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吃俺老孙一棒

    “纳月一族?是银发一族的姓氏?”牧佑隐皱眉疑惑道,纳月这个姓氏在星辰白茉给他遗留的记忆中好像根本没有多少的印象,应该是个很稀有的姓氏!要不就是一个搬不上台面的姓氏,很显然,江绪的这个姓氏不像是后者,倒是比较像前者。舒榒駑襻

    “我的脑子现在乱成一锅粥,已经有些不太确定小他的份了。我恍然想起,第一次遇上他的时候……不,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从哪里来。当初是因为小他有吞噬黑暗力量的能力,所以我才肯定他是白夜魔王的。但是现在想来也觉得奇怪,谁说白夜魔王的一头银发就代表了他是银发一族的人了?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呢?如果真是那样,银发一族岂不是是白夜魔王的后裔了?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现在觉得,拥有吞噬黑暗力量的也不一定只是白夜魔王的本领。唉!更何况,又有谁曾说过,银发一族就真的存在。而且银发一族的存在还是从那些邪恶的巫师的嘴里透露出来的,真与假谁又说的清呢?”

    伴随着宁唯伊少量的记忆回来,也因纳月这个稀有姓氏,让原本有着清晰份的江绪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神秘色彩,而依旧沉睡着的江绪与不明所以的宁唯伊等人却不知道,随着剜心契约的觉醒,古城的某一处一股奇怪的力量也随之开始蠢蠢动,似乎也有苏醒的迹象,这个世界正在悄无声息中如同一张分裂的地图,此刻开始逐渐聚拢开来,古城的各方势力也不安分的开始了|动,一切好像都在等待着一个特定的时刻进行着一次史上最大的变迁。

    “你的意思是说,有金发不一定有银发。但是挚友下的魔法阵确实是银色的,这又该如何解释?”牧佑隐再三沉思,最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也不排除小其它份的可能,一切只有等小醒来之后才能知道了。剜心之谜也好,百年悲剧也好,那抹人影也好,一切的一切,我定要将谜底连根拔起,查个水落石出!”

    “还有,星辰白茉死亡的原因我也想知道,她究竟当初将我封印又让我在这世解封,恐怕这其中意图,也不是三两言语可以说的清道得明的。”

    “看样子,这点我们倒是志同道合了。”宁唯伊淡淡一笑。

    “其实我们早已是一家人了不是么?同甘共苦过,我们不曾放弃过边的任何一个人。”牧佑隐习惯的推了推眼镜框,温和浅笑。

    宁唯伊一怔,确实,在亡灵神祗发生的事她可以猜的到一二,那楚流湘的手臂不是证明了一切么?他们没有放弃她,他们也不曾放弃自己!

    “确实,是个……家了呢!”宁唯伊有些惆怅,接着微微一笑道,“帮我把流漓他们叫来,姬薇薇花瓣的效果也是时候出来了。”

    牧佑隐眸光一闪,眉峰微挑,“这就把他们叫来。”15019222

    牧佑隐离去后,宁唯伊起,坐在了江绪沉睡着的榻上,秀眉紧紧靠拢,纤长的手指抚摸着江绪凌乱的银发,指腹渐渐抚摸上了江绪白希稚嫩的脸庞,描绘着那完美无瑕的轮廓,俯下艳的红唇在那紧闭的眼睛上落下了一吻,浅笑道,“占个便宜不过分!”将耳朵贴近了江绪的心脏处,听着江绪心脏处一声一声强而有力的心跳,宁唯伊有些无力道,“小,这个位置,如今可还有我的存在?我不在乎你任何的份……但是……我却在乎你对我的欺骗……”

    门口一阵脚步声传来,宁唯伊知道,流漓他们应该已经到了,起,朝着门前走去,温和的体温离去,榻上的小人儿的手微微动了动……

    而那枚紧紧拴住江绪小拇指的戒指也发出了一阵淡蓝色的光亮……

    “唯伊,呜……人家睡的好好的呢!”姜果打了一个大大哈欠,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眼角带着可疑的黄色晶状物就出现在了宁唯伊的眼前,很明显,是被人拽着出来的。

    “怎么了?”楚流漓倒是痛快,显得很是精神。

    宁唯伊看了一眼楚流湘,接着道,“流漓,你和你哥哥在亡灵神祗的时候显现过蓝眸自己可知道?”

    楚流漓与楚流湘一怔,楚流湘开口道,“有什么问题吗?”

    宁唯伊摆了摆手,“你们的体质因为姬薇薇黑玫瑰花瓣的原因已经被改造。”

    “怎么说,我们现在是不是也有学习魔法的可能?”楚流漓急忙问道,她本来就对运动具有很高的天赋,如果再有这魔法辅助,在这里只要不惹大麻烦,保护自己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不是可能,这是肯定!”宁唯伊笑的答道,“出来”,随着宁唯伊的一声令下,接着许久不曾露面的姬薇薇从宁唯伊的头上出了来。

    “下?”姬薇薇脑子有些发懵,显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呆呆的指责了一句,“现在才想起唤醒人家,真过分!”

    宁唯伊眉角一挑,说实话,她差点都将姬薇薇的存在给忘记了,要不是现在需要她的帮助检验,她恐怕还得再过一阵才想得起这朵花来。月月月佑好。

    “前段子发生了一点事,我没有那个能力将你唤醒。”宁唯伊挑眉解释道,要不是现在江绪已经启动了契约,仅凭她的体也不足以将姬薇薇唤醒!

    姬薇薇花骨朵却是狠狠一颤,下叫她出来每次都没好事,这次她不会又中招了吧,弱弱开口,“下?有需要薇薇的地方?”

    宁唯伊狡黠一笑,“确实需要薇薇呢!”

    姬薇薇心中打着小鼓,下的笑容真可怕,让她想起了狡猾的老狐狸!

    “别想些有的没的。”宁唯伊轻飘飘的话宛如幽灵般的飘来,姬薇薇整朵花枝一颤,接着瞬间僵硬,她是无意的,唔……下好可怕!

    众人看着姬薇薇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都有些幸灾乐祸,毕竟被整惨了的人又不止姬薇薇一个,他们都是受害者!

    “好了,看看他们三个,怎么样了?”宁唯伊用眼神指了指楚流漓三人。

    姬薇薇瞬间懂了,上次被自家下扯下的花瓣都进了这三人的嘴里了,呼,真心疼真心疼!

    一朵花朵在这刻开始,不停的绕着底下三人转来转去,姜果则是一副昏昏睡的样子,颇有一番任凭你周围如何折腾我都雷打不动的姿态。

    楚流湘与楚流漓面色有些奇奇怪怪,毕竟被一朵花转来转去,没被刺激的晕过去他们的心脏已经很强悍了。111bw。

    “没问题,一切都很正常。”姬薇薇叶片形的手指了指楚流湘与楚流漓,“他们使用魔法的时候,瞳色为冰蓝色,优势学习的魔法是水系。”又指了指姜果,“她的瞳色为碧色,优势学习的魔法是风系魔法。”

    宁唯伊点了点头,嘴角一勾,“好了,你的利用价值已经完毕,现在可以回去继续睡你的觉觉了。”

    姬薇薇一听委屈了,幽怨了,要是她现在有张脸的话,肯定是大眼睛汪汪,泪水滚滚,“下,不带你这样欺负人家……”

    姬薇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宁唯伊抓在了手心,硬生生的化作了一根簪子插在了宁唯伊的发髻上,其实宁唯伊也不想这么欺负姬薇薇,但是姬薇薇的存在很有可能成为有心人的目标,将她藏起来这点绝对是明智的。

    “清楚了吗?这里有很多魔法学校,到时候好好的去学习一下说不定会有所成就的。毕竟你们的天赋摆在那里。”

    楚流漓与楚流湘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这个我们知道,但是这里的魔法学校……”

    宁唯伊嘴角一扬,知道他们的担忧,毕竟初来乍到,又是另一个世界的人,长点心眼绝对不是坏事,“还记得第一次我给你们的那本关于这里的那本介绍书么?那书里也有关于魔法的学习内容,你们先学习自己优势的魔法,其它的以后有空学习再说吧。”

    众人点头,忽然楚流湘想到什么,疑惑道,“那佑隐呢?难道是……”言又止。

    宁唯伊对着牧佑隐挑了挑眉,“他呀,自有他该学习的东西。”宁唯伊带着笑意的话语,令牧佑隐全一颤,他怎么觉得自己似乎被恶魔惦记上了?

    众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齐齐的将眼光扫向了一旁的姜果,有些担心的看着姜果半吊着子忽左忽右的左右摇晃着,‘砰’不出众人所料,姜果华丽丽的朝着地面扑了去。

    众人眼睛一闭,决定不去看这激动人心华丽的瞬间,姜果被这么一摔,是彻底醒了,瞪大眼睛,摆了一个奇怪的造型,大吼了一句,“何方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噗——”

    “啊哈哈——”

    “真有你的。”楚流漓用手肘哥俩好的打在了姜果的肩上,姜果一怔,看了看周围,顿时红了脸颊,宁唯伊仿佛看见了姜果头顶上冒着可疑的烟雾,宛如烧开了的水的水壶‘吱吱吱’不停的叫唤。

    “啧啧啧,小儿有趣,你们看样子也很有趣……”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