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契约(五)

    兰格奔一个跳跃,也跃上了擂台之上,眼睛对着宁唯伊转了转,接着也蹲下看起了那只幽猿。舒榒駑襻

    底下的群众看着宁唯伊与兰格奔齐齐已经上了擂台,不由得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啧啧,现在的孩子真是看得起自己,这么危险的东西居然上去挑战,以为自己是一甲的魔法师?

    当然了,底下除了细碎的嘲讽声也有突然而起的呐喊声,“你们他们的有种,既然上去了,别他妈的给老子丢脸!”

    “就是啊,有种上去,可别每种的回来!”到时候活的上去只有尸体下来,那可就没意思了。

    “刚刚那个男的说自己是兰格奔吧,那不是兰格一族的贵族吗?”一人在底下窃窃私语。

    格兰啧伊已。一人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妈的敢上去,原来早有准备啊!啧啧,这回要是兰格的贵族没有完成题目,给就成了兰格一族的一个笑话了。”

    从最初的震惊过后,现场从这时起开始血沸腾,底下人的质疑声、嘲讽声此起彼伏,有些人甚至放肆的大笑起来,但台上的两人似乎一点也没有听见似得,在那个擂台上,似乎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楚流漓不屑的一声冷哼,“兰格奔,这名字取得真好,还真是兰格笨!笨蛋就是笨蛋,二百五永远都是二百五!”

    姜果附和的点点头,夸赞道,“流漓,我支持你说的。”

    岚锦在不远处缓缓勾起唇角,眼中带着笑意道,“原来小儿对擂台赛感兴趣?”一双多|的双眸望向了江绪

    江绪无言,依旧默不作声的看着前方,就如同他第一次在英格斯兰感觉到她的存在一样,那双绝美的桃花眸出神的看着擂台上的那抹优雅的影!

    面对着江绪的冷漠态度,岚锦也毫不在意,“你说,是那个自称是兰格奔的男人胜利还是那个漂亮的女孩胜利?”

    江绪想都没想便出声,“她不会做无用功之事。”他相信宁唯伊对自己有百分百的信心才会去做什么事,在他眼里,宁唯伊是一个可以掌控的了全局的人,是一条沉睡着的嗜血巨龙,一旦觉醒,攻击力不能小看!

    岚锦不太明白江绪所说的‘他’指的是哪个‘他’,但是沿着江绪的眼光朝着前边望去,岚锦灵敏的捕抓到了江绪所望之人到底是谁!

    眸光转了转,清楚的看到突兀的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安郁然等人,先是看了看安郁然、姜果,再是看了看楚流漓与楚流湘,凝望到了楚流湘那只空了的衣袖接着眸子内闪过一道异样的光,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牧佑隐的上,心中的震惊越来越大,看的他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况?这一代的金发一族居然是位王子?不是公主?

    江绪的小子朝着前边动了动,并且有继续往前走去的趋势,岚锦一个伸手,将江绪抱了个满怀,带着些许暧昧道,“我的小儿,我要寄存在你上一段子了。”

    说完,岚锦上泛起一道暗蓝色的光束,接着幻做一条丝线,朝着江绪子狠狠撞去,最后消失在了江绪上,从江绪的小拇指处一条短而细的细线幽幽的飘了出来,变作了一枚戒指圈在了江绪的小拇指之上。

    江绪的眼神一暗,伸手拔那枚戒指,但是无论如何都拿不下来,头疼的皱皱眉头,有些烦躁,咒骂了一声,“莫名其妙!”

    子朝前走去,并且越走越快,直到走向了擂台边处的一个小角落方才停了下来,继续看擂台上的比赛。

    安郁然有些不安的皱了皱眉头,琥珀色的瞳孔微微一转,便看见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江绪,心脏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虽然他知道宁唯伊来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江绪,但是现在看见江绪就站在离自己的不远处,眼眸内的嗜血越来越浓郁,真有把江绪生吞活剥了的**,冷飕飕的咒骂,“真是魂不散!”

    “我的妈呀,这……”人群忽然开始|动起来,只因为台上的宁唯伊突然做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动作。

    宁唯伊一把抓起足足有自己一半大的小幽猿,纠结的五官看着小幽猿,最后扯了扯唇角,接着使劲的往地上砸去……就像一把锄头不停的锄着土地一般……

    高台上的青璃五官已经僵硬到了足以石化的地步,坐着的子突然站了起来,险些头晕突然砸到地上去,一手有力的扶住椅把才控制住自己的子,脸上的神看上去特别的怪异!

    “哦天,这人疯了,不会是被幽猿吸了魂魄癫狂了吧!”底下一人动了动嘴巴,吃惊的出声。

    另外一边看起来实力强一些的魔法师皱眉道,“我看不尽然,那女孩清醒的很,只不过,她选择的方法很……独特!”这人想了半天的形容词,只找到了一个很独特来形容台上宁唯伊惊世骇俗的动作。

    “独特?简直就是耸人听闻!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打死我也不相信世上居然有人敢这么对幽猿!”一人狂吼道,语气中的惊讶与震惊告诉了人们,宁唯伊的举动已经吓坏了这里的所有人。

    宁唯伊两耳不闻天下事,就那么不停的砸小幽猿,直到由于不停的将幽猿朝着地上砸去从而是幽猿蜷缩在了一团,宁唯伊才呵呵一笑,果然如同她猜想的一般,需要的东西是那样……

    兰格奔则是看傻瓜一样的看着宁唯伊的动作,心中轻蔑的想到:这女孩美则美矣,只是那野蛮的动作以及神经病般的行动则是让人汗颜!这场比赛他赢定了。

    兰格奔不管不顾宁唯伊的动作,收起自己最初的讶异,专心开始思考自己刚刚得出的答案与结论,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他还真有些忌惮挑衅宁唯伊,毕竟最初遇上宁唯伊的时候,她的能力可是不小,但是现在这点唯一的担忧已经不算是担忧了!

    安郁然在底下收回看江绪的眼神,有些担忧的凝望着宁唯伊那抹小的影,“唯伊,你究竟有办法么?”

    兰格奔伸出的手掌凭空一转,接着一根魔杖出现在了他手里,魔杖出现,底下挂起一阵凌厉的风,差点打破了擂台上的结界,青璃眼睛微眯,看向兰格奔手中的魔法杖有些意外,这不是兰格女皇的魔法杖么,这么会在一个混小子的手里?

    青璃眼神一暗,上威猛的气势划过,接着一道凌厉的光影闪出,来人恭敬道,“青璃大人。”

    青璃压低声音道,“立马把这个交到兰格女皇的手中。”一个透着莹莹光泽的魔法球递了出去。

    来人恭敬行礼之后,便悄无声息的又消失了。

    宁唯伊余光将这份景象收进眼底,低低的一声轻笑,这下有趣了,这个二百五还真有些胆魄,居然连象征‘王’的魔杖都敢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她是该说他无知呢还是该说他自不量力呢?她可不相信,兰格凌心会将象征自己份的魔杖交给这个二百五,如果真的是亲自交出去的,那她真的该怀疑怀疑兰格凌心的智商问题了。

    不过这样也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仅是初级魔法师的兰格奔可以安全到达中域的原因了,看样子,多半是因为魔法杖中的威慑力使得那些腐尸不敢轻举妄动从而导致了一个混水摸鱼的白痴闯了进来。

    兰格奔用魔法杖一挥,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便出现在了他眼前,宁唯伊此刻也扔下了手中的小幽猿,纤细的手臂缓缓一抬,接着轻轻一扫,一张桌子与一张椅子也出现在了她眼前。

    底下的人只看到一人手拿魔法杖坐在了变出的椅子上,一人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也坐上了椅子上,接着一男一女齐齐闭上了眼睛,众人心中又闪过一丝不明所以,不知接下来会意外的发生什么事!宁唯伊他们究竟又在做些什么事

    而另外一边的兰格大上,兰格凌心收到了来自中域的消息魔法球后勃然大怒,眼睛一扫,内的所有东西因为她的愤怒瞬间化作一缕幽烟……

    底下的所有人大声都不敢喘,就怕下一刻化作一缕幽烟的人会是自己,静鸦鸦的气氛让人心底徒生不安。

    “到底是谁看管的内?站出来。”兰格凌心一声怒下,底下的人全瑟缩。

    “是……我……我……”当初说的义愤填膺的门卫此刻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他心中虽然知道兰格凌心知道后定然会大怒,却没有想到,兰格凌心会怒到不管不顾,甚至于果断的在大内使用魔法破坏了那么多珍贵的东西。

    兰格凌心唇角冷冷一勾,“拦不住那个蠢货?”她真该早早的掐死那个兰格奔的,岂有此理,连她的魔法杖都敢偷拿!

    “不……不是……”

    “陛下,这事怪我,那个兰格奔也不是一次两次做这种事了,陛下您当初念在同族之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也就放了他,这次还恳请陛下亲自出手将这个兰格的耻辱铲除!”说话的是兰格凌心的贴侍卫,说的话不卑不亢,铿锵有力!

    兰格凌心眸子一闪,一个眨眼之间,那个说话吞吞吐吐的侍卫当场亡,兰格凌心犀利的目光扫出,“你们给我记住,以后看管不力,就是这个下场!”兰格凌心也算是手下留了,保全了那个侍卫的尸体,要不是她清楚的知道那个侍卫心中所想,定然是死无全尸。毕竟看管不力,被拿走了魔法杖这条罪过让他死一万次都不嫌少!

    “你跟我到中域去!”兰格凌心眼光扫向自己的贴侍卫,接着快速的消失在了大,贴侍卫对着底下那群奴隶道,“收拾干净!”接着随着兰格凌心出了大往中域跃去。

    兰格凌心一走,底下的众人齐齐的呼了一口气,甚至脚一软,瘫在了地上,无力在起……

    中域中,兰格奔与宁唯伊同时睁开了眼睛,而底下的群众这时也分成了三派,一派支持兰格奔会胜利,一派支持宁唯伊会胜利,一派则保持中立,甚至有人叫卖起了赌注……

    “快看快看,他们睁眼了……”一人突然叫唤了起来,接着吵嚷的环境立马静寂了下去,众人目光紧紧的锁住台上的两人,他们有办法拔下那只幽猿的猿角了?

    兰格奔手中出现了一瓶奇怪的药剂,而宁唯伊手中这时也出现了一瓶药剂,宁唯伊挑了挑眉,看向兰格奔手中的药剂,眸光一闪,看样子,这个兰格奔也不笨,想到的东西和她一样,居然也衍生出了剥落药剂。

    之所以她之前用力的敲打幽猿,其实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心中所想,幽猿果然如同介绍的那般,体的皮囊厚的令人费解,而且你打它,它还会变异成一个小球,这样的奇特生物自然需要奇特的药剂才能让它乖乖的了。

    而她与兰格奔之所以摒弃一切声音选择好好的坐在椅子上冥想,其实也是因为剥落药剂的奇特。剥落药剂需要用自己的魔法变作细小的元素进行分解在拼凑最后还要融合,需要相当大的精神力,不过兰格奔有那魔法杖的帮助自然水到渠成,而宁唯伊则是有些费力,毕竟凭借她现在的体,能制造出这瓶剥落药剂真的是实属不易。

    青璃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暗光,这两人居然都有制造剥落药剂的本领,那个兰格奔姑且不算在内,毕竟兰格的魔法杖有哪些作用,他自然清楚一些,但是那个小丫头居然也有这样的制作本事,还真是把他压抑了一把。

    这剥落药剂也是属于治愈药剂中的一味药,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治愈药材中的任何一个配方,就像他这样,就算研究出了配方也有那个精神力制造,但是完成的几率几乎微乎其微,除去兰格奔,这个小丫头居然也一次成功,这资质是不是太妖孽了一点?

    难道这个小丫头会治愈魔法?

    说实话,这青璃确实想的有些多了,宁唯伊她还真没有治愈魔法,金发一族的体质也不会许她学会治愈魔法,之所以可以完美的制作出与治愈魔法难度相当的治愈药材,这个也只是她本的天资确实是聪慧了一些的原因。

    兰格奔与宁唯伊皆是挑衅的朝着对方一笑,接着兰格奔先前一步,朝着瑟缩在一旁的小幽猿将自己手中的药剂泼洒过去。

    寂静。

    紧张。

    震惊。

    小幽猿原本蜷缩在一起的体开始缓缓的松开了对自己子的束缚,兰格奔看见至此,哈哈一笑,“我居然也制造成功了治愈药剂!我是天才。”带着有些癫狂的笑。

    宁唯伊则是沉下了神,不对劲,幽猿的况不对劲,一个跳跃,离开了原地。

    幽猿小子突然站起,那双原本涣散的兽目突然变得凌厉,那张兽脸上露出了一个万分狰狞的笑容,小小的子上的小掌在地上狠狠一抓,不怎么长的尾巴狠狠的抽在地上,发出了震耳聋的拍打声,如果说原本的幽猿是一匹被人类束缚住了的野马,而现在的幽猿则是一匹脱了缰绳的狂躁野马!10njb。

    大口一张,无比大的吸力朝着兰格奔甩去,底下的群众全部呆在了原地,因为那张原本万分狰狞的兽脸此刻变作了一张如同无底洞般的大嘴,那张满是锋利尖牙的大嘴正在吸收那个男人的灵魂,看样子,就算是小的幽猿也不能小看啊!

    宁唯伊脸色不太好看,心中百转千回,那个白痴制造的那瓶药剂恐怕不是将猿角自动脱落的剥落药剂,恐怕是与剥落药剂相近的刺激药剂。

    糟糕,惹恼了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收场的,她怎么就相信这个半吊子有驾驭这强大的魔法杖的本领呢?

    幽猿被刺激药剂刺激的处于癫狂的边缘,擂台上的结界顿时不攻自破,青璃一跃到台下,又增加了一道结界,极力护住底下的群众不被台上的波动伤害,那双犀利的眼神则是带着愤怒看向台上,将所有的错全部推给了台上的两人,这两人要是敢把他辛苦得到的幽猿给弄死了,他一定留下这两人的命,就算是兰格的贵族又如何,中域的人可不归任何一个魔法一族所管辖,反倒是任何一族的族王都要对中域的人敬重三分!

    “完了,这两人死定了。”看着自己心目中的青璃大人都亲自出手维护结界了,众人顿时懂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恐怕是他们所料不及的了。14965907

    安郁然琥珀色的眸子寒冷无比的看向擂台上,周的冷光顿时乍起,该死的,那人想自毁也就自毁了,居然敢拖唯伊下水,该死!恐怖的气息弥漫,打算冲上台去,就在这时,如同白丝绸般顺滑的银发圈住了安郁然的周,安郁然看着困住自己的银发,神变得冷,压抑着自己即将爆|发的绪看向那银发的主人——江绪

    江绪这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小小的子包裹在已经漆黑的斗篷中,头上严密的戴着兜帽,微微抬头,看向安郁然狠的神,脸色也不怎么好的道,“你上去,唯伊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她就输了。”

    安郁然冷声道,“你想让现在的唯伊一人面对着拿灵魂当美味佳肴的幽猿。你想让她死么?”

    江绪神色冰冷,转头当看向台上的那抹影之时,嘴角温和一笑,“你不懂她,但是我信她!”是的,他相信现在的唯伊也绝对不会想让安郁然现在出手阻止她。

    “江绪,别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安郁然再好的脾气在面对着江绪这番话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恨。

    江绪算个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说他懂宁唯伊,他又哪里来的自信去相信唯伊真的就可以度过眼前的困境,现在唯伊的魔法能力仅仅只有特技魔法师的实力,即使她有能力收服亡灵神祗中的变异火焰狼,但也不代表着她就有那个能力面对以吃灵魂为乐趣的幽猿!那时候的景与现在不同,唯伊的子可不起再次强制使用强大魔法的折腾!

    想到这里,对江绪更是愤怒,要不是江绪执意的独自离开,宁唯伊也不会突然受刺激,也就不会导致了体的迅速恶化,更不会为了收服那只火焰狼强制启动高级魔法,也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说到底,都是江绪的错,都是他害的唯伊。

    江绪面对着安郁然的滔天怒火反倒是显得异常平静,原本困住安郁然的银发也早早的收回,看着安郁然蓄势待发的打算上去,江绪淡淡飘了一句,“有我在,唯伊不会有任何问题。”

    江绪将自己和安郁然拖进了一个独自形成的一个空间,小小的子下一个银色的魔法阵徒然展开,安郁然在一旁看着有些吃惊,江绪他,果真是唯伊要找的那个人?

    漂亮的眸子缓缓闭上,双手凭空向着两边划下,形成一个类似与心的图案,接着一本泛着璀璨金光的书轻巧的落在了那双小手上!

    安郁然眉头一蹙,琥珀色的目光死死的锁住那本在银色魔法阵出现的泛着金光的书,眼中带着慎人的冷意,那是,剜心契约的……契约书么?他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解出了如何启动剜心契约的魔法阵么?这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当江绪眼睛再睁开之时,原本漆黑的瞳仁瞬间变作了腥红色,一双泛着火红光芒的血眸出现在了安郁然的眼前,而原本仅仅只有银光的魔法阵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半变作了金色一半变作了银色,两种颜色很是融洽的相结合在了一起,如同黑白色等同的八卦图案一般,是那样的相辅相成。

    “契约起……”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