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天呐,终于出这个鬼地方了

    为我找一个人。舒榒駑襻宁唯伊语落,不动声色的看着兰格凌心的反应。

    “如果要那些大臣帮忙的事,恐怕我无能为力,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傀儡女皇。”

    宁唯伊摇了摇头,“我无意与你过不去,我在的这段时间里,只要你睁只眼闭只眼,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当作没有看见,我为你整理好兰格的一切,并且处理掉那只深藏在兰格城堡内的怪物,这样的交易,如何?”

    兰格凌心看了看宁唯伊,眉头微蹙,“你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恢复这里的生机?”

    宁唯伊眼芒一闪,不动声色道,“我自有办法处理好这事,但是你要配合我。”

    兰格凌心点头,有人愿意帮忙,她求之不得,但是来人来头不小这让她有后顾之忧,“你真的不是金发一族派来的?”

    “你认为公主殒落,城堡消失,这个世界金发一族还能存活?还是说,你除了见过我之外,还见过金发一族别人的存在?”宁唯伊收敛了自己的戾气,又道,“别想太多,我只是想要借用这

    里的某些东西帮我找个人,再是顺手救了兰格一族,仅此而已!”她倒是想让自己的族人回来,但是那些人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就算是她也不知道。

    兰格凌心叹了一口气,她真是悲哀,前面有个怪物,后面有个觊觎这位置的哥哥,左边大臣小臣暗地里结党营私,右边又杀出个金发一族,“只需要什么都不做是吗?好!”

    说着,兰格凌心便起,宁唯伊见此,一把抓住兰格凌心的手,柔声道,“有的东西,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作为女王,总是那么的不由已,要考虑所有人,但是所有人却不会理解你。天上的神明也是如此,要我们无怨无悔的管理着地上,却一点也不怜悯我们的遭遇……所以,即使是苟残喘吸的活着,也不能就那么的去了。”这样,太对不起自己的生命。

    听完宁唯伊的话,兰格凌心停下了步伐,转头看进宁唯伊的墨瞳内,带着些许怅然若失,“你也是久居上位的人吧……”小手朝着宁唯伊扔了一块玲珑别致的金牌,“这死物可比我有用多了,见牌如见王,有了它,兰格随你走动。但是你不要忘记了自己诺言,要替我处理了那只东西。”

    宁唯伊抬头望了一眼兰格城堡最顶端云雾迷蒙的地方,对着兰格凌心再一次的保证道,“放心……”x0o7。

    三天后,在兰格城内,大官传小官,小官传家人,家人传好友,好友再穿好友,以安郁然的所说,宁唯伊无疑就是金发公主了,因为这个消息的带动,暗地里的几股势力开始涌动,不过这些安郁然都没有看在眼里,宁唯伊更是没有看在眼里,在那所英格斯兰里,她的力量被压制的使她动弹不得,但是在这里,她不必要顾忌那么多,再说了,有时候不该打草惊蛇,但是有时候,不制造点动静出来,某些人太沉得住气,这会让她处理起来很棘手!

    -------------兰格某瓦房里------------------

    苏海可的伤势大部分已经好了,在这里的这些天里,秋英峻对她的问题真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缓缓的笑了,她最自信最骄傲的便是她的这皮囊了,她始终相信,没有人可以得起她的you惑,即使是魔法一族的人,也不例外。

    但是,为什么江绪却看不到她?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苏海可在这里已经有些子,外边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也都大多入了她的耳,手托头,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大道,嘴角勾起妖艳的弧度,这个世界……王者为尊……还有唯伊公主么……

    这些天的相处下来,秋英峻也大多摸清了苏海可的脾气,更是体贴的为苏海可造出了一间只属于苏海可的房间,除了晚上不许苏海可打开窗户看外面,其它的时间,对于苏海可来说,是非常自由的,敲了敲门,对上表有些哀怨的苏海可笑了笑,“怎么,想要出去?”

    苏海可乖顺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真的无聊了。

    秋英峻手一挥,一条红白相间的长裙便出现在了秋英峻的手中,不顾苏海可诧异的神,一把抓起苏海可的手,拿着裙子对着苏海可转了一圈,那条裙子就那么的穿在了苏海可的上。

    “果然适合你。”

    对于刚刚一瞬间发生的事,让苏海可呆站在了原地,那红白相间的罗裙就那么穿在了她的上,只见裙上的纹路清晰而精致,那裹的设计更是让苏海可饱满的材凸显的玲珑有致,裙边开了一道叉,露出一条白希修长的大腿,脚踝处被带上了一只红翡翠的镯子,再加上那桃花玉面,顾盼生辉的模样,太撩人心怀了。

    秋英峻仄仄了两声,将吃惊的苏海可拉到镜子前,将苏海可那一头墨发轻轻挽成一个他们这里特有的发髻,而后又在苏海可的头上插上了一支妖妍的红簪子……

    苏海可任凭着秋英峻摆弄,也不阻止,在秋英峻那双手下,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她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变作了仙子或者妖孽了,这人还是她吗?

    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

    秋英峻在苏海可的脸上轻轻一扫,脸上的气质更好了,原本还有些病态的脸色现在被淡淡的彩妆包裹着,显得白里透红,那淡淡的唇色以及卷翘自然的睫毛,让苏海可喜欢的不得了。

    由于头发全部被盘起的原因,所以将耳朵露在了外面,但秋英峻却没有看漏这个细节,又凭空变出了一对银红色的耳环,然后带在了苏海可雪白的耳垂上……

    苏海可站起,一个激动,抱住了秋英峻,激动道,“谢谢你啊!”

    秋英峻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不是要出去逛逛吗?那现在走吧。”

    苏海可一把抓起秋英峻的手臂,兴冲冲的拉着秋英峻往外边跑,眼角内狡猾的笑意一闪而过,在这里杀了自己不喜欢的人的话,是不是没人管的……

    -------------兰格城野郊外---------------

    “天呐,终于出了这个鬼地方了,我还以为还要兜兜转转才出的来呢。”楚流漓一股脑儿的坐在了地上,对着也是一狼狈的牧佑隐等人道。

    “流漓,我看我们还是别埋怨了,上苍对待我们还是不错的,起码我们没有被怪物活活吓死,也没有被活活饿死,更没有被活活累死,除了没地洗澡,其它的都还算是乐观的。”姜果很是积极的发言道。

    牧佑隐看着前方人来人往的大道,对着众人道,“大家做好准备了吗?要进城了。”

    楚流漓与姜果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哦’,心不甘不愿的起又开始走,呼……

    其实她们好累的,在英格斯兰的时候,再不济顶多就是不吃饭,但是在这里,为了不被饿死,只能吃野草或者一些她们见都没见过的野生植物,而且,就算如此,她们吃的还乐呵,毕竟,有东西吃总比啥都没有要来的强。

    再这里的三天里,楚流漓与姜果齐齐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应该说,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她们发现,牧佑隐与楚流湘比她们心目中的那个形象,还要厉害的多。

    楚流湘开路,就算是遇上什么小野兽或者奇奇怪怪的生物时,都可以以自己的一运动本领为他们这一行人摆脱很多危险。

    而牧佑隐,则是为他们保证吃食,好吧,虽然吃的清苦,但是他们没有被毒死,这可多亏了牧佑隐。

    好吧,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亲的全能系会长与运动系会长这两大高手在这,几乎没什么事可以让这底下的两个小女人出面了,不管是吃的还是危险,通通他们做主,这也纵容了这两小女人的脾气。

    姜果比以前很粘牧佑隐了,而楚流漓与楚流湘之间的隔阂也在慢慢的消失,俗话说的好,患难见真,这点,楚流漓深深看在眼里,她的哥哥,还是小时候那个放纵她宠溺她的大哥哥。

    “哇,小隐,我们是不是穿越了?”姜果看着自己眼前的景色,止不住的赞叹,眼眸内的惊喜、兴奋快速流转,小手也将牧佑隐的手臂握的更紧了。

    宽敞的大路两旁,是造型别异的瓦房,但话虽如此,它们也存在着共同点,那就是,每座瓦房都有三层楼高,屋顶做成半弧形的模样。

    不仅如此,底下的各种商铺店面更是看点,颜色多样,店面的造型五花八门,看的人眼花缭乱。14062847

    姜果拉着牧佑隐跑向一家店面旁边的琉璃窗前,对着里面的虚影道,欢呼道,“小隐,我们都成乞丐了。”

    牧佑隐抚额,就算吃了那么多苦,依旧能够保持住这种向上和发现乐趣的心境,也只有这依旧纯真的姜果做的到了……

    时为如唯。“让一让让一让,皇家通知……”一辆华丽的马车从空中突然飞过,在地面带起了一阵巨风,楚流漓与姜果还来不及感叹,两人双双被自己边的人护在了怀里。

    也在这一瞬间,一张白底黑字的纸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牧佑隐等人的面前……打在了姜果突然转过来的脸上……

    姜果气愤的扯下纸张,突然之间,脸就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