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为切嗣默哀

    第三十四章为切嗣默哀

    现在的blade正遭到战斗生涯中第二的危机事件,什么?什么是第一的危机事件?当然是和能够掌管时间静止的圣甲虫undead战斗喽!人家把时间一停,你想逃跑都是个问题。

    而现在的况跟圣甲虫undead对战时的况是何其的相似!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同,那就是blade还是可以思考的,

    “虽然我的武器的确算不上是神兵利器,但是可别小看了se

    vant啊!”

    ride

    慢慢的走到blade的面前,手中的锁链灵活的缠绕上了blade的脖子,同时锁链两边的钉子向着两端的树木抛过去,灵活的绕过了两棵树后,再次回到了ride

    的手中,

    “在怎么样,你也是凡人之躯啊,如果不能呼吸的话,可以撑多长时间呢?”

    好吧,原来这厮是将小脑筋动到空气上去了,说真的,即使blade能够调整自己的心跳和肺等器官的速度,抑或是调整自的新陈代谢……当然,这是不科学的,但就算能够做到这一点,长时间不呼吸的他绝对会进入一种假死状态!而到那个时候,自己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鱼,任由ride

    刀俎了吗?

    同时,ride

    的双手开始用力起来,b级的怪力作用下,一旁用来接力的树木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而blade就更不用说了,窒息和恶心的感觉齐齐上涌,但他还就是偏偏不能动一下!

    ‘可恶…难道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怎么可能!先不说石化魔眼的作用再有个几分钟就到时间了,区区几分钟blade绝对撑得下来,更何况,

    “卫宫同学!”

    关键时刻,几发黑色的咒弹从ride

    的过,将紧紧缠绕着blade脖子的锁链给断了,

    “唔…”

    看着远坂凛的到来,ride

    有了一丝迟疑,虽然自己花了大代价好不容易找到了干掉这个假面骑士的机会,但眼前远坂凛,却是自己的“主人”指名道姓不得伤害的,但现在的况…算了,还是先撤退比较好吧。

    想到这里,ride

    不再迟疑,一个闪+灵体化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像个雕塑一样立在原地的blade,和焦急地跑到这里的远坂凛。

    ————卫宫切嗣的视角————

    看着上条当麻用手提电脑放出学校里的战斗,卫宫切嗣终是放下了戒心,正统的魔术师是绝对不会用现代化的产品来作用于监视的,而会这么做的,要么就不是魔术师,要么就是跟自己一样的魔术师杀手,而两点中,卫宫切嗣相信第二点,

    “虽然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但不得不说,魔术在某些方面确实是很有用处的。”

    看着屏幕上远坂凛拖动着僵硬的“雕塑”向着学校的储物库进发,上条当麻淡淡的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像这个咒弹,简直就是无限子弹的手枪一样,通过魔术刻印使用,完全不用担心被搜查到,唯一美中不足的则是速度太慢了,而且使用时的魔力光芒太过显眼。”

    听着上条当麻发出如此的感叹,若是让外头的魔术师听到的话,恐怕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过来给他来个圣咒轰炸吧,不过这在卫宫切嗣听来,则是非常的不错,

    ‘似乎他也很有魔术师杀手的天分呢……’

    这个念头在卫宫切嗣的心中一闪而过,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罢了。杀人的天分,真的没什么值得称赞的。

    “那么,我现在能住到这里了吗?”

    上条当麻合上了手提电脑,平淡的问像两人,而切嗣和舞弥对看了一眼,皆从两人眼中得到了一样的信息,

    ‘绝对不能让他留下来!’x2

    在卫宫切嗣的眼中,上条当麻是个很年轻的杀手,人家上的那股气质是不会骗人的,而同时正是因为他年轻,所以年轻人常犯的病症,他也是有的,什么?为什么切嗣这么肯定?很简单,因为他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年华,而这个病症,俗称——中二!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推测他曾经杀死过多个魔术师,也对魔术界有一定的了解,但从他对se

    vant的态度上来看,根本就没把se

    vant当回事,恐怕他还是认为se

    vant不过是某种强大的使魔之类的吧,所以…’

    在久宇舞弥的眼中,上条当麻是个很固执的杀手,要知道他可是一生下来就离自己远远的,从出生一直打拼到现在,期间当了杀手,干掉了几个魔术师,还愣是让他找到了自己这个所谓母亲的存在,说他不厉害那是不可能的,但,

    ‘圣杯战争不是普通人可以介入的,他虽然有点手,也杀过几个魔术师,但圣杯战争中的魔术师,是绝对不能以常理来推断的,如果他被那些魔术师盯上的话…所以…’

    即使是远坂凛这个在切嗣和舞弥眼中还很稚嫩的魔术师,但在魔术界中,她被称为天才也不为过,而伊利亚更是不用说了,其他的魔术师亦是没有登场,无知永远是大敌,所以,

    “不行,你不能留下来!”这一次,舞弥的言语带着绝对的坚定,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介入了,虽然你对魔术界有点了解,但你还是太过年轻,这样的战斗,我是不会许你进来的。”

    说出这番话的是卫宫切嗣,对于舞弥那有些波动的感,他也是看在心里的,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个名为上条当麻的年轻人就这么葬送在这场害人的战争中!

    “这下可惨了!跟计划中的完全不一样啊!”在不知道哪个旮旯头里,斥候一众看着手提电脑上的画面,顿时都快急出翔来了,

    “这第一步都走不好…哎~!难啊!用预备方案怎么样?”在一旁的墨镜男提议道,

    “虽然还有三预备方案,但是…”黑发男为难的停顿了一下,

    “效果绝对比不上现在的。”

    不过正当斥候一众以为事就要无法挽回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转机!

    “是吗,说到底,你们还是认为我太弱了,对吧。”

    画面中的上条并没有直接回应切嗣和舞弥的话,他则是提出了另一个请求,

    “那么这样吧,母亲和这位大叔可以一起上,你们可以拿出全部的实力,同样的,任何手段都可以,如果我输了,那么我就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而你们输了的话,就要让我和你们住到一起。”

    听着上条当麻如小孩子一般的请求,卫宫切嗣真的不想答应,尤其是其中的那个“那么我就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这个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请求,不正是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最容易犯中二的时期吗?那么若是答应他的话,他输了肯定会因为中二的关系而离开这里,有什么比这样简单的方法更省力的呢?

    想到这里,切嗣看向舞弥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歉意,而舞弥则是微微点头,她永远支持切嗣的作法,

    “好,我和舞弥同意你的要求。”殊不知,他已然踏进了一个最简单,而又最危险的圈

    看着屏幕上的卫宫切嗣那份气定神闲的样子,在听着他悠然的说出这句话,斥候一众,麻衣男、墨镜男和黑发男,皆为他默哀了3分钟。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