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知我要来,何必不现身?

    赞叹道,“牧佑隐,当真是不能小看了你。舒榒駑襻”

    “就事论事而已。”牧佑隐答得晦暗不明。

    “没错,我以为在那个世界,一定会活的很好,好到让我想要毁掉。但是后来我发现,似乎一切都没有原本我想的那么简单。”宁唯伊淡淡回答。

    “说吧,你的份。以及目前而言,我们在这个世界存活的几率有多少?”牧佑隐直言不讳。

    宁唯伊掩嘴低低笑了两声,“从前的一切都过去了,目前我嘛……是这个世界的流浪者一名。至于你们……难道想要单独去找绪?既然来了,作为同伴不好吗?”

    对于牧佑隐所说的存活几率,宁唯伊提出疑问,他们这是打算和她分道扬镳?但愿他们没有忘记,这个世界,没有她作为倚靠,他们是多么的不安全。

    “怎么不好,当然好了。有唯伊你在,我们也有个保障嘛!”楚流漓突然一拍桌板起道。

    死寂。

    无声。

    赤luo的注视。

    楚流漓看了看周围,大家那是什么眼神,她说的是事实好不好!

    宁唯伊对着楚流漓摇了摇手,“坐下吧……流漓说的对,大家是应该一起的,我们现在不仅仅要找到绪,还要找出暖暖究竟去了哪里,说实话,我很担心。”

    姜果十指交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肩膀有些颤抖,牧佑隐将手放在了姜果的肩膀上,安慰道,“没事的,有我在。”

    姜果忍住自己心中的恐慌,“我才没有那么矫,一点事都没有。”

    牧佑隐勾了勾唇,真是死撑着,不过,在才是姜果,那个他心目中,执着坚强到不可思议的女孩。

    宁唯伊起,“这家住宿房的房间很多,你们自己上楼挑选。不必顾及什么,这里是我目前居住的地方,大家当作自己家就好。每个房间里的设施齐全,并且和你们现代的东西一样,不必担心不适应。”

    宁唯伊说完,起便向外走去,牧佑隐对着楚流湘匆匆留了句‘要照顾好她们’便追了出去。

    外面早已烟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对于宁唯伊而言,却完全没有影响,当然了,对于牧佑隐……也是……

    对于追出来的牧佑隐,宁唯伊一点也没有感到惊奇,反而用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语气道,“是想问我,为何当初想要毁掉的生活,但是后来在发现生活不好后又反悔了最初的决定是吗?”

    “是。”

    “我曾去过英格斯兰的图书馆,在那里,有本叫《金发公主》的故事书有看过吗?”

    牧佑隐顿了顿,随即答道,“那是真的?”作为曾是图书馆负责人的他,当然有看过这本书。

    宁唯伊点了点头,“我就是那个被莫名剜了命运之心的金发公主,也因没有了那颗心,所以……”宁唯伊摸了摸自己的黑发,自嘲道,“所以金发变黑发,金瞳变黑瞳,不仅如此,就连使用魔法的能力都下降了不少。我的记忆不全,记不起剜心那段的记忆,唯独记得的只有一些零星碎片。没见到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为自己报仇,可是见到了,却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找了个理由给自己,只要有办法证明,他就是那个剜心贼人,他是害了我的凶手,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了结他……”

    牧佑隐听着,突然笑开了,“那你恐怕不会有机会杀他了,他不会是那种人,就算是他挖的,也不排除当初他被人控制或者被所迫。”

    宁唯伊疲惫的眨眨眼,“是吗?你就那么相信他?”

    “恐怕相信他的人不止是我,你也是其中一员。”

    宁唯伊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宁唯伊继续往前走,牧佑隐继续跟着,“你确定还要跟过来吗?凶多吉少哦。”宁唯伊对着后的牧佑隐道。

    牧佑隐挑眉勾唇,“虽没有你那么有能力,自保绝对没有问题。我确信,你已经找到了绪的所在位置了。”x0o7。

    宁唯伊无言以对,她确实已经知道江绪被抓到哪里去了,更是借助兰格凌心的力量,查到了那群出现在现代捕捉江绪的杀手,但是……

    那群人对付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甚至可以说,非常棘手……

    “救回后,如果没事了,我还是有能力送你们回去的,回到你们原来的世界。”宁唯伊脚下一顿,又继续走,“这里对于你们而言,太危险了。”

    “是吗?我倒是没事,将果果他们送回去吧。对他们,我不放心。”对于宁唯伊的好心,牧佑隐无动于衷。

    “看样子,你对这个世界,很感兴趣呢,还是说,你也……”

    宁唯伊语未落,前边便发出一阵阵哒哒哒的响声,眉头一蹙,对着后边的牧佑隐谨慎道,“小心,前边有东西!”

    -----------·住·宿·房·------------

    姜果眼睁睁的看着牧佑隐跟着宁唯伊出了门,下意识在跑向窗子前边,拉起窗帘,观看着外边,可是,夜幕之下满是雾气的环境,怎么可能看得见什么东西呢?

    姜果失望的瘪了嘴,一副被抛弃了的可怜样,看的楚流漓心里一阵漾,她知道,果果她很忧心,“唯伊很厉害的,不要担心。学长一定是有什么事还没有问道,所以追出去了。”

    姜果点点头,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什么,我看月亮。”明显的口是心非。

    楚流漓很是不给面子的白了一眼姜果,“这黑漆漆雾蒙蒙的,哪里还有月亮,别见着鬼都给面子了。”

    “嗷——”14062847

    楚流漓语落,窗外便出现了两只绿油油的眼睛,姜果与楚流漓一个哆嗦,不——不是吧——说曹就到?

    两人霎那面如白纸,她们感觉,那两只眼离自己这里越来越近了,好像马上就要从窗而入,外边一声声诡异的叫吼声让人心生恐惧,‘哗地’一声,窗帘倏地被合上。

    楚流湘站在一旁,将窗帘拉的密不透风才罢手,然后对着楚流漓和姜果道,“记住了,不要站在里门或者窗户一切离外边近的地方,外边不管有什么声音或者有什么动作,只顾着做自己的事就好。外边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进不来的。”

    “哥……哥……你确定外面的那个绿油油的东东不会进来?”楚流漓有些结巴道,这些门和窗,怎么看都不是那么的坚固。

    “宁唯伊不是说自己是住在这里的?既然她住在这里,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有着她们的魔法保护,别忘记了,她不是寻常人。”楚流湘提醒道。

    “唯伊永远都是唯伊。”姜果难得的发了脾气,她不想一味的被人提醒着宁唯伊不是寻常人的这件事,在她眼里,宁唯伊还是那个迷人优雅的唯伊。

    楚流湘抿了抿唇,反离开,似乎他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呢!

    楚流漓看着自己的哥哥离开,然后拉过姜果,往自己选上的房间走去,她知道,姜果只是不安而已,今晚,就让她们两个一起吧,实际上,她也很不安。

    楚流漓选上的房间很简洁,清|一|色的白,看着让人满心的清新,顿时忘记了刚刚站在窗前看到的景象,甚至连恐惧也一并忘记了。

    两人如同闺蜜般的躺在一张上,楚流漓拿起今早那张意外得到的纸张对着姜果道,“看了这里边的唯伊,忽然有种想要叫她公主下的感觉。”

    原赞明真。姜果点点头,表示赞成,“就是啊。”她当初刚刚拿起看的时候,就吓了一跳,这如同童话中美好的公主下,居然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并且还被她遇上了。

    只见纸上的宁唯伊一白色古典礼裙衬得她高洁无比,再加上美丽的裙摆长长旖旎于地,纤细的手臂上垂落着一条细腻柔滑的白纱。

    绝美的发髻上带着一个闪耀无比的王冠,王冠中央雕刻着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而花心镶着一枚高贵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白钻,看的出来,这一的装扮不是寻常人可以穿戴的出的,即使是姜果这样单纯的人也突然明白,自己的未来到底是生存在怎么样的一个环境里。

    两人双双回想起刚刚离开时的宁唯伊,那时的宁唯伊虽然上的气质与在英格斯兰有些许变化,但是其它的变化是少的,毕竟在她们眼前的宁唯伊,穿着还是那样的低调,不像在这张纸上那般尊贵的让人无法靠近,甚至让她们一瞬间误以为,自己是出来郊游了,而不是冒险的来到一个不知凶吉的世界。

    黑夜漫漫,空气中飘忽着一丝怪异的味道,楚流漓与姜果聊着聊着便开始打起了瞌睡,接着沉沉的睡了过去,另一边的楚流湘心无杂念的看着房间内书架上的书,忽而闻到一丝怪异的味道,接着也深深的睡了过去。

    整座城陷入死寂,一切在这瞬间开始了沉睡……

    宁唯伊高高在上,睥睨的看着底下的生物,冷声道,“既然知道我要来,何必不现真?”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