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要记得对我怜香惜玉

    江绪皱眉回忆着当年第一次遇上星辰唯伊时的记忆,银发一族天耐寒,喜居在寒天冰雪之中,当年他也是因好奇外边的世界,所以才从族内溜了出来,才在银发一族最外边的雪地之中撞上了刚诞生不久的星辰唯伊。

    “当然记得。”江绪回答。

    “当时我因魔法运用的不顺,被星辰紫絮囚在了城堡后方的塔顶,那里四面都是墙,什么都没有,她那么把我一囚,转眼就是十年。后来我对魔法运用的更加的得心应手之后,便从塔顶逃了出来,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正巧传进了你们银发一族的地盘。”

    江绪浅笑,这些他当然记得,还记得那天,天际不断的飘落晶莹剔透的雪花,在那白雪皑皑的世界之中,在那只有白雪的世界里,有着一棵庞大的银树,在那颗被冰雪冰冻起来的大树上,坐着一个穿火红罗裙的少女,她肤如凝脂暖玉,唇如滴血玫瑰,那一抹火红的影在白色的世界中是多么的吸引人的眼球啊。

    她挥动着自己纤细的手臂,在银树之中放开自己的嗓子,如同一只百灵鸟一般的歌唱,他记得歌词好像是这样的,摇曳的银树,飘落的白雪,白色的足迹,堆积的时光,没有发芽的种子……来吧,将我静静的遗忘掉吧……

    空灵美妙的声音响彻在漫天白雪之中,歌声叮叮咚咚,犹如清凉的泉水拂过心间,治愈了心中的酸痛,当时他看的呆了,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方被有心人追踪,要不是星辰唯伊突然为他出手,在那个时候,他应该是死了的。

    他到现在仍然记得,在那个女孩出手的一瞬间,白色的世界突然被红色所替代,雪花一瞬间就变得血红,满地都是死尸,满地都是血迹……

    现在他终于想起来,她当时是为了救他,才杀死了那些觊觎他上血液的歹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心中住进了一个绝美又嗜血的她。

    “所以当时你才那么无助,眼神那么的寂寥?”江绪问道。

    “这你都看出来了?”宁唯伊笑。

    “有哪个女孩小小年纪就满目愁容的?再加上你那撩人眼的金发与金瞳,一眼就猜出你的份来了。”

    宁唯伊微微一愣,接着赌气道,“当时我也猜到你的份了,只是……”只是她当时懒得管而已。

    “真没有想到,你的过去也那么的多灾多难,当这公主可真够悲哀的。”秋英颢摇着头,一副难过的表,他是一直以为这些居高位的人一定都是养尊处优的,可没有想到,事实真是令人吃惊。

    “高处不胜寒,这话说的可真对。”秋英颢叹了一口气,表达着自己的感叹。

    夜色深邃,楚流漓与姜果两人抱在一起,相互无眠,她们看着狼狈不堪的地面,又看着远方的天际,楚流漓忽然道,“被牧佑隐一次次的拒绝,你看起来一点也不伤心。”

    姜果一愣,接着摇头,“我很难过的。”

    楚流漓不解,“这怎么可能呢,你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乐观。”

    姜果眼内全是无助与自嘲,“我只是不想让小隐看到不好一面的我而已。”

    楚流漓转头,看向姜果,“你说,恋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姜果抿了抿唇,眨了眨眼,她道,“其实恋的感觉不全是美妙的。有的时候它是甜的,有的时候它是酸的,也有的时候它是苦涩的。”她微微一笑,“但是果然,恋还是很美好的。”

    她握了握楚流漓的手,轻声道,“从小,我就常常有意的去注视着小隐,他常常一个人,给人一种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嘿嘿一笑,“或许我就是那种喜欢给予人温暖的那种人吧。”

    楚流漓眼中带着酸涩的笑意,“哥哥他也是这样的,看起来是那样的花心,实际上却是一个重的人。果果,你的乐观,让我很羡慕。”

    “但是你的体育能力也让我很羡慕啊。你看啊,你现在居然可以使用魔法了,可以亲自为自己的哥哥报仇了。”姜果与楚流漓面对面的看着对方,“流漓,我们的拳头很小,但是我们背负的信念却是很大的。”

    “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我想好了,我会连着哥哥的那份,一起努力的活下去。”

    “这样就好。”

    “睡不着么?”牧佑隐的声音从姜果与楚流漓的后响起。

    姜果与楚流漓皆是一愣,然后楚流漓笑道,“你不也没睡?”

    “明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怎么睡的着呢?”牧佑隐与楚流漓和姜果一样,坐在了高高的土堆之上。

    “你在烦什么?你母亲的事?”楚流漓问道。

    牧佑隐微微吃惊,“你居然知道我烦的事。”

    楚流漓摇头,“只有经历过生死离别的人才能明白某些事的因果。如果我是你,我现在最在意的也一定是自己母亲的事。”原本拥有着稚嫩纯真想法的楚流漓在一瞬间成长,少女的青涩在她上渐渐消逝。

    “我从唯伊那里知道,古城的人是不能和那个世界里的人在一起的……如果在一起了,就会失去自己本的魔法。而星辰白茉,为我母亲的那个女人,却因一场战役流落在了那个世界里,最终与凡人相恋,生下了我。”牧佑隐像是在叙述一个别人的故事一般,语无波澜,淡然道,其实很多事,在后来他也渐渐的想通了。

    “因为她找到了即使失去魔法也要守护的人,所以放弃了一切,因而也走向了死亡。”宁唯伊向来神出鬼没,这时候也突然的冒了出来。

    “你们也都没有休息啊。”姜果看着面前已经全部聚集在一起的人,吃惊道。

    宁唯伊微微一笑,“你也别恨你母亲,有些事想通了就好了。她之所以给你留下了这边的记忆,大概是早早的就猜到了你会用到这些记忆的这一天吧,我早就说过,金发公主虽看不见自己的未来,但是却可以看得到别人的未来,虽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她觉得值得就好。你是星辰白茉的后裔,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不纯的血脉让你无法拥有与我相同的魔法之力而已。”

    牧佑隐闭眼,控制着自己的绪,“这种东西,还真可怕。”

    宁唯伊无奈的勾勾唇,谁说不是呢,一个‘’字,揪出了多少的仇。

    夜幕散去,远方的地平线升起了一道明亮的光线,众人直了自己的背脊,迎着即将到来的战役临难而立。

    宁唯伊换上了一简易的装束,是一轻盈便利的休闲装,她将自己的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辫,前边刘海齐眉,看起来无比清爽利索。

    其他人也与宁唯伊一样,选择了自己穿着最舒服款式,等待着宁唯伊即将说出的命令。

    “按照绪的计划,迅速攻下那群叛贼。”宁唯伊声音犀利透亮,字字铿锵有力。

    黎明才刚刚降临,一场硝烟弥漫的战役拉开了帷幕……

    宁唯伊将秋英颢得到的那张关于FOO内部策划的书给了众人分析,最后让沐司柠馨与沐司蓝莓这两个最清楚系统内部的专业人员首先去清除FOO系统内部的小喽啰。

    然后由会魔法的秋英颢与楚流漓去对付那些只会些鸡毛蒜皮小魔法的半吊子,姜果在原地待机,帮助他们联系对方。

    牧佑隐则充当军师,观察着一切由可能发生的事态,江绪与她自己则是负责找出那个暗藏在背后的真正主谋者。

    “啊——快逃,闹地震了……”一声大叫,冲破了天际,FOO内部的所有人,一片混乱。

    ‘砰——’

    “你们可要好好尝尝我的怒火。”楚流漓右手伸起一个蓝色的魔法球,眼不眨的直接朝着人最多的地方扔了过去。

    秋英颢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很清楚,楚流漓心中的那道伤疤,“喂,速度快一点,别恋战,我们要清除的余党还有很多,留着点力气。”

    楚流漓睨了一眼秋英颢,“红火鸡,你给我闭嘴,姑我还不需要你来给我指指点点。我知道还有很多事要去做。”VExN。

    说着,一道蓝光闪过,就移了位置,之前她是不能使用魔法,但是现在她可以了,她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即使现在她还不能很好的掌握和运用这些力量,但是她心里清楚,对付这些黑压压的半吊子,她对付的还是绰绰有余的。

    秋英颢皱着眉头,低咒一声,“这脾气真是臭的可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说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楚流漓半途又折了回来,莫名其妙的就听到了秋英颢这样的一句话。

    “我能说谁去?”秋英颢翻了一记白眼,悠哉悠哉的向前走了几步,顺手又朝着不远处的基地扔了几个魔法光球,力度把握的刚刚好,不偏不倚的将那基地炸了个碎末满天飞。

    “你敢说姑我?”楚流漓满腔怒气的从秋英颢的后方跑到了他的前方,“你这人也太不可理喻了吧,天呐,我居然和你分在一族,和一只智商底下的火鸡?”

    秋英颢皱着眉头,表很是扭曲,“火鸡?我还没有说你BT夜叉呢,你就说我火鸡?你才是智力严重底下吧,八婆。”

    “BT?夜叉?八婆?”楚流漓一声说的比一声响,“你看看,我说你火鸡那可是对得起你。长得半男不女,邪里邪气,还穿着一红,张扬的就是一只扑着翅膀的火鸡,怎么看怎么像。”

    “真不知道你哥哥是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妹妹的,女孩子就是应该温柔一点,像你这样的,绝对嫁不出去。”

    “我嫁不出去?我看你才是娶不到老婆。谁会脑子发抽嫁给你这个BT。”她忽然想起,似乎她的哥哥当初也有说过类似的话,他说,万一以后她嫁不出去怎么办。

    “我BT?要说BT,那个江绪更像好吧?什么叫做男女|通|吃你知道么?说的就是像江绪那样子的人。扮作女人,妩媚漂亮,是个男人,妖孽横生。”

    “绪怎么看,也看着比你顺眼,人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你会什么呀,除了长得稍微还看的过去那么一点点。”楚流漓口中呼着气,显然被气的不轻,江绪,那可是宁唯伊的人,能乱说的么?不过江绪确实就是一个妖气横生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他都有那个资本吸引。

    秋英颢这时忽然笑了,笑的痞气,笑的邪恶,“楚流漓,如果拿我和银发一族的少主比,我确实是比不起,但是和你比,你差我可不是那么一点点。”

    楚流漓气的一跺脚,“姑懒得和你说,忙着呢。”说着,转就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站住,什么人。”一个着黑衣的人突然挡在了楚流漓眼前,楚流漓淡淡睨了一眼,只是一眼便怒气冲天,她现在只要看见这群黑乌鸦,无论是谁,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字,“杀”。

    “什么人?”楚流漓重复了一句,接着唇角一勾,“你说呢?”

    她伸出手,速度极快对着那人的脖子一扭,眼不眨的将那人的头从脖子上扭了下来,面目狰狞的头被楚流漓朝着后边一扔,正好砸到了从后边上来的秋英颢的脚上。

    “哇,没有想到你这么狠心,胆子那么大啊。”秋英颢看着地上那颗人头,有些吃惊,若不是他亲眼看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像楚流漓这样的女孩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

    当初将这群孩子从英格斯兰带到古城来的时候,他看着他们眼中有着的是青涩与害怕的神,现在居然可以做到眼不眨心不跳,一丝慌乱都未有的亲手去杀一个人,这变化这是太大太大了。

    沐司蓝莓与沐司柠馨手握各种纳米钢线,备各种高端武器,借助了一些门道从地面又闯进了FOO系统的内部,这次与上次来到目的不一样,上次是小心翼翼的溜进来,目的是为了调查他们资料,但是这次,他们是来要他们的命的,动静制造的越大越好。

    他们杀了天籁外界所有人的人,他们理应一命抵一命。

    “守株待兔呀?这么大的动静了,那个人怎么还不出来?”宁唯伊站在一处石堆上,问着江绪

    “别急,里面估计是乱成一窝粥了。”江绪眉目带着温和的笑意,温声道。

    “报告,流漓那边已经清除完毕,另外,秋英颢带来消息,他们那边有一个棘手的老家伙需要对付,看起来,模样像是天籁远古的三大长老之一。”

    “哦?有意思了。”宁唯伊听着姜果报告的消息,眉梢笑意剧增,眼内却是一片寒冰,那些个长老当初怎么对待她的,她可是记得清楚的很。

    “柠馨和蓝莓那边可有消息了?”宁唯伊问道。

    姜果手里拿着一个通讯仪,一直不停的摆弄着,“FOO内部已经乱的不行,但是内部人员过多,他们有些寡不敌众。另外,他们之中已经掌握了魔法的人不少于十人。”

    “十个人?居然有十个人已经吸收了那魔法珠内的魔法么?”宁唯伊嗤笑一声,“就算他们这样,也玩不起这场游戏,魔法是那么好驾驭的东西么?”

    “这里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既然你们两人都已经恢复了八|九成的记忆,遇上什么事。应该都好解决。我去帮沐司蓝莓他们去。里面的某一些东西,有我在,他们也方便处理一些。”

    江绪点头道,“那好。”

    “拜托了。”宁唯伊点头道。

    看着牧佑隐离去的背景,姜果忍不住的朝着牧佑隐后大叫了一声,“小隐,要平安啊。”

    牧佑隐一怔,接着勾起了自己的唇角,眼中带着笑意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挚友的能力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江绪挑眉道。

    “他上可是留着一半金发公主的血液呢,他可是人类与古城之人的后裔,变异的基因总是带着各种可能。”宁唯伊回道。

    “你们既然敢打乱我的计划……”

    “你们既然敢打乱我的计划……”

    一道沙哑难听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宁唯伊与江绪皱了皱眉,只听其声,却不见其人。

    那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各种地方传出来的,带着奇怪的回声,如果是在午夜听到,胆小的人很有可能直接被吓死。

    姜果哆嗦着子,颤巍巍的移到了一小石洞中,静待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从地面,忽然直接冒出了无数具死尸,它们密密麻麻的甩着自己要掉不掉的脑袋,朝着宁唯伊与江绪丑陋的摆弄着自己的手,宁唯伊嫌弃的抛了一记白眼,“怎么又是这鬼东西。”

    “吃了他们……”

    “吃了他们……”

    嘶哑的声音如同蛊惑人心的符咒,使得那些死尸一步步的朝着宁唯伊与江绪走进,他们干枯如同树皮般的手臂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更何况要是碰上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姜果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降到了最低,她不能托唯伊和绪的后腿,如果不是她无法掌握好魔法,她也用不着在这里缩头缩尾。

    ‘咻——’

    一只手臂忽然变长,在距离宁唯伊二十米处就挥了过来,宁唯伊一个跳跃,侧躲了开。

    “真是没用的家伙,自己不出来,倒是引得一群死尸为你卖命。这就是传说中的缩头乌龟吧。”宁唯伊大声讽刺道。

    “哈哈哈——”嘶哑的声音一阵大笑,“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还是想想该怎么从这群不死死尸中脱手吧。”

    “唯伊,这可是正宗的不死腐尸啊。”江绪抿着唇,有些忧心,这种东西是真的不好对付,杀了一个,生两个,简直就是不死不灭的代表。

    “用火烧行不行?”宁唯伊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大声道。

    这时候,这群腐尸渐渐的分成了两队,一队监视着宁唯伊,另外一队监视着江绪,看样子它们是想要采取人海战术,并且将江绪与宁唯伊分了开来。

    “我也没有与这种东西交过手。”江绪实话实说。

    “不管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宁唯伊下金色契约阵一现,接着手中出现了一个魔法火球,她咬紧牙关,朝着这群东西一扔,顿时,焦气弥漫,难闻的臭气熏天。

    ‘咻咻——’

    十几只手臂在黑烟之中交织成网,朝着宁唯伊铺天盖地的收拢了起来,江绪注意道硝烟之中的动静,顿时一声大吼,“唯伊,小心!”

    宁唯伊眸光一动,她知道,对付这群腐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没有傻到以为靠着一团火就可以消灭了这群鬼东西,自然也留了一手。

    看着结交起来的手臂,宁唯伊心一横,朝着那些恶心的手臂就是一个火药十足魔法光球,在又一次的动之中,宁唯伊一个侧,后空一个翻滚,逃了出来。

    “绪,启动命运契约——最后一条。”

    江绪微愣,最后一条,那是什么契约?他从来没有去注意过,看着宁唯伊严肃的神色,他面色一紧,下的银色契约阵升起,光辉圣洁而美丽,他口中一阵喃喃自语,接着金银双色如同八卦阵的黑白双色一般,纠缠在了一起,他打开手中的契约书,然后看向最后一条契约,接着若有所思的看向宁唯伊,“确定要用这个?”

    宁唯伊狼狈的躲避着那些腐尸的长脚长手,无奈道,“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它们只攻击我?而只是将你围在了一个圈里?”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何必要用这么极端的办法呢。

    江绪则很是认真的一番沉思,接着笑道,“看样子,连腐尸都觉得,我人格魅力比较大。”

    “去你的,我要是被这些鬼东西整死了,一定让你守寡!”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奇葩,在这种境下,还能有时间吵架。

    江绪挑眉,无辜道,“我怕了你了。为了本少主以后不用守寡,现在我还是乖一点吧。”这话说的相当的委屈,要不是宁唯伊现在脱不了,她不凑江绪一顿可就是一个奇迹了。

    宁唯伊就差没有捶顿足了,江绪的恶趣味来了,她最是招架不住。

    随着江绪一声契约起的命令之下,宁唯伊闭上了眼睛,等到再度睁开那双水眸的时候,一个眨眼瞬间,已不在是原本漆黑的墨瞳。

    那双眼睛高贵而孤傲,是那双世间独一无二的金瞳,一头扎成马尾的黑发从根部开始,由黑色变为了金色,在这个瞬间,她是星辰唯伊。

    她纤手抬起,双手合十,接着手指交叉,食指与大拇指形成了一个菱形,她口中喃喃念着符咒,接着迅速的念了一个‘爆’字,一股巨大的魔法压力自地面而起,‘砰啪’,一阵巨大的爆破声音响起后,江绪将自己和躲在不远处的姜果护在了一个结界内,以躲避那强悍的魔法光波的影响。

    一切平静之后,宁唯伊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子有些吃力的回到了江绪边,“虽然造成的动静大了一点,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

    江绪看着眼前的一切,抚额道,“这可不算大了一点了。”要是宁唯伊刚刚没有控制好那股力量,说不定连着天籁内界的那条分界线也能被直接炸飞了。

    撞好雪从。宁唯伊撇了撇唇,要不是对手是腐尸,她也不会想要利用命运契约让自己重新恢复到原本自己拥有的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的时候啊,只是这种腐尸不死不灭,你砍下它的手,它的手会在一瞬间之内重新诞生出一个腐尸,你砍下它的腿,它的腿又会重新长出一个完整的新的腐尸来,就连你砍下这鬼东西的头发,它都能长出再长出一个腐尸来,也就是说,它上的任何一处,都是让它变多的来源,只有在一个瞬间,将它们炸的粉碎骨,才能阻止它们的这种BT衍生的方法。

    姜果这时候浑抖了抖,“天呐,这下走路可好走了,连着石头都没有了。”

    原本他们走路需要磕磕碰碰的走,因为脚下是那些倒塌下来的大楼的石头,可是现在,石头全部化为石粉了。

    “你居然真的是金发公主。古城的审判公主。”地面一妖艳女人从烟雾腾腾中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宁唯伊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女人,是当初抓走江绪的妖怪女人,她永远都会记得,在兰格城堡上,差点将江绪害了的丑陋妖物。

    她真该早点想起来的,这声音难听嘶哑,还不就是那个拥有着黑魔法的女怪物么,当初这鬼东西逃命的速度可是快得很,现在怎么又在天籁冒了出来,难道她和天籁的这场变故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还记得我么?美男?”

    女人当着宁唯伊的面,朝着江绪抛了一个极度魅惑人的眼神,江绪嘴角一抽,显然是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宁唯伊则是一阵气的怪笑,接着开始抹着自己脸上不知有没有的泪花,她带着哭腔道,“绪,原来你拒绝我的理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不就是比人家年纪大了一点,老了一点,部坚|了一点,材又稍微的走形了一点,所以你就不要我了。”

    “呜……人家为了你,把你苦海之中救了出来,你非但不感激,还处处针对人家,人家真委屈。”宁唯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一阵一阵抽泣着,还真像有那么一回事。

    江绪眉角一抽,太阳一抖,面部一阵扭曲,这关他什么事儿啊,别扯上他啊,他最讨厌的事就是应付女人了,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妖怪。

    那女人却是自己的,然后嗲着声音道,“请叫我的名字,叫我小媚。”说着,又朝江绪抛了一个媚眼。

    接着,高媚狠狠的看向宁唯伊,面目狰狞道,“走形?我的材会走形?你见过幻化成人的妖精的材会走形的么?”

    宁唯伊点头,无比认真道,“见过,不就是你么?”

    高媚双眼一眯,看着宁唯伊抓着江绪的那只手臂,狠狠道,“把他还给我。”

    “还给你?他什么时候是你的东西了?”宁唯伊吃惊道,一副你别乱说的表,这怪物是不是太自我良好了,还是一看见自己的心上人脑子就零智商了。

    宁唯伊微微眨了眨眼,说起这个,她还真没资格说别人,她自己也是遇上江绪,脑子就不对劲的人之一。

    “把他给我,我饶你还有那个女孩不死,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高媚一阵嘶哑难听的大笑,“别以为我会怕你,刚刚你那一击虽然威力强大,但是我敢确定,你无法在用一次,既然你没有了那样子的力量,我不怕你。星辰唯伊,金发公主。”

    宁唯伊眼睛微眯,她看向江绪,带着无比的委屈,“你怎么就那么香呢?给我招来那么多的蜜蜂,而且,还都是带毒的。”

    江绪很是聪明的保持沉默,他现在真心觉得,沉默有的时候真的是黄金啊。

    高媚看着江绪没有回宁唯伊的话,她又是一阵大笑,“他既然抛弃了你,你就不要再去纠缠了,把他给我。”

    宁唯伊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给你?为什么?”

    “他的人是我。”高媚这话说的相当的理所当然。

    宁唯伊一个没忍住,抖动着自己的肩膀,然后对着江绪笑道,“绪……哈哈哈……绪……绪……哈哈哈……你她……哈哈……你她……”原谅她吧,这个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她实在是忍不住突然而来的笑意。

    “我不你。”江绪终于忍无可忍的对着高媚咆哮了出来,这是什么事儿啊,他捏了捏宁唯伊的鼻子,无奈道,“你真是太淘气了。”

    宁唯伊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她还认真了。”

    “你们联合起来骗我?”高媚面目忽然狰狞,一张脸的神色变得分外难看,接着她边忽然冒出了许多怪物,长相很是奇怪,“喂喂,用点脑子的人一下子就会感觉的出有什么不对了,谁知道你个白痴半天没有反应呢?”宁唯伊嘴角划过一丝怪异的笑意,睥睨的看着底下出现的一切。

    “你……你们……戏耍我可是我付出代价的……”

    “代价?让这群怪物吃了我们?”宁唯伊指了指那女人边的怪物。

    “正巧,我的孩子们都饿了,好久没有吃到美味的点心了。你们正好是它们的开胃菜。不过,这么多的孩子,怕是不够分啊。”高媚转眼,又看向江绪,“你放心,我是不会让它们吃了你的,姐姐回去会好好的待你的,只要你听话,姐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仙||死。”

    宁唯伊抚了抚自己手臂出来的鸡皮疙瘩,这女人声音难听也就算了,这么可以那么恶心呢?这幅皮囊确实是真是漂亮,只是被那非人的声音给毁了。

    江绪对着宁唯伊无奈的扯了扯唇,“你不会想让我去解决这个女人吧。”他怎么觉得宁唯伊想拉他下水呢?

    宁唯伊温和浅笑,笑容极度真诚,“你好好的伺候着她一点,你放心,那群怪物还吃不了我,我有办法对付它们。”她手中还有那样东西呢,当初在兰格一族抓住的一只怪物的基因。

    江绪黑线,果然是这样的心思,“速战速决。”

    说完,一个闪,便到了那女怪物的边,宁唯伊微微挑眉,哎呦喂,这速度可真是快,就算是想要投怀送抱,是不是也太心急了一点。

    江绪离开宁唯伊之后,高媚边的怪物便一只只的朝着宁唯伊接近,那蓄势待发的模样有些慎人,尤其是它们不雅的外表,宁唯伊直接就给了一个零分。

    姜果在宁唯伊的背后缩了缩脖子,指着底下的那群走的越来越近的怪物,“唯伊,这下完了,它们在往前一点,果果我就要被吓死了。”

    宁唯伊嘴角一抖,“放心,它们没有那个机会到达这里。”

    说着,宁唯伊幽幽的拿出一个琉璃瓶,她朝着瓶口幽幽的吹了一口气,接着拔出瓶盖,满眼笑意道,“瓶子啊瓶子,饥饿的瓶子,眼前有着大餐,快快吃下它。”

    姜果听着宁唯伊的念叨,差点一个没忍住就要翻白眼,这一定是她听到的最诡异的符咒了。

    但是效果还真是好,姜果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只只怪物一走到距离她们的不远处,便化作了一缕缕的幽幽白烟飘进了瓶子之中,她赞叹道,“这鬼东西,还真好用啊。”

    宁唯伊看着姜果一副这东西好厉害的模样,她眼中带着诡异的笑意,解释道,“这瓶子就是一只吃人的大妖怪,我只不过用了一些手段,让它变作了一个瓶子而已。嘿嘿,我聪明吧,我把这怪物先是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就不给它吃东西,再把它的肚子饿的瘪瘪的之后,紧接着把它封印在了瓶子之中,让它与这瓶子合二为一,这样一来,面前有了吃的东西,它一定会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全部吃下。果果学姐你知道么?这东西的胃口可好了。”

    姜果这回老实的呆在宁唯伊的后,闭上自己的嘴,什么都不问了,唯伊果然是个恐怖的女人,这种诡异的办法居然都想的出来。

    很快,宁唯伊一个微笑投足之间便解决掉了所有的一切,一只只怪物在她面不改色中全部进入了那小小的琉璃瓶之中,姜果在最后甚至还听到了那瓶子微微的打了一个饱嗝的声音。

    她头皮发麻,颤巍巍道,“这瓶子万一又饿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一想到这瓶子是个怪物的事实,她全心都觉得不舒服,忽而她想起孙悟空来了,有一部剧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西游记》,虽然在那个里面看了不少的妖魔鬼怪了,但是亲眼一见真实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以后?没有以后了。这东西嘛,随着它去吧。你放心,它这辈子都别想从这个瓶子里出来了,毕竟诅咒可不是那么好解开的。所以呀,你就不用担心它饿坏了之后会跑出来。”宁唯伊简要的解释道,做事总是要留着后脚,要不然自己可是要遭殃的,至于这瓶子嘛,先当作宝贝放起来先。

    宁唯伊一脸灿烂的一转头,便看见了江绪那张近乎为黑炭的脸,她一阵讪笑,“嘿嘿,什么时候回来的?”

    “唯伊,你玩的可还开心?”

    宁唯伊赔笑道,“开心,怎么会不开心呢?”

    江绪皮笑不笑的扯着嘴继续道,“你开心了,我一点也不开心。”

    “这可不行。”宁唯伊看了一眼底下,然后有些头皮发麻的扯了扯唇,她忽然发现,那个小媚的尸体好像一点渣都没有留下,“绪,我这是把一件可以陪伴美人的任务郑重的交给了你,你应该是有福可享才对。”

    是啊,有福可享,那女人时不时冒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意,一会儿又发出令人作呕的歼笑,黑魔法本就是诡计多端,她一会儿出现在他后,一会儿出现在他眼前的不远处,他应付的可谓是心惊胆战啊。

    “下不为例。”江绪头疼的抚了抚额,等等还要解决一件大事,真没有想到,这鬼东西居然也参与进了天籁的这件事当中,接下来,他们还会遇上什么新玩意也未必可知。

    宁唯伊投降道,“不敢不敢了,你看啊,那么漂亮的一个美女,连渣都不剩了,我这么一个不算美女的女生,指不定你下手会不会怜香惜玉呢。”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