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我们将要是同学了

    牧佑隐没有答话,抱起毫无知觉的姜果便离开了,他相信江绪有着自己的想法。舒榒駑襻

    江绪看着远去的牧佑隐和姜果,悄声的走进琴房关上了门,轻轻的靠在宁唯伊背后的那面墙上,毫无存在感的看着弹奏着的宁唯伊。

    直到按下最后一个音符,宁唯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在这异常严肃与沉重的乐感中,全曲最终在庄严、激越的乐调中结束……

    “这曲子真是压抑的纠结人心呢!”见着宁唯伊已经不在演奏,江绪忽而出声。

    宁唯伊猛然转头,看向似笑非笑的江绪,蹙起了眉头,“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江绪信步走向宁唯伊,沉声道,“要是再晚来一步,姜果学姐可就被你这曲子给害死了。”

    听着江绪语言中的微微指责之意,宁唯伊有些不太明白,“这曲子怎么能害人,而且,我只是想解开这琴上的诅咒而已。”

    宁唯伊明显已经忘记带她而来的姜果了,而且她也明显已经忘记了她弹奏的这首曲子,不是一般人的心脏可以承受的起的。

    江绪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宁唯伊,却发现宁唯伊倒是坦坦的扬起小脸对望着他,一点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你说,你要解开这琴上的诅咒?”

    宁唯伊站起,摸了摸已经恢复正常的钢琴键盘,“你还真是大胆,居然用这琴敢弹奏那首曲子。你难道不知道,那曲谱可是会认主人的。”

    宁唯伊的回答,将江绪听的一愣一愣的,曲谱?认主人?他发觉,他好像有在演科幻连续剧的感觉……这宁唯伊没有神经病吧……

    “认主人?”江绪勉勉强强的憋了三个字出来。

    “哈哈哈,不相信没有关系,你也不必纠结于这个了。刚刚带我来的那个女孩就是你口中的姜果学姐吧,放心吧,等等她就醒了,这曲子,就如同你所说的,只是太过于压抑和严肃了,确实不适合那么乐观开朗的人听。”

    “你又从外面爬进来的?”宁唯伊肯定姜果不会出事,那么就一定不会出事,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宁唯伊所说的话,心中总是不由自主的便选择了相信。

    “我可是从大门进来的。”宁唯伊不雅的白了一眼江绪,看样子,某人把上次的事记得很深呢,“走,去看看你的姜果学姐,你把她送哪里去了?”

    “我让我的挚友将她抱出去了,现在应该在外面的小花园里吧。”

    漫步在长长幽静的林荫路上,一片枯黄的叶片静静的飘落了下来,宁唯伊伸出手,将它接住,微微一声叹息绵远流长,“今年冬天,会有雪呢。”

    “栗国没有下过雪。”江绪诉说着一个事实,间接的反驳着宁唯伊突然的感发言。

    “下不下雪,到时候就知道了,但是,明天我就会在这里上学,这是肯定的。”宁唯伊没有纠结于下不下雪的问题,而是说出了她今费尽心思进来找寻他的原因。

    --------------------·1·颗·命·运·------------------------

    果然还是让小伊儿推到小儿比较好~~~喵呜~~~~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契,偷心王子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