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契约(二)

    “不是要找绪学弟么?”姜果弱弱发声道,现在唯伊这是打算比赛不找了?

    宁唯伊始终勾着唇,面上带着笑意,“不是不找,而是提前做点什么事先。舒榒駑襻”

    众人皱眉不明宁唯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牧佑隐则忽然笑开了,“绪来这里,必定是要跨域,而我们正巧遇上了擂台比赛的这一天,提前先得到一把钥匙,总是没错的。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两个山洞是维斯一族或者天籁一族的,也就说明了,绪的目标一定是这两个中的其中一个。”

    宁唯伊赞赏的点点头,不愧是全能系出来的人,冷静的分析头脑,让人佩服。

    “这牌上说,比赛的时间是三个小时过后,我们在此先等等。”宁唯伊眼芒一闪,无论如何,她都要出线,跨域啊,早在百年前她就要这么做了,只不过当初碍于金发公主的份,她才没有做多余的动作,毕竟,魔法王国的裁决者随意侵略各族领地,不造成恐慌才怪。

    她倒是好奇,别的魔法一族究竟是有多么的与星辰和兰格不同!眼神一暗,绪的家,那个银发一族究竟存在哪里,那个超然存在的银发一族可是连当初的金发公主都没有权利管束到的魔法一族,要不是当初遇上了他,或许她这辈子都不会肯定的说,银发一族是当真存在的。

    想起江绪,宁唯伊的唇角不由自主的温柔勾了起来,眼内也逐渐变得柔和,过去美好的祝愿,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中,有海誓山盟,有天涯海角,也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这些对于别人而言,或者是奢侈,但是对于她而言,却是唯一支撑她活到至今的精神力。

    她相信,当初那个人的感是真切的,现在不知为何,她还是相信他,相信他绝对不是剜心的凶手,可惜,她现在没有办法证明这一点,剜心那段时间的记忆像是蒸发了一般,一点也没有存在与脑海中,而其它的东西,却记得格外的清晰!

    罢了罢了,多想无意,如今之际除了要找到江绪外,还要得到那把可以跨域的钥匙!

    “唯伊……”楚流漓轻轻的唤了一声,眼中带着些许恳求与担忧。

    宁唯伊回神,微歪了一下脑袋,“怎么了?”

    楚流漓一手抓着楚流湘已经没有了手臂的衣袖,咬紧嘴唇,狠狠的皱起眉头,眼光忽闪忽闪,“唯伊,哥哥的手还能回来吗?”

    宁唯伊一怔,眼睛看向那只空了的衣袖,抿了抿唇,楚流漓若是不说,她或许永远不会注意到楚流湘居然没了一条手臂,毕竟,从她睁眼到现在为止,她的心中除了江绪,再无其他。

    但是心中对楚流湘的印象却是大大的改观,看样子,楚流湘虽然对待别人不怎么样,子也是花的很,但是对待楚流漓这个妹妹,他是真心的,她看的出,若是楚流漓出了什么事,绝对会让楚流湘癫狂,这也是个护短的人!她知道,这条手臂,恐怕和那群在亡灵神祗已经死亡了的业狼脱不了关系!

    为了流漓,宁可选择残废也不让流漓有任何危险,对于一个相当关注自己外表的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这让宁唯伊敬佩,在这一个,楚流湘,让宁唯伊有了相当大的好感!

    但是……他的手臂……10njt。

    “流漓,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办法使用强大复原魔法,或者是重生魔法。”宁唯伊严肃的看向楚流漓带着期许的眼神。

    楚流漓失望的微垂着头,紧咬着唇,眼睛中闪过一道光,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了一旁的安郁然,或许这个全能系的主席有办法。

    安郁然主意到了一道帜的目光朝他|来,则是冷冷的瞥了一眼满怀期望神的楚流漓,接着厌恶的别开了眼,人类的事,他不敢兴趣!

    宁唯伊心中有些许不忍,开口解释道,“流漓,郁然他也没有那个能力。治愈魔法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学习到的。尤其是金发一族的血脉。”看着楚流漓悲痛的神,宁唯伊知道,她这是把楚流湘受伤的责任全部都加在了自己的上,叹息道,“金发一族的体质是嗜血的,它的强大是攻击。当然,这体质也是有优劣好坏的。好的血脉觉醒的时候,可以在危机的时候力挽狂澜,化除危险。但是也是因为这样强悍的体质,使得金发一族的人不具备学习治愈魔法的要求。当然,若是曾经的我的话,或许可以一试复原魔法或者对于某一处的重生的重生魔法。但是这两个魔法都需要强大的魔法精神力作为催化剂。但是现在的我,能力只有当初的百分之一。仅凭这百分之一,除了可以吓唬那群低级的魔兽或者因为金发公主的血脉之力震慑一些高级魔兽外,还真什么都做不了。当然,除非拼上命玩厮杀,这个我到是比较有信心可以保大家周全。”

    牧佑隐这时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楚流湘,接着走过去拍了拍楚流漓带着颤抖的肩膀,“唯伊她说的确实不假,我的那个挂名母亲留给我的记忆中也有关于这一项的记忆。这个古城,什么魔法都好学,只要肯努力,下死功夫,或者得到一些辅助药物或者工具是都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的。但是唯独治愈魔法却是人人都学不到的。在这里。每一族中能诞生五个有资格学习治愈魔法的体质的人都是稀奇种类了。而且,就算有资格学,也不一定就能学的好。毕竟,因为学习治愈魔法的人少,所以如何学习好这门魔法的古籍或者资料也是少的可怜。如果想要治愈你哥哥的手臂,恐怕要找到一位能力相当大且拥有治愈魔法的魔法师了。”

    安郁然听言,不屑的哼了一声,“治愈魔法师少的可怜,又不是大白菜,随便一拔就是一堆。而且拥有治愈魔法能力的人脾气都古怪,高人一等,他们会为了区区一个人类的一条手臂就使用治愈魔法?别开玩笑了。”他们这是当这里是那边的那个世界?找治愈魔法师当找医生那么简单?

    要是医生倒是好说了,只要有相当的资金什么事搞不定?但是这里的规则可不是这样,那些自认为自己体质特殊而能学习治愈魔法的魔法师那副高高在上造物主一般的神,让他想想都觉得恶心。谁不知道,治愈魔法就是软趴趴的魔法,遇上敌人的时候除了逃命和强大的自我复原能力还有什么特殊?都是一群蝼蚁!

    起码在他眼里,治愈魔法不堪一击,虽然自我复原的能力好到让人咋舌,但是攻击力却等于零。学习治愈魔法的魔法师能力也会有限制,除了学习治愈魔法以外,其它的魔法一概无法学,从这一点倒是可以证明,治愈魔法对于别的魔法很排斥,并且到了水火不相溶的地步,可以体会的出治愈魔法的强横。

    选择了它,那么除了它以外,什么都无法学!它也不会接受任何一种魔法与它共存!就像一个位居高位骄傲到不可一世的高人一样,觊觎它可以,但是要付出强大的代价!

    因为治愈魔法的特殊原因,觊觎它的人可谓是不计其数,毕竟,在一个魔法一族里只要存在着一位拥有强大治愈能力的魔法师,也相当于握住了一道救命符,必要时,强大的治愈能力甚至可以让将死之人复活!当然,前提是,那位治愈魔法师拥有那么大的魔法能力!

    “可是……哥哥他……”楚流漓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楚流湘这时却开口了,对着楚流漓焦急和悲伤的小脸缓缓一笑,这一笑,如沐风,宛如温暖的水化开了冰山的一角,“只要流漓没事,哥哥什么都不在乎!”

    楚流漓的心猛地一滞,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一个什么子的人,他从来都不轻易说出关心人的言语,就算当初对那个尤物苏海可,也是假意假笑,但是刚刚,她知道,哥哥是真心的,他的哥哥第一次说出这么煽的话,而且还是对她,那个从很久以前就讨厌和厌烦自己哥哥的人。

    楚流漓心中一酸,眼眶中忍不住的泛起了迷雾,这才是自己哥哥的本啊,冷酷花心但绝不缺乏温和善良,起码对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从小到大,一直都不曾变过。

    是不葫这牧。“可是哥,你的手臂,都是因为我所以才……”楚流漓哭红了脸,眼中的神是掩饰不住的懊悔与悲伤。

    楚流湘则是摸了摸楚流漓的头,直到揉乱了楚流漓的头发才眼中带着笑意开口道,“原来,强悍的流漓,也有那么小女子的一面!”14965925

    众人在一旁齐齐不发言,都转开了头,表示什么都没有看见,毕竟手臂的复原对于如今的宁唯伊而言,真的是相当困难,她并不是万能的。当然,众人也很明白,现在宁唯伊的况,比他们想象中要糟糕的多。

    ‘砰’一声响,擂台上的锣鼓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