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南冰霜平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苏519 书名:终极冰封王座
    更新时间:2012-10-05

    那是冰霜巨国的年祭之,国王率众白天祭拜了天地和宗祖,到了晚上,整个冰霜巨国呈现了一片欢乐和谐。但是意外发生了,王之上的国王突然大口喷出了一口血,酒杯也随之跌落到地上,文物百官彻底慌乱了,然而最慌乱的还是他是王妃,也就是冰霜巨国的真圣级高手冰凤。

    他中的不是一般的毒,而是一种南方特有的血蛊,这是一种极为毒辣的蛊咒,一旦有人中血蛊,那么施蛊者不论在哪里都可以控制血蛊。第一口喷血,中蛊者四肢无力,全麻痹而不能动弹。第二口喷血,中蛊者全修为瞬间暴散,只能沦为一个废人。第三口喷血,中蛊者生命力迅速离去大半,只能痛苦的蜷缩着体。第四口喷血,中蛊者死,神人也无回手之力。

    王妃冰凤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被血蛊折磨致死,她真的无能无力。

    从疯狂的嘶喊到寂静沉默,只剩下晶莹的泪水悄悄滑落。往事欢乐一幕幕渐渐的浮现,骤然离去痛苦永远没有期限……

    王妃的周出现大量的冷气,吓得中百官连哭泣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就在这时,一位浑浴血的将军来到了王门外,八百里加急来报,南方的炙烈国连夜大规模的攻击,已经致使边境三座城堡尽失……

    三座边疆城池,那是北方最值得炫耀的庞大军事城池,居然被南方炙烈国不到一夜灭光。这不得不说是因为年祭时候的松散,更重要的是这显然是一场谋,一场南方大国蓄谋已久的谋。

    冰凤淡淡的简单说了一句:“集结军队,杀!”然后自己抱着丈夫的尸体离开了大。冰霜巨国里没有人敢违背王妃的意志,加上对南方炙烈国的仇恨,上百万大军在年祭之凶猛的杀向边界之处。

    冰凤在第二便出现在边疆之处,也就是如今斯坦城堡的位置,凭借一人率领之下,杀死了数万南方军人,导致南方军队打乱,狼狈的逃到自己的地盘。但是冰凤并没有停止,依然向南方追赶着。大批北方军队紧跟其后,他们都杀红了眼睛,和平,不等于甘愿被蹂躏,失去亲人和国王的痛苦,使北方军队拥有无尽的杀戮之气。

    “杀!”就在如今南冰霜平原的位置,两军上百万军人全部玩命死的激战到一起,这场战争持续一天一夜后,南方的血祭祀萨拉丁出现了。愤怒至极的冰凤,猛的冲向了萨拉丁,她的直觉告诉她,害他丈夫惨死的人,就是南方的血祭祀。

    血蛊狠毒残忍,但是却需要极大的限制条件。没有圣级的实力,是无法远在千里之外作血蛊的,所以萨拉丁的实力必定达到了圣级,放眼两个大国,达到圣级的人非常稀少,也只有擅长炼血之道的萨拉丁才能成功施展出血蛊吧。所以冰凤才没有问什么,便直接向萨拉丁杀去。

    其次便是血蛊的后遗症,血蛊是通过万人精血培育出来的微小血虫,当然,这万人不一定要死,只要奉献出精血就可以了,但是精血何其珍贵,恐怕普通人被提炼出一点精血后,他的后半就彻底萎靡,或者极快的达到死亡之期。

    再其次便是施法者,即使施法者拥有强大的实力,但是必须要使用施法者的精血才能完全控制血虫,所以,那萨拉丁出现在百万大军之地,是迫不得已的,虽然他由于施蛊而伤了元气,但是也绝对不能看着冰凤就这么无限的残杀自己的军队。很少人知道,虽然他只是一个祭祀,但是南方炙烈国的实际控制权却在他手里,南方的军队,便是他的军队!

    冰凤杀戮了几,但是精神却一直在最佳状态中,刻骨的仇恨,激起了她所有的潜力,除非报仇雪恨,不然恐怕她会一直这么亢奋下去。相比之下,血祭祀萨拉丁就没有那么厉害了,一方面是因为施蛊而耗费了自己的精血,另一方面是要分心整个大军的战局,由于自己出现的太晚,南方军队的败事已经非常明显。

    “吼!!”看着自己的军队被屠杀,血祭祀终于愤怒了,他大吼一声施展了自己的绝招‘无尽血池’!方圆十里内突然出现一个庞大的六芒星魔法阵,所有阵内的单位都会被攻击,既然冰凤想要灭尽南方军,那么血祭祀就开启大阵,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吧!

    痛苦的惨叫声响彻了一片天地,方圆十里的平原上,大批战士被抽干了所有鲜血,无尽的鲜血好像爆发了海啸一样,数丈高的血海翻滚着从四周收缩而来,几乎所有被滚烫血浪攻击到的士兵,都会惨叫着死不瞑目!

    “不!!”看着百万北方勇猛的子弟们这么残忍的杀死,冰凤一时清醒了过来,他的丈夫已经死掉了!无论她怎么痛苦,她的丈夫永远都回不来了!百万北方子弟兵被自己带领着杀向南炙烈国,有多少人能够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乡?!

    “不!!”冰凤痛苦的大声嘶吼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萨拉丁的庞大魔法阵一定是设计很久了,那是保卫自己国家的最强凭仗!在萨拉丁的控制下,无尽血阵一发而不可收拾!无尽血阵,直到魔法阵内所有的生命单位被抽干鲜血才能停止!!

    萨拉丁大笑着,他已经失去了战胜冰凤的实力,那么只要能拖着冰凤同归于尽,他便赚了!冰凤咬紧了牙,既然丈夫已经死去了,她还会怕死么?她早就把自己的死置之度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陪她一起来到南方平原的北方子弟兵们。

    “你要死,那我就让你先死!”冰凤冷冷的向血祭祀说道。她腾空仰望天空,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雪,雪花与鲜血碰撞到一起,发出阵阵嘶嘶的响声。

    “呦!!~~”所有人都停止了自己的杀戮,因为血池上方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而一阵清脆的声音唤醒了所有杀红了眼的士兵。

    “冰凤凰?!!”所有人震惊了,冰凤居然化作了冰凤凰?一时间,所有血池静止在原地,就连血祭祀萨拉丁都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

    “你?你是冰凤凰?!你是那万年冰凤化作的人类之躯?!”萨拉丁彻底震惊了。冰凤凰,那是存在于遥远的北方的尽头,无尽寒冰之下孕育而出的生物。这种生物拥有极高的智慧,传说中,凡是达到万年之岁的冰凤凰,便可以选择另一种形态生存。冰凤凰的躯体是无比强大的,转变成任何一种形态都有可能使冰凤凰的实力下降。

    可怕的是,在冰凤凰的满天下游历中,她居然上了一个人类王子!更可怕的是,她居然甘愿转变成人类躯体!转化成人类躯体后,她的修为减弱了八成!这也是转变后的最低下限。无论如何,那是她心甘愿的……

    冰凤凰漫天飞舞着,把无边的冰寒之气散播到了那炙的血池之上。嘶嘶~血池渐渐衰减,不可逆转的渐渐消散。

    “你已经使用了体内的最后一点冰凤精华!两成的冰凤精华足以灭掉我的无尽血池!可是你,只能面对死亡的结果!!”血祭祀呐喊着,用更大的声音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与你同归于尽!这便足够了!!呦~~”冰凤清脆的长鸣一声,然后猛的冲向萨拉丁。在南北两方数十万军人的眼中,血祭祀高声惨叫着,与直冲而来的冰凤碰撞到了一起,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血祭祀和冰凤飞灰湮灭……

    数十里的平原内温度骤然下降,漫天的飞雪凶猛的下个不停,整个南方平原便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清醒之后的两方军队,沉默着静静的全部撤了回去,站在白色的世界中深深的哀悼……

    多年后,不论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都尊称这片平原为南冰霜平原,纪念这数千年前的庞大战争,也纪念冰凤对自己丈夫无尽的……

    “唉……”大头地精说道这里,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这是成长在这里的人都听过的传说,每次讲述都令他有种临其境的感觉。

    “哇!那冰凤原来就是冰凤凰所化,她怎么会上人类王子?”王洁问道。

    “哼!究竟是谁做内应让国王中了血蛊虫?!”刘禅愤愤不平的说道,那样子似乎内心非常的恨。

    “都过去几千年了,谁知道呢,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一个传说啊。”大头地精感叹道。尽管这么说,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深深触动着某个神经。

    “南方为什么会出现生物暴*乱?”秦政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没有人敢进入平原深处查探,暴*乱的气氛会像病毒一样,传染给接近平原深处的生物!所以一直以来,南冰霜平原深处的暴*乱,都是治标不治本,每次暴*乱都会持续一段时间,然后自动解除。各位不用担心,在我们旅馆内避避风头就可以了。”大头地精宽慰道。

    “我倒是非常好奇,这南冰霜平原深处必然有什么东西,说不定是某种邪恶的宝贝!”徐路茫分析道。

    “宝贝?!”刘禅立刻直起了腰板说道:“要是宝贝的话,我看我们可以去一趟,嘿嘿嘿。”

    “啊~这位英雄,那里万万不可接近啊!我劝各位千万不要误入其中,那里的危险指数非常高!”地精听了刘禅的话,颇为担忧的劝说道。

    “我问你,那些暴*乱者,在暴*乱风波过后会这么样?”徐路茫问道。

    “风波过后,他们会突然恢复清明,对于暴*乱时自己做过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但是在暴*乱的时候被不明不白的杀死,那可就倒霉喽。”

    “嗯!和我猜的不错,引起暴*乱是原因应该是某种强大能量的外泄!这是一种非常邪恶的能量,但是持续可就没那么厉害了,所以南冰霜平原深处,一定存在着一件非常邪恶的宝贝!我们或许是无法控制的,但是要是被强大的邪恶单位获得了,那恐怕大陆上又要掀起一番血浪!”徐路茫分析道。

    “这么说,你不会是要去为民除害吧!”刘禅惊道。

    “额,我也只是说说,我们实力太弱了!唉……”

    “实力弱?像我们这个年龄,天赋和实力应该算是特别强大的了。我们不是实力弱,我们是时间少!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一定能变得非常强力。”秦政鼓励道。

    一大队士兵突然闯进了地精旅馆,士兵小首领在和大头地精嘀咕一阵后,居然径直向秦政四人走来。

    “各位,你们这里谁是秦政?”士兵小首领颇为冷酷的问道。

    “我!怎么了?”秦政回答道。

    “各位,我们的守卫将军有请。”

    “斯坦城堡的守卫将军,坦霍斯?他找我们什么事?”秦政疑惑道。

    “这就是我等所能知道的,请各位随我离开吧。”说是请,不过那样子更像是胁迫,足有二十名士兵前来‘请’他们,看来他们的待遇不错嘛。

    “我们还没有吃完饭!麻烦各位一边等着吧!”王洁生气的说道。

    “王洁,算了。怎么说这里都是别人的地盘,要是真的杀起来,恐怕我们还逃不开这座城堡,先去看看况吧。”秦政说道。

    “哼!你看他们这么凶,肯定没好事,二十个小士兵,我们还没放在眼里。”刘禅接口道。

    哗的一声,二十个士兵把四人团团围住,旅馆大厅内,所有就餐的人全部把目光投向了这里,没有人多说一句话,瞬间大厅变的非常安静。在斯坦城堡内有着一位非常强大的城主,城主座下还有两位强大的魔法师供奉,没有人敢在斯坦城堡内撒野。所以城卫兵一般都非常蛮横,他们只知道板着脸服从命令。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城卫兵也不得不变得凶悍。

    “好吧,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压力很大啊。我们跟你们去一趟就是了,别再用一副大便表对着我,很恶心的!”徐路茫怒道。四人彼此对视一下,随后都站了起来,跟着二十名士兵离开了旅馆。

    在南城门附近的一间客厅里,四人各自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二十名士兵随后离开,就在四人四处观望的时候,一个体格健壮,浓眉大眼的汉子从内厅走了出来。

    “哈哈哈,欢迎各位的到来!”粗鲁的大汉笑的说道。

    “你就是守卫将军坦霍斯吧!不知道坦霍斯大人押解我们前来所谓何事?”徐路茫颇为不善的说道。

    “嗯?”坦霍斯眉毛一竖,从徐路茫的语气里他已经听出来了,四人似乎怨气很重,坦霍斯沉默了一会,随后又变换出了一副笑脸,说道:“年轻人,看来你没来这里很不愿啊,没办法,南方战急,我一时走不开啊,只能请几位过来了。几位就不要介意了。”

    “哈哈哈,派二十名士兵请我们来,是将军抬举了!”秦政拱手道。坦霍斯一听,眉毛再次一竖,然后又迅速回归到原先模样,大汉坦霍斯是出了名的急脾气,但是为人还是不错的。这次南方暴*乱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很多南方的冒险者都被蛊惑了心智。如果暴*乱者能活着等到暴*乱之潮结束,那么暴*乱者便会清醒,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城卫士兵是不忍心杀死那些暴*乱者的。这便需要更多的勇士前来维持。

    眼前的四人实力还算不错,这是城卫难得需要的助力,所以坦霍斯不想这么轻易跟他们翻脸。况且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问清楚呢。

    “好吧,各位,是我不对,南方暴*乱令我非常烦躁,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恐怕你们刚到斯坦城堡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们了。再加上对侄子的关心,使我非常焦急。所以,还请各位见谅!”坦霍斯诚恳道。

    一个将军如此委婉的说话,令四人气消了很多。

    “侄子?不知道将军所说的侄子是怎么回事?”秦政问道。

    “实不相瞒,前几在北方失踪的十人士兵小队,其队长就是我的亲侄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唉……”坦霍斯长叹一口气。又道:“再加上南方疯狂的暴*乱,我的军队根本分不开心,无法亲自去寻找他们,所以我坦霍斯以地精任务白金vip的份宣布了这项任务,可是前几批佣兵都没有找到他们。你们是最早接任务的,又是最晚回来的,所以我才那么急切的想问问你们结果。”

    “嘿嘿嘿,王洁,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他们当中果然有一位是城内某个人物的亲戚!”刘禅得意的向王洁笑道,没想到就这么被他猜中了。

    “哼!原来真的是这样,怪不得斯坦城堡的守卫将军亲自下达了命令,这十人士兵小队也不是一般的。刘禅,这次算你赢了,怎么样?”王洁不善的看着刘禅微微笑着。刘禅一瞪眼,立马转头看向别的地方,心道:王洁呀王洁,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美么?!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冰封王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