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这儿的人吃人肉吗?

    宁唯伊听着兰格凌心的话,聪明的分析了来龙去脉。舒榒駑襻

    兰格凌心点点头,“若不是这样,那么这一切的发展就不合理了。金发人影实在是怪异,关键是那一头稀有但是却有这般能力的人,恐怕不是善类。而且,那群黑衣人是那个世界的人,我搜索了他们的资料,所以可以确信。但是他们背后关于他们个人的资料却被抹杀的异常干净,所以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是那个世界的死士。但是他们的头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至于为何迟迟不下重手直至今才出手,这里面的目的想必你比我清楚。其它的,该说的我也说了,不该知道的恐怕就算是我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宁唯伊感谢的回一个真挚的微笑,“知道这些就够了。”宁唯伊一拧眉,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兰格凌心问道,“你刚刚说,在兰格的史册上,有关于江绪的记载?这里是怎么说的?”

    兰格凌心一怔,随意开口,“太阳与白夜的幻灵,白色夜晚的魔王啊!而且据说……”兰格凌心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宁唯伊,“据说还是金发公主的未婚夫!”

    宁唯伊无声的笑笑,“这历史记载的还真够准确的。”手臂一摆,对着兰格凌心道,“兰格已经恢复正常,那么……后会有期!”

    兰格凌心对着已经在半空的宁唯伊挥了挥手,“无论如何,感谢你的帮助。”希望下次她再见到宁唯伊之时,是她最荣耀之时。

    告别了兰格凌心,宁唯伊想到没想的先去了牧佑隐那边,说实话,那群怪物的数量真的不少,在加上安郁然那副不太愿出手的样子,让她真是够费心的。

    微微叹息一声,一落眼,接着便看到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牧佑隐一脚飞踹一只怪物,江绪则是一副我是大王我怕谁的模样坐在了安郁然的肩上,而安郁然的那张清清淡淡柔美的脸啊,此刻真的可以用煤炭来形容,黑的简直无与伦比。

    江绪,他真够行啊,爬谁的上去不好,偏偏是——安郁然!

    “还没解决完?”宁唯伊飞至牧佑隐旁,带着笑意道。

    “你以为我会魔法,可以一瞬间解决了这一堆鬼东西?”牧佑隐口气平平,但是那语言中的不满态度已经足以告诉宁唯伊,牧佑隐难得的恼了。

    “看你一脚一个,倒是有……那啥?哦!游戏里的战士大战魔物的节,哈哈哈哈……”宁唯伊无良的笑了。

    牧佑隐一个飞腿,朝着宁唯伊的方向踢出去个怪物的尸体,然后气愤道,“送你的小礼!”

    宁唯伊右手食指朝着自己的面前一转,接着那具被扔过来的尸体顿时烟消云散。

    “得了得了,麻烦死了。这里我来解决,你们先回去。”宁唯伊看了一眼江绪,接着眼神有意识的看进牧佑隐的眼睛内,“等等把一切说清,我可不想最后闹内部矛盾。”

    牧佑隐收手,对着络绎不绝继续吼叫继续朝他攻击来的怪物重重的踢了一脚,接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眶,“没问题。”14663485

    安郁然黑着脸对着宁唯伊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一伸手,抓下自己肩上的小江绪森森凉飕飕的道,“说实话,我有点想吃人!”

    江绪打了一个冷颤,他是不是玩的过火了?

    “人没有,但是有红烧怪物!”小胳膊对着面前的怪物指了指,一脸的无辜样。

    安郁然睨了一眼那脑浆迸裂、皮开绽、绿色液体飞溅、黑乎乎粘腻腻的怪物,止住要作呕的**,看向江绪的眼神更加的隐晦了,那里面,好像真有想把江绪吃了的打算。

    宁唯伊对着那群怪物施了一个锢魔法,接着笑兮兮的伸出爪子对着江绪白乎乎嫩兮兮的脸蛋使劲的揉搓,哇,这肤色真好啊,“小儿,看你皮肤那么的好,要不将这面皮割下来,给我做张传说中的人皮面具?”

    宁唯伊一出言,众人齐齐冒汗,我的唯伊公主啊,你能不能不要摆着优雅微笑的表,语气柔和的说着一件异常残忍的事

    “姬薇薇,你带着这小孩回去。”宁唯伊语落,江绪不干了,小孩?说谁呢?

    可的小脸扬起邪恶的笑容,一把抱住宁唯伊的腿,使劲的蹭,“妈妈,抱……”

    宁唯伊:⊙﹏⊙‖i

    安郁然: ̄m ̄

    牧佑隐:─.─|||

    姬薇薇直接栽地……谁能告诉她,刚刚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什么?妈……妈妈……─.─|||

    宁唯伊伸手一把抓起小江绪,对着他咬牙切齿道,“妈妈?你是不是还打算让我喂?小婴孩?”

    小胳膊摇摇,小腿儿蹭蹭,“人家饿了嘛!当然要呆在妈妈边呀,他们都是坏人哦。”小手指了指安郁然,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瘪瘪的小红唇儿,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安郁然这会的脸更黑了,并且有发青发紫的趋势,凤眼微眯,琥珀色的瞳仁崩裂出了耀眼的火花,说时迟那时快,伸手就想抓小江绪,小江绪反应极快,小手环绕,立马紧紧抱住了宁唯伊的脖子,两腿更是无良的紧紧环绕着宁唯伊的腰际,标准的一副八爪章鱼样。

    宁唯伊看着黑脸的安郁然近到咫尺,突然的打了一个冷颤……今天的温度怎么可以那么低,她还没有多穿几件衣服呢!

    一个侧,躲过了安郁然的“袭击”,安郁然口气不太好,指着宁唯伊怀里的江绪道,“把他给我。”

    宁唯伊挑了挑眉头,吊着声音回答的腔怪调,“我儿子,给你作甚?难道是油炸?或者是清蒸?”

    牧佑隐很是时候的冒出一句,“这里的人有吃人的喜好?”

    安郁然眯眼,“你觉得呢?”

    宁唯伊勾唇似笑非笑,“我不吃的。”

    牧佑隐冒汗,这回答的还不如不回答,结果听的他慎得慌!(>﹏<)

    叶子形的手臂摇摇,“那群鬼东西怎么办?”姬薇薇对着宁唯伊道。

    “怎么办?能怎么办?凉拌炒鸡蛋?”宁唯伊继续发挥着她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领。

    “不会真的要凉拌炒鸡蛋吧?”牧佑隐抖了抖肩膀,严肃的发出了询问,他必须承认,宁唯伊绝对是个随心所意到不可思议的人,想到什么做什么的模样,像极了江绪

    个展实力。“唔……开玩笑的……”宁唯伊扬起她那精致的笑容嘿嘿的笑了两声。

    安郁然听言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很丢脸的,他刚刚也被宁唯伊脱口而出的话给震惊到了,把这群恶心到让人作呕的鬼东西,凉拌炒鸡蛋,想想那做出来的东西,不由得胃里就开始抽搐,太恶心了。zwdp。

    “一起回去吧,这东西不要收拾了,饶它们不死先,唔……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了。”宁唯伊说着,纤手一个翻转,一个小小的琉璃瓶便出现在了她手中,接着瓶子口对着那群正在耀武扬威的怪物一指,流光乍现,一个瞬间,地上便一只都没有了。

    牧佑隐神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眸光内波澜不惊,只是在看向江绪的时候,微微的蹙了蹙眉头……接下来他应该会知道很多惊人的消息吧!

    “唯伊!”安郁然淡淡的唤了一句,“打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宁唯伊点了点头,那个女人是属于黑暗的,她知道,只有黑暗才能制裁罪恶,所以,那个女人得罪她的这份罪恶,就由这群被她抛弃了的鬼东西来教训她,红唇微勾,这种办法可比自己出手要好玩多了,到时候,自己可以拿张椅子坐在旁边看好戏当观众,至于这表演的人嘛,自然就是那个女人了,那个一妖艳红裙的怪物。

    “培养它们,并且为自己所用,这不好?要是真的和那怪物对手,我可不保证自己真的可以轻松应付!”没有了那颗心,她的能力消失了可不仅仅只是一半而已,放好琉璃瓶,宁唯伊淡淡的说道。

    “是因为没有心?所以连能力也下降了?”江绪的小脸对着宁唯伊的脸颊蹭了蹭,带着稚嫩的声音道。

    “那怪物倒是和你这小p孩解释的可真多啊……”宁唯伊用手打了一下小绪的pp,撇着唇道。

    “不多不多,略知一二。”江绪无视宁唯伊语言中的意味深长,直接承认。

    安郁然看着江绪那副得瑟的模样,蹙紧了眉头,冷冷的抿着薄唇,生冷的开口,“回去再说。”

    宁唯伊看了看天空,远处的黑云已经散开,看样子,黎明即将来临了。

    “好,我们先回去。”说着,对着众人点了点头,一群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幕之下。

    --------------·住·宿·楼·房·--------------------

    姜果与楚流漓两人抱在一起睡的香甜,楚流湘在环境恢复正常之后便醒了过来,他静悄悄的打开另一边的房门,看着安详甜美睡着的两个小女人,心中的一块石头重重落下,还好,大家都没事。

    宁唯伊一群人如同鬼魅一般的突然出现在了楼下大厅里,楚流湘刚刚关上房门,便看到了出现在楼下的宁唯伊等人,他眉头轻轻一蹙,听到了如此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哦呀,我忘记在这里加结界了,那群鬼东西居然没有闯进来,真是可喜可贺啊!”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