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她没有心,怎么不死

    “哦呀,我忘记在这里加结界了,那群鬼东西居然没有闯进来,真是可喜可贺啊!”宁唯伊用手捂住嘴,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舒榒駑襻

    众人:……

    楚流湘听言,顿时便恼了,一个旋风打过便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对着宁唯伊愤怒道,“你是不是太不负责了?还是说,这里的人都不当人命是一回事的?”

    宁唯伊呆了一瞬间,看着面前带着温怒的楚流湘,如实答道,“古城确实是这样,人命在这里,根本不算什么!”她噙着淡笑,“明白强者为尊的道理么?人类?”

    “你……”楚流湘用手指着宁唯伊,想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确实,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他们自愿来的,怪不了任何人。

    打伊副湘。牧佑隐走过去,将楚流湘指宁唯伊的手指握在自己的掌心,继而对着楚流湘微微摇了摇头,他相信,宁唯伊不是那种不把生命当一回事的人,所以,这里的安全,自然有保障。

    安郁然只是给了一个楚流湘冷冷的眼神,便自顾自的朝着一旁的方桌上坐了上去……

    宁唯伊变脸的速度惊人,对着楚流湘露出个淡雅的微笑,“坐着先吧,该知道的,都会知道的。”

    楚流湘没有言语,任凭着牧佑隐将他拉到位置上,静静的坐在那儿,如同一座威严的雕像般。

    宁唯伊走到主位,懒散的那么一靠,将江绪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接着这场诡异的交谈会便开始了……

    宁唯伊刀枪直入道,“古城本名唤作“英格斯兰”,与你们那个世界的学院同名。古城只是它的一个代言词,并非指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城市。这里被分为12个城。依次为目前最强的兰格一族、神秘的星辰一族、奇妙的目雨一族、血腥的维斯一族等等。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在古城最大的兰格一族的管辖范围之内。”

    宁唯伊右手食指微微一转,接着牧佑隐与楚流湘的面前便出现了一本只有手掌大小的金底黑字册子,“这个给你们,里面说明了这个世界的地理位置与构造。并且,我的份就算你们不看,也猜到一二了吧。”

    “楼上房间的书架上确实有记载着金发一族的史记。”楚流湘的声调很轻。

    “只是过了一百年,就成历史了啊!”宁唯伊微微一声叹息,好似在喃喃自语的说着。

    牧佑隐随意的将手中的册子一翻,接着轻蹙了眉头,“绪他真的不是人?”语气有些不平静,但又包含着果然如此的感叹。

    宁唯伊对着江绪的小脸揉了揉,“明摆着的事实不是么?”挑了挑眉头,“现在,该说说你们的特别了吧,楚流湘,你的别有目的。牧佑隐,你的份不明。”

    楚流湘听言沉了脸,宁唯伊那双眼好像可以看进人的心。

    牧佑隐则是大方一笑,“唯伊公主,你可知道星辰白茉这号人物?”

    仿佛恐怖片最恐怖的地方被按下了暂停键,仿佛一瞬间,世界的磁场开始移了位,宁唯伊与安郁然双双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牧佑隐,简直想要将牧佑隐看穿,过了许久,宁唯伊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是星辰白茉的子嗣?”

    牧佑隐但笑不语,眼神坦,找不出任何瑕疵。

    宁唯伊不依不挠,再次确信的问了一句,“你真的是星辰白茉的子嗣?”

    安郁然一改之前事不关己的态度严肃道,“这个世界的星辰白茉?”14663485

    牧佑隐睨了一眼众人,没有给任何人心理准备,便铿锵道,“我的母亲就是金发一族百年前的女皇,星辰白茉。”

    哐当一声,安郁然打翻了桌上的插花琉璃瓶,众人听着一声响,齐齐看向安郁然,宁唯伊忍不住的开口,“郁然?”

    安郁然抿了抿唇,“继续。”淡淡的吐了两个字,一挥手便将破碎的琉璃瓶整理干净。

    宁唯伊看了安郁然一眼,继而一低头,看着江绪眼中的疑惑,接着继续道,“星辰白茉确实是金发一族的女皇。百年前,这里发生了一次重大的变故,一场魔法与黑魔法之间的战斗导致了空间的破裂,星辰白茉以作则,将平复灾难的重任交给了当年的长老,接着自己进入了空间,并且以自己的魔力修复了漏洞的空间。”

    “也就是说,星辰白茉是在那个时候无意进入那个世界的?”江绪稚嫩好听的声音响起。

    宁唯伊点点头,“应该是的,那次之后,金发一族的女皇便再也没有回来,接着在那次之后的三个月左右后,我便在金发一族诞生了。”

    楚流湘不太明白,“可是金发一族都是以金发公主来继承皇位,那么星辰白茉不是……而且,星辰白茉去了那个世界的时候,你还没有诞生,也就是说,刚刚你说的事是比一百年前更远的事?”

    宁唯伊背对着众人靠在圆桌边沿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是啊,那是三百年前的事了。我活了一百年,睡了一百年,时间就那么过去了。你猜的不错,星辰白茉她是金发,她是过去的金发公主。”

    看着牧佑隐有些疑问的眼神,宁唯伊转头,“如果星辰白茉是你的母亲,我可以严肃的告诉你,你与我相同,是百年之前就已经诞生了的人。”

    又是哐当一声,原本二楼紧闭的房门被突然推开,楚流漓与姜果因为没有了门的依靠,双双倒地,可是当楚流漓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姜果便已经走向二楼的扶手边,睁大了眼,直愣愣的看着底下的众人,从那双眼里流出泪水,看着底下一群人一阵心疼……

    --------------·另·外·一·边·-----------------

    “这城市真大。”苏海可疲劳的揉了揉眉心,对着边的秋英峻道。

    “这里是星辰一族的统治区域内,也是金发公主唯伊的诞生之地。”不大才有鬼,秋英峻解释着。

    苏海可一股脑儿的往上一坐,白希的长腿相叠,“那宁唯伊没有心,怎么不死?”

    秋英峻匆忙的关上了窗,又紧紧的关上了门,“你疯了,说那么大声做什么?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不成?”

    苏海可不以为然,“你都对我这个外界人说了那么多了,还介意什么,不解释下这个吗?”

    秋英峻有些薄怒,“你就那么希望她死?”

    苏海可迎上秋英峻的神色,接着妩媚的笑了,“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好奇么?”这个时候,她不能和任何人为敌,否则,倚仗的人没了,她该怎么办。

    “就算是好奇,也不该问她的事。记住,这个世界,金发公主是个忌。你也该知道,随意叫君主的名字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搞不定被有心人听去,要真那样,你知道我们会有什么下场吗?”

    秋英峻不是苏海可,他是从这里长大的,他很清楚这里的生存法则,再加上,这里可是星辰一族的地盘,是那个金发公主的故乡,不,应该说是所有金发一族的金发公主的故乡,这里孕育出的金发公主,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多,而且,唯伊公主还是金瞳,更是奇迹的孕育出了命运之心。

    而这里根本可以理解成是另一个金发一族,百年前因为金发公主的莫名殒落,所以导致了金发一族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么强大的一族当真随着公主一起消亡了?zwdp。

    这种猜想从开始就可以直接否决了,一个强大到可以颠覆整个古城的民族,一个代表着魔法一族的最高制裁者——金发公主!

    试问这样的一个民族,会那么容易就毁灭吗?

    说不定,现在的那群原本就是金发一族的人民就存在他们边,这么危险的话语,怎么就可以随意从那张红艳的唇里说出来。

    “下场?”苏海可疑惑的嘟了嘟唇,委屈道,“会有什么下场?”

    “金发一族对待亵渎他们君王的奴隶都采取折磨的手段,就先说说最普通的刑法。”秋英峻蓝色的瞳仁微微颤抖着,然后瞪大了眼睛,发出一阵惊悚的声音对着苏海可道,“他们会在你面前打磨着一把小小的刀把,然后升起炉火,将锋利的刀烧个通红,接着,将刀放在你的脸上……”

    苏海可吓得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然……然后呢?”

    “然后用刀对着你的脸一刀一刀的划下,最后在你的伤口上放上各种各样的佐料……更可怕的是,他们会将你的……”秋英峻指了指苏海可的脯,“他们不会让你死,但是却会把你一切的美好都毁掉,男女一视同仁。”

    “可是你跟我说,金发一族是个神圣的一族,他们的人好和平,怎么会有这种残忍的刑法,而且这还是最普通的?”苏海可不明白,明明有魔法可以直接将人杀了处之后快,何必那么麻烦的又磨刀又烧火的。

    “明白光明之中的黑暗这句话吗?”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