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金银双色惊全场

    飞艇开始不停的摇晃,仿佛巨大的地震一般,宁唯伊所处的中央会场的高台因为剧烈的摇晃而开始倒塌,宁唯伊看的分明,高台上的影已经淹没在了那一片狼藉之中。

    ‘轰轰轰——’

    “砰砰砰——”

    嘈杂的声音四起,刺激着众人的耳膜,看着沐司蓝莓紧皱眉头却丝毫未动的影,宁唯伊冷声道,“怎么?不去疏散这架飞艇上人群?”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那群FOO的背叛者来了。

    沐司蓝莓抬头,凝重的望向宁唯伊等人,“早在警报器响起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开始撤退了。UCC系统上有个跨世纪的发明,那个小光圈可以将我们带离外界,到内界去。不出意外的话,如今这里只剩下了我们了!”说话的声音无比沉重,“等等如果有一瞬间UCC系统被攻下而打开了屏障,你们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既然宁唯伊这群人不是那边的人,他没有必要拉上外族的人陪葬。

    沐司蓝莓抬头,看向飞艇的上方,他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但是他没有想到来的那么快,面色一沉,抿唇不言。

    温娣与卡迪严阵以待,温娣用手用力的挥去自己眼角的泪水,泛着红的眼中是一片无尽的恨意,她报仇的机会来了……

    宁唯伊原本以为会看到如同惊弓之鸟般的群众,会看见他们那如同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的模样,但却意外的发现,天籁一族的策划与疏散群众的计划如此完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么?可见得他们疏散的秩序是有多么的整齐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在短短几秒钟之内疏散那么多人?她忽然对天籁的发明感兴趣了。

    “不用你们说我们也会逃离的,谁希望自己被困在一架奇怪的飞艇上呢?”宁唯伊浅笑着回答,丝毫没有紧迫感,口中讽刺着沐司蓝莓他们抓错人的失误!其实她还是很记仇的。

    沐司蓝莓只是一声叹息,无言以对,虽说人是他的两个妹妹抓的,但这也是整个天籁一族的失误。

    接着所有人只是抬头,悄无声息的等待着系统被外边的人攻破!

    ‘轰——’

    飞艇如同一个被一分两半的西瓜,一边依旧吊在上空,一边已经开始缓缓下落,漆黑的会场因为外边的光亮此刻变得异常光明,宁唯伊心中叹息,多么好的一个系统啊,现在就那么被毁了?

    “哈哈哈,你们看那,这就是天籁的少主沐司蓝莓,你看看他们,他们那苟延残喘的样子。”一阵讥笑声传入众人的耳畔,沐司蓝莓丝毫不为所动,接着一群穿黑衣,下骑着类似于滑翔板又不像滑翔板的东西闯了进来,宁唯伊眼睛微眯,啧,这交通工具有意思!还能飞那么高呢!

    “怎么不说话?这是默认了?啊哈哈哈……”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外边越来越多骑着那奇怪的交通工具的人飞了进来,宁唯伊等人的上空全是一个个面露讽刺与讥笑面容,这些外来人将他们密不透风的全部包|围了住。

    宁唯伊撇着红唇,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懒懒道,“黑压压的一片,简直就像一群乌鸦在我耳边不停的扯着嗓子叫唤,真是聒噪!”

    上头的人皆是一怔,互相看了看自己,像是在证明什么似得,接着火冒三丈,“臭丫头,临近死期了还不知死活!”

    宁唯伊摸了摸自己被可怜摧残的耳朵,面色有些哀怨,这说话的声音简直就是噪声污染,刺激的她耳朵生疼!

    上头的人看着宁唯伊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样,又是绝色美女一个,便叫嚷道,“小娘们,到我们这边来,就扰你不死。”这说话的口气像是给了一个极大的恩惠一般,让宁唯伊忍不住的想要呕吐。

    “拜托上头的黑乌鸦先生,我是在可怜我的耳朵被你的声音刺激的太过难受而已。乌鸦先生,我只是可怜我的耳朵而已!”宁唯伊将‘我的’与‘耳朵’四个字咬的特别的清晰有力、掷地有声。

    “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你给我去死!”那人手拿一把奇奇怪怪类似与什么黑铁制成的刀剑一般的东西,朝着宁唯伊猛地刺了过去。

    安郁然与江绪面色皆是一寒,子同时动,口中不由得都是一声低咒,“乱来!”难道唯伊她不知道,天籁一族的境内特殊,是启动不了魔法的么?

    就像在英格斯兰时的那般,虽然可以用魔法,但是会被很严重的抑制,发挥不出原本水平的十分之一!

    ‘砰——’

    宁唯伊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着一股强大的力将自己硬生生的推向了一旁,而那道攻击硬生生的被攻进了地面,她快速起,接着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左右两旁各躺着安郁然与江绪

    宁唯伊一瞬间怒火中烧,“居然敢偷袭我?”这群人是不惹怒她不罢休么?既然他们那么想自己插手,那她若是在不动手,岂不是对不住他们的一番好意了?

    安郁然与江绪已经从一旁站起,两人心中都有着一阵余惊,唯伊她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要那么乱来!

    看着宁唯伊绝美的面容上全是冰霜,江绪叹了一口气,他懂她怒了,既然她想玩的话,那么他不介意帮她一把的。

    银色的契约之阵从江绪的脚下蔓延开来,地面漂亮、复杂的图案逐渐开始形成,宁唯伊感受到一股陌生却熟悉的魔力朝着自己涌来,转头看向江绪,面色一怔。

    音影倒狼。他果然是懂她的,纤手优雅抬起,在半空划了一个半圆,玉足一跺,金色的契约之阵自脚下升起,复杂的金啬徒案与江绪的契约之阵互相辉映,江绪手中出现了一本契约书,他们两人脚下的契约之阵一瞬间金银变幻,形成了一半为金色一半为银色的宏伟景观。

    而在江绪启动契约之阵的瞬间,所有人就已经呆了,就连那个攻击辱骂宁唯伊的黑衣男人也彻底愣在了一边,眼睛猛地一缩,讶异、慌张、惊骇、惊恐的负面绪使得他们全部僵硬在了原地。

    就在众人快要被吓坏的时候,金色的契约之阵也居然出现了,这么说……众人将眼神望向了宁唯伊与江绪,眼神复杂非常,金色与银色,难道是金发公主与白夜魔王么?

    那两个杀戮与救赎的最高存在者,平衡着古城世界守则的审判者居然与天籁有交

    沐司蓝莓、温娣、卡迪早就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些离星辰或者兰格这些强大的种族那么遥远的种族,一辈子或许都见不到金发公主的面容一次,但是他们如今不仅见到了,而且还看见了古城独一无二的金色,是金色的魔法阵!不单单是这样,银色,银色的魔法阵,这么说,那个看起来仅是三岁的孩子就是那个只在传说中存在的银发一族的人?就算不是银发一族的人,那也是掌管着古城黎明与大地的白夜魔王。无论是哪个份,都足够让他们震撼了!

    惊骇与震惊使的沐司蓝莓等人都瞪大了眼,想要发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错了,但是他们也对了,宁唯伊他们与金发公主确实是有关的,只不过错就错在,她本人就是金发公主,而不是金发公主派来的使者!

    “沐司蓝莓,你们无需动手,这群蝼蚁,本公主替你们一个不留的收拾了!”宁唯伊红唇轻启,眼中带着点点滴滴的金芒,黑发无风自扬,温怒的神使她看起来异常的让人觉得恐怖。

    也因宁唯伊习惯的一句本公主,更让在场的所有人肯定了,她就是星辰唯伊,从星辰一族诞生的金发公主,也是古城历史以来唯一一位既拥有金发又拥有金瞳的最高裁决者!

    宁唯伊原地微动,对着原本攻击她的男人纤手一挥,一道道锁链凭空升起,紧紧圈住了男人的体,甚至将他的嘴用铁链一根根的慢慢缠上……

    那些铁链如同一条条尖牙利嘴淬着毒液的蟒蛇一般,它们扭动着子在底下悄无声息的升起,将原本破开的飞艇封上,不留一丝缝隙……

    “你听到没有,给我放手!”这是楚流漓接近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楚流湘仅凭着自己的一条手臂紧紧抓住即将从半空掉落下去的楚流漓,咬着牙、红着眼说什么也不肯放手。VExN。

    楚流漓看着自己陷下去的地面,认命的闭了闭眼,如果楚流湘在不放手的话,他们两个人都会从这看不到地面的高空中掉落下去。

    早在这个飞艇被劈开的一瞬间,不仅上方被破坏殆尽,下方的地面更是如同可怕的毒蛇一般,裂开了无数的缝隙将他们四分五散的隔绝开来。

    牧佑隐抱着姜果闪到了沐司蓝莓的一旁,而她与楚流湘则是迅速的撤离到了这接近角落的一旁,可攻击宁唯伊的那个男人的一道气势汹汹的劈下,虽然没有伤到宁唯伊是万幸,但是使得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地面又一次的受到重创,地面一个沦陷,她便摔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