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意外意外绝对是意外

    右手突的摸到一簇类似于头发的东西,江绪猛然坐起,原本带着些朦胧的睡意顿时消散,他一定是还没有睡醒,要不然的话,这宁唯伊怎么会在他的上?

    牧佑隐住在五楼,也就是江绪的楼下,他和平时一样,走上六楼的楼梯去等江绪一起去上晨课。舒榒駑襻

    江绪暖住在六楼,和自己的哥哥同一楼,她也和平时一样,手里抱着那个精致的人偶娃娃便开始优雅的走过来,然后正好遇上了正往六楼走来的牧佑隐。

    每天的时间都精确到如此,两人都会在过来和楼梯上刚好上来的时候相遇,一年四季,夏秋冬。

    英格斯兰因为可以自由申请住宿的房友或者想要住着的层楼,所以他们这些个关系好的,几乎离得都不远。

    牧佑隐与江绪暖都是内敛之人,虽说是挚友,但是却几乎没有什么交道,偶尔会接上一句二句话,也算是江绪暖与牧佑隐的极限。

    所以,这样的两个人要是知道什么叫做打招呼,那才有鬼。

    站在江绪的门口,两人双双无言,只是和平时一样,瞪着那扇门,期盼着里边的人快点出来。

    所有人之中,只有江绪过的最随心所,让人嫉妒的是,每当觉得他闯的锅一定会被开除或者处罚,但是在关键处,突然就会有一个通知传来,然后再飞来几个大字——‘无罪释放’!

    因为江绪突然的转醒,以及小范围的动作,使得在江绪被子上安稳睡着的宁唯伊不满的申银了一声。

    江绪直觉的头疼无比,他似乎已经睡醒了,但是有谁可以给他解释一下,这算是什么神展开?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先是百年如同一的被暗袭,但是好在是来人没有要牵扯无辜人的意愿,所以昨晚并没有大打出手。

    然后是抱着神志有些不清的宁唯伊回到寝室,然后帮她上药。

    再是发现宁唯伊的上有着数不清道不明的伤痕,然后自己很是有耐心的为她上了药,再是……

    大概就是这样了,那么宁唯伊为什么在他的上?

    ‘叩叩叩’,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江绪猛然一愣,随后便是一阵惊悚……

    喜欢敲门从来不按门铃的是谁?不就是他的挚友牧佑隐么?

    这么说的话……门口现在应该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亲妹妹,另一个是他的挚友。

    想想当初,永远都是自己调侃别人的,如今是不是八卦要来自己头上了?

    江绪正想着怎么解释宁唯伊的存在,却发现宁唯伊抱着自己的白色蚕丝枕头正摇摇坠的走着去开门。

    走在半路甚至还可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揉了揉眼,随后便很是自然的打开江绪的房门,朝着自己的楼层走去,当然,那个白色枕头也被抱了走……

    看傻了在门口等着江绪出来的牧佑隐与江绪暖,他们刚刚看到的不是自己的挚友或者哥哥吧?

    江绪顾不上穿正衣,直接赤着脚就跑向了门口,打算阻止宁唯伊开门的想法变成了希望今天自己的挚友和妹妹不在门口。

    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走向门口抬头看到的便是牧佑隐与江绪暖似笑非笑和不苟言笑的表,下意识的‘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认命的摇了摇头,看样子,等等不解释清楚,今后自己的清白可就真没了。

    ---------------·1·颗·命·运·---------------

    可吧……传说中的天然迷糊了……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