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后路(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苏519 书名:终极冰封王座
    更新时间:2013-03-16

    “体内的能量被我挥霍的一干二净,但是我仍然没有变回人,直到第二天早晨。”变成狼的狼人说道,趣别刚才平稳了不少,不过却能看的出他的悲伤和不甘心。

    “那群骑士变是夏炎的洪峰军团吧?”

    “不错,正是他们,夏炎抓住了我,没有杀我,让我留着军中。”

    “然后一直到现在,你再也没有回去过。”

    “不,我回去过。”

    “夏炎会放你自己回去?”

    “我只是想回去看看而已……我被驱逐出小镇了,人人都职责我这个猛兽,恶魔。我虽然没有杀人,可是那些被我打伤的人至少要修养好几个月。”

    “你……额,那你老婆呢?”

    “她傻了,被活活吓傻了,新婚之夜,美丽的新娘子被自己的老公吓傻了,她的老公变成了一只狼,龇牙咧嘴,满脸痛苦和凶恶,打伤了一群人逃出了小镇。她的老公,我……是我做了这一切,我!”变成狼人的狼早已经没有满脸的疯狂模样,狼嘴闭的紧紧的,一串眼泪悄然滑落。

    所有人都在沉默,一种悲伤的气氛。

    “沃夫,你恨我么?是我揭开了你是伤疤,让你痛苦的回忆。”

    “不,痛苦是我应得的,我做错了的事,注定一辈子痛苦悲伤。”

    “沃夫,其实你也是不由己,一切都源于你那纯净的高等狼人血脉,在你生长成熟的时候,不论你是否修炼,也不论你的等级有多高,但凡刺激到血脉的时候你都会变狼,这一切都是你不由己的。”

    “是的,这该死的狼人血脉,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我甚至没见过自己的同族人,这该死的血脉打破我平静的生活!”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这血脉,你无法在没有修炼的况下打败八级战士,你也无法坐到护卫第一统领的位置。凡事有利也有弊,你再怎么憎恨都解决不了问题,与其倍受血脉之力的扰乱,为何不能完全控制自己呢?只要你努力,你会控制住自己,不论在任何时候,随心所的选择是否变成狼而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只要你足够强大,就不会再次被动,把未来攥紧在自己的手中!”

    “足够强大?完全适应自己狼人的份?然后傲视群雄?……可是那又怎么样?我的老婆不会因此而变回原来的样子!”

    “是的,不管你自己有多么强,你的老婆不会因此而改变,所以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与其整活在痛苦之中,做一个不思上进的行尸走,那不如直接死了算了。我会帮你把你的尸体埋在小镇之外的高坡上,然后你就瞑目了么?”

    “死?可是我不甘心!”

    “那就对了,要么好好活着,要么干脆死掉。既然无法干脆死掉,那么就好好活着。只要你一直存在着,或许你的老婆有一能恢复清明。你无法改变,所以你只能祈祷和期望,顺便像一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站在这里!”

    “我……”

    “好了沃夫,你是狼人,你比一般人类都要强壮几倍,变的强大吧!等你强大了,你的一言一行都非常有分量,到时候只要你一呼应,一定能从千万人中找到治好你老婆的方法,你还等什么?”

    “有希望……”

    “没错!”

    狼人沃夫的眼睛不再恍惚无光,渐渐的缩短焦距重新抬起头来,他的体变化了,从狼的形态再次转化成人的形态,他想通了,真诚的看向了秦政。此时的秦政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这个大块头,体格甚至比狼人还要大一圈,这都是没有消化万那颗力量种子的结果。

    秦政的笑感染了一群人,连面无表的夏炎也微微动了动眼皮。

    “老板,看的出你也有当报员的天赋!”捷德笑道。

    “不不,我没那个耐心!而且我也没有你能扯淡,忽悠。”秦政非常谦虚的说道。

    “现在好了,我对你们几个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来历神秘连我都保密的花花,喜欢喝酒的强壮男人占杰,被教廷迫害而驱逐的皇族直系巴齐,与宇文皇国有着原则矛盾的报员捷德,来自杀手联盟出生于原布里奇斯家族的布里奇,最后是拥有狼族高等血脉的狼人沃夫。你们个个不简单,那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吧!”

    “他们已经是洪峰的一员,是上尊的手下,上尊不用这么客气。”夏炎冷不丁说道。

    “不不!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兄弟,你们不是普通的兵卒。”秦政回应道。刚刚上位,连股都没有坐下,他怎么可能有架子?威严是一点一点累计而出的,是一步一步打下来了,只有强大的领导才能得到手下的尊重,不然一切都是浮云。

    “秦政……噢不!上尊,我不是要隐瞒自己的秘密,只是……有些事不方便说,但是我保证丝毫不会影响到我加入洪峰的誓言!我是洪峰的一员。”花花开口说道。

    “有什么话不能说的,花花莫非你真是一个女孩子不成?”巨鸟小声问道。

    “不,不是,怎么可能?”花花一阵脸白。夏炎向这边撇了一眼,终于没有说什么。这是巨鸟问的,别人怎么回答没有关系,要是秦政亲自问,那么只要洪峰内谁不讲实话,夏炎肯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我也纠正一点,我的确能喝不少酒,但是算不上嗜酒。所以在我的称呼前是不是应该改一下,不是喜欢喝酒的强壮男人,是憨厚正直的强壮男人。”占杰说道。

    “还真少见自己说自己憨厚正直的,好吧,如你所愿,你们谁也有话说么?”秦政脑门上挂着一点汗珠。

    巴齐,捷德,布里奇还有狼人沃夫都摇摇头没有表示。

    “我很看好你们六个人,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们都是夏炎招进洪峰的,而夏炎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直觉,所以你们将来必然不会是凡夫俗子。”秦政如实所说,他的确对这六个人很看重,“现在我们来做一个决定,是立刻动去东方大陆的边缘,还是直接深入黑斯鲁大湖的中心?”

    “黑斯鲁大湖的中心有着超乎想象的恐怖存在,虽然敌不过魔龙至尊,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了的。”巴齐首先说道。

    “但是黑斯鲁大湖的中心有着惊人的秘密,也可能是一场机缘,深处那个恐怖存在无法离开那里,否则的话早就跑过来出气了。不过我们要是前往的话,危险系数太高。那个未知的恐怖存在可能已经记仇了。”捷德说道,作为一个合格报员,冒险是他经常做的事,他很看好黑斯鲁大湖中心暗藏的秘密,可是依然对未知的危险表示深切的重视和担忧。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冰封王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