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消息

    岚锦的声音忽然传来,他依旧是一蓝色的衣袍,精雕细琢的脸庞上嘴角弯弯勾起,带着一丝邪气,鬼魅般的气场令宁唯伊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舒榒駑襻

    看着众人虎视眈眈如刀一般锋利的眼神,岚锦眉角一挑,“安心安心,我对你们不感兴趣。”一个闪,如同鬼魅一般的靠近宁唯伊,闪过宁唯伊的耳际,低声道,“我对小儿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她那一头的银发……还有……她的份……”

    看着宁唯伊突然变化的神色,岚锦一个闪赶紧离开宁唯伊的周,这个女王要是真发起火来,可就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了。

    “你……究竟……”宁唯伊话未问完,一道愤怒的声音勃然大起,“岚锦,你给我收敛一点。”

    宁唯伊一愣,忽然笑了,她的醒过来了,“小,这个鬼东西你认识?”跑过去,将江绪抱了个满怀。

    “不认识。”江绪果断回答。

    “哎呦喂,小儿,你真是伤人家的心,别忘记了人家可是帮了你好几回了呢……”岚锦温和的浅笑,手指划过下吧,一副沉思的表,“让我想想……你从那个尖塔摔下去时,谁救的你?

    要来这中域的时候,谁带的路?又是谁舍命陪君子一步不离的将你送到了这里?呜呜,小儿当真是伤了人家的心了。”岚锦一副我很委屈的表瘪着嘴很是楚楚可怜。

    楚流漓抖了抖子,嘴角抽了抽,“妈呀,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捡都捡不回来了。”

    姜果应和的点点头,“我懂的,传说中的伪娘!”

    牧佑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郑重其事道,“当今世界,恋自由,啧,跨越别的恋……真伟大!”起码他做不到。111cc。

    安郁然淡定吐了一句,“真没有想到,江绪居然有这嗜好!”

    楚流湘走到牧佑隐旁,对着不远处的江绪投了一个我懂你的表,“真伟大!”

    江绪嘴角直抽,太阳猛地一抖,一张绝美的脸蛋黑到不行,小小子的膛起伏很大,大到仿佛在那上面似乎有条磅礴的大江愤怒的潮水一阵阵拍打着河岸一般,只要一个契机,就可以淹没一座城市。

    “你是谁?”宁唯伊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狠狠皱眉,心有些不好。

    “我是岚锦。”岚锦很是配合的回答。

    “为什么跟在小旁?”宁唯伊问第二个问题。

    “我是他救命恩人。”岚锦答的模棱两可。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是我的。”宁唯伊语气一沉。

    “哦?什么都给?”岚锦嘴角邪气一勾,“除了小儿,我什么都不要。”

    “你确定要赶我走?唯伊公主?”岚锦嘴角带着笑意,眸子内的深沉让宁唯伊心一紧,这个人,不简单!

    “你看的出我的份。”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我知道的多了去了,比如……”岚锦一顿,眸中带上笑意,接着到,“江绪暖的信息?”

    众人听到此处,皆是一愣,心猛地一缩,然后愤怒的看向岚锦,好像岚锦是害了江绪暖的刽子手一般,江绪原本愤怒的脸色在听到这句话后,火气全消,他当初果然没有感觉错,那是暖暖的影,“你从哪里得到关于暖暖的信息的?”江绪没有问岚锦为什么他知道江绪暖的存在,也没有问岚锦有没有对江绪暖做什么,因为他知道,对于某些人,你问了某些事,对方不一定就会回答,既然知道是一定不会告诉答案的问题,他不会浪费口舌去问。

    看着宁唯伊突然滞涩的模样,岚锦很是开心的一笑,“唯伊公主,留下我如何呢?”

    宁唯伊神色如寒冰,满沉,“你威胁我?”

    岚锦肆意一笑,染上些许轻狂的神色看向宁唯伊手中的江绪,“小儿,看样子这位小姐很不欢迎我呢。不过,若是你开口问我的话,人家免费告诉你这个消息哦。”朝着江绪抛了一个媚眼,很是张狂。

    宁唯伊有些火大,怒气横生,“你有什么条件?除了,其它可以商量。”她也有义务找回暖暖,如何不是当初江绪被抓进古城让她绪失了控,她一定不会让别人带他们来这个世界,这样的话,江绪暖或许就不会走丢了。

    岚锦看向江绪,眼眸内是掩饰不住的恋恋不舍,“只要小儿问我,我就回答。”

    锦锦锦是是。江绪微微一愣,黑眸如冰,“暖暖到底在哪里?”既然他要他来问,他就问好了,反正现在他已经回到众人的边,吃不了亏!

    岚锦闭上眼,唇角一张一合道,“有个孩子他不在,他是谁呀请你猜,如果你要猜对了,他就回来……”说完,子一起,笑着答道,“本少玩的很开心,后会有期!”接着化作了一道蓝光从天际划过。

    江绪面色一紧,心徒然一沉,刚刚岚锦念的不就是他们刚来到这里山洞外的青铜牌上写的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不是那山洞外的哑谜么?”宁唯伊喃喃自语。

    “唯伊,那个岚锦跑了。”楚流漓大声叫到。

    宁唯伊摇了摇头,“走了最好,我总感觉他怪怪的。”

    安郁然抿唇,看了一眼宁唯伊,沉声道,“那人的周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15019264

    姜果听着安郁然如此说,心里不由得嘀咕了一句:安郁然,说起慎得慌,你没资格说那个伪娘!

    “会不会是这里的巫师?”楚流湘站出来问道。

    牧佑隐否认,“应该不是,每个族只有一个巫师,他们的王不会随便将自己的底牌显露出来,更何况,由于巫师学习的魔法的特殊,与我们学习的这些正常的魔法不同,要想违背常理通晓

    过去未来,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所以通常巫师的面色都是泛着苍白,一副病态样,刚刚那个岚锦看起来可是健康的很!”

    江绪不安好心的看了一眼安郁然,淡淡道,“说起巫师,安郁然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姜果不要命的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安郁然神色一沉,冷冷的望了一眼江绪,接着将视线转向了姜果,姜果子一抖,瑟缩到了牧佑隐的后,牧佑隐尴尬咳了两声,调和了一番突然而来的诡异气氛,“挚友已经醒来,那个岚锦也带来一个重要的提示,暖暖和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有关。”

    宁唯伊眸内冷光一闪,“巫师通晓过去现在未来,如果岚锦是靠自己的能力知道的话,未来他若是敌人的话,会很棘手。”能够拥有这样能力的巫师,就算不是面色发白恐怕也正常,当然,这消息也不一定真的是他靠自己知道的,现在看那个人对的态度,还真让人有些不舒服,若是真的对有那些什么心思,想要看出的目的应该也不是很难,就连她的份他都可以看的出来,这人就算不是巫师,恐怕也不简单。

    “我倒是觉得这个岚锦对绪的心思不怎么纯!”楚流漓眉峰微挑,暧昧的神朝着江绪望去,当江绪接收到这样的眼光后,小子一僵,真是哪壶不该提哪壶!

    “我当初和大家脱队,也是因为看见了暖暖的踪影。”江绪带着喷火的眼神睨了一眼楚流漓,接着带着解释的回答道。

    楚流漓则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躲到了楚流湘的后一副我不问世事的表

    宁唯伊点头,表示理解,“暖暖的失踪,我也有责任。”

    安郁然则是突然在众人讶异的神中,发了一通火,“江绪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突然的消失,唯伊她到底有多么的焦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唯伊。你到底是知不知道,金发公主一旦殒落,是连灵魂都不会幸免的消失掉,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唯伊差点死无葬之地。要不是当初我无意间得到那瓶药剂,唯伊的这条命差点就断送在了因为你的消失而过于激动的绪中!你要是想找死,自己死也别拉着唯伊下水!这药剂第一次使用可以复合唯伊残缺的体,但是第二次就不会有那样的效果,也就是说,如果再出这样的状况,唯伊必死无疑!”

    宁唯伊抿了抿唇,面色一冷,低吼道,“郁然!”这好像是她第二次把安郁然弄火了,但安郁然的心思她又怎么会不知,为了她,他几乎将自己最讨厌的事都做尽了,比如,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比如,出现在他最讨厌的光亮之中……

    江绪小胳膊对着安郁然摆了摆,带着些许敌意,“我死,唯伊也不会死。”话语中是掩饰不住的自信。

    安郁然沉着脸色,“最好如此。”

    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众人齐齐无言,只是静静凝望着,宁唯伊嘴角撇了撇,“钥匙拿到了,醒来了,是时候踏上跨域的旅程了。”

    ----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