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有点麻烦

    第三十三章有点麻烦

    对面的女se

    vant将手伸向了她的眼罩,同时,blade快速的从醒剑中抽出了一张暗之卡牌,当即从醒剑上刷下,

    (暗-隐

    瞬间,blade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看到这一点,ride

    并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她仅仅是怔了一下,接着也学blade一样隐…咳咳,灵体化,

    ‘额,怎么会这样?这让我怎么攻击啊?’

    处于隐状态的blade原本打算第一时间将ride

    击败的,但却没想到原本一副要发大招的样子,看到自己不见了立马就灵体化,这可如何是好?

    而正当blade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一阵心悸感传来,熟知这种感觉的blade立刻往旁边退了一步,但还是有点晚了,两根带着锁链的桩子灵活的绕上了他的脖子,

    “嗯…该不会就只有这点手段吧?”

    知道自己的隐在对方的不知名手段下形同虚设,blade干脆的解除了隐,同时双手用力将缠绕在脖子上的铁链拉断,而blade刚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就遭现世报了,

    “你…”blade想说话,也想动,但此刻却怎么都动不了,因为在他的眼前,是一双美到可以杀死人的眼睛。

    ————久宇舞弥的视角————

    上条当麻仅仅拿出了几样能够证明自己份的东西,但这些东西的分量却是很足的,到最后,久宇舞弥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自己的孩子,那个自己在战场上生下来,却连一眼都没见过的孩子,但在确认这点后,久宇舞弥却迷茫了。

    久宇舞弥出生于一个战乱的国家,那个国家每天都经历着战乱,即使是作战经费不够也依然持续着战争,每天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到后来,不知是谁想出来的方法,如果让妇女和孩子也持枪上阵的话,那么不是能够减少很大的一笔开支吗?

    而她就是这样的,在小小年纪被送上了战场,每天重复着杀与被杀的经历,而到了晚上,自己和其他的女兵则会称为那些男士兵的泄*工具。

    到了最后,自己早已忘记了本来的名字,只知道机械的重复着开枪的动作,到了晚上也是机械的任由那些男士兵玩弄,接着,很合理的,由于自己没有做过任何的防护措施,一个小生命就这么诞生了,而在他诞生的那一刻,自己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如果到了5岁还活着的话,那么他也会跟自己一样,被人强行的武装上阵,慢慢的变得跟自己一样,只会机械的开枪杀人吧,如果自己能再活5年的话,也许有一天能在战场上见到他呢,当然,这个曾经一闪而逝的想法却没有实现。

    后被切嗣所救,成为他的助手,“久宇舞弥”这个名字也是切嗣在为自己办里护照的时候起的假名,可以说,自己的一切从一开始都不存在了,那么,自己就好好的变成切嗣的工具好了,让卫宫切嗣这台机器运作的更像是一台机器的辅助工具,就是自己的写照,

    “不是的,舞弥小姐不能这么想啊,既然舞弥小姐曾有过亲人,那么应该试着去寻找才对啊,等到圣杯战争结束后,舞弥小姐,去找他们吧,即便他们已经不再了,但是那份曾经存在过的东西,必须去寻找!”

    这段话,是十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切嗣的妻子丽丝菲尔对自己说过的,那时自己并不太了解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现在自己却有点理解了,在这位跟切嗣有点相像的男生注视下,早已心如铁石的久宇舞弥,此刻却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但同时也有种奇怪的感觉要让自己留下来,

    “……你,想要什么…”良久,舞弥问出了这么个问题,而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是十分的让人头痛。

    母?那东西自己没有;亲?那就更离谱了;所以到头来,不了解上条当麻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东西,成了舞弥恐惧的源头,

    “想见见自己的母亲,并跟她生活一段时间,就这样。”

    而上条的回答却出乎意料的简单,即便是卫宫切嗣再怎么怀疑,但在细细的思考过后,却也越发的觉得这个回答的合理与真实

    “不行!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外人绝对不许参与进来!”

    没等切嗣发话,舞弥却第一时间反对了上条的想法,而这句话说完了以后,就连舞弥自己都有些发愣,像这样的事,不应该是切嗣做主的吗?为什么自己变得……这么紧张?

    “啊,如果你想跟舞弥住一段时间的话,那么请再等两个星期,我们把事忙完了吧。”

    切嗣的想法和舞弥是一样的,圣杯战争这种充满了高等神秘的仪式,如果让上条当麻这么个普通人参与进来的话,绝对是害了他,即使他的手再怎么灵活,能灵活过英灵?

    “其实你们完全不必这么紧张,你们在做什么事,我大概也是稍微了解了一点的……”

    然而上条的一句话,却让切嗣和舞弥的瞳孔微微缩起,尤其是切嗣,更是时刻准备着使用固有时制御,

    “在过来之前,我曾经秘密的调查过母亲你所在的家庭,而这几天那个卫宫士郎的战斗,还有两天前在那个墓地里,这位大叔和那个黑色的巨人缠斗,母亲用某种不知名的办法将卫宫士郎拖离战场,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而像这样的事,我也不是没见过。”

    听着上条的爆料,切嗣和舞弥都有点发愣,同时心里的戒备更重了,甚至切嗣已经开始分析起上条当麻是maste

    的可能是多少,

    “母亲和这位大叔,是所谓的魔术师吧,虽然我只是杀过几个魔术师,但对他们的事,也是稍微知道一点的。”

    没有任何的放松,切嗣和舞弥已久警惕着,

    “即使是现在,我也能得到卫宫士郎的报,他现在依然在学校里,正在……嗯,又在跟不明的存在战斗了吗?”

    边说着,上条当麻从背后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从画面上看是高空拍摄,但画面依然清晰,而在上面的,赫然是blade和ride

    的战斗!

    ————blade的视角————

    从ride

    张开的眼睛里,出现的并不是有形的魔术攻击,他看到的只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啊!那是就连用水晶工艺都无法模拟出,她那异质的灰眸,无论是无法寄宿光线的角膜还是联系外界的方形瞳孔,亦或者是不许眼睛闭上而凝固的虹膜,虽然怪异,可去让人觉得是一种异样的,无法描述的美感。

    为对各行各业都“略懂一二”的blade,他只能对这双眼睛做出一种评价,无价的艺术品!

    但在这对“无价的艺术品”的背后,则隐藏着噬人的毒牙!

    “魔…眼…”

    blade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虽然在魔术是自己是个“半吊子”,但对于一些基本的魔术常识,自己还是知道的,而眼前的这对美丽到无法形容的眼睛,绝对是魔眼!

    “呵呵,你这几天的表现我可是看在眼里呢,独自击退lance

    和be

    那样强大的se

    vant,不下点本钱的话,我可是拿你没办法呢!”

    似乎是使用魔眼很耗费魔力,ride

    的魔眼仅仅持续了十几秒的时间久关闭了,关闭的方法很简单,将那个紫色的如蛇鳞般构成的眼罩在脸上再次凝聚出来,但blade依旧无法移动!

    ‘这下,可是有点麻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某科学的假面上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