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逼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阿苏519 书名:终极冰封王座
    更新时间:2012-09-14

    城主府的大内,秦政被捆的像个大粽子,拉比庄重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满脸怒气的看着秦政,一挥手驱散了门外的大批卫兵。

    “不识好歹的小子,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在南菲城,还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哼!你想让南菲百姓看我的笑话不成?!”拉比怒言道。

    “呆瓜脸!你不要太过分,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娶你的小女儿的?”看的出,被捆绑住的秦政,心极差。

    “你在擂台上,战胜了最后一名勇士,理所当然的成为我城主府内的女婿,我的公告贴的满城都是,你还想抵赖么?”

    “抵赖?你和团长他们说过,不会把女儿嫁给我,耍赖的是你!”

    “哼!难道你们佣兵团的高层没有跟你说清楚么?如果你帮我战胜林**,那我当然不会把女儿嫁给你,我还能解决你们佣兵团现在的困境,只要我放出话来,一定能让你们佣兵团短期内招满人手!可是你战胜的不是林**!不是么?”

    “你!你这是狡辩!”

    “你才是狡辩!哼!小子,你最好老实点,乖乖做我们城主府的女婿,不然由你好看的!三之后,大吉之,你们完婚吧!!”不再理会秦政愤怒的反驳,拉比挥一挥手,秦政就这么被押解下去。

    “城主!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点?”良久之后,大内的许帅沉声道。

    “一点都不过分,唉,等到他娶了我那小女儿后,我们都是自己人了……”

    “强扭的瓜不甜啊,况且,秦政年纪还小,还不满十六岁呢!比你那小女儿还小一岁。”

    “这不重要,你没听说过么?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金满罐,女大三,抱金砖……我那小女儿虽然比他大一岁,可是这并不重要吧,况且,外面多少人想娶都娶不到呢!我拉比的女人嫁给他,难道他还吃亏了不成?”

    “可是,秦政似乎对三小姐没有一点兴趣啊!这……”

    “我的小女儿那么漂亮,他怎么会不喜欢,时间问题吧,等他们结了婚,慢慢的一切都会好的,放心吧,虽然这小子脾气硬了点,给我点时间整治整治他,我就不相信他不服我这个老丈人!哈哈哈。”

    三之后,整个南菲城都在欢庆之中,城主府挂满了红灯笼,连街头的小乞丐都知道,年轻的勇士秦政,将与城主之女完婚了!

    秦政的上被捆上了一道道绳子,在押解卫兵残忍的屈打下,狠狠的跪在了拉比的前,大内佣兵团的高层,内心极其矛盾,可是他们现在也是无可奈何,一个个纠结的坐立不安。一个全红色新衣,材婀娜的美女一同跪在秦政旁,这便是城主的小女儿柳素梅。

    “喂!是你老子我娶你的,你知不知道?”任凭无畏的叫嚷,拉比丝毫不做理会,秦政只能从边的美女下手了。

    “当然知道,嘻嘻。”柳素梅偷偷笑着。

    “你!你居然还笑的出来?你……难道你想嫁给我?”秦政惊讶的喊道,他原本以为那位三小姐同样看自己不爽,现在恐怕要颠覆自己的认知了。

    “当然不愿意!但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我就忍不住想笑,嘿嘿,被捆着的滋味不舒服吧,要不要再多捆一会?……你就使劲挣扎吧,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三小姐居然开心的笑出了声,似乎非常得意。

    “可恶!恶女,你……即使你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我绝对不会碰你一下,哼,等着守活寡吧!”秦政怒道。

    “哇!你好毒啊,哎呦,我好害怕啊!嘻嘻,气死你,哼!”素梅假装害怕的样子,狠狠的调笑着秦政。秦政一时哑口,楞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外面突然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伴随着再次响起的鞭炮,整个城主府闹非凡。

    “哈哈哈,今天我非常高兴!嗯?秦政,你怎么不叫嚷了?”拉比问道。

    “叫有什么用,等完婚之后,总有一天,我会逃出南菲城!”秦政不服的说道。

    “那就不一样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

    “没完婚之前,你逃跑了,那也没什么。但是完婚之后,一切都变了,如果那时候你逃跑,天下人会怎么取笑你?不负责任?不是男人?抛弃老婆?总之,不论你以后是否成名,这不仁不义的罪名,你会永远都洗刷不掉的。”

    “啊?可恶,你……”

    “作为一个男人,应该直面自己的人生,逃跑者,永远只能成为被唾弃的懦夫!!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拉比颇为正义的开导着,秦政哪里是他的对手,老半天,硬是没憋出来一句能够反驳的话,脸颊微微泛红,秦政不甘啊。

    “恶女,快想想办法啊,你不是也不愿意嫁给我么!”急之下,秦政向素梅说道。

    “哎呦,看你急成这个样子,娶了我很吃亏么?”素梅淡淡的说道。

    “唉!都什么时候了,待会婚礼就要开始了,恐怕没有后悔的余地了。”秦政依然和焦急。

    “嘻嘻,我越来越喜欢看你这个样子了,真是太有有趣了!”

    “你还说风凉话,苍天啊,我的人生要被终结了,不!”秦政微微垂下了头。

    “嗯?放弃了么?……算了,算我帮你一次吧,叫声姐姐,我就帮你。”素梅心软道。

    “嗯?帮我?帮你自己吧!哼。”秦政不以为然的说道。

    “哎呦!你到底叫不叫?婚礼快开始了哦!”听着吵闹的敲鼓声,素梅也有些心急了。

    “好吧!算我吃一次亏!便宜你了!……姐姐……”秦政果断的妥协道。

    “大点声!我听不清!”

    “姐姐!!行了吧!”秦政不服的喊道。或许是因为声音太大,素梅微微揉了揉耳朵。

    “嘻嘻,还有,你还欠我一个人!”素梅勒索道。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婚礼都快开始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啊……好吧,算我欠你一个人还不行么?”秦政急的不成样子了,非常认真的说道。

    “嘻嘻,这还差不多,成交了噢!……哎呦,小红怎么还不来?”

    “什么小红?”

    “我边的那个小丫鬟啊!多亏了这个机灵的丫头!”两人就这么焦急的等待着。

    正说着,拉比刚要宣布开始婚礼,外面突然吵闹了起来,两个卫兵被人从门外丢了进来,现在开始一片混乱。

    “谁!是谁在外面,敢破坏我城主府的喜事!”拉比愤怒的喊道。

    “老爷!是我啊,不好了!”门外,一个材婀娜的丫鬟跑了进来,顺便把挡在前的几个卫兵打飞了出去。

    “住手!放她进来,哼!小红,你不是陪着小姐边的么?今天小姐的喜事,怎么没有陪她?”看见门外进来的是小红,拉比微微松了口气,但是仍然不满的说道。

    “老爷!呜呜呜,我被小姐捆了起来,拼了命才挣扎开来。”小红哭了起来,一边伸出双手,满是被绳索勒出来的伤痕,那样子真是触目惊心。不远处的素梅看到这幅场景,不由得感动的心道:苦了这丫头了,这也太入戏了吧,我可怜的小红。

    “嗯?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哭了,赶紧说。不要影响小姐的婚礼。”拉比内心非常疑惑,显然,素梅绑起了随的丫鬟,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老爷,停止婚礼吧!小姐,小姐她刚才偷吃了‘锁喉深毒散’!这种强烈的慢剧毒之药,算算时间,恐怕小姐将要毒发了!呜呜呜。”小红伤心的大哭起来。

    “你说什么?!”拉比大惊道。就在拉比说话的同时,素梅突然狂吐出一口鲜血,狠狠的向旁边栽倒过去,急之下,秦政用体垫在了素梅下面。拉比惊呼一声,疯狂的跑到素梅前,紧张的为素梅把脉,然后抱起素梅就往自己的卧室跑去……

    错愕的众人,慢慢的议论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不知道为什么,绪复杂的秦政大喊了一声:“都闭嘴!!”内的众人果然安静了下来,只剩秦政微愣在那里,内心非常复杂,甚至有种担忧和难过的绪,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难道真的担忧那个三小姐了么?

    “‘锁喉深毒散’究竟是什么?”秦政望向小红,深切的问道。

    “哼!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因为你!……”小红生气的责怪着秦政。

    “住口!我问你‘锁骨深毒散’究竟是什么?”秦政打断了小红,蛮不讲理的吼道。

    “你凶什么凶啊!……‘锁骨深’源自南方的达拉斯沼泽,是一位隐的老巫医制作的毒散,那是一种慢毒药,可以根据药量来调整毒发的时间,不毒发还可以,一旦毒发起来,重则直接要人命。‘锁骨深’无色无味,刚刚问世的时候,曾经被有心人利用,毒杀了很多修为高强的战士和法师,非常危险。后来被大陆的高手联名抵*制,残忍的击杀利用这种毒散为非作歹的人,震慑了所有人,所以,从那时起,这种毒散在大陆上便很少见。慢慢被世人所遗忘,只有高等的医书上才有记载……”

    “既然这种毒散那么稀少,柳素梅怎么会有这种毒药?”秦政不解的问道,不光是他,周围的众人也感到很迷糊,三小姐从哪里得到的这种毒散?

    “额……我,我不知道啊。”小红有点心虚的说道。

    “你不知道?你是三小姐的贴丫鬟,你怎么会不知道?难道三小姐的行踪一直都那么稳定,从未出去过么?哼!现在这种状况,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边焦急的管家,忍不住怒言指责着小红。

    “哼!难道我心里不急?”小红也怒道。

    “小红,你过来。”不怒而威的巨大响声,贯彻了这个大在远处的拉比在召唤小红过去。

    “小红,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拉比淡淡的问道,忧愁的看着躺在上的女儿。

    “老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早晨的时候小姐还好好的,只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小姐服下了白沫状的毒药,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拦了,然后她就把我捆在那里,自己出去了。”小红跪在地上,呜呜的哭泣着。

    “小红啊!你以为你能骗的过我么?”拉比站了起来,一阵强烈的威压侵袭的小红。

    “老爷,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没有欺骗你啊。”

    “哼!虽然你是素梅的丫鬟,但是我却知道,素梅待你形同姐妹,她怎么会捆你捆的那么厉害,看看你双手那么严重的勒伤,你觉得她会这么狠心么?”拉比微怒的说道。

    小红微微流下了冷汗,原本自己制造出来的伤,是为了让这场戏演得更加真,可是现在看来,反而露出了破绽。

    “老爷,是我太过着急了,所以在拼命挣扎的时候留下的,我不能看着小姐这么毒发啊,我必须摆脱捆绑,尽快的告诉你小姐中了什么毒。”

    “噢?那你怎么会知道那是‘锁喉深毒散’?”

    “是……是小姐告诉我的。”小红唯唯诺诺的说道。

    “哼!好漂亮的一场戏,自作聪明的丫头,难道你们就这么确定我能医好这种毒?”

    “什么?老爷这么强大的修为,难道还医不好么?”

    “唉!你们太自以为是了,祛除‘锁骨深毒散’的毒哪有那么容易啊!那是几百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毒药啊!我纵是修为再强,在它面前也是无计可施啊!”拉比忧伤的感慨道。

    “啊?!”小红惊讶的大叫一声,彻底慌乱了,她们都没想到的是,强大的拉比居然无法祛除这种毒素,这次可真是玩大了,小红心里非常焦急。

    “干嘛非要用这种毒?”拉比问道。

    “这种毒可以根据剂量控制毒发的时间,在体内的时候很难被察觉,而且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嗯!没错,这完全符合素梅的恶作剧啊!这丫头,总是这么不计后果,可惜啊!这次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啊!老爷,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啊!连你都没有办法……我们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

    “哼!真是玩火**!我的女儿,我当然要想办法救,只是,现在需要你的配合了!现在还不说实话么?”

    “说!我说,我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小红非常着急说出了真相……

    那是三前的一个傍晚,拉比公开了秦政与柳素梅三后的婚事,这让素梅非常烦恼,她可不想那么早的嫁人,于是带着小红一起出去散心。

    那是某个墙角的拐角,心事重重的素梅无意中撞上了一个人。

    “哎呦!你走路不看人的么?”被撞的姑娘单手捂住自己的额头,颇为生气的说道。

    “哼!谁撞谁的还没搞清楚呢!在南菲城,我柳素梅就算横着走也不会有人敢拦我,你不仅撞了我,居然还敢凶我?”同样的单手捂住额头,素梅蛮横的说道。

    “噢?你就是城主的小女儿柳素梅?”单手带着轻巧的小法杖,那位姑娘好奇的问道。

    “算你还有点眼光,还认出了我。”

    “额,不是,是你自己说的。”

    “啊?额……”素梅有点尴尬的继续说道:“好吧,是我自己说的,那又怎么样?”

    “听说你要跟我们佣兵团的秦政结婚了?”

    “你们佣兵团?难道你也是迈阿密佣兵团的人?”素梅仔细打量着那位姑娘,心道:迈阿密佣兵团什么时候出现一位小美女?哎呦,这小妞真漂亮,快把我比下去了,哼!

    “是啊!你好,我原名叫南赫达拉洁,是一名牧师,来自南方的达拉斯沼泽,你以后可以叫我王洁。恭喜你了!”

    “我管你叫什么呢!恭喜?哼!”

    “怎么了?你似乎很不高兴?”

    “我当然不高兴,谁稀罕嫁给你们佣兵团的秦政。”

    “噢?你不想嫁给他?”

    “当然!我才不稀罕嫁给他呢,一个小无赖,有什么好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有什么办法,唉,命运啊,多磨啊!”素梅悲伤的感叹道。

    良久之后,那位漂亮的小牧师表示可以帮她,在素梅疑惑的表中,王洁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并告诉素梅,这个袋子里装的是一种叫做‘锁喉深毒散’的毒药,只有达拉斯沼泽的王室才有珍藏。这种毒散可以根据剂量控制毒发的时间,在体内的时候很难被察觉,只要服用这种毒药,即使医术再高明的人,短时间内也很难医治。

    素梅见此大为高兴,以死明志嘛!只要跟父亲表现出一种宁死不从的姿态,那么兴许心软之后的父亲可以免除自己的婚姻,至少可以拖延很长时间吧,高兴之下的素梅,满心欢喜的拿过了那只小药袋。面对王洁的警告,素梅毫无畏惧的告诉她,她的父亲修为非常之强,小小的毒药肯定是难不倒他父亲的,对于王洁的劝说完全不在意。最后,王洁颇为后悔的只能减少了毒散的药量,并告知,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必须立刻找她过来帮忙。

重要声明:小说《终极冰封王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