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血祭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苏519 书名:终极冰封王座
    更新时间:2012-10-09

    当四人再次来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庞大的不死蜘蛛已经失去了踪迹。四人小心的在周围寻找了好一会,仍然没有发现不死蜘蛛的踪迹。

    “你确定一点都感觉不到了么?”王洁向秦政问道。

    “嗯,是的。我脑海残留的这里的意识已经全部消散了。不过我记得前面应该有很长的路,而且还有一个空旷的大池子。”秦政回忆道。

    “完了完了,没法作弊了,强大的不死蜘蛛又不知道哪里去,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里太危险了。”刘禅说道。

    “还是继续前进吧。跌进来的那个地方,我们是无法上去的。即使上去了,那群暴*乱者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面对庞大数量的他们,我们一定把握都没有,还是继续探查一下这里吧,大家小心点就是了。”徐路茫说道。

    四人小心翼翼的向通道的深处走去。前面探路的,依然是伟大的盗贼刘禅。

    “吼!~嘶~”突然通道深处一声大吼传来,紧接着便是一声更加尖锐凄惨的惨叫声。

    “是那只不死蜘蛛?我能听的出来,是那只不死蜘蛛的叫声!”秦政肯定的说道。

    “如此凄惨的叫声,难道他被别的生物击杀中?”王洁问道。

    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消失了,那只庞大的不死蜘蛛很可能不知道为什么惨死了。四人讨论猜测着,排除了其他人类的可能,但是又分析不出到底是什么,于是四人内心忐忑起来。能够有实力击杀实力强悍的不死蜘蛛,而且对方自己连一丝动静都没发出,想必是更加强悍的存在。

    “怎么办?”秦政问道。

    “走吧,去看看,大家小心一点。”徐路茫说道。相比其他三人的恐惧,徐路茫内心深处居然莫名其妙的兴奋,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冰凉的气息,并且对于这种气息莫名的喜。徐路茫偷偷摇了摇脑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越往内深入,一股狂躁的血腥味的气息越浓厚,四人不由得内心变的焦躁起来,这种气十分强大,没有人能完全屏蔽在外。

    “前面似乎有你所说的大池。”远远的,四人看见前面有一条无比庞大的大池,而那股狂躁又血腥的气息似乎便从那里发出。

    “没错,不过那条大池似乎并不是空的,虽然相隔甚远,但是我还是能看见里面有几丝血红,难道池子里面装满了岩浆?”秦政说道。

    “如此狂躁腥臭的气味,你为什么不说里面装满了鲜血?”刘禅问道。其他三人听了后都一个机灵,虽然他们都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没人敢相信里面装满了鲜血。

    “那么庞大的一个池子,里面真的可能装满了鲜血?要是真的是鲜血的话,那得要杀死多少生物啊?”王洁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感觉那里面就是鲜血!我们加勒比罗家族拥有强大的盗贼血统,每一个族人都有一项世代遗传的能力,而我的血统是上千年来最为纯正的一人!”刘禅严肃的说道。

    “那这项世代遗传的盗贼天赋是什么?”王洁好奇的问道。

    “洞察!就是拥有敏锐的直觉,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这种能力越加强大。实话说,我的洞察天赋已经和真圣级别的大族长相当。所以……”刘禅认真的说道。

    “因为你的血统无比纯正,所以你们世代遗传的的盗贼天赋‘洞察’,这项强大的能力在你上更加深刻的体现出来。你非常肯定的感觉到前面是一座庞大的血池!”秦政替刘禅补充道。看着刘禅严肃的表,众人都认真起来,如果真的是一座庞大血池的话,那其中肯定有着非常恐怖的秘密。

    “我的直觉告诉我,前面非常危险,比我们经历的任何危险都要高的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去那个地方。”刘禅说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似乎什么在呼唤我,牵引着我向前走去。”见此,徐路茫也毫不隐瞒的说道,只是他们这种感觉的最初原因却大不相同。

    “之前袭击我的那股古怪的狂暴嗜血的能量,也同样牵引着我向这里走来,为什么我们有同样的感觉?”秦政问道。几人都觉得非常费解。

    “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相反的,我非常讨厌那个地方!我甚至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想要剥夺我的魔法力!”王洁气氛的说道,的确,有某种古怪的东西似乎对她上的魔法感兴趣。

    这些都是他们潜意识的感觉,究竟为什么呢?

    “啊哈!我知道了,刚才那只不死蜘蛛肯定是经不住引,不小心自己掉到了血池内活活被淹死了!哈哈哈。”刘禅一边笑着,一边看向其他三个人,只见其他三个人都板着一副木瓜脸,于是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闪了闪。

    “一点都不好笑!”王洁不满的说道,望向远处的大池,内心有些紧张。

    “好吧,我先隐匿在前面查看,你们随后跟上,大家小心点,不行的话就跑。”刘禅说完,立刻隐匿向前走去。

    越是往深处靠近,那股狂躁血腥的气息越浓厚,以至于四人都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深入。

    “咦!你们有没有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徐路茫问道。

    “没有啊!”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徐路茫为什么这么说。

    就在四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地面突然剧烈震动起来,一阵狂笑声凭空想起,四人忍不住捂住耳朵。

    “哈哈哈哈。不死蜘蛛的血还不够,正愁没血呢!你们四个人类来的正是时候!来吧,成为我血祭能量的一份子吧!哈哈哈。”震耳的狂笑声越来越大,四人有点头晕的感觉,一阵狂风袭来,四人顿时被卷起往血池方向飞去。

    “遭了!掉进血池的话我们会死的很惨!”秦政大吼着,挥动黑圣直接迎风劈去。

    “轰!”的一声大响,秦政的一剑与狂风的能量碰撞到一起,恰逢时机的抵触了大部分能量,四人都跌落在血池的边缘处。

    “哇!真的是血池啊!”王洁惊呼道。

    “王洁!这不是重点!快看看那个疯子在哪里吧。我们的小命快不保了!”刘禅呼喊着,四人立刻爬起来围到一起,各自拿着武器,小心提防着周围的一切。

    “哼!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了!献出你们的鲜血吧!在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几千年了,就差那么点鲜血!”霾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有点迫不及待。

    “这么庞大的一座血池,我们几个人的血液相比之下也太微不足道了!有没有我们的鲜血,有什么区别?”秦政喊道。

    “嗯?就差那么一点,你们四个人类刚刚好!多了我还不要呢!嘿嘿嘿,你们乖乖的跳下去,可以少受点苦头,不然我把你们拧到一起,活活挤干所有鲜血!!”霾的声音咆哮道,整个血池上方都回着他的声音。四人吓的流下大把冷汗。

    “就差我们几个人的血液?不会这么倒霉吧!还是他故意耍我们?”刘禅自言自语道。

    “那么我们临死之前可不可以知道你是谁?”秦政问道。

    “嗯?”大概一分钟后,霾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显得有点小:“都几千年了。我以前的名字好像就萨拉丁吧……唉,实在太久了。”

    “血祭祀萨拉丁?!”秦政大惊道。

    “嗯?居然有人类知道我的名字!太不可思议了,我已经死去几千年了。”

    四人头皮开始发麻了,这个萨拉丁自己说自己死去几千年了,那么现在说话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我们当然知道你!你现在不是活着的么?”秦政问道。

    “不!我的躯体早已经爆烂成粉碎!留下来的,只不过是一道残魂而已!”萨拉丁说道。

    故事还是发生在几千年前,当时南炙烈国和北冰霜巨国在他们头顶上的那片平原上展开了决战。必败无疑的萨拉丁知道自己难逃冰凤的追杀,于是一狠心开启了血祭大阵,誓死要与所有人同归于尽。

    就是萨拉丁以为自己要得逞的时候,那位北方的冰凤突然化作一只庞大的冰凤凰,冰凤凰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拥有血祭大阵的萨拉丁也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冰凤凰因为自己的丈夫死去,早已经心死,对生命没有丝毫眷恋。于是冰凤凰选择了最直接最快速有效的方法来制止血祭大阵的屠杀,并集结自己的庞大能量与萨拉丁同归于尽。

    尽管内心不甘,但是萨拉丁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体与冰凤凰撞到一起,并产生了巨大威力的爆炸,萨拉丁顿时粉碎骨。

    但是,这里原本就是萨拉丁的地盘。萨拉丁早在百年前便修建并巩固了这座庞大的血池,号称血祭祀的萨拉丁,其血祭大*法早已经成熟,所以萨拉丁在自己死的时候悄悄把自己的一缕残魂存放到了地底的血池中,并且在这里面孕育千年。

    这几千年来,萨拉丁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重见天,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发动一场血祭侵袭。南冰霜平原上的生物暴*乱便是因为如此!那些低级修为的生物,根本无法承受萨拉丁血祭侵袭的外泄,从而开始意识模糊变的狂躁嗜血。

    暴*乱者或多或少的承担了萨拉丁当年那不甘的心愿,于是历代的暴*乱者都会集结起来向北方进攻。这就是斯坦城堡南城门处那些暴*乱者的由来。

    经过千百年孕育的残魂,逐渐恢复了往的意识。自此后,萨拉丁便着手积攒着大量鲜血,在这其中,从经有不少人类等生物前来查看,并且发现了秘密,萨拉丁直接选择杀人灭口。可是,久天长,萨拉丁的压力倍增,于是萨拉丁便设计,用自己血祭的能量来制作了一个障眼法,从而成功的骗过了所有生物,于是南冰霜平原的暴*乱变成了不可捉摸的迷。

    就在近百年来,萨拉丁的血祭之术已经到达成熟期。通过血祭池的历练,萨拉丁可以创造出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强大。于是萨拉丁非常兴奋,可是令他意外的是,血祭需要的鲜血实在太多,所以他再次忍受了这几百年,如今终于到达最后时刻。

    还缺一点血液就可以满足条件了,令他心烦的是,他无法再凑齐紧缺的那些血液。暴*乱者是血液已经被污染,他根本不屑于是用这些血液。于是他把自己的意识灌输到一起,并在地上之上释放。

    再后来,这团意识撞见了前来探查的秦政等人,并成功的入侵到秦政的体内。意识团非常兴奋和急躁,于是一股脑的带着秦政向自己的血祭大池冲去。后来,秦政在自己魔戒的帮助下,成功的抵触了这股残暴的能量团。萨拉丁非常震怒,但是也没有办法。令他意外惊喜的是,那四个愚蠢的人类居然在暴*乱者的围攻下闯进了自己的地盘。

    道路中的那群不死蜘蛛是萨拉丁圈养的‘看门狗’,愚蠢的不死蜘蛛把四人击伤并且追杀四人,完全惹怒了萨拉丁。焦急而且愤怒的萨拉丁立刻招呼蜘蛛后来,并且残忍的把那只庞大的不死蜘蛛杀死,好不容易等来四人送死的人类,怎么能让愚蠢的不死蜘蛛破坏自己的计划呢。他可是等不及要重见天了!

    莫名脱离危险的四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萨拉丁兴奋的是,那四个愚蠢的人类居然主动往自己的血池靠近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萨拉丁血祭大池圆满的时刻快要到来了!就让这个四个愚蠢人类的鲜血,来组成血池最后的缺口吧!

    萨拉丁以前是一名强大的血祭魔法师,所以他的精神层面异常发达。他耐心的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来呼唤四名人类的到来。

    因此,刘禅敏锐的洞察力,在潜意识中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刘禅万飞确定这里非常危险。而王洁为魔法师,虽然等级比较低,但是精神层面比之常人发达了很多,这也是王洁觉得自己魔法力似乎要被牵引剥夺的原因。秦政之前被萨拉丁的意识团能量侵袭过,所以对于萨拉丁的精神呼唤比较熟悉,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这种莫名的招唤。

    至于徐路茫嘛,他为什么感觉到有什么在呼唤他呢?

    “嘿嘿嘿,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你们可以安心的做我的血祭养料了吧!哈哈哈。”霾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显得非常的兴奋,被困几千年,有什么比重见天更令人兴奋的么?

    “额,还有一点!”秦政说道。

    “嗯?小子!我说的已经够多的了,还要我说什么?”萨拉丁怒道。

    “不是,这次是不用你说的。”秦政回头指了指徐路茫,道:“我的这个伙伴,生前最喜欢突破极限!在他临死前,他想尝试着突破一下极限,我们比你实力弱小那么多。这差距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我们现在也没有报任何的希望。只求你能陪他锻炼一下,让他满足一下最后的希望!”

    徐路茫早就把自己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想让自己死在他们前面么?让他去找萨拉丁陪练,自己临死前还有落下个尸不整的下场!

    “秦政你!你什么意思?!”尽管认为秦政不是这种人,但是徐路茫还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政微怒道。其他二人也是不解的看着秦政。

    “噢?好奇怪的心愿!难道数千年之后的人类,智商退步了这么多么?哈哈哈!好吧!我可以满足这个小家伙的心愿!”萨拉丁大笑起来。

    “秦政你?”刘禅小声的询问秦政。秦政打断道:“不用多问了,还记得徐路茫的第一分么?那个强大的伪圣级弓手,看来这次要靠他了!”

    “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可是那个萨拉丁以前是真圣级的实力!第一真布里奇斯茫对上他,恐怕也没有任何把握把!”王洁担忧的说道。

    “你们忘记了,那萨拉丁已经失去了。待在这里几千年就是为了重塑,可见对他来说极为重要。没有的萨拉丁,恐怕现在的实力只有伪圣级也说不定!所以我们还是有希望的。”秦政分析道。

    “那我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徐路茫被打残,直到他的第一真被打出来为止!这样是不是有点残忍?”刘禅说道。

    “没错!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我们能够成功逃脱,那么如今经过生死磨练的徐路茫,他天赋那么高。恐怕实力会上升一个档次。我们这次只能赌一把了!上次那个第一真布里奇斯茫躲进徐路茫的体内回复,希望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吧!”秦政小声的和几人说道。

    “在他锻炼的时候,你不能这么轻易的杀死他!我想,自愿献出鲜血的话,对你的血祭大阵会大有好处!”秦政补充的向萨拉丁喊道。要是萨拉丁不小心直接杀死了徐路茫,那么他们就玩完了。

    “嘿嘿嘿!没错!放心吧,我不会这么轻易杀死他的,就当满足你们最后的心愿吧!”萨拉丁大笑起来。这是他几千年来,遇见的唯一一件极为有趣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冰封王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