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萨拉丁的崩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苏519 书名:终极冰封王座
    更新时间:2012-10-10

    尽管秦政三人信誓旦旦的样子,但是徐路茫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第一真,只是从其他三人口中听说过,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每次第一真都是在他重伤昏迷的时候,占据他的,所以徐路茫心里完全没底。

    拼搏一次吧,反正不拼命就是死。不管自己是否真的有那么强大的第一真,只能咬紧牙拼命试试了!徐路茫挥动着虎魄长刀,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厉害!”徐路茫大喊道。

    一股狂躁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一个高大的影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看着那副丑陋的恶心的影子面庞,众人内心不由得发寒。

    “嗯?害怕了么!哼!冰凤凰的威力实在太强大的,就连我练就出来的残魂,也无法改变当初被损害的外表!只要血祭重塑了,我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了!哈哈哈,来吧,渺小的人类,我给你一次死前发泄的机会!”萨拉丁狂笑着。那本就模糊不清的影子的面庞,变的更加扭曲丑陋。

    “哼!”徐路茫突然爆发了斗志,整个人像是完全转换令一种精神状态,他大吼道:“我一直想要突破六级,如今,就让我好好尝试一下我的阎罗灭吧!”

    虎魄长刀迎面向萨拉丁砍去,徐路茫拼命的和萨拉丁战斗到一起。但是,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是萨拉丁在耍徐路茫,实力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技巧已经无法弥补了。

    徐路茫再次被打倒在地,嘴角上微微流出了数道血痕。在一旁观战的秦政三人,内心都非常纠结,恨不得与徐路茫并肩作战,但是他们必须忍着,绝对不能在关键时刻去意气用事。

    徐路茫被一团能量击中,体横飞并残酷的撞到岩石之上,他爬了起来,大口吐着鲜血,虎魄长刀的刀刃上全是徐路茫的鲜血。

    “阎罗灭!”徐路茫大刀砍向萨拉丁,长刀砍去的轨迹中,居然隐约带着一股虎啸。

    “不好!虎魄长刀内的虎灵将要突破第一道制了!”秦政忍不住小声喊道。

    “啊!那可怎么办呢?徐路茫已经受重伤,万一压制不住那突破第一道制的能量,那么他必然失去自我意识!这个可遭了。”王洁担忧的说道。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突破第一道制,那虎灵也太会寻找时机了!会不会是因为徐路茫吐在上面的血太多了,引起了虎灵的凶气!这下可倒霉了!”刘禅说道。尽管如此,他们三人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路茫的状况。

    “咦?居然有刀灵?果然是一把好刀!看来这把刀被人施展了制!绝对是一件宝物啊,可惜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萨拉丁微微说道。

    “吼!!”徐路茫大声咆哮着,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拿着虎魄长刀的他变成极端狂躁起来,犹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猛虎,凶猛的挥刀扑向萨拉丁。

    “嗯?实力提升了这么多。这刀灵应该是一头猛虎,看来这匹猛虎往的实力一定非常的强大!”萨拉丁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让他知道,那虎灵只是突破虎魄长刀的第一道制,而虎魄长刀的制高达六道的时候,恐怕萨拉丁会毫不犹豫的抢走这把宝刀!即使自己用不到,以后危难的时候拿来交换得到强力的帮助,也是非常不错的!

    暴走的徐路茫发疯一般的挥刀攻击萨拉丁,可是仍然被一次次打飞出去。就这样持续了一会,连萨拉丁都觉得不耐烦了,被虎魄侵袭的徐路茫,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招式,渐渐的演变成最原始的攻击,不过意外的是,他的攻击力却大幅度的提升了。

    “你们还要他继续么?他已经疯了!可恶,对于这种失去意识的血液,我是非常厌恶的!我的血祭大池不需要这种血液!”萨拉丁怒道。

    秦政等人吓的流下了冷汗。这萨拉丁要是一发怒,指不准会做出什么事。

    “额,可是你刚才说过,我们的血液加起来正好,如果少了徐路茫,那你的血祭是不是将要无法完成了?”秦政小声的问道。

    “哼!小子,你们以为这样你们就可以逃脱了么?这是你们的计谋吧!”萨拉丁不屑的望着秦政等人说道。

    什么计谋?这是意外,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们得意的太早了,即使凑不足血液,我一样可以残忍的把你们杀死!”萨拉丁大笑着望向徐路茫,继续说道:“被刀灵侵袭么?哼哼,那我就唤醒你的意识!”说完,萨拉丁藏在模糊衣袍之下的手往前一挥,一股紫色能量击中了徐路茫。

    徐路茫大声惨叫着,血红的双眼渐渐变淡,最后恢复到完好的模样,上的狂躁气息慢慢的消散了。

    没想到这徐路茫竟然因祸得福,在自被虎魄长刀的第一道制控制时,被不明就理的萨拉丁给驱除了,不仅恢复了清明,还提高了部分实力,更加有力的控制虎魄长刀。从此后,虎魄长刀便与徐路茫的精神层面产生了一丝共鸣,大有认主之势。徐路茫意外的赚大了,要是靠他自己的话,面对强大的虎魄残魂,恐怕他是控制不住的。

    恢复意识的徐路茫双眼睁的大大的,突然大笑一声,然后整个笔直倒在了地上,这可把周围所有的人吓了一条。

    就在萨拉丁疑惑的时候,徐路茫那黄色的盔甲尽然逐渐转变成了蓝色!而且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徐路茫上释放出来。

    “怎么回事?!”萨拉丁大惊道。秦政三人心中大喜!

    徐路茫渐渐从地上爬了起来,微微转着头,好像非常好奇一样看着周围的事物,最后终于看见了王洁。

    “啊!~小美女!我们又见面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啊哈哈哈哈。”浑蓝色薄甲的徐路茫说道。

    “你?你是布里奇斯茫?”王洁内心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着,呆呆的说道。

    “笨蛋!他当然是布里奇斯茫!徐路茫的第一真!!”刘禅小声呼喊道。

    “我知道,不用你插嘴!”王洁直接给了刘禅一个白眼,然后继续朝布里奇斯茫释放可的桃花眼。

    布里奇斯茫微笑着一步步向王洁走去,边的萨拉丁微微流下了冷汗,这简直忽视他的存在嘛!萨拉丁既惊又怒,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好。

    布里奇斯茫向王洁的方向伸出了手,王洁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紧张的直接把脑袋垂了下去,白皙的面庞萦绕上一层淡淡的羞红。

    “噢!不要这么紧张,你比上次更美丽了!多么可的一朵花!真想天天见到你!”布里奇斯茫微笑着说道,其体与王洁无限接近中。

    “不过,事先还要解决一点小麻烦。”似乎感受到后萨拉丁暴躁不安分的能量,布里奇斯茫一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笑容,伸出的手直接从王洁肩膀上路过,然后拿起了王洁背上的蓝色长弓。

    “冰刃霜弓!又与这宝贝见面了!”布里奇斯茫微微转过去,蔑视的望向萨拉丁。

    “阁下究竟是谁?居然占据别人的体!想必邪恶度不比我少吧!”萨拉丁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么强大的弓手,能不惹的最好,但是要真的打起来,在他血祭祀的地盘,他可不会害怕他!

    “噢?我占据的可是自己的体啊!我可没有你这么邪恶,放他们走吧,我不跟你计较。”布里奇斯茫嚣张的说道。

    “不可能!我可以放阁下离开,但是近我这血祭大池已经接近饱和,如果近不练就的话,起码还有再等上十年!十年啊!太漫长了!”萨拉丁扭曲着脖子深深的呼喊道。

    “他们对我来说还有用处,不能给你。要是你不爽的话,我们可以练练手!哼!”布里奇斯茫继续嚣张道。萨拉丁一时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眼前的这个人居然和自己一样霸道,要是杀死这个冰霜系的弓手的话,恐怕他也要经受不小的苦头。

    “秦政。”刘禅小声对秦政说道:“这布里奇斯茫怎么一直这么嚣张?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么?萨拉丁以前可是真圣级高手,即使实力不如从前,起码自己的境界还在吧!”

    “我怎么知道,看看吧,我感觉布里奇斯茫是有一些把握的。”秦政小声回答道。

    “呦!你看看王洁,满脸羞红,双眼桃花状。会不会是上这布里奇斯茫了?”刘禅问道。

    “怎么?你吃醋啊?修炼才是王道啊,要是你也拥有强大的实力,恐怕也有女孩对你非常青睐吧。”秦政笑道。

    “不是,我总感觉这个布里奇斯茫有点……额,有点想法。这么直接说吧,我总感觉他将来会对我们不利,似乎有什么谋正在酝酿!”刘禅严肃的说道。

    “嗯?”秦政大惊,随后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表,很轻松的说道:“刘禅,是你太多紧张了吧,我倒是看不出来这布里奇斯茫会对我们又什么威胁。要不然他也不会去救我们了,像他这么嚣张高傲的人,不相干的人恐怕不会去理会的。”

    “正因如此,我才觉得他有什么想法。他刚才不是说我们对他来说还有用处么?”刘禅继续说道。

    “嗯,或许是因为我们是他第二真的朋友,所以他才要救我们,而且这样大大有利于第二真的修炼,多几个朋友,总比为独行侠强的多吧。他曾经说过,等到第二真达到伪圣级的时候,他们就可以让家族长老施法阵而结合成一体。我看啊,他内心是比较心急的,毕竟第二真还没有达到六级,家族的变故等着他回去处理呢!”秦政分析道。

    刘禅微微的点了点头,秦政说的也非常有道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潜在的危险的感觉,却是在他心中怎么都挥之不去。

    “你确定要多管闲事?!”萨拉丁已经怒了,高傲如他这般,刚才能和气的与布里奇斯茫商量,已经大大给足他面子了。

    “哼!我倒想看看你这残魂究竟还凭什么活着!”布里奇斯茫似乎唯恐天下不乱,相比而言,他更像挑事之人,如果他稍微讲述一下二人战斗的弊端,恐怕萨拉丁会忍住怒气放过他们,几千年都等来了,再等十几年也没什么。

    面对布里奇斯茫三番两次的挑衅,怒气冲天的萨拉丁率先出手了,残暴能量团从四面八方向布里奇斯茫袭击而去,模糊的影也变换位置来回躲避着布里奇斯茫的冰霜之箭。秦政等人趁机逃到一块大岩石脚下,认真的观看着这场战斗。

    两人似乎不分上下,萨拉丁的能量团奈何不了布里奇斯茫,而布里奇斯茫的冰霜之箭也无法瞄准萨拉丁的位置,战斗就这么陷入了胶着状态。

    “那布里奇斯茫的精神状态有限,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刘禅担忧的说道。

    “我感觉萨拉丁似乎不愿使出真正的实力,他似乎在顾虑着什么。”秦政思索道。

    “很奇怪的感觉,不过我也感觉这布里奇斯茫与萨拉丁战斗是抱有别的目的的。”刘禅微微叹道。二人大半天没有听见王洁的动静,于是一起向王洁看去,只见王洁死死的盯着布里奇斯茫,双眼时不时的还在放光,偶尔还会偷偷的微笑,羞人的样子非常美丽,二人一时看傻了眼。

    “嘿!别看了,人家在盯着布里奇斯茫呢!”秦政率先反应过来小声的提醒刘禅道。

    “唉……那布里奇斯茫还没有你帅呢,更不用跟我比了,这是为什么,他们才见过两次而已。感这东西啊,唉……”刘禅叹息道。秦政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弓手!你不要太过分!我完全有能力杀死你!”萨拉丁怒道。

    “噢?是用你血池的能量么?你倒是来啊,我皮痒着呢!”布里奇斯茫挑衅道。

    “哼!找死!既然如此,今我就拼着几百年的代价,一定要把你这个该死的弓手留在这里!”萨拉丁嘶吼道,不远处的血池突然暴躁翻滚起来,庞大的血腥威压猛烈的袭击过来,布里奇斯茫一边闪避着,一边向血池的方向跑去,嘴角还渗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布里奇斯茫要去干什么?他不要命了啊!那血池被激发的能量,明显狂躁可怕的多,他不闪远一点,反而冲着血池而去!”秦政大惊道。

    “他一定有什么目的!布里奇斯茫不会那么愚蠢单纯挑衅萨拉丁,他似乎就是在等待萨拉丁使用血池的能量!”刘禅分析道。

    “哈哈哈!”布里奇斯茫突然狂笑起来,头发松散在肩后疯狂的飞舞着,强烈的蓝色光芒瞬间迸发而出,把全缠绕起来,在萨拉丁把大部分血池血液引出的一瞬间,布里奇斯茫毫不犹豫的往血池的方向跳了进去!

    “什么?!”萨拉丁大惊,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这位伪圣级的弓手想要干什么,难道他是个愚蠢的疯子不成?只要萨拉丁再次把引出的大部分血液灌入血池当中,那弓手便插翅难逃了!

    “哈哈哈!”狂笑声突然再次传来,在萨拉丁愣神的那段时间内,布里奇斯茫却是从血池内跳了出来,与他一起出来的,还有怀中那只庞大的白色的蛋。

    “嗯?他在哪里找来的一只蛋?!”秦政大惊道。

    “那是什么蛋?怎么无形中令人心中发寒?”刘禅也非常疑惑。

    相比秦政刘禅二人的疑问,萨拉丁彻底傻眼了,那是什么蛋,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他很轻松的感受到蛋中包含的强大寒气,那……那是冰凤凰留下来的蛋?!

    “怎么可能!!”萨拉丁咆哮着,“我在这里待了几千年,怎么会没有发现这个东西?!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冰凤凰已经死了,她怎么可能化作冰凤之蛋而藏在我的血池之下?!”萨拉丁整个原本就不清晰的影子变的非常扭曲,他自言自语反复咆哮着,满脸的不可思议。这几千年所在血池内,怎么会有冰凤凰留下来的蛋,更可怕的是,为什么在自己的地盘内,他却根本就没有发现!

    “啊哈哈哈,在第二真体内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与我属相完全相同的冰凤之蛋!于是我在精神意识内导我的第二真到这里来。哈哈哈,终于得到冰凤之蛋了!等我想办法孵化这只冰凤,然后让她当我的座骥,到时候我会有多么强大呢?哈哈哈,真是太令人兴奋了!”布里奇斯茫疯狂的大笑着,望着自己怀中的冰凤之蛋,双眼隐隐发光。

    不远处的萨拉丁停止了所有攻击,准确的说,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攻击,他原本以为冰凤已死,没想到强大的冰凤凰居然化作一只蛋,几千年来深深的藏在自己的血池之下。一想到冰凤凰对自己的仇恨,他的心中不由得发寒,有冰凤凰存在的一,恐怕他便得不到好活吧!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冰封王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