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颠覆世界的系统

    江绪牵着宁唯伊的手从楼梯口处慢悠悠的信步走出,忽然而来的声响让姜果与沐司柠馨猛然一惊,待看清来人之后,姜果气呼呼道,“绪学弟,想吓死学姐我啊。”

    沐司柠馨则是皱着眉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她凝望向宁唯伊,“你从圣地出来了?”居然从圣地出来了?这个女孩究竟是有多大的能耐。

    宁唯伊笑米米的点了点头,“这其中关系复杂,现在这种况可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绪的琴法不错,让他先试试。”没有什么事比解决眼前的困扰更重要。

    沐司柠馨与姜果让开了一步,空出位置让江绪走上前去,沐司柠馨越想越觉得奇怪,“他就是江绪?不是一个孩子么?现在怎么?”当初她遇上江绪的时候,还是一个孩子,感觉头发好像是白色的还是银色的。

    宁唯伊摆了摆手,“我说过,这事事后若是你感兴趣,再解释也来得及,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沐司柠馨垂帘,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姜果在沐司柠馨的边,看着不远处的江绪,悄悄的对着沐司柠馨耳际旁说道,“这才是绪学弟真正的样子,嘿嘿,帅吧。当初那个模样,好像是被人陷害所以才变成那个样子的。”具体的况,姜果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皱清柠想。

    沐司柠馨一双冷清的眼睛看向已经坐在了钢琴椅上的江绪,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这个人可以做得到,奏响这架奇特的钢琴。

    江绪手臂缓缓抬起,将自己纤长的手指优雅的落在了琴键上,眉目淡然,红唇微抿,然后一动不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宁唯伊、沐司柠馨、姜果三人娉娉站立在离江绪位置的十米处,各人表不一,心怀鬼胎。

    就在沐司柠馨又有些耐不住子就要催的时候,江绪手臂轻轻抬起,手指优雅的按下了第一个单音。

    ‘叮——’是个单调但是回音极强的单音,但是即便是这一个音,却让宁唯伊等人看见了大自然中流水拂过绿色麦苗的景色,这个音在江绪的手下,活了。

    紧接着,一曲平凡的旋律从江绪的手指下慢慢演奏而出,同样是‘帕赫贝尔卡农’,但是江绪却弹出了这突然之间瞬息万变的生命力。

    宁唯伊等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感受着平凡旋律中的不平凡,在她们的遐想中,仿佛有一位天使张开了她圣洁的翅膀从她们的眼前优雅飞过,让她们中毒似得沉寂在一番迷醉而沉静的世界中。VExN。

    又仿佛在这一眨眼之间,她们在一个场景中度过了夏秋天整个四季,耳边的旋律不停的歌唱着生命,一次又一次近乎规律的重复中,却蕴含着美丽的流光溢彩,灵魂也随之获得了心灵上的慰藉,在震撼与感动之中,周围发生了看得到的变化……

    整个漆黑的会场飘满了一个个音符,高音符号高高飘起,呈现出偏红的颜色,低音符号幽幽在底,呈现偏蓝的颜色,还有代表着音乐的各种表符号、各种节奏符号发出各种色彩的光辉,飘满了整个会场。

    这番景令人无法不去赞叹,简直就如同世界景观。

    宁唯伊嘴角勾起了优美的弧度,眼内尽是笑意,“天籁果然是天籁之声。看样子,这架琴才是天籁真正的系统,原名叫‘颠覆世界的系统’。”

    “你也知道了。”沐司柠馨转过头看向宁唯伊,虽然是询问,显然是抱着肯定的语气。

    宁唯伊水眸雪亮,凝望着整个会场上漂浮着的音符点头道,“我在被困在圣地内的那些天,发生了很多事。说白了,也是机缘巧合的让我找到了一些事的答案。”

    沐司柠馨皱眉,疑惑道,“你知道什么了?看样子天籁果然有问题。”她虽然不记得自己过去的事,但是目前天籁的况,她还是可以分析的很清楚的,她知道天籁少了什么,多了什么,不该有什么,该有什么。

    “我在圣地内的一个庙宇内发现了一架钢琴,以及一具黑色的尸骨。”宁唯伊省略了遇上诡异兔子的部分内容,毕竟那只兔子和天籁所发生的事关系不大,起码现在她是这么认为的。

    “一具黑色的尸骨?”姜果瞪大了眼睛,嘴巴形成夸张的‘o’字形状,吃惊道,紧接着她又摇了摇头,“唯伊,你不会遇上非洲人了吧。那可是纯黑种人族啊。”她记得世界上确实有个黑人种族的,至于是不是非洲的,她还真不是很确定。

    宁唯伊对姜果竖起大拇指,然后解释道,“是的,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黑人一说,所以当时就被吓蒙了,还以为这人生前是被类似于火的东西烧焦而死的,可是尸骨上又没有被烧焦的痕迹,并且这尸体还是被钉在那架庙宇中的钢琴上,所以当时我就又认为是被箭矢一箭穿心而死。”

    沐司柠馨皱眉,她在原地缓缓的走了两步,“圣地内死亡的生物不可胜数,这人的死亡和天籁所发生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有很大的关系。”宁唯伊肯定道,“从我已经想起的一部分记忆中,我敢确定,当初的天籁还不是如今的这个样子。天籁一族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天籁的人们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其声音犹如天籁之音,所以天籁因此而得名。当年我也曾来天籁游历过两次,第二次来的时候天籁几乎已经面目全非,但是第一次来的时候,天籁的各大街道各大楼房到处都飘着这五彩六色的音符,在你们天籁,还存在着一种音乐精灵,大小如同一个孩子的手掌般的大小。”

    “所以呢?”沐司柠馨继续问道。

    “第二次我来的时候,之所以面目全非,一个是因为天籁当时的魔法因素不稳定,导致了人们滥用天籁本地的魔法元素,另外的一个原因是,就是这架钢琴在当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而且当时漂浮在天籁上空的音符也随之消失了。而造成这后面景象的原因是因为管理这架奇特钢琴的守护者不见了。或者说,已经死去了。”

    “等等,照你的意思是说,那死在圣地内钢琴上的黑色尸骨很有可能是当初管理天籁的这琴的守护者?”沐司柠馨皱眉想了想,如果是守护着这架‘钢琴系统’的守护者的话,又怎么会死在圣地内呢?这也太奇怪了。

    “不是很有可能,而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尸骨就是天籁当初可以弹奏出世界名曲的唯一一位在古城人人皆知的钢琴家。我和绪都认为FOO的领袖人恐怕不是很好对付,那人野心极大,并且很多事早就蓄谋已久,他不仅将野心放在了打量着金发公主的命运之心上,并且还贪婪着天籁的这架可以颠覆世界的系统,恐怕连天籁守护天使的消失,都和这人脱不了干系。”

    姜果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却颤巍巍的问出了一个问题,“唯伊,你怎么就确定那具尸体就是那名钢琴家呢?”

    宁唯伊一怔,接着笑开了,“都说了,是因为那具尸体骨骼的颜色啊。放眼整个天籁,从古至今,除了那位享有盛誉的钢琴家是黑人之外,就没有任何文献曾记载过,天籁出现过黑人。再说了,能死在圣地内,这又是一个令人头疼的谜题。”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些原因,那么其它的问题也应该很清楚了是吧。”沐司柠馨这时候彻底的懂了,宁唯伊看起来就是一副已经有成竹的模样,看样子心中早有一把衡量尺,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她也相信,宁唯伊一定也清楚了这钢琴家死在圣地内的原因。

    宁唯伊拍了拍沐司柠馨的肩膀,眼中若有所思道,“天籁的这个谋,已经被我握在了手掌心之中,该死的一个都逃不掉。”嗜血的神让人不由的泛起了凉意。

    江绪这时停下了的演奏,他迈着自己的长腿优雅的走了过来,从后边环抱住宁唯伊的腰肢,将精致的下巴抵在宁唯伊的肩膀上,黯然神伤道,“真过分,你们在聊天,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和空气做朋友。”

    宁唯伊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你这不是还是溜达过来了?”

    江绪闷闷道,“果然还是很过分。”

    宁唯伊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江绪的脸,“人家最好了,乖了。”

    沐司柠馨浑抖了抖,原谅她吧,这种场景她有点受不住。

    姜果下巴像是被人卸了似得,就差‘咕咚’一声掉落在地。

    暧昧的荷尔蒙到处都是啊,绪学弟和唯伊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呜呜,她家的小隐什么时候才可以像绪学弟这样的可啊。

    “咳咳——”沐司柠馨实在忍不住的出声制止,“那个,这边的事完了你们怎么折腾都没事,但是现在,我有点受不了。”她可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捡都捡不回来了。

    宁唯伊对江绪面面相觑,互相的眨了眨眼,接着宁唯伊很不安好心的飘了一句,“没谈过恋的人伤不起啊。”她很邪心的觉得自己很恶趣味。

    姜果一张俏皮的脸忽然大笑起来,傻乎乎的接口道,“是没有恋过的女人伤不起。”她朝天凝望,“就算是暗恋也不错啊。”

    沐司柠馨一张冰冷的脸瞬间扭曲,她忽然觉得,在场的人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是不明生物,“我……你……我……你们……”

    江绪好心的打断了沐司柠馨断断续续的说话,化解了沐司柠馨的尴尬,“这架琴因为是你们天籁UCC系统的总调度室。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现在天籁的UCC系统是这架琴的一个分支,看样子,天籁之所以可以屹立在十二种族内,果然是有些实力的。这架钢琴名义上是钢琴,实际上却是一个暗藏着魔法与高难技术造就而成的一个高难度的程序系统。也怪不得这里是FOO的总实验室了,看样子,这里应该还没有找出可以奏出相当的曲子来启动这琴系统的钢琴师。”

    宁唯伊点头附和道,“我和绪一致认为,这琴与守护天使的回归才是天籁恢复往生机的一个关键,让现在的天籁一族再次回到最鼎盛的时期。让天籁名副其实,让往的天籁之声回归天籁。”

    “那你们现在可以坦白么?你们所知道的一切。”沐司柠馨冷静的望着宁唯伊与江绪,犀利的眼神似乎可以望穿远古未来。

    她想要知道一切的一切,原本她打算慢慢来,一切事的答案最终都会浮出水面,但是现在,她似得有些等不急了,她想要知道所有答案,想要得到宁唯伊他们所得到的所有讯息。

    ‘叩叩叩——’

    ‘吧嗒吧嗒——’

    “你们几个到那边去搜,你们几个到那边去搜。”

    就在这时,总实验室的门口突然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上级命令下级的命令声。

    沐司柠馨与姜果皆是浑一颤,沐司柠馨这时焦急道,“看样子他们已经找到这里来了,这里已经待不得了。”她看了一眼因为钢琴声停下后已经恢复漆黑的会场,心中溢满了一股不知名的愫,她似乎很喜欢那琴的声音,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听到过。

    “完了,流漓和小隐他们会不会又被抓住了?要是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怎么办?”她这个精通程序的人不在,万一小隐破除不了这里面七|七八八复杂的系统该怎么办?

    “我们先出去。”宁唯伊看了一眼姜果,知道姜果一定是在担心牧佑隐,便柔声安慰道,“要相信他,他很聪明。”

    姜果点头,忽而又摇头,“现在这些人在门外,我们怎么出去?”

    宁唯伊耸了耸肩,用手轻轻的一拍姜果的额头,“你这个傻乎乎的果果学姐,我有说要从门口走着离开么?现在的这种况,瞬间转移到这里边随便的一个宽敞的地方就成。”

    躲避接下来的搜查不需要过分焦急的逃亡,更不需要离开这里,这个世界上有句至理名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宁唯伊看了一眼江绪,江绪会意,一个金银双色的魔法阵自脚下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紧接着宁唯伊等四人从这个漆黑的会场眨眼之间消失了。

    “等等,你们有没有看见刚刚这里边有什么光再闪?”一个小喽啰一般的人站在总实验室的门口出声问道。

    边的另外一个人睨了睨,打了一巴掌这个人,怒气冲天道,“什么光?这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哪里来的光?你个蠢货,这里可是总实验室,听说里面关着怪物,这里没人敢进,就算有人进去,现在估计那个人也被那怪物吃掉了。”

    “嘶——”众人倒吸一口气,“该死的,比起在这里值班,还不如在下边找那天籁什么少主的尸体要轻松的多,这里面可是什么东西都有。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居然被分配到实验基地来看守。”

    沙尘飞扬,四面一望无际。

    “这是到什么地方来了?”姜果震惊的对着宁唯伊问道。

    宁唯伊皱着眉,摇了摇头,这地方不是她带来的,而是江绪带的路。

    “绪,这是什么地方?”江绪是不是自己搞晕了,带错了路,这里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沙漠里了。

    “这里是FOO系统内界的一个叫做模拟场景的地方,我想,天籁的UCC系统里也应该有这种地方。”江绪看着宁唯伊一副我很疑惑的表,接着解释道。

    沐司柠馨点头,“确实,UCC中也有模拟场景。只是这个地方基本上是做出来空置着的,因为没有什么具体可以投入使用的地方,所以蓝莓哥和长老们就一直没有将模拟场景投入使用。”

    “绪、唯伊,你们什么时候遇到一起去了?”牧佑隐从一旁隐密处突然的冒了出来,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然后吃惊的看向江绪与宁唯伊。

    他的挚友居然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宁唯伊也自己从圣地内出来了,这真是令人吃惊的消息,这么说的话,天籁的事他们是不是现在也很清楚了?

    不过江绪与宁唯伊一起过来的事实让他也总算是将自己多以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其它的一切并不重要。

    看着牧佑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沐司柠馨朝着牧佑隐后看了看,而后道,“哥哥呢?难道你和哥哥也走散了?”他们不是在一起的么?

    牧佑隐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们被人追赶,流漓和流湘从FOO内利用了些手段逃到了地面,而我和沐司蓝莓不小心逃进了一个满是柱子的实验室,后来因为总觉得那些柱子不对劲,所以我就索的花了点时间破解了那柱子的系统,结果,那柱子里被当作试验品的却是天籁几大已经死去长老的首级,结果沐司蓝莓一个不理智,就被刺激的跑了个没影。”

    “你说什么?什么首级?”沐司柠馨怀疑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呢?长老的首级居然被当作了试验品?FOO的人究竟在做什么实验?

    宁唯伊抿了抿唇,她与江绪都知道牧佑隐说的是真的,因为那个实验室在不久之前他们也曾进去观看过,并且也是因为觉得不对劲,同时也破除那系统进去看了,她略带安慰的语气道,“柠馨,你没有听错,天籁长老的首级确实是被当作了试验品。你一定要冷静,FOO的这群畜生他们不知道在密谋着一场究竟是什么的谋。”

    “不,我不是担心这个。而是哥哥,蓝莓哥哥不会想不开吧,当初所有人不同意哥哥以那么小的年龄继位时,最支持他的莫过于这群慈祥的长老了,哥哥也是因为这些长老的帮助,所以才一天天的坚持与努力下来,现在看到这样的一幕,只要是个人都会崩溃的吧。”

    宁唯伊看的出来,沐司柠馨是真的担心沐司蓝莓,她眼中的关怀之是那样的真挚,看样子,沐司蓝莓收养了一个善良的女孩儿。

    “放心吧,沐司蓝莓冷静一会儿就会想通的。毕竟他知道自己现在肩上有哪些职责,说不定他现在也在地面上了呢。”宁唯伊忽然想起,他们潜入进来的时候也听闻了搜查地面的那些人确实有说过,沐司蓝莓已经逃到地面上的消息,如今想来,恐怕是真的了。

    “对了,挚友,你查到一些什么了?”看着沐司柠馨没有和沐司蓝莓一样绪过去激动,牧佑隐便提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小隐。”姜果走到牧佑隐的旁,用手使劲的抱住牧佑隐的手臂,弱弱的叫了声。

    牧佑隐摸了摸姜果的头,“现在别说话。”然后又转头看向江绪,问着刚才的同一个问题。

    牧佑隐无意的话语在姜果耳里听到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她觉得牧佑隐一点也不关心她,就算他刚刚随便问候一句你还好么之类的话,她也会觉得很开心,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么危险的况下,她主动问话,得到的却是一句现在别说话这样的话,他关心一下她会死么?应该不会的吧。

    江绪看了一眼黯然失色的姜果,本想说些什么,但是到口的话最后却又咽了回去,有些事旁人就算掺合也只会把事弄的一发不可收拾,那么干脆还是不要去搭理的比较好,因为他们之间的有些难言之隐,旁人未必可知。

    “我和唯伊在圣地内已经查到了很多东西,你们现在在这里已经知道的消息我们大部分也已经知晓。”看着牧佑隐不解的神,江绪补上了一句,“我进入圣地的过程有些复杂,一时之间恐怕解释不清。”

    “这个就先不要说了,以后解释也来得及。对了绪,这里面的那架钢琴你看见过么?我想起来了,那架琴有些特殊。”

    江绪点头,“我已经弹奏过了,确实不简单。”

    牧佑隐看了一眼沐司柠馨,然后又看向宁唯伊,“你那边查出天籁守护天使的踪迹了么?”

    宁唯伊点头,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天籁的那段往事很复杂啊。”

    “对了,那琴放在这里好吗?学弟啊,你怎么不将那琴也瞬移过来?”姜果突然想起什么似得,突然问道,从江绪他们的对话中她听的出来,那琴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而且绪学弟在那架琴上弹曲子的时候出现的奇特景观也在证明,那琴一定是个好东西。

    “那琴暂时不能移走,而且我们也没有地方可以搁置它。”江绪抿了抿唇,缓缓一顿,接着又道,“把它放在这里也好,难道果果学姐不觉得将这场战役开始在FOO他们自己的基地比在别的地方要好的多么?这样一来,说不定FOO他们可以把他们自己的系统轻而易举的给毁掉。”

    牧佑隐与宁唯伊双双为江绪的想法鼓掌,牧佑隐嘴角带着淡然的笑意,“真是狠心啊。”真是一个腹黑的老狐狸。

    江绪嘴角笑意|暖|花开,“彼此彼此。”

    宁唯伊耳际微动,突然一皱眉,“外边估计是快要闹翻了。”她和江绪留在那个试验室内的礼物估摸着现在应该也被发现了吧,她倒是很好奇,这里所谓的那些科学家究竟需要花多少的时间可以破除掉江绪随手设下的程序。

    江绪回以宁唯伊一个神秘的笑意,“下次有的是机会再回来,我们要不要先到地面去,这里该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不该知道的也已经知道了。”看样子他们的运气真是好,这么快就将调查出来的线索一条脉路的给揪了出来。

    还有就是,他的时间正在一天一天的减少当中,争取到的七天时间到今天为止,还剩四天,也不知道暖暖那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好,我们先到地面上去。对了佑隐,你可以保证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他们都到地面上去了么?”宁唯伊有些忧心的问道。

    “除了沐司蓝莓我不太确定。”牧佑隐实话实说。

    “沐司蓝莓的话,**不离十应该是在地面了。”宁唯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谜底越是在边,压力就越是大。

    “模拟场地内有动静!”突然一阵大叫声传入了宁唯伊等人的耳畔,宁唯伊低喃一声‘不好’之后,江绪动作迅速的一个挥手之间,原本闹的地方立马了无人烟。

    当一群人手拿各种机械气势汹汹的闯进这里时,连个人影都已经没有了,领头的人一声低咒,“娘的,他们究竟是人还是鬼,跑的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