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公主?兔子?挚友啊,你到底翻看了什么鬼书籍?”这是他当时抚额无奈说的话,甚至当时还笑话江绪,多大的人了,还看童话故事!

    江绪却是笑呵呵的对着牧佑隐讲道,顺便一手抓起了在一旁睡的开心的姜果,开始了他的故事,“从前有座山,有座满是荆棘与野兽的山,在山顶有一座豪华的古堡,古堡里有位美丽聪慧的公主,她是一位会魔法的公主,她的边总是跟着一只宠物兔子——如同骑士一般守护着她的忠实兔子。但是公主有着一颗心,一颗可以实现所有人愿望的心。也是因为这颗心,为公主带来了死亡,也带来了她忠实的兔子的死亡。当人类知道,在那座山顶有着这么一位令人垂涎滴的公主,而且她还有着一颗传说中的命运之心。因此,所有的猎人、军人、贵族、甚至于普通的老百姓都要不顾一切进入那座满是荆棘与野兽的恐怖山林,只为杀死魔法公主而取得那颗可以实现自己**与野心的命运之心。但是奇怪的是,所有进入山林的人都死了,全部死在山脚,没有一个曾活着见过山顶的那座美丽的古堡,更是没有人见过那位传说中有着一颗决定一个人一生命运的命运之心。这些贪心而又野心的人并不是被山林中的野兽夺去生命的,他们是被一只通雪白、可至极的小白兔给扼杀了生命。是的,就是那只公主边的忠实兔子,是它在公主午睡或者公主忙碌的时候偷溜下山,为公主解决了这一群又一群,一群又一群不停进入山林中的愚蠢的人类。它以为自己杀一可以儆百,但是贪心的人类却为利益而蒙蔽了双眼,不要命的一直从外围进入山林中,他们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这让兔子突然觉得棘手了起来,它不知道该如何劝告这些人类不要在进入这里,不要在打扰它可怜的公主下,但是人类又怎么可能听的懂一只兔子说的话?他们不把出现的它烤了当午饭或者晚饭吃,就已经是对它最大的恩惠了。从此,雪白的兔子不在雪白,它光泽亮丽、柔顺的柔毛变得异常刺人,像是一根根立的针,雪白的毛发也变得幽黑。它从此以后一直躲着公主下,不让公主下碰到自己,因为它脏了,它上都是人类肮脏的血液。”

    江绪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一顿,接着一脸笑米米的看着已经听的入神的牧佑隐与姜果说道,“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吗?”

    牧佑隐翻了一个白眼,“公主不要她的兔子了?”

    姜果不以为然的撇着唇,白眼像是翻进了眉毛里,“小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公主才不会不她的兔子呢!”

    江绪挑眉,他接着道,“是的,公主并没有因为兔子的改变而不喜欢兔子,反而对兔子越发的宠溺了。直到有一天,公主一脸温和浅笑的对着她忠实的兔子道,“记住了,你不能死,绝对不能离开我。”兔子不明所以,但是它还是点了点头。公主看着兔子单纯可的模样,嘴角的笑意变得大了起来,她又道,“我离不开你,我的兔子。”这是公主唯一一次对兔子说的如此感人的话,她离不开它。而在兔子眼里,公主的话无疑是它听过的最好听的话,它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公主,不让任何人打扰到她温柔的公主。但是好景不长,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人类中的贵族与巫师联手,悄然的闯上了山顶。兔子在夜晚的电闪雷鸣中惊醒,敏感的感觉到城堡外的人群来者不善,它懂了,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的,但是它不知道居然来的那么快。公主也醒了,她浅笑着坐在了她柔软的公主躺椅上,依旧是一脸可人温和的笑意,她说,‘要为我战斗吗?我的骑士。’兔子说着只有她听的懂的话语,‘是的,我的公主。’公主笑,‘那好,你去吧,我的骑士,为我凯旋而归。’公主话音刚落,一代表着它曾为保护她而从雪白毛发变作了黑色柔毛的毛发在黑夜中异常的明亮刺眼。渐渐的,兔子的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野范围之内,兔子离开的那一瞬间,公主眼角留下一滴泪,它晶莹剔透,从公主美丽的眼眶中轻轻滑落,如同夜幕中瞬闪而过的流星,殒落在了公主精致的面容之上,美的是那样令人肝肠寸断。城堡外边的天空已经下起了大雨,滂沱大雨。公主听的‘嚓’的一声响,刺耳的声音划破了这个静谧而诡异的夜晚,兔子死了,被人用刀直接刺死,然后被那群贵族们的下属煮了当作了下酒菜。当人们满怀着激动的心打开城堡的大门的时候,却发现公主也死了,她的尸体静悄悄的躺在那张柔软的躺椅上,嘴角轻微上扬,脸色惨白却美丽的令人窒息。人们看见了,公主心脏的那块位置血淋淋的也空的,看的出来,里边早已没有了他们需要的那颗心。没有人知道,其实那只忠实的兔子就是公主的心,是公主不甘心度过那么多无聊的年年岁岁而用自己的心创造出来的玩伴。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颗她原本异常讨厌的心,因为兔子,她渐渐的上了它。兔子死去的瞬间,公主也死了,兔子并不知道公主其实都知道它为她做的一切,但是她不说,她却懂。所以公主死的时候,特别的安逸,但谁也不知道公主是抱着怎么样的一种心,而面对这场残酷的死亡方式的。”

    当初江绪讲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姜果在一旁早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但是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在处于青年华的少女总是比任何人都多一根感的神经,她们容易满足,也怕失去,她们可以为一件小事而稀里哗啦的哭上整整一天,也可以为一件开心的事,而整整笑上一个星期,甚至于有人在旁边没头没脑的提到一句,她们也可以顿时发笑,不顾时间,不顾地点。

    姜果一脸的哭腔,对着江绪道,“那群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VExN。

    江绪像是大哥哥一般温和的摸着姜果的头,“人类总是贪婪自私,自己不管做错什么,都将自己的错误推给别人。甚至于私心的希望别人的失败来铸就自己的成功。那群害死公主与她兔子的人看见了已经没有了心的公主,便开始了互相猜忌,他们认为拿走公主的心的嫌疑人一定在他们其中,最后互相怀疑,互相猜忌,全都死在了自己同伴的手里,最后所有人都疯了,自己自刎了自己,在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所有人都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公主的心究竟到了哪里。”

    姜果眼中痴痴的闪着泪花,狠狠道,“一定是兔子的诅咒,是的,最后一定是兔子的诅咒,它在死前一定是诅咒了那群要拿自己最的公主的心的人类,所以最后所有人都疯了。”

    江绪则是浅笑嫣然,幽幽的回了一句,“或许吧。好了,我的佑隐挚友,你的小媳妇哭的好不伤心,记得好好哄哄啊,我就先回寝室了。”

    起童笑隐。现在牧佑隐想来,当时的江绪的笑意是多么的欠揍啊,明明是他自己恶俗的非要让他和果果留下听故事,结果他自己倒是先脚下生风,逃之夭夭了,搞的他那晚根本没有睡成觉,一直听着姜果说好可怜好可怜。

    他之所以现在想起这个故事,那是因为现在的这个况实在是太应那个故事的景了——宁唯伊是那个童话中美丽的公主,而绪就是那只忠实的兔子,而害了这两个人的自然是那群自私的人类了。

    在他眼里,安郁然与那个岚锦就是那群害死了公主与忠实兔子的人类,一个代表着自私,一个代表着贪心。

    天籁有一望海沙滩,宁唯伊摇摇晃晃的体就那么去了这个地方,后跟着一脸沉的安郁然,后面还跟着牧佑隐等人……大家面上表各异,但是眼中透露而出的皆是浓浓的担忧。

    望海沙滩的入口处有一十几层的阶梯,宁唯伊坐在了最前方的阶梯上,背影萧瑟孤寂。

    安郁然坐在了离宁唯伊最近的阶梯上,海风扬起他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一双琥珀色的瞳仁里带着一丝丝心疼的目光,她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沐司柠馨与沐司蓝莓双双无言,这是他们内部的事,作为外人的他们是没有资格插进什么话来劝解的,找了一处位置,坐在了离宁唯伊较远的上方。

    因为宁唯伊的后就是安郁然,但是牧佑隐与姜果谁也不愿掺合进这场诡异的恋之中,所以也选择了最上方的位置,他们能做的便是一直陪随着,无声的安慰。

    正在这时,一抹影跳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大袋瓶瓶罐罐的东西,然后大呼道,“今朝有酒今朝醉!”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