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莫不是有恋童癖?

    冷声道,“既然知道我要来,何必不现真?”

    “唯伊下,您消失了百年,如今回来为何?既然毫无眷恋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回来岂不是自找麻烦?”回答宁唯伊的这道声音嘶哑模糊,听的让人觉得浑不舒服。舒榒駑襻

    “我是不是自找麻烦,这话还轮不到你这怪物来问。”

    “是吗?就凭现在的您,而且边还带着一个累赘的人类?本人这边,除了怪物就是怪物,它们不死不休,您又打算如何呢?”14663424

    宁唯伊冷眼睥睨着底下一群群黑压压、长相极其丑陋的生物,微微蹙了蹙眉,看样子,这声音的主人果然还是在那个大里,既然现在已经确定位置,就一定要在今晚解决掉,否则……

    可是底下这群生物该怎么办?一次解决的话,恐怕会消耗完所有的魔力,在魔力枯竭的时候就算去了大,自己恐怕也会被怪物当作夜宵……那么现在,该如何是好?

    “这群怪物交给我,你去吧。”牧佑隐突然开口道。

    “什么?”宁唯伊有些诧异,他是什么意思?

    “绪被这群怪物的boss抓了,是吧!那就快去救出他。我说过,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是拖你的后腿!”牧佑隐答的掷地有声,好像一切都在他的猜测中一般。

    “我知道了,一定会将绪平安带回来的。”宁唯伊略作思考,深深望了牧佑隐一眼,接着一个转,在原地消失了,牧佑隐这个人,谜团太多,她相信他自己可以解决掉这些怪物。

    “嗷……”底下怪物仰天长啸,在漆黑的夜幕之中声音划破了天际,那嘶哑的叫吼声,混杂着沉闷的气息,仿佛是进入了无间地狱。

    牧佑隐淡定从容的用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然后淡漠道,“你们的对手,是我……”

    --------------·兰·格·城·堡·------------------

    夜幕压得低低的,仿佛要把人压得窒息一般,兰格凌心独自一人站立在兰格城堡的后花园里,抬头凝望着不远处,清澈的眸子内满是浓浓的惊忧。

    宁唯伊一白色古典罗裙迎风飞扬,在漆黑的夜幕之中,显得格外亮眼,“女皇!”宁唯伊走近,对着兰格凌心唤了一句。

    兰格凌心转,看向宁唯伊,忽地握住了宁唯伊的手,急忙忙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救人才回来的,我也知道了你是金发公主的事实……可笑啊,当全世界都知道金发公主回来了,为兰格女皇的我,却是最后才知道的,若不是皇家的通知到了,我恐怕到现在都在担忧。”只是,若是那份皇家通知在路上没有遗失的话,她应该也不会是最后知道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对于兰格凌心一溜烟的话,宁唯伊不解。

    “整座城市都已经在那怪物的控制下,恐怕除了我们几个,他们都陷入沉睡了。我的能力,不具备攻击,所以,请你出手制止,即使最后你要拿回这个世界的主导权,我也毫无怨言。”

    宁唯伊笑了,“这女皇你就当着吧,这件事处理后,郁然会善后处理的。你要是真把这位置还给我,我真怕会亲手毁了这个变异的世界。”拿回主导权,她不稀罕。

    兰格凌心惊异,忍不住抚额,这金发公主怎么当自己的世界……是变异的?⊙﹏⊙‖i

    实际上,兰格凌心在当与宁唯伊对话完就开始琢磨起宁唯伊的份了,魔法世界虽然能人很多,各个不同地区的大小公主也不少,但是像宁唯伊这样,一点别扭和做作的感觉毫无的人,却是极少的,宁唯伊那股子的自信和运筹帷幄的气势,是由内向外散发的。话恋世糊。

    她虽被夺了权,但是她没有被夺了智商和魔力,想要弄清楚一个一点也没有想隐瞒自己份的人,她可以轻松的得到这个人的资料,可是当她弄清楚宁唯伊是怎么样一个存在的事实后,如果说不吃惊讶异,那一定是骗人的。

    “真的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了?你认为,剜走你心的那个人,是这个世界?”兰格凌心答非所问,想起什么便脱口而出。

    宁唯伊勾了勾唇,“好好当这个女皇,能力不小。”

    宁唯伊巧妙的回避了兰格凌心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她也回答不了,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更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信奉起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

    说完,一甩皓腕上的白纱,便飞上了城堡顶端……

    兰格凌心眼睁睁的看着宁唯伊消失在了自己双眼够得着的范围内,顿时双眼雾气弥漫,她不明白,自己眼眶内和心中那种不安的绪是什么?

    双手相叠放在心口上,或许,她应该祈祷……

    至于她为何会担忧宁唯伊,甚至忍不住的在心中反复的叨念,宁可将这世界送给这怪物,也不愿宁唯伊出任何事,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自己也不甚明白……

    城堡顶端不像底下大堂中的那般奢华高贵,但是却异常的宽大,宁唯伊小心翼翼的走入,却看见了如此的一幕……

    在一个艳的仿佛要滴出血一般开满玫瑰花的大台上,不,应该说是一个圆台,上面傲然的立着一名少年……

    他的肌肤细致的如同美瓷,眼珠乌黑的如同玛瑙,嘴唇艳的勾人心弦,最撩人眼的是那一头飞舞的银发……在这红艳艳滴滴的玫瑰花中,他就像一朵水仙花,是那样的矜贵和优雅。

    而娉娉站立在少年对面的是一个妖艳的女人,她一红裙,张扬着她火辣的气息。

    “过来。”女人指着那少年开口道,可惜,与她的外貌相反,这声音嘶哑模糊的让人作呕,就好比听见了指甲在黑板上划出的那种惊心的声音一般。

    “怪物始终是怪物,披了人皮,也改变不了怪物的本质!”少年的声音清冷而魅惑,隐隐带着浓浓的怒气。

    “哎呦,讨厌……但是,即使是怪物,也改变不了我看上你的事实。”女人捂嘴笑,却听的宁唯伊毛骨悚然,这女人难道有恋童癖,居然对一个少年说……而且,说那个男孩是少年她都觉得说大了,应该说是三岁的婴孩才对!

    “你这怪物,简直就是无药可救!”他快被疯了,怎么会这样,恶心的怪物成人了!

    “难道怪物还有的救了?本就是无药可救了……”女子回答,接着深的看向少年,“你是我唯一的解药,只要你到我的怀里来,我保你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就算把魔法世界攻下送与你都无妨!”

    女子说完,朝着少年猛地飞了去,少年一惊,躲无可躲,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闭上了眼……

    宁唯伊原地咒骂了一声‘不争气’,接着无可奈何的飞上前,与那女人擦而过,抢先抱走了少年……

    “绪,你要是被这怪物糟蹋了,我可不要你了。”宁唯伊抱住少年,低声笑道。

    江绪愣了愣,缓缓张开眼,接着可的眨眨眼,撒道,“怪物……怪物……”

    宁唯伊叹了一口气,接着才继续看向那女人,撇了撇唇,“这孩子是我的所有物,你不配拥有他……”

    女人一怔,笑开了,笑的天花乱坠,“还以为是谁有这能耐,可以悄无声息的闯进来,原来是金发公主啊……”接着惋惜似得看了一眼宁唯伊的头发,“可惜,没了心的你,已经不是了。”

    宁唯伊听的出那女人的意有所指——没了心的公主,也就没有了金发公主她原本的强大能力,如果要灭了这怪物,还真有点棘手!

    似乎看出了宁唯伊的挣扎,江绪有些心疼,“唯伊,还是将我扔在这里走吧。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这些子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也明白了……”你接近我的真相。

    江绪话未说完,宁唯伊便捂嘴他的嘴,“我答应过所有人要将你平安带回去,所以,让我丢下自己的人,这我做不到。”

    “妾活了千年,可是第一次见着唯伊公主呢,可惜,和传闻中的偏差是不是太大了一点,金发公主可是看淡生死淡漠人生的人啊,怎么现在倒是关心起别人的荣辱死活了?”

    “差矣差矣,本公主是如何看这个世界的,似乎与你无关。但是吧……”宁唯伊指了指怀中的江绪,“他,我要定了。”

    “要和妾拼命?妾可是黑暗孕育而成的魔女,在这个没有太阳的环境下,即使你现在依旧手握制裁的能力,但也是得不了任何便宜!”

    “是吗?没有太阳?你是不是看上了绪的美色却忘记了调查这个精致人儿的份?”宁唯伊听着女人的话语,忽而银铃似得声轻笑了起来。

    女人似乎有些慌乱,她不知道宁唯伊语出之意是为何,但是在宁唯伊那副睥睨看天下的神中,她觉得自己无所遁形,冷道,“我看上的,没有得不到的。”说完,便逃之夭夭。zwcq。

    宁唯伊没有追去,只是把怀中的江绪抱的更紧,“三岁小婴孩?”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