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明日愁来明日愁

    说话的是楚流漓,她带着一脸的笑意与活力的气氛走向在场自己最好的姐妹边,她对着姜果笑笑,一头没有被她竖起的黑色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凌乱的飞舞着……

    姜果看见楚流漓慢悠悠的走向自己,露出一副一脸见到鬼似得惊恐表,说的话那叫一个结巴,“流……流……漓漓……流漓……”她惊呼道,“是人还是鬼啊……你不装死了啊……”

    楚流漓嘟了嘟嘴,没好气的举起手,眼不眨的拍到了姜果的头上,鼻子里似乎还冒着气,“我看你是想死了。”

    姜果立马捂住自己受了残暴的脑袋,没好气道,“力气还真大,看样子是又复活了啊。”楚流漓的转醒,她是真的高兴坏了,现在宁唯伊变成那副不死不活的模样,要是流漓也那么继续睡着的话,以后的生活,她连想都不敢想。

    姜果因为楚流漓的到来,原本僵硬着的表此刻也带上了些淡然,姜果下吧指了指楚流漓手中的袋子,不可思议道,“你还买了酒?这里的酒毒不死我们吧。”

    楚流漓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送给了姜果一个大白眼,“就你被毒死了。”言外之意,果果,你什么时候心眼那么多了?

    姜果一副居安思危的严肃表,“个人觉得,我的命比小强的要硬!”其实她也不笨的,起码最近经历了那么多事,她要是继续白纸一片,那就不叫单纯了,那就白痴。

    楚流漓太阳微微跳动,认命的闭了闭眼,然后越过姜果看向牧佑隐,她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楚流漓一睁开眼睛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见证了岚锦闯进那间病房野蛮的将江绪就那么的抱了走的全程经过,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岚锦一瞬间的如同龙卷风一般,卷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后,便又如同一阵飓风,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等岚锦走后,她的脑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开始高速的运转了起来,她想到了这人得罪宁唯伊可能会有的两种结果,一种是宁唯伊如同当初在英格斯兰那般的被激怒,用最果断的办法解决最麻烦的问题。另一种是,宁唯伊静下心了,一直和那人周旋,最后取得胜利。VExN。

    但是令她最意外的是,江绪暖她居然也在,那个江绪的亲妹妹。

    这让楚流漓当下便不顾一切,恳求楚流湘帮她逃院,结果急匆匆赶到这里时,看见的居然是那么令人心碎的一幕,与她和自己哥哥在赶来的路上猜想到的截然不同。

    牧佑隐眸子内光亮一闪,他道,“挚友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被那个岚锦抓走的?”

    这时楚流湘从楚流漓后信步的走了上来,他点点头,“我原本和沐司柠馨正在交谈,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关于天籁的一些事。后来我便看见了流漓的手指动了动而且她还动了动眼皮,我知道,流漓当时一定是有知觉了,距离流漓醒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以,一心一意的看着流漓,直到流漓睁开眼,第一眼看见了我,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人闯进了病房。”

    这时沐司柠馨走过来,很抱歉的说道,“我以为他们是天籁的那群叛徒,还以为他们要对天籁不利,结果就没有注意到江绪况,他们就那样带走了江绪。我看你们的朋友被抓走了,立马循着他们的足迹追了过去,等我赶到时,看到的就是教堂里的那一幕了。我也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他们的目的原来是江绪。如果当时我有注意到,或许他们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可以抓走江绪,唯伊她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对此,我很抱歉。”

    沐司蓝莓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聚集了过来,他重重的一声叹息,有些不明了,“那孩子到底是唯伊她的什么人?为什么唯伊眼中一瞬间溢满了茫茫孤寂?”

    牧佑隐、姜果、楚流湘、楚流漓皆是摇头,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眼里,唯伊对江绪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也才知道,原来,唯伊对绪的依赖是那么的深。

    牧佑隐一直以为,宁唯伊一定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找到了江绪是凶手的证据,她一定会毫不留的杀了他,为过去的自己报仇。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不尽然,就是毒药,这毒药华美而矜贵,它可以让你放下所有的偏见与懊悔,它也可以让你明白世事无,世态炎凉。依赖的最大限制,除了,别无其它,世上任何事物,都逃不过一个字。

    此刻他觉得,宁唯伊不一定对江绪下的了手,甚至她宁可最后选择将自己堕落到地狱,她也不一定会伤害自己最的人。

    说到底,宁唯伊她再不同,在上,她始终是个花季的少女,和所有的普通女孩子一样,她也渴望美好,只不过,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多了一份名唤‘必须坚持’的毒咒而已。

    是的,仅此而已。

    而他有姜果,但他却不能说,不能,这其中的原因,他想,如果没到生离死别,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对于姜果,这个对他说了八年‘我喜欢你’的女孩,他又该如何全而退?

    她又该用何种方式忘记他?或者说,他根本不想她有一天会忘记他。

    气氛渐渐的又变得有些哀伤,空气也如同在冷藏库里似得,渐渐像是有了要凝固成冰的预兆,这时天气也很不争气的来个晴转,天空压得低低,折磨人般的发出了一阵阵哀嚎声。

    天也见不得底下的这群正处于青年华的少男少女们满怀着浩淼海洋般的心事变得哀伤,它也哭泣了……

    细雨来的毫无预兆,但是众人依旧直了背脊,整齐的站立在了宁唯伊的后,想是在证明般的告诉宁唯伊,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相信朋友这个伟大而光荣的‘名词’吧。

    宁唯伊在前方,纤细的子娉娉站立着,寂寥而忧伤,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会那么哀伤,是因为江绪被抓走了,还是害怕安郁然在欺骗自己?

    不,她想这些都不是让她颓废的原因。

    罪魁祸首是岚锦的话,是岚锦偏着江绪所说的那几句义正言辞的话,从那几句话当中,她很清楚的知道,岚锦显然很清楚当年发生的一切,也因岚锦那几句如同世界上最毒最狠的毒药一般的话语,她突然间有了证明江绪不是杀害她的凶手的证据,既然江绪不是凶手,那么当年,害死她的凶手是什么人?郁然?

    不,大概不是的,嗯,一定不是的,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以后也不愿去怀疑,毕竟,当初那么可的孩子,不可能变得如此,那么当年,究竟是……

    露黑果凌。宁唯伊顶着风雨,纤细的子超乎其外的立在幽深的大海旁边的阶梯上,背脊被她拉的僵直,姿是那样的标准且不自然,她此刻微微转头,看向那群至今未离开的同伴,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她迎着风雨,大声道,“流漓,终于醒来了啊。”她眼中带着些许开心,带着些许绝望,她看了看楚流漓手中的袋子,满意的勾起了唇角,淡然的走了过去,白希的纤手夺过楚流

    漓手中装满了瓶瓶罐罐的袋子,豪放的迎着漫天细雨大呼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愁来明愁!”

    这个夜晚,众人各怀心事,喝的酩酊大醉,多亏了沐司蓝莓少主的份,对于楚流漓擅自逃院,天籁医院并没有追究任何事,反倒是楚流漓的主治医生被死了个半死,以为楚流漓在医院里被怎么了,一条老命被折腾的不行。

    也因沐司蓝莓才找到了那么一处幽静的小木屋,众人这才有了地方彻底放松自己狂欢,在宁唯伊一生严谨的生活中,今晚应该是她最疯狂的狂欢了。

    夜幕降临,后半夜,天空高而悠远,被雨洗净过的天幕上,出现了调皮眨着眼的星斗,偶尔还会有一两颗流星顺闪而过。

    宁唯伊等人泛红着脸,眼神迷离而又清晰,脚步摇摇晃晃的爬上了这间幽静的小木屋的屋顶,他们抬头,欣赏着漫天星。

    姜果顶着醉醺醺的脸蛋道,“知道么?曾经收养我的孤儿院的老院长告诉过我,每当流星划落,就代表着一个美丽的灵魂升天了。”她不知道是对着自己说话,还是对着旁的什么人说话,声音小的如游丝一般。

    楚流湘这个表面上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大男孩,这时也发了话,“流漓,哥哥如果有一天死去,你一定不要哭知道吗?”或许是借着酒劲,说出了心中一直憋着的话,换了平时,他要是那么说的话,楚流漓一定不要轻易放过他,好好的,说什么死呢。

    宁唯伊这时,对着楚流湘晃动着自己如同白骨精一般纤细的手,嘴角带着醉酒迷人的笑意,“你是想说,自己会变作流星吗?”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