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爱,就一个字

    她怎么忘记了,今天是她生呢,自嘲的笑容苦涩的蔓延在嘴角,以后她的生就是她哥哥的忌

    ‘轰隆——’

    地面一阵收缩又开始压陷,如同沙漠中的流沙一半,可怕而危险,楚流湘的尸体随着周围的石块摆动在众人的眼前消失了、不见了。

    宁唯伊等人早在地陷的前一秒便用着自己的各种办法停在了半空,楚流漓已经心力交瘁,她大哭着,“哥……不要……哥还在那里呢……”老天就那么狠心么,连哥哥的尸体都要毁掉么?

    秋英颢道,“人都死了,哭有什么用,不如现在想想,如何为他报仇怎么样?”秋英颢用眼神指了指前方。

    楚流漓顺着秋英颢眼神的方向望去,她看见了FOO那群黑乌鸦手中拿着各种机械在破坏地面,顿时,心中怒火中烧,就是那群人,就是他们制造的地震让她的哥哥连个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唯伊,我要为哥哥报仇。”楚流漓转头看向扶着她的宁唯伊,漆黑的眸子内聚集起了点点滴滴的蓝色光芒。

    宁唯伊心下一沉,看样子楚流漓激动的心使得体内的黑色玫瑰花瓣产生了共鸣,即将要爆|发出来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旁的众人,在收到众人一致的眼神之后,她回答,“好,流漓,与其被他们一直压着,我们不如主动出击。”

    体压一可。地面没有了声响之后,众人从半空回到了地面,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

    沐司柠馨道,“现在他们人多势众,又都是会魔法的人,我们如果选择主动出击,危险很大。”她一直都是一个谨慎的人。

    “但是如果我们一直龟缩着,等到他们所有的准备完毕,内界也完了。”沐司蓝莓摇头道。

    “那架琴在FOO的内部,如果我们在外面攻击,会不会毁了它?”姜果沉声问道。

    “不会,那琴没有那么容易可以销毁掉。”宁唯伊知道,之所以FOO没有使用这么大的一个系统来对付他的敌人,仅仅是把那琴藏匿在那样子的一个地方,估计是因为那里边没有人可以启动的了它,所以为了不让天籁有心人得到来回击他们,所以他们宁可用着自己的办法毁掉或者藏匿起来,也不愿让天籁的人得到,可惜的是,那琴如果那么容易毁掉的话,又怎么可能成为的了颠覆世界的系统呢。

    江绪走过来,让所有人紧靠在一起,然后道,“我们就……这样……”

    天色渐渐暗淡,江绪遥望远方天际,七天之期又要少一天了。

    众人按照江绪的计划,集体休息在一个小小的、用石头搭砌而成的石房之中,由于天籁的地质因之前江绪的那曲的钢琴曲受到的影响,让压制魔法的地质突然发生了改变,也因秋英颢的加入,让这场计划变得更加的得心应手起来。

    他们在等待,等待第二天的黎明……

    宁唯伊看着失神之中的江绪,她从后抱住江绪的腰际,将头轻靠在江绪的后背,轻声道,“怎么办,我好像已经习惯你的存在了。”

    江绪微微一愣,用自己的手捂了捂宁唯伊的手,“为公主下,古城的审判者,怎么可以习惯别人的存在呢。”

    宁唯伊走到江绪的眼前,她举起自己的手,拉开自己的衣袖,“绪,你看呐,我的体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这百年来支撑已经是我的极限。”她黯然失色,水眸之中流光溢彩,“新的金发公主怕是即将要诞生,到时候我……”

    “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不早说。”江绪一把抓住宁唯伊的手臂,看着那手臂上的黑色扭曲纹路沿着宁唯伊的手臂一直蔓延进了宁唯伊的子内。

    “早说,早说又能怎么样。金发公主亡是没救的。就像楚流湘一样,或许别人在这里我们只要找到银发一族的人的治愈魔法说不定还能将他死而复活,再不济我让姬薇薇出来,再赠予他一片花瓣也是无可无不可的。只是,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之人,自然法则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违背天意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宁唯伊眼中划过了那如同琉璃珠般美丽的泪珠,“知道么?我突然懂了无悔的道理。绪,就算我真的死了,我的灵魂将与契约同在,是永相随的。我无法忍受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答应我,如果……可不可不要上别人。”

    江绪将宁唯伊一把抱在怀里,像是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一般,“我会想办法救你,新的金发公主不会诞生,你也不会有事。”

    宁唯伊心中五味杂陈,酸楚的不行,“来不及了。”

    江绪摇头,“你明知道,如果当初在英格斯兰就杀了我,拿我这颗心,或许你就有救了,也不至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为什么当初没有狠心下手。”

    “你以为我真能放下当年所有的一切么?即便是恨着你,我也下不去手。”

    “唯伊,你真傻。”

    是啊,她真傻,傻到让自己陷入这么多的事中,却依旧那么的无怨无悔。

    江绪想了想,猛然推开宁唯伊,他道,“那现在呢?将这颗心拿走,你还有救么?”

    宁唯伊被江绪这突如其来的想法逗笑了,“你明明清楚,这事没有那么简单。而且,暂时这体还是很争气的,我发誓,我一定会撑住,直到我知道了当年的答案为止。”

    “唯伊,你认真的告诉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么?就算我想办法解除契约也没有办法么?”江绪不死心的追问,他不相信,命运契约一定有着什么秘密,这样的一份契约的存在,为何不能使用它改变命运。

    “绪,我不准你生出想要改变命运的想法,没错,如果只要你愿意舍去自己的生命,自剜命运之心,祈求改变命运,这样的话,天地自会逆转,一切将会重来。可是,这样强制解除契约带来的结果,不是任何人都承担的起的。想到得到已经失去的东西,代价就是失去已有的东西作为交换。人人都觊觎这颗心,他们却不知道,改变命运哪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宁唯伊握住江绪的手,她柔声道,“这颗心,将我们的命运又一次的连接在了一起,上辈子我们不能在一起,这辈子我们又没能在一起,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一定不要再是公主少主的份了,当一回普通人,好好的在一起一辈子。诗经里不是常说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有一生一世一双人。”

    “哎呦,真是羡煞旁人了。”秋英颢甩着自己的一火红,带着痞痞的笑意突然出了来。

    江绪脸色一沉,“你怎么会和流漓在一起。”其实之前他就觉得奇怪了,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啧啧,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啊。这次你们可要好好感谢我,我可是那楚流漓的救命恩人呢。当时可真危险,她差点就要被那歹人给杀了,危机之时,要不是我恰巧路过救了她的命,估计她现在也要陪她的哥哥到天上去了,你看,我还顺便帮她拿到了这个。”

    秋英颢觉得自己怎么就和麻烦事那么的有缘分呢?随便救了一个人,结果莫名其妙的被扯进这么麻烦的事之中,他真是天生的与麻烦事缘分匪浅啊。

    将手中的一张瞄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和符号的皮书交给了宁唯伊,自己就闲暇的站在了一旁,宁唯伊接过皮书,接着震惊道,“这是FOO系统的内部策划书,流漓就是发现了这个,所以才……”VExN。

    “就是因为当时她发现了那歹人手中保护着的这图纸,所以那楚流漓当时才挂断了自己哥哥来的消息。可谁知道最后会有这样的结果。”秋英颢解释道。

    宁唯伊看了一眼江绪,怪不得会这样,这事的来龙去脉居然是这样的。

    “你想帮楚流漓为她哥哥报仇?”江绪开口道。

    秋英颢突然发出一阵笑,“我见过倔的,可没见过这么倔的。我确实有意想要帮她为兄报仇。”他看向江绪,眼中带着浓厚的邪气,“纳月七,银发一族的少主。果然是个聪明人。”

    江绪应承道,“过奖了。”

    “我从不夸奖任何人,你这样的人的确有些可怕。一眼看透凡尘所有的事。这样的城府仅仅屈尊在银发一族这种隐世的家族中,真是埋没了人才。要是古城由你带领,统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吧。”秋英颢眼中似笑非笑,“也怪不得那安郁然也对你忌惮几分。”

    “郁然?你是郁然的……什么人?”宁唯伊皱眉,有些开始不明白江绪与秋英颢说的话了。

    秋英颢绅士的做了一个礼,“不知唯伊公主可听过十二种族之一的辛录一族?我乃辛录一族二少爷,秋英颢。”

    宁唯伊微微皱眉,有些想不起来,江绪突然提醒道,“辛录一族的王族有两种姓,一为秋字部姓氏,二为安字部姓氏。”

    “不好意思,这部分记忆我没有多大的印象。”宁唯伊摇了摇,表面自己不是很清楚。

    “那唯伊公主可还记得,自己当年与辛录一族的大少主有着一门婚事。当时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大哥——安郁然。不过我听说,当年这场婚约来的有些仓促,所以中间出现了很多事。”

    “等等,你说当年这婚约来的有些仓促?是发生了什么事?”宁唯伊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说不定在这个秋英颢的口中她可以知道一些事的真相。

    江绪温和有礼的气质站在一旁,他知道宁唯伊心中有着咯哒,所以什么都没有问,有些东西就让宁唯伊自己来揭开吧。

    秋英颢有些莫名其妙,这公主失忆的是不是也太彻底了,“当年辛录一族的长老做错了事,金发公主一气之下,差点毁了整个辛录一族,最后为了得到审判公主的宽恕,所以长老就擅自主张的将自己的嫡子送给了金发公主当作玩偶,将他来照顾年幼的公主下。可谁知,大哥既然因为这事,和长老大吵了一架,离开了辛录一族。当时大哥与目雨一族的长公主也有着婚约在,我知道,当时大哥既不想娶目雨一族的公主,也不想屈到宫去照顾什么审判公主,所以他就逃走了。可是奇怪的是,后来他怎么又到宫去照顾公主了,这事让我到现在也想不通。”

    “他当时逃了?”宁唯伊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唯伊公主,你不会真不知道吧。当年其它种族不知道银发一族的存在,但是我们这几大家族的上级却是清楚的很。这其中的关系复杂到我脑袋中的脑细胞都快死光了。”秋英颢一副夸张的神看着宁唯伊,“总的来说,当时银发一族的少主纳月七与维斯一族的长公主岚恬锦是有婚约在先的。维斯一族的公主从小与银发一族的少主一起长大,那可是青梅竹马啊。而星辰唯伊呢,莫名其妙的与我们辛录一族的少主安郁然又有了婚约,但是辛录一族的少主又与目雨一族的长公主有婚约在先。后来中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本不该进入宫的少主居然去照顾公主下了,而纳月七也到金发公主的边了,那维斯一族的公主也突然销声匿迹了。目雨一族的公主突然暴毙亡了。你说说,这里面多复杂啊,简直就是折腾人嘛。”

    宁唯伊久久默不作声,“这么说的话,这里面的事都是发生在剜心之事前后才对,要不然我怎么会没有这些事的印象呢?果然,当初照顾我的那个孩子……有问题。”

    安郁然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当年她与他之间并没有多大的仇恨,就算安郁然当初因为自己族里的荒唐决定,也没有必要……不对,辛录一族的事毕竟是因她愤怒而引起的,但是安郁然这些年来对她一直都是好好照顾着的,没可能会害她啊。

    “你对我们解释这么多,就不怕被自己的大哥给封口了。”江绪微微挑眉。

    秋英颢不太明白江绪的意思,“我说的都是事实,再说了,他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这些事你们知道,他也不会怀疑到我上。顶多就是以为你们恢复记忆了。我真没有想到仅仅一百年的光景,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们两个的命运还真是多灾多难。”秋英颢叹息一声,“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命运这个东西,太可怕了。有些东西即使我不提醒,你们心里也清楚,或者几天过后,或许几个月之后,在或许几百年过后,你们之中,定会有人先支撑不下去离世的。免得到时候伤心,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的好。”

    江绪紧了紧宁唯伊的手,宁唯伊浅笑嫣然道,“,一个字,但是你却不懂。”

    秋英颢一火红的衣服微微抖动,真的很像一只火鸡,实在过于张扬,“我这是提醒而已。对了,既然在这里遇上你们,顺便把那事也和你们说一下。”

    江绪与宁唯伊面面相觑,问道,“什么事?”

    “当时送牧佑隐他们来这边的时候,在入口快要关闭之际,还有一个人误闯了过来。我让我小弟去将她救活了过来,现在休息在星辰一族。”

    宁唯伊紧紧皱起眉头,她有些不祥的预感,“是谁?”

    “她的名字叫苏海可。”

    “海可?她怎么到这边来了。”江绪有些吃惊。

    “她在星辰?”宁唯伊急忙问道。

    “一个人类而已,需要这么激动?”秋英颢觉得莫名其妙。

    江绪与宁唯伊面面相觑,在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严肃,她看向秋英颢,沉声问道,“现在星辰一族是谁在担职?”

    “是星辰紫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姐姐吧。虽然和你没有什么大关系的姐姐。”秋英颢摆了摆手。

    金发公主这样的公主都是无父无母的,无论是之前的星辰白茉也好,后来的星辰唯伊也罢,都是星辰一族内的长老顺应天意由天地孕育培养而诞生在法堂之上的婴孩,天生拥有金发。星辰紫絮虽然是金发一族的长公主,但是只要星辰一族的金发一族的血脉得以延续,那么星辰一族永远首先考虑的都将是从他们本族诞生的金发公主,而不是他们的长公主。所以说星辰紫絮和宁唯伊没有什么大关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走后,星辰一族既然让她管理事务?”宁唯伊皱着眉头,眼中满是焦虑,看样子,事态有些不得了了。

    “绪,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上的时候么?知道为什么我会误闯进银发一族的外场雪地之中么?”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