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唯伊也是遇攻则受?

    太夫人本想着秦老爷能打个胜仗回来,正好为打了败仗的秦天漠求求,没想到等秦老爷人到边关才发现,那西戎国根本没有开战的想法,只是偶尔有一两队人马会在边关扰百姓。舒虺璩丣

    没有圣旨,秦老爷又不能贸然回京,只能继续守在潼城。

    这一次西戎国突然发兵,很显然是早有预谋,不然秦老爷也不会中了埋伏,受箭伤。

    自古行军打仗,受伤在所难免,可奇怪就奇怪在,秦老爷受伤后,西戎国却并没有趁机发兵攻打潼城,反而偃旗息鼓地退了回去。

    这未免不让人怀疑,当初的突然发兵或许是跟人串通好了,目的就是为了让秦老爷受伤。

    现在秦老爷受伤昏迷被送回秦府,五万秦家军还留在潼城待命,若皇上是动了那五万秦家军的念头,大可以让秦老爷病死关外,之后再派人顺理成章去接手秦家军。可现在秦老爷没死,只是吊着一口气被送了回来,这太夫人就要琢磨,皇上此举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这不是皇上的计谋,而是九王爷凤莲澈。太夫人很快想到这一点,因为皇上还在南巡途中并没有回京,京城的大小事务都还是凤莲澈在打理,那这所有的一切就应该是凤莲澈的计谋。

    凤莲澈是想用秦老爷的受伤来给秦府提个醒,给个暗示,让秦府主动地奉上他想要的东西,但这东西绝对不会是凤莲澈现在唾手可得的秦家军,而是秦府里的另一样东西。

    会联想到秦府隐藏的那张龙脉图,是因为三年前秦天歌曾无意地问起过这件事,虽然当时他只是随口一问,却让太夫人刻意记住了。

    秦天歌和这九王爷凤莲澈打小就玩在一起,平里又走的很近,如果秦天歌会问起龙脉图,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九王爷凤莲澈曾不经意地向秦天歌透露过这件事。

    因此,太夫人这次要派碧落去王府,完全就是投石问路。

    如果凤莲澈一时被女色迷昏了头,那就皆大欢喜,可以避开龙脉图的事,牺牲了碧落一人而保全整个秦府平安;可若凤莲澈真的想要龙脉图,那如何把龙脉图交出去,还要交得巧妙,不会给秦府带来无妄之灾,那就只能依靠碧落的智谋了。

    当年秦老爷可是说没有找到龙脉图,现在若秦府再把龙脉图交出来,那不就是自煽耳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太夫人此刻虽已经做好了将那龙脉图交出去以保秦府平安的打算,但她又担心一旦交出去,九王爷会借此给秦府按一个欺瞒圣上,居心不良的重罪。

    现下秦府的四个男人,秦老爷重伤昏迷;秦家大少爷双目失明,子多病;秦家二少爷不知所踪;秦三少爷远在北方;秦府的三位小姐更是只懂女红,琴曲之事的无用女子;而秦府的四位姨太太更没有一个人能是九王爷凤莲澈的对手,整个秦府能帮太夫人的人选,就只有碧落了。

    “四丫头,知道这样做有点为难你,但那九王爷虽风流,却并不下流,若你执意不肯留下,相信他也不会强迫你,就像前几他提出要你当他的侧王妃被拒绝了,却没有生气一样。”

    太夫人继续劝说着碧落,碧落深知,这一趟她是非去不可了,于是她提了一个条件。

    “碧落有一个心愿,希望太夫人能在碧落去王府之前答应了。”

    “你说,只要我做得到,就一定答应你。”

    “碧落希望,能把姨娘从庄子里接出来。姨娘的咳症已经大好,完全没有任何传染的可能,而且现在老爷昏迷了,姨娘一定非常担心老爷,碧落想让姨娘回到府里好好照顾老爷,不知道太夫人能不能答应碧落?”

    碧落并不怕去见凤莲澈,她很确定凤莲澈要的不是自己,之所以犹豫拒绝是因为此去王府势必会麻烦重重。碧落不想招惹这些麻烦,她目前的想法只是要报复大太太姚氏而已,秦府和皇上之间的纷争,她并不想介入,况且倘若她今真去了王府,就算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后也会成为别人议论的话题。15174954

    流言本就容易平地而起,何况她一个女人深夜拜访王府呢?

    现在太夫人执意让碧落去王府打探消息,她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于是只能答应下来。但这一趟,碧落绝不能白去,她要把五姨太齐氏弄回府里,这可是她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

    齐氏当初决定自己一个人离开秦府,完全是为了保全碧落,碧落知道齐氏和老爷的感很深,齐氏这样的牺牲让碧落内疚不已,所以现在有了机会,碧落第一个考虑到的就是齐氏。

    “好,我可以答应你,明一早就派人将齐氏接回府。”

    太夫人果然答应了碧落。11fhk。

    “那去王府之前,碧落想先去见平安一下,他毕竟是碧落的相公,就是现在没有公布这个消息,碧落还是要知会他一声。”

    “四丫头,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就宣布你和 平安成亲的消息,让他来住进秦府来。”

    太夫人又增加了一条安抚碧落的条件。

    “碧落谢太夫人。”

    从竹园离开的时候,碧落正好遇见急冲冲赶来的伊凡。

    碧落跟伊凡打了招呼,并拜托他尽全力诊治秦老爷后,就跟着喜管家坐上了出府的马车。

    马车开到了玉婶的铺子,对于碧落的去而复返,平安表现的特别激动,他在内室听见了碧落的声音后来不及穿上外衣就跑了出来。

    “碧落回来了是吗?!”

    “你看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鞋子都没穿。”

    碧落从马车里下来后和 平安来到屋内,喜管家等在外面,玉婶给他倒了杯茶,让他稍事休息。

    “碧落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放心平安,要跟平安一起睡睡吗?”夫夫战只败。

    平安兴奋地握住碧落的肩膀问,碧落却摇摇头说:“平安,你先坐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碧落要说什么?”

    “平安,府里出事了,老爷受了伤昏迷不醒。碧落要去九王府一趟,现在就去。”

    “碧落去九王府找大夫吗?伊凡不就是大夫,为什么要去九王府?”平安不解道。

    “不是这样的,有些事,碧落现在跟你说,你还不明白,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让你知道,今晚这九王府,碧落非去不可。”

    平安想了想后说,“碧落想去就去吧,不过外面下了雨,碧落记得要打伞,不要被雨淋湿了。”

    平安的关心让碧落的眼眶又一阵温,这件事若换做第二个男人肯定会明白碧落此去的结果,但单纯的平安不明白,他以为碧落去王府就像去集市买菜一样,去了就去了。

    “碧落怎么哭了?”

    “没有,是沙子进眼睛了。”

    碧落擦去眼角的泪,抬起头后又叮嘱平安道:“等下碧落就走了,平安要好好睡觉不许乱跑,明白吗?”

    “碧落今天好啰嗦哦,平安都已经答应过碧落了,绝不会乱跑。”

    “平安,”碧落停顿了下,“若后你听见什么关于碧落不好的流言,要记得相信我,可以吗?”

    “平安永远都相信碧落!”

    平安毫不犹豫地回答换来了碧落欣慰的一笑。

    “那你快睡吧,我走了。”

    碧落起将平安扶躺在上后,为他盖上被子。

    “碧落?”

    平安叫住准备转离开的碧落,“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亲额头就可以。”

    碧落迟疑了片刻,俯下去将自己的唇落在平安的眉心,可就在她准备直起离开前,一种强烈的想法从碧落的脑子里冲了出来瞬间控制了碧落的行为,让她的吻顺着平安的眉心,一路向下,落在平安的眼睛上,鼻尖上,最后印在平安人的双唇上……

    在那里,碧落多停留了几分,她轻轻吻着平安,像是要用这样的一个亲吻去弥补将会给平安带来的伤害般,无比温柔。

    自己的娘子深夜只一人去拜访王府,就算平安相信碧落,他也会心里不痛快吧?毕竟连伊凡这样只是朋友的人,都会让平安吃醋,更何况碧落是要去王府有所求?

    平安瞬间呆愣住了,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碧落的吻让他心跳加速,头晕目眩,他感觉自己似乎要飘起来了,于是他伸出手一把将碧落搂在怀里,然后翻将碧落压在下。

    平安疯狂地吻着碧落,他的舌头如蛇般在碧落的唇齿间乱窜,碧落感觉自己的子快要烧起来了……在平安的手伸进碧落衣衫内的刹那,碧落的意识才猛然清醒,她支开平安说:“今天不可以。”

    平安气喘吁吁地抱着碧落,眼中满是难以抑制的晴,碧落有些内疚,如果早知道那个吻会点燃平安体内的.火,碧落就不会玩火上,现在她有要事在,无法跟平安继续。

    “平安忍着。”

    平安大口地深呼吸几次后就从碧落的上翻下来,拉住被子盖住自己已经起了变化的体,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碧落说,“碧落快走吧,平安等碧落回来。”

    碧落忽然笑了,之前因要去王府的难受绪因这一刻平安的表彻底消融了,她起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和头发后,心无顾虑地走出了房间。

    ps:接下来就是碧落和王爷的对手戏啦!!有吃哦~~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