。”

    宁唯伊一出来,底下的人都是一阵后怕,他们可是在老远的地方便看见了江绪与宁唯伊收拾那妖物的全过程,当初他们抓住那只妖物,原本只是想要利用她为他们做点事,结果最后,他们却反被她给威胁,那样的一只妖物最后死的连渣都不剩,这群人不是正常人。

    “好久不见啊,二长老。”宁唯伊俏丽的脸上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还记得么?我当初最后说的话?”

    看着那二长老一副不相信的表,宁唯伊嘴角挂起了嘲讽的笑意,“看不出,你个老头子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野心。毁了自己天籁一族的外界,甚至连内界都计谋着想要毁掉。”

    “你胡说,我这是在拯救天籁。”二长老反驳宁唯伊说的话。

    “拯救?杀了天籁外界的那么多人叫做拯救?”宁唯伊不可置否,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你枉为天籁的远古长老。”沐司蓝莓大吼道,“我们天籁没有你这样的长老。羞辱,天籁的羞辱。”

    “哈哈哈,你个臭未干的小娃懂什么?凭什么我们天籁不能使用魔法?凭什么星辰唯伊要收走我们的魔法能力。她有什么资格决定我们能不能使用魔法的这个权利。”二长老不屑的冷笑。

    “怎么说的话,你是承认自己偷取了守护天使手中的魔法碧珠了。”宁唯伊淡淡开口,和这种人说话,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时间。

    “没错,是我又如何?天籁根本不需要什么天使的守护,只要那天使消失了,我们天籁的人就可以使用魔法了。”二长老有些耐不住激动的心一阵大笑。

    “沐司蓝莓,天籁的少主,你可听见了?你们心心念念想要召唤回的天使是你们自己的远古长老,三长老给弄走的。”宁唯伊转头,看向满脸痛苦的沐司蓝莓淡淡道,她很清楚,沐司蓝莓与沐司草莓一样,都是嫉恶如仇的人,并且最讨厌的便是背叛,现在这样的况,能让他不恨么?

    “败类,你简直就是畜生不如。”沐司蓝莓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不远处的三长老道。

    “沐司蓝莓,你才是那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人,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么?既然敢反抗长老的话。”大长老从而长老的后突然出来了,这让宁唯伊的心又是一沉,难道天籁的三位长老都背叛了现在的天籁一族?

    “大长老,你怎么……你怎么也……”沐司蓝莓被气的不轻,即使先前已经猜到了几分,但是现在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为天籁的少主,不站在自己的长老这边,居然被星辰一族的公主玩的团团转,你真是太令人感到失望了。”大长老严肃的表,凝望着沐司蓝莓。

    “你在说什么?”沐司蓝莓起伏着自己的膛,问道。

    “我们怎么可能会害天籁。你仔细想想看,为什么我们天籁的人不能使用魔法?就是因为那星辰唯伊害怕自己治不住我们天籁,怕我们天籁统一了十二种族,所以才封印了我们可以使用魔法的能力,并且还用自己诡异的魔法,改变了我们这里的地质,使得所有人都不能使用魔法。你看看,那星辰唯伊是多么恶劣的人啊。我们拥有着所有人都无法媲美的智慧,凭什么我们这么优秀的人不可以拥有使用魔法的能力呢?”大长老耐着子对着沐司蓝莓解释道。

    “沐司蓝莓!你现在去把那江绪给我带出来,然后杀了他,剜了他的心,到时候只要你祈愿,对着那颗命运之心说,让天籁统一所有民族,这样以来,命运就会发生改变。这些已经死去的人也会复活。”

    宁唯伊听言,危险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看样子,果然是他们派人到了那个世界,追踪到了江绪,这可是不可饶恕罪过。

    沐司蓝莓摇着头,“那你们为什么把五大长老的首级拿来做试验?”一想起那间试验室内柱子中的人头,他就止不住的痛心。

    “为什么?哈哈哈……知道么?人死了之后,他所拥有的知识就那么消逝了,你不觉得可惜么?我们活着的人自然要将他们生前所拥有的知识化为己用,这样才能不浪费资源啊。当然了,这个试验还在研究阶段,目前还没有完成呢。”

    “你们……你们简直就是BT!”沐司蓝莓大骂道,撕心裂肺的大骂。

    宁唯伊看着眼前的事差不多了,便嗤笑一声道,“接下来呢?长老?你打算怎么对付我们呢?”

    “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损失了那么多的东西,自然是都要死的了。”二长老眼内划过一道嗜血的光芒,“圣地都没让你死成,但是现在你却非死不可了。”

    “哦?你们的能耐有那么大,居然可以让我死?”看着大长老与二长老一副有成竹的模样,宁唯伊微微眯眼,看样子,她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二长老与大长老的后站着的是一群一色黑的黑衣人,手中拿着各种武器,宁唯伊后缓缓的走出了牧佑隐、楚流漓、秋英颢三人。

    牧佑隐对着沐司柠馨使了一个眼色,沐司柠馨奇怪的皱了皱眉,便从外边走了进去,奇怪,为什么不让她出手?

    “既然如此,那么大长老和二长老是一定会魔法的了。”宁唯伊微微一笑,“那么……流漓,秋英颢,你们去对付他们后的那十人。要小心,他们不是吃素的。”

    宁唯伊刚一吩咐,楚流漓与秋英颢便动起了手,谁都懂得,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

    “我们两个去对付这两大长老?”没牧佑隐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缓缓道。

    “你的能力,我可从来没有小觑过。”宁唯伊挑眉道。

    “唯伊小姐,我……”沐司蓝莓想说些什么,却被宁唯伊打了断,“让你去杀天籁的远古长老,这实在是太难为你了。这两人交给我们处理。你只需要知道,他们已经疯了的事实。”

    牧佑隐与宁唯伊面面相觑,最后一个跃,便出现在了大长老与二长老的眼前,宁唯伊对着二长老笑道,“是你杀了天籁之琴的守护者是吧。那个黑人。”

    二长老嘲讽的讥笑,“我们天籁的一切由自己做主,不需要长得那般丑陋的人来当什么钢琴师。”

    宁唯伊摇头,这天籁的大长老与二长老显然是鬼迷心窍,为了想要得到拥有魔法的能力,竟然到了这般不折手段的地步,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怎么会当上远古的三大长老呢?

    这是人越老执念就越深么?

    “但是,除了那个人以外,你们天籁还有奏响这天籁之琴的人么?”宁唯伊深深的凝望着二长老,她犀利的眼神让二长老的目光有些闪避。

    “更可恶的是,杀了守护者还不算,居然还将钢琴偷拿了出来。我想,你们总实验室的那架琴,就是你们从圣地内偷出来的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天籁之琴的守护者包括那架琴会出现在圣地内,但是是你们偷梁换柱换了钢琴,并且杀了守护者,这一定是事实。让原本充满着天籁之音的天籁变成现在这样没有快乐的歌声的天籁的罪魁祸首是你们。”

    “快乐?哈哈哈,快乐能当饭吃?天籁不需要那些歌声,天籁也不需要所谓的快乐。我们需要魔法。只要我们会魔法,凭着我们强大的武器。这十二种族就可以对我们俯首称臣。我们才是王者。凭什么那些弱智的人都可以使用强大的魔法能力,而我们却不行?这公平么?星辰唯伊为古城的审判公主,她做的这些事公平么?”二长老近乎癫狂道。

    牧佑隐则是冷静的冒出一句,“既然你说别人是弱智,你们的智慧又是谁给予你们的?是你们天生的?”老天不会把所以人都打入绝境,他给你关上了门,那么他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当然是我们天生的,难不成那金发公主还会好心赠予我们智慧?她除了杀人和毁了别人之外,还喜欢做什么?”大长老反驳道。

    牧佑隐摇头,和这种人说话,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他微微侧,对着宁唯伊的耳际轻声道,“瞧瞧你当初认命的长老,简直就是人中败类。”

    宁唯伊嘴角一抖,太阳微挑,“你少说几句废话。偶尔的看走眼是正常现象。”

    牧佑隐啧啧出声,压低声音道,“你这公主当的也算是窝囊了。”

    宁唯伊狠狠的一瞪牧佑隐,被牧佑隐这么说,还真是全心都不舒服,“鄙视我之前,拜托你先把这两个白痴给我收拾了成么?”

    “那就不要谈天了,直接动手吧。”

    宁唯伊翻了一个白眼,“你可别死啊,要不然果果学姐就要守寡了。”

    牧佑隐不甘示弱,“你也小心着点,万一你出事,估计全世界为你陪葬。这就太不值得了。”

    ‘砰——’

    宁唯伊这边先出手,战况一触即发……

    大长老与二长老每人手拿一个容器,牧佑隐与宁唯伊疑惑的看着,却不知道那容器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巨大的强烈的光柱突然而出,宁唯伊心下一沉,容纳了魔法的容器?他们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发明了出来。

    牧佑隐与宁唯伊一个跳跃,有些狼狈的躲开,“该死的。”宁唯伊一声低喝。

    江绪在不远处注视着前方的一切,而姜果是第一次看见牧佑隐使用魔法,眼睛瞪的老大,一眨也不眨。

    楚流漓与秋英颢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像两个双胞胎似得,无死角的防御与攻击,让那十个已经掌握了魔法使用的人头冒冷汗,看起来相当吃力。

    这边宁唯伊一个闪躲,躲过了二长老的攻击,她手中聚集一个魔法球报复的扔了过去……

    那边牧佑隐一个侧,轻松的躲过了大长老的攻击,他腾出手提了提自己的眼镜框,只要知道了他们的攻击方式,想要剿灭敌人,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两大长老相当的棘手……

    “哈哈哈,你这次一定躲不开。”二长老突然从后拿出一把小型的枪|支来,宁唯伊面色一紧,又是容纳魔法的容器?

    他们居然发明了那么多与魔法有关的东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现在那颗封印着魔法元素的魔法珠内还有魔法么?该不会被他们就这么糟蹋完了吧。

    ‘砰——’

    ‘噗哧——’

    大长老与二长老突然开启了那把像小枪一般的东西,但是这次大长老却没有去攻击牧佑隐,在一个瞬间,他把自己的枪|支也指向了宁唯伊,宁唯伊深知这次躲避不过去,便也不在闪躲,决定正面临机。

    双手下意识的环,嘴里不停的开始念叨着什么,接着金色的魔法阵在宁唯伊的脚下升起,由于魔法阵的光辉,暂时化解了大长老与二长老突然进攻过来的两道魔法能量。

    “真是卑鄙,我当初算是瞎了眼了。”宁唯伊愤恨的一声低咒,她脚一踩,子惯的朝前飞去,手中开始聚集起一个巨大的魔法能量求,她喝到,“给我爆!”

    大长老与二长老看着自己眼前越来越大的魔法能量球朝着自己越越近,一时慌张,既然将上的那颗魔法珠子直接扔了过去。

    牧佑隐眼尖的突然发现况不妙,立马对楚流漓与秋英颢喝到,“快离开这里。要爆炸了。”

    楚流漓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秋英颢一把抱住,一个眨眼之间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牧佑隐全戒备,也倒退了好几十步开外,周设了一个结界,以防自己被波及道,那两大长老是脑子出问题了么,既然将魔法珠子都敢往外扔。

    不远处的江绪也显然注意到了,他手臂一挥,一层淡淡的银光将所有人都护在了结界之中,他本以为乱来的人通常是唯伊,却没有想到,这两大长老那么没有脑子,两道巨大的能力相互碰撞,这带来的后果可是无法估计的。

    看样子,这里也是要被夷为平地了,并且,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砰——’

    巨大的两大能量相互碰撞,如同水火不相容的敌人一般你挤我我挤你,最后因为无法融合,‘砰’的一声炸了开,顿时,原本平静的地面如同一朵嫩的花遇上了冰雹雨一般,最后的结果便是消亡。

    宁唯伊随手布下一个结界,险险躲过,虽然躲了过去,但也免不了少量的擦伤,但是宁唯伊却觉得,自己现在只是擦伤,老天爷真是太对得起她了。

    宁唯伊停在高空,如同女王一般的傲视着底下的一切,看着底下的烟雾腾腾,硝烟滚滚,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果刚刚不是那两个笨蛋长老,又怎么会把这样的一个地方毁成这个样子?

    烟雾渐渐撒去,但是地面上的点点火光却证明着刚刚这个地方发生过巨大魔法冲撞的事实,那些一条条的魔法元素相互嘶吼着,冲撞着,虽然不如刚刚那般的壮丽,但是却也是一副令人心悸的图画。

    当宁唯伊看着地面的一切时,果然不出她所料,所有的一切都被毁了,那两大长老尸骨无存,消失在了这片世界之中,沐司蓝莓不知何时站在了底下,他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啊——”

    宁唯伊明白他的感受,当自己认定的最高者却是个歹人,这样的事实任谁也不好去接受,更何况,沐司蓝莓他的阅历并不深,说白了,他原本还是一个在天籁内部被保护起来的翩翩少爷。

    如今这样的打击,对他而言,真的是有够受的了,他忽然抬头,对着宁唯伊道,“还好草莓不在,还好她没有来。”眼中带着的是一片茫然,FOO的最高领导人居然是天籁的长老。

    而他们的长老既然觊觎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老天那,天籁究竟做错了什么事,需要你这么处罚它?

    “天籁少主。”三长老踉跄着自己的腿,一拐一拐的出了来。

    沐司蓝莓眼睛一亮,“三长老?三长老你还在?”

    宁唯伊与牧佑隐也走到了沐司蓝莓的旁,江绪与楚流漓等人也从远方出了来,原本以为会和大长老与二长老一番恶战,却没有想到,这两大长老居然因为自己的失误自毁而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江绪原本想好的计策正好可以不用执行了。

    三长老一声叹息绵远流长,“我看的出来,你就是星辰唯伊吧。能拥有金色魔法阵的人,也就只有那位金发公主了。”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悲凉,“我从一开始就反对他们这么做,而他们却听不进我的劝告,看吧,最后既然死的尸骨无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三长老,你的腿怎么了?”宁唯伊忽然发现这三长老是瘸着腿的,虽然她对大长老和二长老生恶痛恨,但是对这个三长老还算是有点好印象的,毕竟这三长老也做了长老该做的事,还有就是她当初要被关进圣地的时候,三长老眼中的担忧她还记得的。

    “被打残了。被大哥和二哥打残了。我一直想方设法的干|扰着他们所有试验的进程,最后他们打断了我的腿,将我关了起来。等我现在逃出来后,却没有想到,既然是这幅景象了。”

    “他们也算是咎由自取了。”宁唯伊摇头。

    “守护天使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们天籁了吧,毕竟天籁长老的做法代表着整个天籁的人民。”三长老叹息道,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噗哧——’

    ‘砰——’

    地面忽然又开始震动,原本已经夷为平地的地面又开始如同沙漠中的流沙一般,开始向下凹陷。

    宁唯伊与江绪等人反应灵敏,一个闪避就到了半空之中,三长老将沐司蓝莓狠狠的朝前一推,放弃了沐司蓝莓的搀扶,接着他自己随着那凹陷下去的地面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三长老声音宏亮道,“少主,好好管理天籁。我到地下与大哥二哥一起赎罪去了。”

    宁唯伊微微侧目,睨了一眼上空,接着大嚷一声,“不好!”

    FOO系统因为无人作,又被破坏的不成样子,这么一艘飞艇停在上空,真是一枚不定时的炸弹,太危险了。

    而且那里面还有……那架琴……

    “怎么办,进去把那琴移出来么?太危险了。”宁唯伊抿了抿唇,皱着眉头道。

    “算了吧,不能让你们再陷入任何一件危险的事之中了。”沐司蓝莓摇头,他已经很对不起宁唯伊这群人,这份恩,他永世难忘。

    “你可知道,只要有这架琴,外界复苏就有希望。天籁之琴可是一架具有强大魔法的钢琴。”宁唯伊提醒道。

    沐司蓝莓却突然的对着宁唯伊跪了下去,“长老对你的命运之心的觊觎我感到很抱歉。”

    宁唯伊这时候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急忙的起搀扶住沐司蓝莓的手臂,“这是他们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不分是非,又不是你不明是非。”这大礼她真有点受不住啊。

    “我很清楚过去唯伊公主为什么要收走天籁魔法的原因。为了平衡十二种族间的力量,我想,所有的金发公主都或多或少对着每个种族赐予或者剥夺了各种东西。虽然你封印了我们天籁的魔法元素,但是我知道,这也是为了我们好。后来又赐予了我们更高的智慧,但是大长老与二长老却不懂。”

    “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那就给我好好的带领着天籁一族,以后我若是需要你的帮助,你可要义不容辞啊。”宁唯伊笑道。

    “那是一定的。”

    “现在是该想想办法怎么处理掉面前的这个FOO系统了。总不能让它就那么一直的呆在我们的视野范围之内。更何况,魔法珠子的魔法元素又一次的从珠子内解脱出了来,封印被毁了,它们肆无忌惮的渗入地下,仅凭我如今的实力,还是不能轻松的再一次封印这里的魔法元素。”宁唯伊分析着其中的利害原因,凝重道,刚刚的又一次塌陷就是因为这些魔法元素带来的严重后果。

    “天籁之琴是无法被销毁的,但是它有一个缺点,音质会被受损。一旦音质受损,就会削弱它原本的魔力的一半,这样的话,就救不了天籁目前的况。”江绪出声到。

    “这么说的话,我们要在销毁FOO系统的同时,也要保护好那架钢琴。然后我们又不能进入那系统内将钢琴移接出来?这怎么可能呢?”楚流漓皱着眉头,抿着自己的唇角。

    “这也不一定,挚友,你的速度怎么样?”牧佑隐突然问道。

    “速度?”江绪睨望着牧佑隐,揉着眉心道,“你想要做什么?”

    “我们都清楚那架琴在那系统内部的什么位置,只要我们在那系统的底端弄出一个洞来,然后让上面的东西自己掉下来。但是前提是,绪必须在那琴落地之前奏响琴音,启动天籁之琴。”

    “为什么要抓住那个瞬间?”沐司柠馨无法在沉默,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琴一旦落地,就意味着会受到重创,但是如果可以在它落地之前就启动它,那么它本的魔法能力就会立刻爆|发出来,这样的话,琴不会有事,天籁也有救可。但是这个办法是个赌注,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赌注。因为机会只有一次。弄不好,天籁的科技会因为这次的重创再也好不起来,毕竟,天籁的三大远古长老已经逝去,守护天使消失的无影无踪迟迟未归,天籁之琴要是在损坏,天籁可就真的完了。”

    沐司蓝莓陷入了沉默,一朝一夕之间,事态变化万千,这些事真的让他无能为力,他根本没得选择,将这系统放在这里也是危险,地底的魔法元素也是隐患,而且牧佑隐的办法无论可行不可行都要冒险一试,“就这样办吧。”

    沐司蓝莓语落,众人便行动了起来……

    宁唯伊、牧佑隐、秋英颢是这里魔法运用的最熟悉的三个人,江绪眼神犀利的观察着周围,因为现在开始他不能分神,大家将希望都压在了他的上,这场赌注的输赢他是关键。

    ‘哗地’一声,三道魔法光辉如同一道美丽的彩虹一般,挂向了那摇摇坠的FOO系统,系统一个摇晃,它的底面便出现了一个大洞,宁唯伊等三人一个使劲,那系统的底部的一个洞由大到小一点点的龟裂开来。

    江绪的眼神一扫,子轻巧一跃,在众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中,江绪的手碰上了那从上面快速坠落下来的天籁之琴。他快速的按下一个单音,接着原本快速行动的所有事物行动忽然变得迟缓了起来,就如同一部流畅的电视剧开始变得卡卡停停。江绪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这种小心翼翼的行动做起来还真是挑战人的心理极限。

    一架漂亮的三角钢琴屹立在半空之中,一只漂亮的钢琴椅优雅的出现在一旁,它们皆是散发出了淡淡的光亮,江绪抬手,又按下了一个单音,接着开始忘我的弹奏了起来。

    牧佑隐与宁唯伊皆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两个很有把握江绪可以完成的很好,但是担心却依旧是那么的强烈,其实他们都是有些私心的,就算天籁真的就那么被毁了,其实也没多大的事,但是江绪一旦出了事,他们后悔都没地去后悔。

    这次的曲子不在是轻松舒缓的曲子,江绪下手下的很快,曲子从开始的渐快渐慢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节奏越来越紧凑,如同狂风大浪忽然来临,如同飓风席卷了一切生命。

    紧接着,死气沉沉的大地冒出了一点点的绿色气泡,并且越来越多,一个个气泡荧光透亮,发出了耀眼的美丽光辉,原本在上空看似危险至极的FOO残缺系统,被这些小小的绿色气泡|包|围了起来,接着慢慢的被气泡吞噬了去,然后一点不剩的完全消失。

    “不要……不要……”沐司柠馨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头,表极其痛苦,“不要在弹下去了,我求求你不要在弹下去了,头好疼,我的头好疼啊。”

    沐司蓝莓着急的想要跑过去,却被宁唯伊拦截了下来,“沐司柠馨不是你的亲妹妹,她要走了。”

    沐司蓝莓不太明白宁唯伊说的话,“你什么意思,她是我的妹妹。”

    宁唯伊摇头,沉声道,“听好了,记住了,她是你们天籁的守护天使,她是柠馨,而不是沐司柠馨,只有她恢复记忆,天籁才能真正的去除掉那些仅存下来的魔法元素的危险。”

    沐司蓝莓不可置信的摇着头,“怎么可能呢?”他边的人这都是要走了么?

    “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沐司柠馨子突然向后一倒,背后的那一双巨大的绿色羽翅将她的子完全淹没在了那对翅膀之中,江绪弹奏的速度由之前的快速弹奏也慢慢的缓了下来,如果之前的是夏天的雷阵雨,那么现在的就是意绵绵的细雨。

    ------寂静------

    ------等待------

    ------蜕变------

    等到那双如同蚕茧一般包裹着沐司柠馨的绿色羽翅再次的展开来时,沐司柠馨已经不是原来的沐司柠馨的模样了,她着淡绿衣裙,特有的西方神灵的装饰让她显得与众不同,类似于雅典娜般的发式,又有着智慧女神般的利索,面容清冷无比,犹如北极之寒冰,一双眉目凛然生威,却带着良善。

    头顶一个代表着天使份的光辉熠熠生辉,光芒四,圣洁无比。

    她看了一眼一脸担忧的沐司蓝莓,接着张开了自己的翅膀,朝着广阔的天地飞去,天使所到之处,万物复苏,欣欣向荣。

    外界在江绪与守护天使柠馨的合力之下,在一个眨眼的期间,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已死的人不能复生,倒塌的大楼却已经好好的屹立在了它们原来该在的地方。

    事完毕之后,柠馨一翠绿的停在了半空,她朝着宁唯伊鞠了一个躬,表示尊重,接着将那架天籁之琴用着自己的魔法送到了天籁的最顶端之处,然后又飞了回来,那一的光芒四刺的大家眼睛半晌睁不开眼睛,沐司蓝莓依旧处于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表中,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到了最后,老天居然还给他开了这么一个他根本开不起的玩笑,他居然把守护天使当作自己妹妹,一直放在边那么久,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

    江绪与宁唯伊互相摇了摇头,沐司蓝莓这表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看向天使,宁唯伊问道,“原本天籁之琴的那位黑人守护者,是你将他关进圣地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