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最接近百年悲剧的答案

    ‘砰——咚——’

    沉闷的撞击声一声一声打击在了牧佑隐等三人的心脏上,更是让人惊悚的是,正在这时,他们只觉得自己脸颊旁有一阵风刮过,一道黑色影子的奇怪交通工具的影就那么从他们周一瞬间驶进了前方的圣内,在那类似于摩托车的交通工具上,一碧绿色骑马装的沐司柠馨潇洒的一个侧,立马稳当的落地,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接着行色匆匆的淹没在了那一阵阵沉闷的撞击声中。

    “刚刚的是柠馨姐吧。”沐司草莓有些不确定道,第一次看见以稳重谨慎著称的柠馨姐也有那么急匆匆的一面。

    姜果拍了拍沐司草莓的肩膀,“以果果我超高清的视力目测,就是你姐无疑了!”

    “难不成流漓或者挚友醒了打报告来了,但那也用不着这么急啊。”牧佑隐狠狠皱眉,“难不成……”

    话未完,牧佑隐便从原本淡定优雅的走姿中变化为了行色匆匆,甚至干脆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姜果与沐司草莓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个个疑问,气氛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凝重了?

    跟上去看看,这是她们两个心中一起闪过的想法。

    “暖暖,你冷静一点。”宁唯伊一边躲着江绪暖一招一招无的攻击,一边心急如焚的说道。

    但江绪暖像是听不见宁唯伊说的话似得,宛如提线木偶一般,双目空洞无神的只知道攻击宁唯伊,而且是一招比一招狠,幸亏在天籁不能使用大面积的魔法,要不然这后果不堪设想。

    宁唯伊无心伤害江绪暖,一直在圣内的长椅边不停的穿梭,江绪暖小小的子一次次灵巧的躲过那被宁唯伊推下阻拦她前行的各种屏障。

    安郁然在一旁分乏术,原因在于,此刻现场诡异的出现了两个江绪暖,而那个正与安郁然纠缠在一起的则是另一个江绪暖——她手中原本捧着的人偶玛娅化成的另一个与江绪暖完全一模一样的人。

    江绪暖上的紫色哥特式萝莉装的蕾丝裙摆一直随着她的动作晃动,撩拔着人的眼球,宁唯伊急的焦头烂耳,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眼前的况。

    岚锦在一旁看戏似得勾着嘴角,手中抱着依旧睡着的江绪,他一手抚摸着江绪银色的头发,一边挑衅的看向宁唯伊,那眼神似乎在说:来吧,让我好好的看场戏吧。

    宁唯伊何时那么狼狈过,居然被得无法还击,一步一步心甘愿的走进敌人铺设好的陷阱之中,“岚锦,你卑鄙,把绪还给我。”

    岚锦微笑站起,睨望了一眼宁唯伊,接着道,“说实话,你倒是长得小可人,只可惜,如果不是金发公主的话,或许我会感兴趣。”

    今的宁唯伊着一蓝绿色高腰复古公主裙,后绑着一个优雅的蝴蝶结,在优雅高贵中给宁唯伊带来一份可活力的感觉。

    但宁唯伊那一脸的霾足以吓走一群人,眼中冷光大盛,“你对暖暖做了什么?”为什么江绪暖会听岚锦的指挥,这中间到底有着什么联系?发生了什么事?

    岚锦抱了抱怀中的江绪,对着一直攻击着宁唯伊的江绪暖摆了摆手,示意江绪暖暂时停下攻击,接着缓缓道,“唯伊公主,不是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是属于你的。知道么,暖暖她早已是黄泉的归来人,而也是。”

    宁唯伊一怔,眼中闪过疑惑,她对着岚锦说的话不明所以,“你什么意思?”

    岚锦面带温和有礼的笑意,“你到底还记得多少过去的事?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忆的么?为何自己睡一觉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知道你现在的那些丢失的记忆在哪里吗?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对那么莫名的依赖么?你了解自己么?你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么?”伴随着岚锦清澈的嗓音,丢出的是一个个犀利的问题,“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么你知道过去的一切么?知道他过去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么?知道他如今子里维持他生命的金发灵魂是什么东西么?”

    宁唯伊表一怔,微微摇了摇头,唇角顿时泛白,牙齿颤巍巍的咬住了自己的嘴角,不知道,岚锦说的这样问题她心中没有一个是有答案的,可是,岚锦他就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如果他知道过去百年甚至于千年前的事的话,他不就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

    忽而,宁唯伊笑了,放肆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岚锦被宁唯伊突然而来的笑意微微震惊,但马上又心如止水,“你笑什么?”他带着吃惊的口气问道。

    宁唯伊嘴角邪肆一勾,“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你知道?而且你还说你知道存在的意义?难道你不觉得可笑么?还是说,你知道关于星辰唯伊百年之前失心悲剧的答案?”

    面对着宁唯伊机关枪似得同样犀利的话语,岚锦的目光却显得空茫而又深远,“如果我说,我见证了百年之前那场悲剧的全程呢?剜心悲剧?”

    岚锦的话让安郁然与宁唯伊皆是一惊,宁唯伊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安郁然大手冷冷一挥,毫不留的一道黑芒朝着岚锦挥了过去,假暖暖见此,冲向前,为岚锦挡下了安郁然的这突然一道凌厉的攻击,接着化作了玛娅本的人偶模样,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那阵得奇。

    岚锦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安郁然,这人若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倒是正常,但是现在他手中抱着江绪,他攻击时难道不该思量再三么,怎么可以下手的那么毫不犹豫。

    宁唯伊眼一寒,“郁然,小还在他手里。”他居然不顾魔法压制的危险,使用那么强大的魔法,更何况,她还想要在岚锦的口中询问到消息,这安郁然到底想做什么。

    安郁然一张病态苍白的脸此刻一脸狠,“想要得要一些东西,总是需要有人牺牲的。”异常冷酷的话语让此刻的安郁然犹如夺命杀神。

    岚锦则是眼一眯,扫了一眼安郁然,心猛地一颤,接着眼中带上了莫名的笑意,“你不想我说的太多是吧,关于百年之前的事。”VExN。

    安郁然琥珀色的眼瞳带着浓浓的杀意,一张柔和的脸庞异常冷硬,“你会死的,迟早!”

    浓浓的血腥气氛弥漫四周,两边僵持着,都是一动不动,仿佛谁先动一下,下一个尸首异处的就是那个人一般。

    而早早已经赶到了圣门口的沐司柠馨则是彻底愣在了门口,看着里面的发展一动不动,似乎是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也或许是想着什么问题,随后赶到的牧佑隐、姜果、沐司草莓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眼前的变化,诡异的气氛一直弥漫着久久不散,接着还有闻讯赶来的沐司蓝莓,五个人就那么在门口,看着里边一直僵持着的气氛静默无声。

    岚锦则是突然呵呵一笑,打破了这样僵持着的气氛,“你与我都是同一类人,何必为难于我?”

    岚锦说了一句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的话,甚至连宁唯伊也完全不懂岚锦这话中的任何含义,安郁然却拧着眉道,“你的目的只有江绪?”

    岚锦似笑非笑,“是的,我来这里的目的确实是他,顺便来拜访一下金发公主,仅此而已!”

    安郁然面容冷若寒霜,“如果江绪给你带走,你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出现在我们面前?”

    岚锦眼中光芒一闪,“当然。”

    “我不同意。”宁唯伊急的大吼,安郁然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懂,他从自己回到古城之后,几乎所有的事都和她反着来,这让她无法理解。

    “别忘记了,我们当初回来的目的,既然江绪暖已经找到,那么你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跟我回古堡去。”安郁然的眼珠如同包裹着冰渣的琥珀宝石一般,令人看了全寒冷。

    “可是我的心还没有找回!”宁唯伊不服气的大吼,隐隐带着哭腔,她从来没有这么寒心过,也没有这么心痛过,她面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百年前的那个郁然,无论从气质还是样貌上,都不像。

    “心?唯伊,我告诉你,实话告诉你,你的心找不回来了,它从离开你子的那一刻起就不在了。你跟我离开这里,不要去管百年前的剜心悲剧了,也不要去管百年前的那场记忆了,更不要管这个和你已经毫无关系的江绪了。你可不可以什么都不去追究?你可不可以抛下这一切。我们不要过去,有未来就够了。”安郁然眼中有些疯狂,甚至因为岚锦的出现,带着一丝急躁。

    “郁然,没有了过去的记忆,没有了过去的一切,那还是我么?绪他是我的感觉啊。”宁唯伊不停的摇着头,语气已经有气无力。

    “真是让我吃惊,在场的人,居然拥有的都是分裂的灵魂。”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