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契约(四)

    江绪死皱着眉头,恍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他似乎看见宁唯伊的影子了,那道纤细却异常倔强的影,是她么?真的会是她么?她也来了?是为了他么?

    宁唯伊听着后边的警告,眸光一闪,嘴角完美勾起,“我还真迫切的需要这两把跨越钥匙,而且还是……势在必得!”

    后面的人一愣,接着便是一阵震耳聋的嘲笑与讥笑,宁唯伊则毫不在意,美丽的眸子看着那被囚在笼子内的幽猿。舒榒駑襻

    青璃在擂台上听着宁唯伊自信嚣张的言语眉峰微动,眼中若有所思的光芒闪过,他还以为这次绝对不会有人站出来了,毕竟有多少人觊觎幽猿,又有多少人忌惮幽猿,他可是很清楚的,心中不由得对这群所谓的强者开始失望,这倒退的速度快的令他咋舌,还真是贪生怕死!

    不过他本就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能够捕获幼年的幽猿也是他运气好罢了,要不是这小幽猿遇上他的时候受了重伤,他可不觉得自己就可以那么轻易的可以应付。

    就是因为没有抱多大希望,所以从开始报题目的时候他就早预料到全部人都会退出的这个结果了,倒是现在停留在原地的宁唯伊等人是让他所料不及的……这么年轻的一群小家伙居然一丝慌乱都未有,是因为没有听说过幽猿这种奇特的生物吗?

    但是接下来宁唯伊说的话,彻底推翻了他得出的结论。

    “青璃长老,拿出幽猿而题目却为治愈,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么?我们要做什么?”宁唯伊尊称青璃为长老,给足了这位大人物的面子,但是如果是过去的她的话,这位长老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五乙魔法师,确实算是高级别的了。

    在这里,任何一族的魔法等级的顺序都是按照甲乙来排列,当然,开始的时候是初级,接着是中级,再是高级,最后是特级。在往上是一乙、二乙、三乙、四乙、五乙。接着往上便是一甲、二甲、三甲、四甲、五甲。至于五甲以上是什么魔法级别的魔法师,她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这部分的记忆随着百年前的那场悲剧一同消失在了她的脑海中,不过,她的能力自然也不会停止不前,只要跨越了五甲,自然也就会想起五甲以上是什么级别的魔法师了。

    而现在这个青璃,已经达到了五乙的水平,以她现在特级的魔法实力来讲,唤句前辈自然是应该的。而且魔法等级的修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每跨越一级,不仅需要自的努力,而且还需要适当的契机,但是每个魔法民族的体质都不一样,有些东西的质自然也会发生实质的改变。但是从特级跨域一乙,五乙跨越一甲的这种风水岭却是每一族都一样的。

    一样的困难,有些人甚至被永久的困在这风水岭上,努力个上百年上千年都停滞不前,宁唯伊打量着这位青璃长老,心中闪过一丝了然,五乙魔法师自然是要跨越一甲的水平了,那么这只幽猿……眸内幽光一闪,她懂了……

    青璃面无表的看着宁唯伊,心中微微计较,眼内依旧是一抹嘲讽,在他眼里,宁唯伊就是臭未干的小毛孩,这样稚嫩的娃,能完成他的题目么?

    “小姑娘,你这是要接下题目了?”青璃沉声喝到,目光凌厉的扫向宁唯伊。

    宁唯伊呵呵一笑,自信开口,“自然是接下。”14965934

    宁唯伊话音刚落,另外一道声音徒然响起,“我也接下题目。”

    宁唯伊眉头一蹙,这声音,她怎么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还有那么一丝厌恶?楚流漓等人也是齐齐转头向后望去,接着楚流漓的爆笑声响起,“哎呦喂,这不是唯伊的手下败将吗?啧啧,这个脑瘫货二百五居然也能到这里?”

    走过来的人正是兰格女皇兰格凌心所谓的侄子——兰格奔!当初那个挑衅宁唯伊却狼狈逃走的蠢货!

    姜果看见兰格奔嘴角也不由的一撇,“猥琐男?那个和唯伊抢魔法棒的猥琐男?”

    楚流湘与牧佑隐无言,但是眼神中齐齐闪过一丝厌恶,这渣男居然可以闯进这里,实力不小,更重要的是,他居然敢接下这道题目,这渣男就不怕幽猿一个饥饿把他魂魄给吃了?还是说,他的魔法修为已经到了可以与宁唯伊匹敌的境界了?

    知道兰格奔的众人面上划过一丝诧异与厌恶,宁唯伊倒是没有多大的表,依旧气定神闲,甚至捂嘴欢快一笑,“既然如此,青璃前辈开始说明题目吧。”

    青璃看着这个突然出声的瘦的跟条芦柴棒似得男人,眼内闪过一丝恼意,一个稚嫩的小娃,一个只剩下皮包骨头的男人,这么两个看起来没有实力可言的人居然接下了这道题目,而那些所谓的强者居然一个也没有站出来,哼,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心中虽不悦,但是面上依旧面无表,就算认定面前这两人必定没有办法,但是题目已经搬上,也有人应下,那么这场擂台赛就必须进行到底!

    兰格奔面对上楚流漓等人的目光与言语,面上已经铁青,手背上的青筋明显已经暴起,但是心中排山倒海来的负面绪这次他却控制的很好,并没有鲁莽的当场发飙,在这点自制能力上,让宁唯伊等人也颇有些意外。

    “很简单。题目之所以为治愈,原因在此。”青璃宽大的手掌突然力量剧增,一道凌厉的掌风猛然扫向幽猿的笼子,接着困住幽猿的笼子顿时炸裂,笼子的碎屑如同雪花般的下落,从半空徐徐飘下。“谁能将这只幽猿的猿角拿下并且是不在伤害它的范围内这场比赛便是谁赢了,两把跨域钥匙自然就全归赢方所有。但是想要在取下猿角不伤害幽猿的况下,那么就必须有治愈魔法的帮助或者与治愈魔法相关的药剂辅助才成。这也就是这场擂台赛题目取名为治愈的原因。当然,如果两位可以不通过治愈魔法或者某一些柔和的药剂取下猿角,自然也可。”

    “就是说,无论使用什么办法,只要不伤害这东西拿到猿角就算过关?”兰格奔眼内流光溢彩,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是的。”青璃淡淡回答。

    “得到猿角后,青璃前辈会如何对待这只没了猿角的幽猿?”宁唯伊饱含打量意味的神看的青璃沉下了神色。

    “等你有办法取下猿角再来和我谈条件!”青璃对于宁唯伊的打量很是不满,一个区区特技魔法师实力的小丫头,真是目中无人!10nk2。

    兰格奔也是嚣张的看向宁唯伊,心中冷冷一笑,这宁唯伊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和五乙实力的前辈提出质问,简直就是神经病!

    宁唯伊微挑眉头,爽快的应下,“那就取下在商量。”

    “哼!两位请吧!”青璃话完,一个轻松跳跃,窜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高台座位,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宁唯伊与兰格奔,眼中带着可有可无的打探,这两个看样子都不怕会被幽猿吞噬灵魂,难道他们有什么专门对付幽猿那种喜好的辅助工具?如果真的有的话……绪江边他

    看着擂台上稳坐其位的青璃,宁唯伊这才转头看向兰格奔,对这兰格奔淡淡一笑,“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本事!”看样子,这个二百五的目的也是那两把跨域钥匙,但是这个蠢货要去钥匙做什么?难道是到别族去游历?

    漂亮的眸子看着兰格奔一副猥琐样,宁唯伊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种人有强大的魔法能力的话,不在兰格一族炫耀与高调做事而选择历练这一定是见鬼,就算古城消失,这种事都不会发生!

    但是除了这个,这个蠢货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让自己难堪?毕竟自己也曾给他难堪,他记恨自己是应该的,记得那时候的这个二百五也不过是初级魔法师,但是凭借着初级魔法师的力量到达这中央地带是绝对不可能的。前边的那群腐尸群又不是吃素的,难道连一个初级魔法师都阻止不住?

    看着宁唯伊一张绝美的脸就那么深深的望着自己,甚至是目不转睛,则让兰格奔心中雀跃不已,难道这个女人看上自己了?要不然她这么专注的看着他是为那般?

    要是宁唯伊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二百五想的是这个,估计要当场吐血亡了,这人自恋与无赖的程度她是再修炼个几世估计都修炼不出了。

    “在下兰格奔!”兰格奔友好的伸出手对着宁唯伊示好。

    宁唯伊嘴角一勾,忽略了面前的那只伸过来的手,微笑道,“宁唯伊!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

    说着,一个灵巧的跳跃窜上了擂台之上,开始研究起了那只已经处于半自由状态的幽猿。

    兰格奔留在半空的手缓缓收回,脸上划过一丝尴尬,有些恼羞成怒的看向已经在台上的宁唯伊,眸子内闪过一道狠,不要给好不要好,等下有你受的!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