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海绵宝宝,屌丝附体?

    可令宁唯伊没有想到的是,沐司蓝莓脸皮居然那么薄,这么一个眼神就让沐司蓝莓红了俊脸,甚至红到了耳根,这让宁唯伊低低的笑出了声,“哎呦喂,这是害羞了?”

    这也不能怪沐司蓝莓会红了脸颊了,宁唯伊的容貌本就不俗,如今被江绪拔了簪子,如墨般的长发包裹住了她纤细的子,耳际旁的柔发微微垂落在了她绝美的面颊两旁,红的如同红葡萄酒般的唇角微微扬起,神慵懒的把玩着手中的小手,绝美的人做什么动作都具有you惑人的资本。

    “你……”沐司蓝莓顿时不知从何说起,被宁唯伊这么一折腾,像个孩子一般的坐立不安起来。

    “你居然敢勾引我哥哥,狐狸精!”沐司草莓看着眼前这戏剧的一幕,顿时怒不可及,起伏着膛大大的喘着气,眼睛像是走了火的手枪望着宁唯伊。

    “勾引?什么叫做勾引?”宁唯伊听言,一脸茫然的看向自己周围的一群人,一副一无所知的天真模样。

    “你……”沐司草莓就那么指着宁唯伊,黑着一张脸,一副恨不得将宁唯伊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啧啧!”宁唯伊点了点头,“不愧是兄妹,连话说的都一样,是双胞胎?”

    宁唯伊总是喜欢在不适当的时候说出一句不适当的话来,诸如此类的这种巅峰造级的话她创作的可谓是数不胜数,这让她边的牧佑隐等人除了抚额还是抚额,楚流漓曾疯狂的对着天空大叹三声,神啊,收了这个恐怖的女人吧。

    “蓝莓哥,你真的相信他们?”沐司柠馨有些不放心的皱着眉头。

    温娣双目无神的眯了眯眼,“柠馨儿啊,姨姨我不会认错的,他们绝对不是FOO的人,他们是那位公主派来拯救我们天籁的啊。”

    沐司柠馨不死心道,“那位公主早就不问世事了,十二种族现在不是乱的厉害?如果不是她百年之前突然消失了,这个古城不会因为没了天道,没有了制裁而变得罪恶满地。现在那位金发公主突然出现,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不能相信,尤其是外人。

    被哎至会。宁唯伊抬眼,扫了一眼沐司柠馨,这个女孩比她想象中的要棘手的多,心思缜密,子严谨,倒是与她的妹妹沐司草莓是个完全相反的人。

    “温娣和少主既然都相信他们,柠馨儿啊,我们就不要多说什么了。”卡迪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天籁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况,他们内部的人不仅仅遭受到了已经归于FOO邪|教的族人的袭击,而且守护着他们天籁一族的守护天使在某天也突然不见了,现在的天籁若是有外族人来袭击的话,绝对会一招歼灭!

    沐司柠馨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松了口,双目如同两把锋利的剪刀般扫着宁唯伊等人,“敢在天籁放肆,你们尽可以试试。”说完,拉上一旁因为宁唯伊对着沐司蓝莓抛出的一个媚眼而暴怒的沐司草莓走出了会场。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楚流漓低声嘟囔道。

    “流漓说的真棒!”姜果对着楚流漓竖起了大拇指。

    楚流湘宠溺的摸了摸楚流漓的头,“消停一会儿吧,省省力。”他的妹妹真的是一点也没有变,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死不认输的倔强孩子。

    “那个蓝莓少主啊,您老究竟是打算放不放我们出去啊,我都等的望眼穿了。”

    宁唯伊吊着脑袋,一副丧尸的模样,游魂似得一步一个踉跄的走近那道与外边世界只是隔了一厘米薄的屏障,然后脑袋一歪,对着外边的人勾起了唇角,露出了自己的一颗颗闪闪亮亮的小白牙,现出了一个异常森恐怖的笑意,看的外边的温娣、卡迪、沐司蓝莓浑打了一个哆嗦,也吓坏了牧佑隐等人,姜果则是很给面子的一声高分贝的尖叫,“鬼——鬼啊——”

    安郁然已经看不下去了,显然打算呆在一旁装死到底,宁唯伊发起疯来的时候最好不要掺合进去,要不然下一个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估计江绪想的和安郁然差不多,小小的子在脱离了宁唯伊的怀抱后,就那么愣在一旁什么也不发言,唯伊就是那种能把一件很恐怖的事想成一件很可笑的事的恐怖女人。

    而在温娣、卡迪、沐司蓝莓的眼里,宁唯伊则是从一个绝色美女突然变作了尖牙利嘴的冤鬼,那副恻恻的脸孔看的他们全发麻,好像他们杀了她全家抢了她丈夫似得,那纤长的手指从透明屏障的低端缓缓划到了上方,接着惊世骇俗的发表了她自己的想法,“我饿了——”

    ‘砰——’一声激动人心的碰撞声响彻在了辽阔的会场上空,似乎是柔体倒地与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在现场,没有人反应的过来宁唯伊如此快速的变化,这瞬间的变化比起那《西游记》里孙悟空的七十二变还要让他们觉得神通广大!果然,宁唯伊的思维方式只能用来膜拜,这种登峰造极的变化,也只有宁唯伊可以做的那么的理所当然、毫不扭捏!

    “一直觉得我家的流漓调皮的可以气死一个人,现在觉得,我家的流漓实在是太乖了。”楚流湘忽有感悟的道。

    “嗯嗯,我也觉得比起流漓的袭无敌手,果然还是唯伊比较恐怖!”姜果深有同感的点头附和。

    楚流漓听言,扬起自己百分百微笑的笑脸,很是温和、很是善良、很是乖乖女道,“好哥哥,好果果,你们该知道,我流漓向来男女不拒,如今我的座右铭是……”楚流漓顿了顿,脸不红心不跳的扫了一眼姜果的前,再扫了一眼楚流湘大腿之间的部位,一脸的不怀好意,“我的座右铭乃是——研究遍地‘美好’的事物!”

    楚流湘心一滞,表一僵,默默转,背对着楚流漓,他表示自己今天受惊过度,需要给自己的心脏缓解缓解压力……他收回刚刚说过的话,流漓她真的可以气死一个人!

    姜果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一脸你个色胚的模样,气急败坏到,“流漓,你个大色女。”VExN。

    楚流漓一脸的惬意好不愉快,“需要我现场实践么?”

    姜果体一僵,迈着自己的小步伐——那是一个比超人飞天还要快的速度远离了楚流漓,她宁可离安郁然这只‘吸血鬼’近一点,也不愿意离楚流漓那么近,毕竟这只‘吸血鬼’看不上她的血液,但是楚流漓可是对自己有着特别的兴趣啊,一想起被楚流漓欺负着长大的那些年,姜果就哭无泪,她美好的童年除了被牧佑隐一次次的拒绝告白外,就几乎是在被楚流漓的摧残中度过的,她要投诉、她要举报、她要抗议,为嘛受伤的总是她?

    宁唯伊这时转过了头,疑惑的看向楚流漓,继续发扬着自己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流漓,你是要摸遍男的那东西?”歪着脑袋皱了皱眉头,“那东西怎么称呼来着?小地弟?小几几?生值器官?”

    “砰——”

    “噗——”

    安郁然脚底一个踉跄,很是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用自己的琥珀色眼瞳死死的凝望住了宁唯伊。

    沐司蓝莓等三人则是突然懂了,什么叫做惊世骇俗、什么叫做巅峰造级、什么叫做被刺激的心律不齐!

    牧佑隐等人则是华丽丽的‘吐血’了,尤其是楚流湘那奇妙的七彩色在那张俊脸上快速的交错相交碰撞,可谓是精彩至极,流漓,你的好让哥哥我心脏严重受挫!

    楚流漓则是一脸的严肃、认真,“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

    宁唯伊赞同的点了点头,“好座右铭,好想法,我支持你。”

    因为楚流漓与宁唯伊今天在这里的一席话,在后来的子里,造成了沐司蓝莓一看到楚流漓与宁唯伊在一起,就像被猫吓破了胆的小老鼠一般,溜得飞快,不仅如此,就连年近五百岁的卡迪见到这一对活宝都绕着道走,只因和她们单独呆在一块实在没有安全感,尤其是一想到有可能会被当作那可怕的试验品……往往想起就让他们全打颤,他们活了那么久,还真没有见过格那么扭曲的人。

    楚流漓在知道事后,心里不停的嘀咕,其实她真的很正常,起码比起宁唯伊,她觉得自己好的。

    楚流漓的自我感觉良好被姜果送了好几个白眼,她要是好的话,这世上估计就没有格不好的人了。

    宁唯伊事后则是一副林黛玉附体的委屈样,对着牧佑隐等人就是一阵气的温柔语调问道:我格扭曲?我格恶劣?这是真的?

    安郁然难得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你就像‘海绵宝宝’里的海绵宝宝,让我明白了**丝是何含义!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