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失了心还是失了意?

    岚锦的话一语惊人,宁唯伊颤颤巍巍的回问了一句,“除了我以外,你们都是?”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安郁然,脸色越发的难看,“郁然,你……”

    安郁然回的坚定,“我不是。”

    宁唯伊木然的眼珠在自己、安郁然、岚锦、江绪暖四个人之间来回旋转,最后落在了正睡的香甜,什么都不知道的江绪上,她抬头对上岚锦邪肆的眼神,“你想要挑拨离间?”

    岚锦忽而笑了,他颤抖着自己大概十三四岁却异常颀长精壮的子,对着宁唯伊讽刺道,“以你的判断力,你觉得现在谁在说谎?”

    宁唯伊向来清晰聪明的大脑,如同一抬高智能的计算机遇上了一个分外棘手的高难度的程序,结果导致了——她霎那死机,大脑运转完全失灵。

    她没有了往睿智的神,没有了处事不惊的淡定神色,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她没有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江绪,也没有了这些年指导她如何生活的挚友安郁然,更没有了人生中的风向标,她不知道什么是错误,什么是正确,她的所有的一切因为岚锦的出现的几句话,颠覆了,混乱了,消失了……她没有可以相信的人来告诉她她一直都是对的,也没有人会告诉她,现在该怎么办?

    宁唯伊眼中绝望而万念俱灰,绪,百年前的你总是会含着笑告诉我该怎么办,但是现在你却躺在另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的上,那么安静,那么寂静的呆在一旁,你怎么可以这样,起来告诉我,和过去一样告诉我,现在我该怎么办?相信安郁然还是相信岚锦,或者他们都是骗我?甚至包括你?VExN。

    “我谁都不相信。”这是宁唯伊在挣扎过后,唯一想到的一句话,她过去虽是金发公主,但是她处世的经验却并不丰富,她知道,面前的这几人,无论是哪个人,她都不是对手,包括看似无害的江绪暖。

    “唯伊。”安郁然神有些懊悔,有些难过,甚至有些宁唯伊完全看不懂的神色,这一刻,宁唯伊突然觉得,边的所有人,她都觉得好陌生。

    岚锦或许说的没错,她为何喜欢江绪,为什么会不自觉的依赖上他?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想过。

    甚至于为什么她会失忆,失忆的原因是什么,是失忆前被剜了心还是失忆后被剜了心,她也没有想过。她只知道,自己的心中一直有个声音不停的告诉她,是过去她最的那个人剜了她的心的,她甚至清楚的记得,告诉她这个答案的人正是安郁然,那是她苏醒过来后的第一年安郁然告诉她的。

    “郁然,你什么都不用说。”宁唯伊声音有些颓废,安郁然面色一沉,想要抓住宁唯伊的手,但却被宁唯伊躲了过去,她一步一步无比艰难的走向岚锦所在的位置,她想要走近一点,听的更加清晰一点,因为她有个无比重要的问题要问,她颤抖着声音道,“你知道百年之前……关于星辰唯伊所有的事?你到底……是什么人?”

    岚锦这时脸上的神色从看好戏的态度转变为无比的嘲讽,眼中甚至带着无比的恨意,他隐忍着自己满腔的怒火,嗤笑道,“你记住的东西,连你原本百分之一的记忆都没有,你倒是聪明,丢弃了所有不安不好的记忆之后,安然的过起了自己的生活。你放弃也就放弃了,为什么还要将带进这些所有的麻烦事之中,为什么?如果说,当年与我相遇是个错误,那么你与他的相遇,便是错误中的错误,是个大错误。当然,如果没有你,当年他也活不成,但起码,不会有后来的那么痛苦。你以为,当年你那么做就算是补偿了么?呵!你欠银发一族恩,我倒是要看你如何偿还。”

    岚锦满腔怒火,宁唯伊却是听的完全不知所云,她疑惑不明的神,更加激怒了岚锦,“我真想你死!”岚锦的目光冷黑暗,就像午夜油走在冥府之中的厉鬼,嗜血恐怖。

    “我不懂,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宁唯伊抬头,泛红了眼睛,小小的红唇抿了抿,抿着抿着,从睁着的眼睛中缓缓流下了眼泪,它们从宁唯伊的眼角流到了她的鼻翼两侧,接着流向她的嘴角,第一次,她感觉到了味道,真正的味道,原来眼泪是那么咸的,咸到苦涩。

    “什么意思?你不妨问问你边的这位挚友……安郁然如何?”岚锦嗤笑一声,怀中紧了紧江绪的小子,接着对着江绪暖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却迈着淡定从容的步伐,消失在了宁唯伊的视野之中,没有人上去拦住岚锦的离去,也没有人开口询问这是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如同在看一部诡异的恐怖电影,所有的一切静止在了亡魂出现的那一瞬间,除了倒吸凉气准备着接下来的尖叫外,什么都僵硬了、凝固了、死寂了。

    江绪暖纤小的子蹲下,沉默的捡起摔在地上的人偶娃娃,她拍了拍人偶子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人偶破损的衣裙,这个小口是刚刚为了阻止安郁然对着岚锦那冷冽的一击而留下的伤痕,她温柔而安静的抚摸着,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紫色的萝莉群摇摆在她上,她用着让人冷到骨子里的嗓音轻轻低喃道,“所有的悲剧不过是为了让一切重新回到起点再重新开始罢了。”她空洞而无神的眼睛凝望着此刻木然萧瑟的宁唯伊的脸庞,她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唯伊姐,上辈子的错误,这辈子必须还清,否则,不仅哥哥要受到命运的诅咒……而且……所有的一切都会……”

    江绪暖的话未说完,她的影便化作了地上的一道影子,紧接着消失了,不见了……岚锦将江绪带走的时候,宁唯伊没有反应过来,江绪暖开口对她说话了,她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那么的可笑,她永远都是那个被所有人,所有事物错过的人。

    既然和她摊上关系的人都是错误的,那么她的存在不是一个难以挽回的大错误么?是上帝的错误还是自然的错误,原来到最后她才是那个大败笔啊!

    可是岚锦既然知道这一切,既然那么恨她,厌恶她,为何不告诉她所有,告诉她所有之后,在她懊悔与自责中再落井下石不是更好么?更能将她伤害的体无完肤不是么?可是岚锦似乎只是来给她一个警告而已,难道这其中还有她必须不该知道的事么?或者说,岚锦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只是为了小?复杂了……复杂了……所有的一切都复杂了,犹如一部推理剧的大高嘲时所有的矛盾点齐齐指向了一个聚集着的小点上,在所有读者满怀激动的心等待着作者揭晓答案的时候,作者突然恶趣味的又丢出一个极其复杂、极其令人郁闷的问题一般,将原本难的无从下手解决的问题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然后作者神秘的告诉读者,故事才刚刚开幕,这时候,读者一点会握紧爪子,等待着一个机会,然后满脸狰狞的扑向作者,不把作者抓个血淋淋的毁容,绝对不罢休。

    安郁然在一旁默不作声,这时的他不配开口说任何一句安慰宁唯伊的话,所以,他什么都不会说,因为宁唯伊和他自己都知道,如果当时他出手,江绪不可能被岚锦那么轻松的带走,而在安郁然的心里,于公于私,他都是希望江绪永远的消失在宁唯伊的世界当中的,既然宁唯伊不希望江绪死,那么被岚锦带走这无疑是一个最的选择。

    安郁然嘴角有些森的勾起,岚锦,这个名字他记住了,他永远的记住了。

    宁唯伊失魂落魄,犹如失了灵魂的行尸走,她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看不见牧佑隐等人关怀担忧的神,看不见世界的流转变化,她黑葡萄般的眼珠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灵动光泽,为了表明她还活着,眼珠不停的滴流滴流空洞的转个不停,似乎在找自己丢失了的什么东西似得。

    但是牧佑隐却奇怪的知道,宁唯伊再找自己丢失了的心。

    他突然想起一个故事,一个与宁唯伊现在的这个处境非常类似的一个童话故事,曾经在英格斯兰管理图书馆的那段期间,江绪与姜果可每少去那里等他一起回寝室,因为等待的时间漫漫,而他要处理的事物尤其多,所以常常会让江绪与姜果等到英格斯兰整个学院熄灯后他才处理好。

    那时江绪便翻看过了图书馆几乎所有的书,而姜果则是百无聊赖的趴在那一堆由书搭铺而成的上呼呼大睡,这样的生活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幸福的光景啊!

    旋看郁江。那时候,江绪嘴角挂着温暖人心的笑意,然后对着牧佑隐道,他说,“你知道一个美丽的公主与一只忠实的兔子的故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