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我呸,女皇的侄子?

    宁唯伊那么一折腾,原本该饥肠辘辘的众人顿时连饿的感觉都没有了,心里是气都被气饱了。舒榒駑襻

    更不要命的是,宁唯伊居然还一副很善良很无辜道:再次感谢人家吧,你们看呀,兰格的宴会要到午后才开始呢,所以呀,现在不饿了,就可以撑到午后了呢,人家又一次帮助了大家哦,纯属免费帮助的哦……感谢我吧……

    什么叫做人气人气死人,宁唯伊就是典型的强悍例子,没人拿她有任何办法,只能干怄着。

    就连沉稳的牧佑隐都被宁唯伊出了青筋,可见,宁唯伊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存在……

    宁唯伊再次踏入这座兰格城堡,眸子环顾着四周,里边的一切都已经翻新,完全没有了她第一次来这里时的那种压抑混乱的气氛。zybc。

    事实证明,兰格凌心确实处理的非常好,抬头望向那所曾经住过怪物的城堡顶楼,宁唯伊微微勾起了唇角:哎呀,重建了?

    接着往里面走,人也越来越多,兰格城堡的北面是一个非常小型的会场,虽然说是小型吧,但是却足以容纳下百万人。

    宁唯伊一行人皆是微微挑了挑眉,直接往北面走去,就算你不想往北面走去,恐怕也不行,城堡大门打开,又没有多余的门卫啊,守护兵啊,这只能说明一个原因,这里被魔法所保护着,任何一个心思不正的人都休想踏进城堡正一步,只能按照已经铺好的路线,往北面走去。

    宁唯伊等人也不想惹麻烦,在加上也没有什么兴趣,自然就乖巧的顺着路线到了北面的小会场去。午不居肠。

    路上除了宁唯伊与江绪的心思不明,其他人只有一个想法:宴会、吃饭!14671010

    而这次祈祷祭,王族举行的祈祷宴也在那个说小不小的会场上举行,当然也有人人期待万人瞩目的祈祷斗法会。

    说起祈祷斗法会,那么就不得不说赢得祈祷斗法会有什么好处了,好运的话,甚至一次祈祷祭有些高手可以赢得好几支魔法棒,当然了,既然有运气好到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自然也有霉气旺盛到什么都没有得到的。

    而宁唯伊的目的嘛,自然是冲着这次的祈祷祭上的好东西来了,不收获点回去,岂不是白来了?她宁唯伊可不是那种无一收获就肯回去的人,不搅合的你不得安生,你就该庆幸的烧香吃斋的感谢佛祖大人去。

    越往北面靠近,人流就越密集,宁唯伊一个挥手,变出了一顶帽子,抓住江绪的小子,邪邪的笑道,“让人家把你的小发发全部扎起来放进这顶美丽的小黑帽中去吧。”

    在众人赤luo的目光下,宁唯伊嘴角噙着笑意,怀中拿出一根红绳,将江绪托地的银发轻轻挽起,甚至恶趣味的绑了一个蝴蝶结在上面,接着将那顶黑漆漆的帽子戴了上去。

    在江绪恶狠狠但又不能反抗的目光下,牧佑隐等人则是想笑不能笑,憋在肚子里难受的想要自杀,他们容易嘛他们……(>﹏<)

    一白衣的江绪被宁唯伊突兀的戴上了一顶奇奇怪怪的黑帽,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愣是让人觉得好似在给什么人送丧……

    江绪处于崩溃的边缘,奈何小子不敌宁唯伊强悍,只好作罢,他容易嘛他……(>﹏<)

    面前是一个石拱门,宁唯伊带着众人一穿过门,眼前的视野顿时被形形色色的东西所吸引,这是一个人流密集,车水马龙,繁华的简直是一个小镇般的会场!

    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宫,虽不敌正那般的豪华,但是却盖得极其大气。

    宫飞檐上两条既然腾空飞的金龙,是那样的活灵活现,尤其是那盛气凌人的龙爪,让人觉得是那样的气势人。

    宁唯伊也只是打量一阵,便拉着江绪的小手,窜入了人流。

    牧佑隐等人也是不在感叹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令人惊异,见着宁唯伊往前走去,自然也是如影跟随般的追着,在这里走失,可不是闹着玩的。

    楚流漓则是差点仰天长啸:她的大米饭啊,她的早餐啊……(>﹏<)

    兰格正中,兰格凌心翻着各种杂七杂八的稿子文件,头疼的直揉眉心。

    “陛下!”外边侍从的声音响起。

    “进来。”兰格凌心头也没抬的出声到。

    “陛下想要等的人已经到了北面,宴会可以开始了。”侍从低下,尊敬的回到。

    兰格凌心抬头,眼光闪了闪,宁唯伊,你到了么?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救出的人现在如何了吧……

    那位白夜之王……

    据说白夜之王拥有一头银发,除了金发公主以外,又是另一个魔法世界人人都想知道却永远不可能知道的神秘存在。

    “走,到北面去!”

    随着兰格凌心一阵发话,侍从的声音尖锐的响起,“陛下起驾,北面会场……”

    一辆魔法马车停在了兰格凌心的面前,兰格凌心白希的纤手拉起裙摆,优雅的坐了上去,眼角内是止不住的笑意,祈祷祭……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呢?

    兰格凌心这边刚走,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就跑了进来,对着一旁的侍卫扯着嗓子大吼,“他妈的,姑姑人呢?”

    侍卫没有答话,一脸冷硬的站着岗,瘦骨嶙峋的男人见此,气没处发,对着侍卫就是一顿毒打,看着侍卫依旧是那副打不还手的模样,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错乱了,竟然直接闯进了内,而另一边的侍从打算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那个男人已经先一步的进了去。

    “天呐,这下惨了,陛下回来怎么交代?”

    被打的侍卫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瘦骨嶙峋的男人的背影,“我呸,这种人,活着简直就是浪费空气,这也配当皇族的人,简直就是兰格的羞辱。”

    “少说几句,万一他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丢了什么,我们就算有十个脑袋也抵不上陛下的愤怒啊。”

    自从兰格凌心在那次大上被宁唯伊大讽小讽的说了一通后,再加上宁唯伊那雷凛惯行的处事态度,多多少少的影响了兰格凌心,现在的她,不在是那个被怪物压榨被哥哥威压的傀儡了,而是真真正正兰格的最高领导人,兰格的女皇陛下。

    自然,手段也强硬起来,对付任何人,都是有着一股子自己的骄傲,也让底下的一群人心服口服,毕竟女王陛下的果断与强大,他们是真正的折服的。

    “能怎么样,最好这渣男偷点陛下最喜欢或者最珍视的东西,要死,也要拉着这个兰格的耻辱一起堕入地狱。”被打的侍卫心中都是兰格的尊严,而这个兰格凌心名义上的侄子,简直就是他们兰格一族的一个污点,脑残到他们这些侍卫都看不下去了。

    另一边的侍从则是一声叹息,“就那二愣子,不拿点东西,会出来么?要死,我们一起。”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作为正的守卫、女皇的随从弄丢正的东西会有什么下场,但是即使他们知道,也希望这次可以除去这个兰格的脑残,这个不配背上兰格姓氏的王族。

    不出所料,猥琐男一进入主,便看到了兰格凌心王座上面的魔法棒,猥琐男眼睛一亮,心中想着,既然是他姑姑,送点东西给侄子应该没有关系的吧,姑姑应该不会那么小气的吧。

    接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和胆子,真的把那魔法棒揣在了兜里,眼珠子狡猾的左右看了看,自认为悄无声息的溜出了大,实际上,门口的侍卫则是一脸的鄙夷,他们无法对王族的人动手,那么就让你自尝后果——陛下的怒火。

    陛下的侄子?我呸!看你到时候怎么死!

    另一边,兰格凌心的魔法马车从半空中一闪而过,底下的众人齐齐一声惊呼,“女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兰格凌心纤手撩起门帘,扬起自己精致的笑容对着底下的众人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接着马车一个加速,便到了这里的宫

    兰格凌心一下马车,眼神一尖,便看到了宁唯伊领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兰格凌心周的侍从打算拦下,兰格凌心摆了摆手,主动的往前走去,走至宁唯伊前,对着宁唯伊勾唇笑了笑:“别来无恙。”

    宁唯伊嘴角也是一勾,“憋、赖、武、殃、哎呀妈呀,你家的侄子可是都做到了哦。”

    兰格凌心听言微微一愣,有些缓不过脑袋来,宁唯伊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感觉有些不太……明白?

    对着兰格凌心不明所以的眼神,宁唯伊严肃了脸色,却吐出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憋屈、无赖、胜之不武、遭殃,今天一定会遇上这么一个脑瘫却是兰格贵族的人的。”

    兰格凌心听言,眸子微眯,有些怒气,宁唯伊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兰格一族怎么可能有无赖之人,那一顿形容词又是什么意思?

    兰格凌心没有明白,但宁唯伊后的一群人算是明白了,一定是那个白痴脑瘫男,那样的男人不来女皇姑姑这里把他们告上一顿才有鬼。

    诡异的对话方式有些令人压抑,却在这时,不知谁大叫了一声,“我们来蹭饭了……”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