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石化and风化(柠馨打赏加更)

    “明白光明之中的黑暗这句话吗?”秋英峻凌空飘在苏海可的头顶上方,脸上的神不太自然。舒榒駑襻

    “什么意思?”

    “金发一族本就是这个世界特殊的存在。他们的女皇,也就是我们口中所说的金发公主,她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存在。

    她可以制裁罪恶站立在黑暗之上。她也可以制裁正义,凌驾与王道之上,她是命运的使者,是魔法世界的起源也是魔法世界的终结。

    在底下任何一族的眼里,金发一族就是光明神圣的象征,他们眼里的金发公主是纯洁的,是高贵的,是遥不可攀的,但是又有多少人看得清金发公主的心中所想?”

    “又是光明又是黑暗,说白了,就是这个世界的万能之神吧!可是呢,你还是没有说明,宁唯伊,哦不,金发公主的心不见了,为何还能活下来的原因。”苏海可一个翻,直接靠在了榻上,接着抬头看着悬在半空的秋英峻。

    “说实话,恐怕除了她自己,应该没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吧,或许,她边的那个安郁然知道。”

    苏海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呢。”唇角扬了扬,“安郁然?这名字听的怎么那么耳熟?”顿了顿,“这不是英格斯兰那全能系主席的名字吗?难道是……”苏海可眼睛一亮,为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不会吧,难道英格斯兰的全能系主席也不是普通人!

    “你猜的不错,安郁然也是金发一族的人,并且还是和唯伊公主一起长大,按照你们那个世界的比喻应该就是竹马那样子的存在。”

    -------------·另·外·一·边·---------------

    “小隐……”姜果将隐字拖得老长,语气有些发苦。

    牧佑隐倏地站起,朝着楼上姜果的方向走去,“果果?”

    要是以往,姜果一定会兴奋的跑上前去,一把抱住牧佑隐,扯都扯不下来,可是如今的姜果却是硬生生的退后了几步,眼中噙着朦胧的雾气,“佑隐,你真的是百年之前的人?你也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是魔法女皇的儿子?”

    牧佑隐第一次手忙脚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站在了原地,生生的看着姜果那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中一直流出那一滴滴仿佛荆棘一般刺进他心中的泪水。

    “果果,我……”

    “不,我不听。”姜果捂住自己的耳朵,擤了擤鼻子,蹲下,闷闷道,“这就是你一直一直拒绝我的理由吗?”

    当所有人吊着心以为姜果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要放弃牧佑隐之类的话时,却听见姜果突然冷静下来的质问,在场的所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没事没事,原来姜果纠结的不是牧佑隐特殊的份,而是牧佑隐拒绝她的原因。

    牧佑隐却是抿了抿唇,“果果,我不想伤害你,唯独你。我不愿伤害……”

    还未等牧佑隐语落,绪已经开始不正常的姜果便大吼道,“我不在乎,不在乎你的份,不在乎你到底会选择什么生活,不在乎啊……你到底知道吗?我只在乎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地位,我只想留在你边啊,无论未来如何,就算是死,只要在你边,那也死得其所了。”

    姜果说的话颤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更是句句打进了宁唯伊的心,只要死在自己最的人的边,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吗?

    手一松,将怀中的江绪放在了地上,她一步一步的走上楼去,脚步有些踉踉跄跄的推开牧佑隐,双手抱住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姜果,轻轻的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这段纠缠,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事而去剪断,他是你的,要不然,不会如此的惊慌失措……知道么,他已经将你藏进他的心了哦。”

    宁唯伊魔音般的话传入姜果耳朵,安抚着姜果激动的绪,渐渐的,姜果悄悄的闭上了眼睛,耳中只回旋着宁唯伊最后那句,‘他是你的呦’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宁唯伊抬头看了一眼牧佑隐,牧佑隐自动将挂在宁唯伊上的姜果接过手,点了点头,“谢谢。”

    “好好待她,是个好女孩。”

    牧佑隐抿唇不言,是啊,果果是个好女孩,但是他真的可以带给姜果一个光明的未来么?

    嘴角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原本以为会成为一辈子的秘密,今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明了,就这样说了真的好么?

    “佑隐学长,果果她其实很害怕。”楚流漓的双眼一直看着牧佑隐怀中的姜果,她将手放在自己的口上,说出自己心中一直想要为姜果说的话。

    楚流漓其实和姜果一样,原本睡的好好的,可是楼下叽叽喳喳的声音吵个不停,再加上她的听力天生异常的好,就这样,她很是不爽的被吵醒,接着起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将睡在旁边的姜果踹下了底,接着,惨不忍睹的事发生了,姜果醒了,并且还惊天地泣鬼神的知道了牧佑隐的份。

    牧佑隐对着楚流漓点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害怕呢?

    他知道她在害怕这个陌生的世界,他知道,她在害怕没有未来的明天,他知道,她在害怕自己永远的离开她,他也知道,她在害怕进不了自己的心。

    可是又有谁知,他的心早已被她的一举一动而变得奇怪,难道,他在不知不觉中早早的就已经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心上,而自己却不得知?

    夜幕完全褪去,当第一束晨光照耀在他们上的时候,才知道,一夜已经悄无声息的过去。

    在最后,宁唯伊为牧佑隐解开了心中的疑惑,“你在疑问自己为何有现在的父母,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你不是他们的孩子。而且,你也拥有着部分百年之前的记忆对么?”

    牧佑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是的。”

    “金发公主在这个世界上,只会存在一个。因为最高的制裁者不需要存在两个。当然了,除非空间颠覆时空错乱,否则绝对不会出现两个。也就是说,除非星辰白茉已经死去,否则我不会诞生。而你,恐怕是百年前诞生后,就被星辰白茉给封印在了什么地方,然后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解开封印,接着她为你篡改了一家什么人的记忆,赐予了你一个家。毕竟,我们拥有预知的能力,所以就算星辰白茉早早的就预算好了你的未来也不是什么怪事。或许,你的母亲早就预算到了我们几人的遭遇,更是算到了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按照那边世界的一句话就是,你迟早都要认祖归宗的。一切都是命运在作祟!”

    听完宁唯伊的解释,牧佑隐一阵沉默,难道那个自称是自己亲生母亲的那个女人,也预算到了他在这天会坦白说出这些秘密么?

    接着一声叹息道,“是么?就是说,前一任的死亡才会带来后一任金发公主的诞生?呵!然后将已经出生的我用魔法封印了百年预算好了一个年份再将我变出来,成为某个家族的孩子,而她自己却在百年前莫名其妙的亡故了?接着又是自作主张的赐予了我一个家?更是留下了那么几段零零散散震惊人心的记忆?”

    星辰白茉,他的母亲?但是他怎么觉得,这一切的遭遇就像是被那个他一眼也没有看见过的母亲给续写好了的似得,就等着他自投罗网跳进这个多事的坑呢?

    这些年来,他一直想要忘却脑子中残留下的这份诡异的记忆,他知道自己没有经历这些事,可是偏偏脑子中多余的产生了这些记忆,更是让他不安的是,自从宁唯伊出现在了他们的边,这些记忆好像是从沉睡中突然觉醒了一般,每天都大量大量的涌进他的脑海中。

    他不明白,如果星辰白茉真的是他的母亲的话,那个女人到底存在着什么目的,为什么可以残忍的将自己的孩子封印,而且一封印就是百年之多?

    更是可恶的是,为什么还要将那么多没有罪恶的人也拉下了这滩浑水?

    牧佑隐紧蹙着眉头看着怀中的姜果紧了紧手……

    果果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要牵扯进她来,为什么单纯的她会上他?为什么这些年来的拒绝没有让她放弃?

    更何况……他看了看周围的人,楚流湘,楚流漓还有江绪暖,他们竟然都被牵扯进来了?为什么?

    不对,他是百年前的人,他的挚友江绪好像也是,这么说,在场的人,好像都是和百年之前有牵扯的人了?

    如此说来,他们这些原本应该生存在四面八方的人,居然因为宁唯伊的到来,全都聚集在了一起,而且还都是聚集在了宁唯伊的边!

    如果真的如此想来,那么楚流湘、楚流漓、江绪暖岂不是……眼睛不由自主的打转在了所有人的上……

    楚流湘好似看懂了牧佑隐紧蹙眉头的原因,突然从位置上起,缓缓道,“别想的太多,我也只是偶然有机会去了一次全能系的图书馆才知道一些莫名其妙惊世骇俗的事的。当初原本是想要查询英格斯兰那本‘安魂曲’究竟是有多么可怕的,结果有幸的看到了那本关于金发公主的书籍,我记得当时那本书是用烫金字写着五个大字《1颗命运契约》!书名很有意思,当时我好奇究竟为何使用一颗,所以翻看了全本。接着在最后的英格斯兰的圣诞晚会上,居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就猜测,那书上的故事,是不是要真实的发生了。

    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世界。”如果真的要说他有目的,也确实是这样的,之前他找到的这本书,虽然有趣,但是内容却是缺页的,没有结局也没有开端。

    只有故事的起因,但是却不知道起因是为何而发生的,也就是说,根据那本书里的内容,他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只知道金发公主没有了心,但是却活了下来,并且金发公主的愿望是找到那个剜她心的凶手。zwdp。

    当然,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只是当作那本书里的世界是个故事,但是现在的他可不这么觉得了,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了,就连牧佑隐的份都这样的令他震撼。

    对于运动系的他而言,这个世界无疑是刺激的,如果可以,他希望将那本书中提到的国家都去游历一遍,前提是,这位金发公主千万不要找到那个剜她心的凶手,否则这场游历,一定会提前结束。

    宁唯伊红唇一抿,有些不明所以,“图书馆的书籍?关于我的居然描写了那么多?”宁唯伊转头看向安郁然,用眼神询问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做这种多余的事啊!是谁把关于她的事写进书里的?并且还放到了英格斯兰的图书馆?

    安郁然迎上宁唯伊疑惑的眼神,摇了摇头表面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让宁唯伊更加疑惑了,怎么会这样呢?

    “额……下,那书是我放上去的。”姬薇薇突然开口。

    对于姬薇薇这朵玫瑰花会说话的这个事实,在场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除去熟睡着的姜果,就算是楚流漓也都是大大方方的壮着胆子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变异生物。

    为什么楚流漓可以那么淡定呢?当她听到牧佑隐的份后,已经吃惊的差点当场昏厥了,但是因为姜果的原因,她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添任何乱。

    也因此,在这几分钟内,在场的人不想适应这些惊世骇俗的事都不行,因为,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要有所觉悟了,而她楚流漓,虽不能说是一个强者,但绝对不是一个胆小鬼!

    宁唯伊一把将姬薇薇抓在手里,然后将花骨朵朝下,倒着摇了摇,“姬薇薇,你没病吧?”她觉得姬薇薇一定是脑子不小心长坏掉了,要不然,没事把她的故事写成书是作甚!

    姬薇薇上的花瓣因为宁唯伊强烈摇晃的原因,掉了好几片,将姬薇薇心疼的都想要自杀了,下,不带你这么折磨人的,人家还没有把话说完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折腾人家。

    “下……下……”姬薇薇开始反抗了,使劲的摆动着自己的叶子形手臂,“下,我还没有说完呢!”

    宁唯伊当作没有听见,继续摇晃,好似有不摇光姬薇薇所有的花瓣就誓不罢休的模样,她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脑子一定是长歪了,要不就是长错了地,要不然,怎么会无聊的去给我写了那么一出好戏呢?不对,是一本关于金发公主的个人传记!而且还是我的。”

    在场的众人鸦雀无声的看着现在突然而来的发展,先是看一眼娉娉而立的宁唯伊,再是看一眼被宁唯伊残忍的摇的已经掉了五片花瓣的姬薇薇,心中突然有种感叹,那就是:得罪宁唯伊,结果绝对会很逍魂。

    “是我放到图书馆去的,但不是我写的……啊啊……下……人家要是秃顶了,我就变作最丑的簪子,永久的呆在您发髻上不下来。”姬薇薇几乎是扯着大嗓门爆吼了出来。

    宁唯伊则是一撇唇,“小兔崽子,连本公主也敢威胁了是吧?长胆子了是吧?”

    主然一他。姬薇薇越发的委屈了,就差没有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发誓承认自己的绝对衷心了,“下……人家比那世界的窦娥姐姐还要冤啊……比孟姜女哭长城还要惨啊……比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还要悲剧啊……比莎士比亚的哈比莱特还要……”

    姬薇薇抽泣着声音,一一举例着各种悲剧,听的宁唯伊满头黑线,不就是掉了一片花瓣么?又还没有秃顶,至于么?

    当然了,宁唯伊这想法要是被其它魔法族的人听了去,估计要气的吐血,满世界追着宁唯伊跑也说不定。

    纯黑玫瑰花的花瓣可是极品珍宝啊,要知道,纯黑玫瑰花的一片花瓣,就可以救活一个重伤的人,并且赐予不会魔法的人拥有可以学习魔法的体质,更让会魔法的人永驻青

    而现在,被宁唯伊那么一折腾,姬薇薇的花瓣一掉就是五片,要是这些花瓣流落到了外面,不知道又会造成多大的轰动。

    当然,如果宁唯伊一头金发的出现在外边,又会引来多少统治者的觊觎?那颗心可是统一魔法世界的关键。

    “得了得了,看在你英勇的捐献出了五片花瓣儿的份上,本公主就不计较你上房揭瓦的问题了。你放心,本公主绝对不会扒你一层皮泄气的,你看,本公主是不是很善良?”

    宁唯伊语落,在场所有人石化:公主下,您可真的善良。

    姬薇薇感言:强盗、强盗、下绝对是强盗,怎么可以一扯就扯下她五片花瓣啊,她现在要花多长时间才能长回来啊……苦子、苦的未来啊……

    姬薇薇痛心疾首的仰天长啸,当然了,只是在内心,她可不敢表现出来,万一她家的唯伊下真的扒下她的一层皮那怎么办?公主的威严挑战不得,挑战不得,她可不想被服侍的太逍魂。

    就这样,在被宁唯伊‘温柔’的折腾过后,姬薇薇安静的出其,几乎在当场就变作了一根簪子乖乖的插进了宁唯伊的发髻中,安稳的一言不发。

    “咦?绪,我的挚友啊,还是你么?你怎么变小了?”牧佑隐突然看向江绪,突兀的叫喊了一声。

    江绪差点瞬间栽倒在地,牧佑隐这是现在才看见,难道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有这么坑人感的么?

    “早就成这样了,现在才看见!”江绪小手无奈的抚了抚额,颇为痛心的看向牧佑隐。

    楚流湘与楚流漓面面相觑一番,也不淡定了,刚刚一直没有注意到有个小孩在这里,甚至把那道突兀的稚嫩声音理所当然的当作了是江绪的,天呐,他们究竟是怎么了,这么大的变化居然一点也没有发觉到。

    安郁然在一旁抿着唇,微微蹙起的眉头从开始就没有舒缓过,因为他知道,在场的人恐怕不仅是没有注意到江绪已经变小的事实,更加没有注意到一个大问题,那就是江绪变小之后,为何所有人都可以在一瞬间认出江绪来。

    如果拿曾经的江绪和现在的江绪比,还真一点都不像……一头的银发,童稚的材……

    而引导着这些人不断接受现实的原因所在恐怕是那颗心在作祟,难道在场的人全部都接受起周围发生的一切了么?全部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么?

    “绪学长?天呐,怎么会这样?哦no!”楚流漓瞪大着眼往江绪的方向看去,从头将江绪打量到脚,就那么的一动不动,似乎看起来已经处于休克边缘了。

    楚流湘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不枉此行,什么叫做大跌眼镜,这一趟没白来啊……

    “oh!myladygaga,挚友啊,你是打算坑爹呢还是坑娘?能再bt一点么?你说你变个女人也比变个小孩要强啊,这么个小胳膊小腿的,要是遇上什么东西了,你打算如何呢?”牧佑隐忍不住爆了一句英语,说出了一连串让江绪想要当场自杀的话。

    江绪小拳头紧握,一口银牙咬的丝丝作响,“牧——佑——隐——!”几乎是爆吼出来。14663485

    宁唯伊则是突然惊讶的大叫,“哎呀,还以为三岁还没长齐牙齿呢,咦?怎么就齐了呢?”

    众人:石化and风化中……

    江绪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白眼已经翻进了眉毛,火气已经窜上了头顶,就像一颗隐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有爆炸的危险……

    --------------------

    打赏加更的慢慢来哈~~~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