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一个答案一个吻

    江绪拍了拍宁唯伊的脊背,“还是先找到挚友他们现在处什么地方要紧。”

    宁唯伊转头,扬起自己的俏脸,“绪,说实话,我自认为自己杀人不眨眼,已经却突然觉得,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狠。”

    江绪将宁唯伊的子朝着自己的子拉近,闭上眼,在宁唯伊的额上烙下一吻,“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一个会滥|杀|无|辜的审判公主。”

    宁唯伊在江绪的怀里轻摇头,“绪,你说我会不会很自私?因为个人的原因,既然想过一辈子离开古城,更因为急之下,甚至想要毁掉古城。”

    江绪手臂紧了紧宁唯伊单薄的躯,静静的聆听着宁唯伊的轻喃,“古城到底还是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如果我当初真因个人的原因而毁了古城,他们死的岂不是太冤?”

    江绪微曲着自己颀长的子,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宁唯伊肩上,温声道,“有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自私过?唯伊,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准确的来说,只要是有思维的生物都是复杂的。你已经做的够好的了,命运之心的遗失再加上当初所有事的发生,已经让你遍体鳞伤,够了,这一切都够了。”

    宁唯伊转,回抱着江绪,“绪,你想起当初关于我关于你的那份感了么?”宁唯伊深吸了一口气,“绪,现在告诉我,你还我吗?”

    江绪将宁唯伊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一双深邃的瞳仁深深凝望着宁唯伊的眼睛,“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觉得,时间可以改变的东西有很多。我们之间的故事我遗忘的也差不多了,有的时候会想起一些,有的时候什么都记不清。”宁唯伊低着头,平静的说道,“世间万物变化的太快,更何况,我赌的是人心呢!”

    宁唯伊的话仿佛是来自于远古的叹息,在穿越了古今、看透了红尘之后,一声声力道不重的话夹杂着淡淡的自嘲,印进了江绪的心中。

    “你一直对过去我对你的很有信心,现在为什么就不相信了。”江绪抬起宁唯伊的下巴,深邃如幽潭眸子望进宁唯伊那双清澈水灵的眸子中,他皱眉的问道。

    宁唯伊甩开江绪对她的桎梏,向后退了三步,她带着些许撕心裂肺,“我的变不了,我也相信你的变不了。开始的时候我就想,只要你在我边就好了。其它的一切都是无所谓的,没有关系的。我当初之所谓自信,那是因为命运契约让你无法在上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但是那样的前提是,你还是你,那个在英格斯兰的你,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和我一样,拥有着一半对过去相同的记忆。你现在还认为,我会和曾经一样,做着同样的决定么?”

    她摇头,“绪,你让我怎么甘心,我是那样的你,而你若只是因为命运契约的牵扯而离不来我的话,这样的,现在……我不要了。我想通了,无论当年的事结果如何,我保证,我都会放你走。至于命运之心,总有办法让它回来的。说白了,今生,我与你的相遇,只是因为这份可笑的契约。如果没有他,或许你还是你,或许你就……”

    “唔……”

    江绪的红唇霸道的覆盖在了宁唯伊的樱唇上,将宁唯伊所有想要说的话封在了那张聒噪的小口里,他很难过,难过宁唯伊对他的质疑,是的,过去确实是发生了很多事,今生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他也曾自负过,他也曾想要怀疑过。

    但是最后,当他想起过去记忆的那一瞬间,他决定不在欺骗自己的心,无论他的心是她的还是他自己的,但只要是在他的上,那么他的感由他自己掌控,什么契约,什么被迫,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自始自终,他相信着他的唯伊依然如旧,但是他错了,百年多来的孤独与独自承受,让她变得不在相信自己,也不在相信别人,或许连宁唯伊自己都没有感受到,她变了。

    江绪的气息不再是宁唯伊印象中的忽近忽远,她现在感受的很清楚,他近在咫尺。

    异样的酥麻瞬间弥漫她的全,鼻尖除了江绪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再无其它,她世界突然之间天旋地转起来。

    这算是他给她的回应么?他还是她的吧,不是那种被锢着的,而是与当年一般,真如旧。

    江绪微微一咬宁唯伊的下唇,以示惩戒,顿时唇上缓缓弥漫出了铁锈的味道——那是血。

    宁唯伊微微吃痛,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江绪紧紧扣在自己的怀里,不同于往的温柔而贴心,这个吻,霸道而强势,他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气息深深的粘在她的上,一辈子都1去除不掉。

    朦朦胧胧中,宁唯伊的纤臂自江绪的腰侧穿过,紧紧扣在一起,清风动容,缠绵着加深了这个吻……

    旁的火焰狼似乎很懂人,一张兽脸上似乎有着一道窘迫的神色一闪而过,如果它现在是个人,一定是在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你们到那边搜,你们跟着老子到这边。”一个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人叫喊着,“记住,找到画片上的人就地处死。”

    “是!”

    不远处的叫吼声,江绪耳际听的真切,惩罚够了,自然也就放开了宁唯伊,看着这个一向强势的女人现在也有小鸟依人的时候,眼中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宁唯伊瘫软着子依靠在了江绪的怀里,面色潮红,樱唇晶莹透亮,美丽的如同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菜肴,江绪眼神一暗,看了一眼那群人手中的图片显示器,眉头紧皱。

    “火焰狼,你先回去。”由于命运契约的原因,火焰狼即使处在宁唯伊的金色魔法阵中,但是却可以直接授命于江绪的命令。

    火焰狼早就已经受不了那种满是的荷尔蒙刺激了,巴不得江绪说的就是这句话,它一个闪,自觉的消失在了由江绪控制的金色魔法阵内。

    江绪一个公主抱,将宁唯伊抱在自己的怀里,看了一眼旁的巨石,一个闪,躲了进去。

    “你说上头抓的住那沐司蓝莓吗?”

    “这个可说不定,那个沐司蓝莓在怎么样也是少主不是,没点本事怎么可能当的上。”

    江绪听言脚步微移,正巧轻碰上了脚下的一块小石子。

    “喂,大哥二哥,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老三,你幻听了吧,这里刚刚被震过,怎么可能还有活物,就算有,那也只能是鬼。”

    “也对也对,我们还是回去把,万一真遇上什么鬼那可就倒霉了。”

    “怕什么,我们现在可以用魔法了,来什么我们就杀什么。”

    宁唯伊这时脑袋正巧的清醒了过来,她迷糊的看了一眼周围,然后猛然红了脸颊,就连耳根都跟火烧云似得。

    江绪低笑,“你也有害羞的时候?”

    宁唯伊想都没想的出声反驳,“我那是为了配合你。”突然她瞪大了眼,摸了摸自己的下唇,“说,为什么咬我,不给我一个确信的答案也就算了,居然还……”

    “答案?这就是我的答案。唯伊,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一件事物它的永远,但是你必须相信,是真的有永远一说的。”他看着宁唯伊下唇的伤痕,“这是给你的一个惩罚。”

    “居然这里还有活人!”在温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个煞风景的陈咬金出现。

    江绪早就注意到他和宁唯伊的说话声让巨石另一边这些来这里调查的人听了去,他放下抱着的宁唯伊,让宁唯伊站在自己的旁,“有活人很奇怪?”语气嚣张而张狂。

    “口气别太张狂,乖乖投降,说不定本大爷心好就让你们活命。”

    “听到没有,大哥让你们别太张狂,要不然小命就没了。估计着除了那几个从我们手里逃走的囚犯,你们是这天籁外界唯一活着的两个人了。”

    “啧,大哥,这小妞长得还不错。”一男人猥琐的看向宁唯伊,贪婪的着自己的厚厚嘴唇,“小姑娘,要是你跟了我,老子保证你能活着。我告诉你,天籁的外界已经被攻下,内界迟早都是我们FOO的天下。上头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我们的那系统绝对比天籁的UCC系统要高级,那可是颠覆整个天籁的系统啊。”这话说的这猥琐男人鼻孔朝天,好像那系统就是他发明的一样。

    而这猥琐男人旁的一个男人则是对着江绪用着垂涎滴的神,江绪头皮发麻的一抖,他可以确定,这男人绝对是个同,要不然怎么会用这种神看着他。

    江绪心中叹息,怎么慕他的男人就那么多?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葩了,你最不什么现实就给你什么。

    “这位,要不你跟我……”这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尸首分了家,江绪眸光冰冷的扫过在场众人,淡淡一笑,却嗜血非常,“既然你们认为自己的魔法很厉害,那么就和本少爷一较高下怎么样?”

    宁唯伊捂嘴在一旁笑的欢畅,而别人却已经呆在了原地,因为没有人看清江绪做了什么,但是在刚刚那一瞬间,一个人确确实实的尸首分了家死在了他们眼前,丝毫还手的余地都未有。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江绪动的手,但是却不知道,江绪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自己边的人明显有退缩的现象,一个看似是头的人对着自己的手掌啐了一口,然后使劲摩擦着,“兄弟们,这对畜生伤了我们的兄弟,我们要给他报仇。”

    说着,眼前的这一小堆人举起自己的手,朝着江绪与宁唯伊的方向聚集起了一个巨大的碧色光球,宁唯伊眼睛一眯,嘴角的笑意更甚,江绪百无聊赖的看好戏似得看着,宁唯伊突然道,“这东西伤的了我们?”对于魔法的掌握,这几个人还不够火候。

    江绪痛心疾首回道,“就算我们装死给他们用这玩意打,估计也死不了吧。”这几人弄出的魔法光球形体很大,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一个只是大了点的气球,攻击力轻的可以。

    宁唯伊点头,“我觉得我可以用一个手指就可以打散那个碧色的……算是魔法光球的球……”宁唯伊伸出自己的食指,装腔作势的弯了弯。

    江绪转头看向宁唯伊,宠溺的对了她浅笑,“我不介意你上去试试看。”

    宁唯伊眨了眨眼,“万一真打散了,他们不就没王牌对付我们了?”说这话的时候,估计是良心发现,说的特别为对方忧虑。

    江绪淡定道,“他们可是扬言,拥有这魔法可以遇什么就杀什么的。”嗯,这话他当时听的很清楚。

    “所以就遇上我们要杀我们了?”宁唯伊表做的相当吃惊,“不行不行,要是被这东西解决了我的命,还不被别人给耻笑千年?”

    “所以呢?”江绪略带讶异的问道。

    “还是打散了比较安全。嗯嗯,安全至上!友好万岁……”宁唯伊已经恢复了往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说着,直了背脊,面容上带着自己天真好奇的表,嘟着自己的唇用着自己最嗲声嗲气的话音可道,“不好意思,我试试看这个东西戳破后会怎么样。嘿嘿……”

    宁唯伊嗲声嗲气的声音让江绪顿时惊起了一的鸡皮疙瘩,太慎人了,要是宁唯伊用着声音和自己说上一天的话,他估计会被刺激的口吐白沫。

    ‘砰——啪——’

    碧色的魔法光球在宁唯伊的眼前突然的爆了开,宁唯伊的手指却依旧保持着碰上那碧色光球时的样子,她如同一朵莲花圣洁矗立在原地,面带微笑。

    但是在那群人的眼里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宁唯伊的速度快的诡异,就一个眨眼的瞬间便移动到了他们的眼前,而他们聚集起来的魔法光球居然被她用手就解决掉了,这怎么可能呢,她不会是鬼吧……天籁的冤魂……

    宁唯伊正打算出手直接解决了这群碍眼的家伙,江绪却先下了手,顿时,血腥味弥漫,血丝四溅。

    宁唯伊转头,对着江绪微微蹙眉,江绪勾唇一笑,“他们还不配你动手,别让他们的血脏了你的手。”

    宁唯伊走向江绪,挑眉,“他们就有资格让你出手?这回他们也死的光荣了,让我们古城的白夜魔王亲手赐死。”

    江绪亲昵的勾了勾宁唯伊的鼻尖,“你还不满了?”

    “我还真不满了。”宁唯伊回的顺溜。

    “好了。”江绪无奈的摇头,他拿宁唯伊完全没有办法,忽然他神一正,严肃道,“看样子挚友他们应该是潜入了FOO的基地,然后不小心被捕获了,但是又逃了出来,所以……”

    没话起已。“所以这群人才会被派下来调查已经逃亡了的沐司蓝莓。只是我们不能确定,究竟还有没有人依旧被困在他们那里,逃出来的究竟有哪些人。”宁唯伊解析道。

    “早知道就应该留个活口下来问问。”宁唯伊看了一眼自己后不远处的一滩血迹,皱着眉头道。

    江绪抿唇,“就算问他们,恐怕也得不到我们需要的消息。这群连这样低级的魔法都无法正确掌握的人,应该是FOO底层的喽啰,上级的事,他们不可能知道。”

    宁唯伊揉了揉眉心,她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抓住了天籁少主的这个消息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一件小事,但是底下的人只是接收到命令并且执行而已,真要向这群人问出一点什么来,估计也是九牛一毛的小事了。

    “那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找不到FOO的基地,我们恐怕什么也做不了。”

    江绪想了想,幽深的眸子一亮,“既然这样,我们也潜入FOO他们的内部调查。”擒贼先擒王,在那个内部里,一定藏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惜的是,这个秘密他已经知道了。

    宁唯伊歪着头一笑,“现在已经确定了我们的猜测,他们果然会魔法。看样子,这群人果然不长眼的去偷窃了守护天使守护着的珠子,封印着天籁最原始的魔法元素的珠子。”宁唯伊微微一顿,点头,“我也正好想到这个办法,潜入他们的内部,找到珠子的下落。”

    “说不定还可以找到那样东西……”江绪眼神复杂的看向宁唯伊,如果那群人真的拿走了那样东西,并且被他们找到,那么这事恐怕就有转机了,也省的他再去找那样东西了。VExN。

    宁唯伊水灵灵的眼睛内神复杂,是的,那样东西,不同于现在的UCC或者FOO的系统,那样东西可是可以颠覆整个天籁的系统,天籁唯一的系统,可以预示天籁的过去与未来的系统……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