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五 小弟之怒

    第一百二十五章小弟之怒

    “上条当麻,如果想让她活命,今晚7点单独到学园都市外废弃的剧院‘薄明座’遗址来,不来的话就等着吃火焰吧!”

    看着手中的信件,被上条派去当茵蒂克丝的领路人的神净讨魔的小弟,全因愤怒而颤抖了起来,

    “这,这算什么啊!别看不起人啊混蛋!!!”

    ————时间回到30分钟前————

    “我的大小姐啊!你被乱跑了行不行!要是你出什么以外的话老大可是不会放过我的啊!”

    看着在前面一脸兴奋的东看看西瞧瞧的茵蒂克丝,这位小弟是有苦说不出,

    “什么嘛,我只是看看而已,要怪就怪当麻不陪我出来玩,现在我想找其他人都不行了吗?”

    没错,现在的茵蒂克丝正寻找着其他认识的人陪她玩,或说说话,当然若是有美味的事物就更好了,

    “阿勒?女仆小姐?!”这时,茵蒂克丝眼尖的看到了跪坐在清洁机器人上,以它为代步工具向着超市进发的土御门舞夏,

    “女仆小姐!好久不见了!”

    土御门舞夏有点迷惑的看着跑向自己的茵蒂克丝,好好的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跟自己做过3天的邻居,

    “哦~!是修女小姐啊!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呢!”

    接着,两个女孩子就开始聊了起来,而茵蒂克丝嫌跟牛皮糖一样的小弟很碍事,于是打发他“一点”钱让他去买他想买的东西,而看着这“一点”钱,小弟的眼睛顿时红了,他像饿狼一样抱起这“一点”钱冲向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商场,然后……

    “不好啦不好啦!!!”当这位小弟买了一大堆东西,再次回到原地时,却只见到了一脸焦急大声呼喊的土御门舞夏,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小弟急忙跑到舞夏的面前,连手中的东西掉到地上了都没注意到,

    “刚才,刚才那个修女,被一个歹徒给绑架啦!!!”

    什么!!!

    顿时,一个晴天霹雳打在了小弟的心头上,茵蒂克丝被歹徒给绑走了?!这,这让自己怎么跟上条老大交代啊!自己可是夸了海口的!

    “还有,那个歹徒还留下了一封信。”

    正在圆筒形的清洁机器人上不停的转啊转啊的舞夏拿出了一封信,小弟接过一看,顿时气的炸毛了,

    “那个人,那个歹徒,他有什么特征码?”小弟的心开始剧烈的燃烧了起来,敢在他神净讨魔的地盘上动手,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啊,那个啊,额,是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高大概二百公分超过一点,一头披肩的红发,嘴里叼着跟烟,右眼下方还有条形码的刺青,耳朵上都是耳环,连手上都戴满了戒指!”

    小弟仔仔细细的听完了舞夏的描述,在他有限的记忆中,还愣是没找到这么个穿着奇怪的人,于是乎,这位小弟也明白,瞒是瞒不下去了,但又不能直接告诉上条老大,因为他怕上条老大知道这件事后把自己扔到那个恐怖的虚拟战斗室里,受蠕虫腐尸幽鬼等恐怖之物的折磨,所以现在的他,选择了…

    “一只穿云箭…”

    只见这位小弟慢条斯理的从腰带的侧面拔出了一个小金属管一样的东西,金属管的一段对准了天空,

    “…千军万马来相助!!!”

    一枚烟火从对着天空的金属管的一端了出去,在天上形成了一个像甲虫或牛的头部,又有点像人的头部形状的图案,没错!这便是kuuga的标志!

    “别得意的太早了!我们神净讨魔,可不是好欺负的!”

    看着天上那kuuga的标志图案,这位小弟的右手激动的捏紧了。

    ————哥莱姆里————

    现在是下午3点左右,看了眼已经有了自己样子的机械上条,上条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上条突然听到了姬神秋莎的声音,

    “上条当麻!你最好过来看一看!”

    听着一贯以平静的语气说话的姬神秋莎突然高声的喊自己,上条急忙跑到了客厅,

    “额,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着一脸“我好怕我好怕”的样子的风斩冰华躲在姬神秋莎的背后,还不时的落下几滴泪水,上条当麻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你终于来了,很好,那么接下来的事,风斩你就好好的跟他讲吧。”

    说完不顾一脸可怜样的风斩冰华,姬神秋莎跑到虚拟战斗室自己玩儿去了,而上条和风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

    看着双手绞着自己的衣服下端,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他的风斩冰华,上条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不用憋在心里的,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在意的。”

    听着上条这么说,风斩冰华震了一下,接着她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上条,那副萌御姐的样子,让上条的眉毛微微沉了沉,

    “我,那个,我今天,在外面散步…”风斩开始说明了一天的行程,

    “然后,走到了一座桥上,几个男生把我围了起来…”听到这里,上条有点明白了,

    “我…不是我的错!我已经叫他们不要这样了!可他们,可他们…”

    风斩冰华的绪有点微微激动,在上条的安抚下,她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而接下来的事也不用说了,上条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

    “那些欺负你的人,他们怎么样了?”上条问出了一个跳跃很大的问题,而风斩微微一怔,

    “全,全骨折二十余处,有三个人脑出血了。”

    哇!好犀利的伤势啊!不过这样的伤在那位青蛙脸医生的“追魂之手”下绝对没有半点问题了,于是乎,上条一把拦过了风斩,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而在他怀里的风斩则是羞红了脸,像个雕塑一样一动都不敢动,

    “去吧,好好的吃一顿,在睡个好觉,把今天的事忘了吧,像那样无聊的不良,没必要把他们放在心上的。”

    最终上条拍了拍风斩的头,那慈父的表让风斩的心彻底放了下来,晕晕呼呼的向着厨房走去。

    而在风斩离开后,上条的表一变,原来的慈父表烟消云散,那有些大众的面容瞬间散发着森恐怖的气息,

    “神净讨魔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明明都叫他们注意小巷、桥和那些女生容易遭到扰的地方了,如果今天那些不良缠着的人不是风斩而是其他的女生的话……哼…哼哼!!看来一直没训练,他们都皮痒了对吧!”

    正在这时,上条的后传来的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上条微微侧头,

    “感觉怎么样?”

    “仿生肌体与躯完美契合,自我修复形态正常、接收器感触正常、能量释放装置……仿火种核心运转正常。”

    来者从上条的背后走到了前面,他竟然长着上条的脸!毫无疑问,他就是机械上条!

    “现在跟我出去一趟,你记得要隐藏好。”

    惜字如金的上条说完就向着外面走去,而面无表的机械上条同样迈着机械的步伐跟着他,离开了哥莱姆。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