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没有人比我更真

    被拦住的人是个穿着很是新潮的妇女,一脸的浓妆艳抹,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宁唯伊,接着道,“你是外界来的?”

    宁唯伊大大方方点头,“是的,我今天刚从外界进来,听闻天籁有个巨大的大天使教堂,所以才来看看的。今天这里怎么那么多人?”宁唯伊似模似样的东看西看,表示自己的疑惑。

    妇女皱着眉头,奇奇怪怪的打量着宁唯伊,最后想了许久才开口道,“你知道的吧,我们天籁这圣教堂存在的原因?”

    宁唯伊不懂装懂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妇女这时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守护天使不见了,守护我们天籁和|平的天使不见了。今天是天籁的祈祷祭。”妇女指了指教堂高处的一些穿镶着金边衣袍的人,对着宁唯伊道,“那些人就是这教堂已经隐世多年的法师,据说他们这次出关,唯一的目的就是召回那位天使。”

    宁唯伊眉头微皱,一副惊喜的模样看着妇女,“召回?真的可以吗?这样的话,天籁就可以越来越繁荣了。”

    但是妇女却是一番苦恼的模样,“守护天使可是神明啊,再说了,这守护天使都消失了那么多年,谁都没有这个资格说,他们有多大的几率可以召唤的回来。”

    “那么说,今天这么多人在这里,原因是因为大家要一起祈祷?”

    妇女点头,“就是这样子。”

    里今界巨。宁唯伊不明白,又问道,“那他们用得着对对方行那么大的礼?”看他们每个人都对对方拘一个礼,她还真当作这里有什么婚事了,她记得,好像现代社会办婚礼就是有在教堂的吧。

    妇女鄙夷的看着宁唯伊,一副你这个小女孩怎么都不懂的模样,带着些训斥的口气道,“你怎么回事?家里人怎么教的你,连自己种族的这些大事都不清楚。小姑娘,给阿姨记住了,他们这是尊重对方,也尊重自己,所以互相对对方行一个小礼,这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大事,但是这可以体现出一个种族的人品素质问题,你懂嘛你?”

    宁唯伊讪笑着使劲点头,“阿姨说的是,阿姨说的是,小姑娘我已经牢牢的记住了前辈您的教诲。”

    看着宁唯伊那么的模样,妇女这时欣慰的点点头,用手抹了抹眼睛,很是感动的道,“你这孩子,真是听话,以后一定有出息。”

    说着,便进了教堂,并且在进入教堂大门之前,落下了自己上的花花衣服,这才进了去,宁唯伊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看妇女刚刚的那一小小的举动,便足以证明天籁的所有人对于守护天使的敬畏是有多么的严肃了。

    这时沐司蓝莓也已经到了,只比宁唯伊慢了几分,他走下自己的‘车’,然后悄无声息的收好,走近宁唯伊道,“真没有想到,天籁的这些大长老现在都出来了。”

    宁唯伊转头,看了一眼沐司蓝莓,“天籁还有长老坐镇?”

    沐司蓝莓微微浅笑,宛如漾,“这些长老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隐世,不管世俗了,看样子,这次也已经察觉了天籁的危机之可待,这才出来的吧。”

    宁唯伊挑眉,眼中带着些许嘲讽,“这些长老,倒是空有一副本事了?”她指了指那教堂高处的几位威严又满目沧桑的长老,“你说,守护天使,召唤的回来么?”

    沐司蓝莓毫无意外的摇头,“绿翅天使可不是那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神明。”若是那位天使真的那么容易回来,她早就回来了,何必离去那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或许……”宁唯伊顿了顿,“感觉的出,你们的守护天使对于天籁,是非常喜的。”

    “毕竟这里是她诞生的地方。”沐司蓝莓目光悠远,仿佛看穿了前世今生一般,不管是谁,对于自己出生的地方,总是带有一份独特的感的,“天籁的人民对天使一直包含敬畏与崇敬,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对于天使离去,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宁唯伊想了想,若有所思道,“会不会?天使被抓了?”

    沐司蓝莓惊呼,“这不可能。”对于宁唯伊的猜测,沐司蓝莓听言的表是震惊的,有些难以理解宁唯伊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既然为天籁一族的守护天使,那么天使的力量自然不是他们所能想的到的,这样的神明居然会被抓,这也不可思议了一点。VExN。

    宁唯伊则是不可置否,“这年头怪事又不少,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就算是天使也有打盹的时候,说不定在打盹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暗袭了呢?”顿了顿,宁唯伊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是有可能的,便又道,“既然为天籁的守护天使,那么她的存在一定具有什么效应。就好像古城的金发公主,她的存在,是为了维持古城每个种族之间的平衡,让这些互相种族平衡互相压制的存在,并得到互相不干|扰的作用。一旦某一种族违反了自然法则,便出手制止解决。按照这样的思路,天籁一族的本命天使,自然有着什么重大的作用。而这个作用好死不死的被某些有心人知道,从而……对守护天使起了歹心,最后得罪了守护天使,天使一气之下便飞走了……”宁唯伊眨了眨眼,看向一直沉思的沐司蓝莓,“你说,这种可能的几率是不是也可能有?”

    安郁然这时踏着自己轻盈的步子,幽暗暗的走了过来,很是适时的插了一句话,“唯伊说的不错,既然你们天籁自己觉得问心无愧,那么问题就一定出在天使的上。”

    宁唯伊对着安郁然点了点头,“我记得当时你们曾说过,FOO的出现是在天使消失之后,那么一切的源头都在于天使上,也就是说,只有找到天使,或许查出与天使有关的线索,才有可能解决你们天籁的问题。”

    沐司蓝莓紧紧的皱起自己的眉头,秀气的眉峰就那么皱成了几座小山,“难道等着他们召唤回来天使?”

    沐司蓝莓将自己的眼神朝着教堂大门处看了看,无奈的摇着头,他知道的,就算是那几位长老,也不一定可以召唤的回天使,更何况,如果按照宁唯伊的猜测,就算真的可以联系到了天使,天使也不一定会回来。

    如果天使不回来,那么天籁迟早都会消亡,消亡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被一直虎视眈眈的外族消灭,另一条就是被FOO的那些团伙消灭,彻底改|朝换|代,天籁不在是天籁。

    宁唯伊却摇头,“按照你所说的,等到他们召唤回天使,估计我等的头发都白了。既然到了这里,自然是要进去好好调查的。”

    宁唯伊正走,沐司蓝莓匆忙拦下宁唯伊,挡在宁唯伊的前,“里边正在祈祷,现在进去,可能会引起群愤的。更何况……现在……”

    沐司蓝莓话未说完,宁唯伊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就算不是祈祷,就凭我们这些平凡人,也是不能进里边的不是么?再说了,本公主的耐心有限,天籁少主,别忘了,本公主如今帮的可是你们天籁的麻烦事。我放下自己所有的事,首先解决的却是你们天籁的事,按照道理,我已不是金发公主,并没有责任就要替你们处理掉这些多余出来的人物。所以,如果你不让本公主进去查,那么天籁的事我便从现在开始放弃解决,正好,我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本公主去做。”宁唯伊一旦脱离现在的角色,进入金发公主的角色,那原本被很好遮掩住的威严便会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那种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女王霸气,让人忍不住的不自觉诚服。

    安郁然琥珀色的瞳仁微微一动,宁唯伊这次是认真的,她很少自称自己‘本公主’,一般况下,她都习惯于用‘我’这个第一人称称呼自己,现在又一次的用上了本公主这个称呼,看的出来,她这次是非要查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才肯罢休了。

    沐司蓝莓看向一脸冰霜的宁唯伊,心中微微震撼与宁唯伊霸气的女王气势,他脑子中忽然想起了宁唯伊当初下的金色魔法阵,是啊,她是金发公主,是古城的审判、古城的法律,有什么地方是她没有资格踏入的呢?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既然是这样,那么请吧。”

    看着沐司蓝莓妥协,这时宁唯伊才收起了自己刚刚冰冷的态度,她淡淡道,“虽然我已没有了金发金瞳,但是我上流的血液确实是纯血金发公主的,没有人比我更真。既然当初信我,现在也该信我。”她虽没有了那颗心,但是份却是实打实造不了假的,她既然拦下了这瓷器活,自然是握有那金刚钻,否则,她不会那么轻易拦下这一堆的麻烦事。

    沐司蓝莓此刻也不在矫,“进入教堂之前,还请你做好心理准备,打扰了仪式的进行,可能会有的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